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儘管如此,被源源不斷送到岸上來的獸人們,最大的作用還是為矮人們增添戰績。

善於打造武器,武裝到牙齒的矮人們幾乎沒有什麼傷亡,就將來犯之敵全殲。

這種情況一直延續到兩年前,獸人們不知從哪裡得到了大型的木材,造出了一次可容納一百人左右的大船。好在這樣的船只有五艘,矮人族應付起來雖然費力,但也還能支持得住。

拿波侖的擔心不無道理,如果這樣的大船繼續增加的話,麻煩就不是一點點了。

都這種時候了,武奕還在說著不負責任的風涼話:

「陛下,要不咱躲一躲?我跟精靈族說一說,咱搬到魔玉森林得了。相信他們會給我這個面子的,咱說不定還可以泡泡精靈小妹妹……」

他的話直接被拿波侖陛下打斷了,矮人棕色的鬍子翹起老高,鋼絲般的眉峰緊緊地擰著:

「矮人從來沒有不戰而逃的懦夫!此事不必再提!除了死亡,任何事情都不能讓我們放棄自己的洞穴!」

風涼話的主人沒有因為矮人大發脾氣而有所收斂:

「沒讓你放棄洞穴呀,放心吧,獸人對你們的洞穴沒有興趣,他們的目標是整個大陸。何必以矮人一族之力對抗獸人呢?合著矮人就該為那些奸滑可惡的人類守大門呀?也沒見他給咱發薪水呀?」

這話說得,也不知道他究竟是站在矮人一邊,還是獸人一邊?估計獸人的國王聽到了,絕對會對武奕感恩戴德的。

蕭天以為拿波侖陛下會跳起來大發雷霆。

出乎意料,看起來剛直魯莽的拿破崙這次卻沒有作聲,棕色的濃眉下,一對銅鈴大眼轉了轉,忽然笑了:

「那好呀,我們就搬到魔玉森林好了,雖然我對精靈妹妹沒什麼興趣,但他們的食物豐盛,想來能給矮人族騰出更多的人手煉器吧!」

「啊?!」

剛才還悠然自得的武奕張大了嘴,嘴裡可以塞得下一個茄子。

師父被看起來憨厚老實的矮人國王將了軍,蕭天心中暗笑,偏偏臉上還得做出一本正經的樣子,憋得很是辛苦。

武奕張大的嘴緩緩合上了,一隻手指極為不恭地指著拿波侖:

「你,你……我倒忘了,你不是一個普通矮人,你是矮人中的老狐狸!好吧,算我這兩年來白跑了!再見,這事我還不管了呢!」

武奕站起身來,拍拍屁股就走,邊走還邊對蕭天說:

「走走,徒弟,咱給銅錘兄弟省省,也不要他那鎧甲了