Blog

儘管內心早就知道這個結果,可是被楊嘯這個大師說出來,羅猛內心還是有些難受,就好比被宣判了命運一般。

看到羅猛沮喪地神情,楊嘯笑道:

「你是不是很想獲得基地比賽的第一名?」

「基地比賽的第一名我倒是不敢想,自己的棋藝如何我心裡還是有點數的,至少我們站長大人就很難被打敗,但是,」

「但是,如果你和猶里在比賽中相遇了的話,你很想打敗他,對嗎?」

羅猛尷尬一笑,說道:

「我剛才抽籤正好抽到了猶里,明天晚上就要和他對決,

不瞞你,猶里這人很聰明,基因進化水平已經追上我了,對我這個隊長的職位也是垂涎已久,如果我能夠在圍棋比賽上擊敗他,不僅可以讓站長大人更看重我,也能打擊猶里狂妄的自信,我這麼說,你懂嗎?」

「懂,懂,懂,當然懂了!」

楊嘯一連說了三個懂字。

有人的地方就有江湖,有利益的地方就有爭奪,

無論是在地球,還是在宇宙中的其它星球文明中,都是一個鐵律。

「你想讓我幫助你打敗他?」

楊嘯看著羅猛。

漫威之我是噬元獸 羅猛立即說道:

「不知道你能否教我一些絕技,讓我殺他個出其不意,」

楊嘯沉默了一下,說道:

「猶里也對我表達過這樣的意思。」

羅猛內心咯噔一下,緊張地望著楊嘯。

「當然了,我沒有答應他,畢竟你才是羅隊長,一直以來都是你在照著我嘛,是不是?我怎麼可以不講義氣出賣你呢?」

「啪!」

萬古神帝 羅猛一拍桌子,對楊嘯豎起大拇指。

「楊公子,你講義氣,我敬佩你,你放心,只要你能夠幫助我,我一定不會忘了你的好處,我會向基地站長大人提出,正式提升你成為礦場的管理者,給你頒發一張巫星的臨時身份證。」

「臨時身份證?」

楊嘯一愣,還是第一次聽說。

「楊公子,實話跟你說,你們這次從地球過來的五百多人,身份都是礦工,或者奴隸,就算你逃出了我們這個基地,在整個紫源星球,你也沒有地方可以去,任何人都可以把你抓回去當做奴隸對待,

但是,你擁有了臨時身份證就不同了,相當於半個巫星人,外面的人不能隨便抓你,也不能隨便奴役你,

此外,你可以獲得一些低級的工種和職位,時間長一點,你還能轉正,獲得我們巫星的正式身份,到那個時候,你就成為了我們巫星的一員,享受一切正當的福利。」

楊嘯聽了,一臉懵逼,到現在才大概了解這個星球的身份體系,這和地球上是一樣樣的啊,以前外省的人去魔都打工,外地戶口受歧視,而且不能享受社保,醫療,教育等一系列的福利,連買個房子都沒資格。

感情別的星球也是這樣的一套制度。

MMP的,所有對人進行管理的制度,本質上都是一樣啊!

(感謝書友裁決仙尊打賞1000起點幣,多謝大家支持!) 有了羅猛許諾的這個好處,楊嘯自然樂意幫助羅猛。塵?緣↘文?學↓網

楊嘯現在的力量太弱,暫時不可能和羅猛以及這個基地的人對抗。

先生存,后發展,逐步尋找機會,萬一這輩子都沒有機會對抗羅猛等人,能夠轉換一個臨時身份,也算是可以苟且安身吧?

說不定以後在這個星球娶妻生子,還能過個簡單快樂的生活。

如果沒有能力和機會拯救地球,楊嘯是不會去作死裝逼的,死了也沒有人知道不是?

楊嘯不禁想念起藍欣,秦雨,鄧曉,黃雯,還有宮宇等人好朋友。

以楊嘯的棋藝水平,加上這兩個月來和羅猛,猶里下棋,對兩人的性格和棋路有了基本的了解。

楊嘯當即結合了兩人的特點,給羅猛做了一個針對性的指引。

「羅隊長,你平時性格急躁,其實這是下圍棋的一個缺點,

不能冷靜思考,而且只看到了眼前的一步棋,看不到後面的三步棋,所以你很容易在對戰中失去耐心,進入別人設置的圈套,

而猶里的性格和你相反,他冷靜,細心,甚至很有心機,這也是他的棋藝比你高的原因,

他的智商不比你高,但是性格比你更適合圍棋,所以你才會經常輸給他。」

羅猛聽了,先是一愣,隨即一拍大腿,雙手握著楊嘯的手,肥圓的腦門油光閃閃,激動地說道:

「楊公子,您,您真是一語道破天機啊,您對我的分析真是一語中的,切中要害,讓我茅塞頓開,猶如醍醐灌頂,真是聽君一席話勝讀十年書啊!」

羅猛說著,還激動地留下了一滴眼淚。

楊嘯:「……」

MMP的,這羅猛拍馬的功夫見長啊!

「楊公子,您繼續說,繼續說。」

羅猛鬆開抓這楊嘯的手,尷尬地笑了笑。

「咳,你明天和猶里對戰的時候,他一定會利用你的性格缺點,慢慢和你對戰,等你煩躁的時候,出現失誤,他就可以打敗你了。」

「那我應該怎麼辦?我這人就是性子急,一時間也改不了啊。」

「別急,我知道你一下子也改不了,我給你一個方法,你按照我說的去做就可以保持不敗了。」

「啊,什麼辦法,這麼神奇?快告訴我。」

「瞧,又心急了不是?」

羅猛用手摸了一下肥圓的腦袋,嘿嘿傻笑幾聲。

「你每下一步棋之前,先想好這步棋之後,猶里可能的三種對應方法,

如果你覺得猶里無論使用哪步對應措施你都能夠應付,你就落子,

如果你覺得你落子之後,猶里可能對你形成絕殺,那你就再想想,是不是有其它更好的棋路可以走。」

羅猛並不蠢,只是平時性子急躁,聽了楊嘯的話,恍然大悟道:

「你是讓我下一步看三步,對嗎?」

「對。」

「啪!」

羅猛一拍自己肥圓的腦袋,興奮地叫道:

「我怎麼就沒有想到呢?這個方法好,這個方法好,有很多次,我下了棋之後,看到對方的棋子落下來,我就後悔了,唉,我從來只顧眼前爽,最多考慮後面一步,二步棋,很少考慮後面三步呢。」

如果楊嘯告訴他,自己下棋要考慮後面十步棋,甚至更多乃至全盤的局勢,估計羅猛當初就會跪拜下來。

「當然,這個方法只是控制你急躁的性格,少犯錯誤,只能和猶里打成平手,還不能戰敗他。」

「啊?那要怎樣才能戰敗猶里?」

「運氣。」

「運氣?」

「是啊,猶里一定以為你還是和以前那樣急躁,但是這一次你一反常態,變得冷靜細心下來,猶里的心態可能一時間控制不了,他會變得急躁,他一急躁,你就有了獲勝的機會。」

羅猛一愣,略一思考,隨即呵呵笑了起來,站起身對楊嘯非常認真地鞠躬一下。

「楊公子真是神人啊!」

楊嘯淡淡一笑,突然想起了在神龍架的時候,那些野人也把自己稱為神人。

這是第二次有人稱呼自己為神人。

他知道,如果明天羅猛戰勝了猶里,以後對自己應該會更加尊敬,只要自己不去挑釁他,生命安全暫時無憂了。

「楊公子,時間不早了,您先休息,我就不打攪了。」

羅猛開心地離去。

羅猛剛走出楊嘯的房間,遠處黑暗中有一個人影正走過來,看到了燈光下的羅猛,頓時停住了腳步。

此人正是猶里。

猶里抽籤抽到了羅猛之後,感覺很開心,他相信自己的棋藝要高過羅猛,明天一定可以戰敗羅猛。

他現在是羅猛的助手,但是他的基因進化水平已經和羅猛差不多了,加上圍棋水平比他高,精神力的修鍊也開始超越了羅猛。

這次是個絕佳的機會,當眾打敗羅猛,為自己逐步提升積累資質。

猶里抽籤之後留在大廳內繼續觀看別人下棋比賽,後來發現有幾個下圍棋的人水平不錯,想到自己能否在比賽中獲得更好的成績,就來找楊嘯,尋求一些指導,正好看到了羅猛從楊嘯的房間走出去。

猶里是個很有心計的人,平時很低調。

看著羅猛消失的背影,猶里內心笑道:

「羅猛,我明天吃定你了,圍棋技藝可不是一下子能夠提升上去的,就算你現在找楊公子,也不可能傳給你什麼絕技,咱們明天走著瞧。」

第二天,羅猛一早就過來陪楊嘯下棋了,又是連著上午三局,下午三局。

而且,羅猛還以隊長的身份,指使猶里去三個礦場巡視。

猶里作為屬下,只能遵從羅猛隊長的命令,還不能有怨言。

在基地裡面,雖然平時大家可以相互玩笑娛樂,可是涉及到工作上的事情,等級森嚴,絕對不能有任何的反抗,否則,將會受到懲罰。

到了晚上,基地的第二輪圍棋比賽開始。

昨天的68人,經過第一輪淘汰賽之後,還剩下34人,分成17組對戰。

為了更好的發揮娛樂效果,基地站長戴維先讓九個組對決,分出勝負后,再進行後面的八組比賽。

羅猛和猶里排在了第二批的八組裡面。

https://ptt9.com/104124/ 猶里在進行這場對決之前,特意安排了一個小插曲。

一個和羅猛同樣級別的隊長,猶里的堂兄猶覺走過來,大聲對羅猛說道:

「哈哈,羅隊長,我賭你這局一定輸給猶里。」

羅猛也是哈哈笑道:

「日、你娘的,你怎麼就斷定我一定會輸給猶里。」

「呵呵,你的棋藝有多臭我還了解嗎?你敢不敢和我打個賭。」

「賭啥?」 猶覺呵呵一笑,

「你要是輸了,你就把這個隊長的位置讓給猶里,

猶里的基因進化水平不比你差,精神力已經比你高了,有能力者上嘛,大家說是不是?」

猶覺這麼大聲一說,圍觀的人群中居然有人跟著附和起鬨。

「就是,我也覺得猶里不錯,有資格擔任隊長。」

「唉,現在基地沒有空餘的職位,羅隊長壓這猶里,猶里哪有機會呢?」

……

站長戴維站在一旁,淡淡地看著大家撕逼,沒有任何反應。

這種事情根本沒有必要干預,就讓他們撕逼吧,就當著一個樂子,誰也不敢真正為此事打架翻臉,只不過通過言語來透露一些慾望。

羅猛如果不是昨天得到了楊嘯的指點,對今天的戰局有六七成把握的話,現在聽到這話早就跳起來了怒懟了。

不羅猛出奇的冷靜,呵呵一笑,看著猶里,

「猶里,翅膀硬了,想當隊長了?你肯定也是這樣想的,對吧?」

猶里一愣,面色尷尬地說道:

「羅隊長,您誤會了,我一直很敬重您的,

堂兄,您就別開羅隊長的玩笑了,就算我真的打敗了羅隊長,但是羅隊長資格老,我還是一樣的尊重他的。」

羅猛:「……」

尼瑪,這什麼話啊,這不就是明擺著告訴大家,我羅猛老了,不重用了,不是猶里的對手嗎?

猶覺更是一旁嘲諷道:

「羅隊長老當益壯,還可以繼續在領導崗位上奮鬥幾年,哈哈。」

羅猛怒目瞪了猶覺一眼,大聲說道:

「猶覺,如果我贏了呢?你那什麼來賭?」

「如果你贏了猶里,我願意輸你一億晶幣!」

一億晶幣不是小數。

現場圍觀的人立即砸鍋了,紛紛議論起來。

「這兩人有杠上了啊!」

「唉,猶覺是為了幫他堂弟猶里,所以才出面懟羅猛的。」

「不過,話說回來,猶里的確不錯,已經越了羅猛了,我們基地一向是唯實力說話的。」

「站長大人也為難,羅猛來了三年,辛苦勤勞,沒有出過差錯,也不好更換吧?」

「猶覺能夠拿出一億晶幣嗎?」

「能夠,猶覺的家在巫星也算一個小富家庭,砸鍋賣鐵湊一億晶幣問題不大。」

「有這個必要嗎?賭這麼大?」

「當然有啊,猶里還年輕,升了隊長才能有機會繼續上升,否則,一輩子被壓在底下。」

……

各種議論都有。

站長戴維也覺得這個賭局有些大了,輕咳一聲,說道:

「猶覺,羅猛,你們倆開開玩笑就算了,別真賭這個,再說了,我們基地的隊長職位是能夠拿來賭的嗎?」

最後一句話可是帶著一些斥責的威壓。

猶覺立馬低頭道:

「對不起,站長大人,我就是一時興起,和羅猛開個玩笑,您別介意。」

「不行!」

羅猛突然打斷猶覺的話,對戴維站長抱拳鞠躬道:

「站長大人,我有一個請求。」

「哦?說吧。」

「我和猶里這一局對戰,如果我輸了,我將主動請辭我的隊長職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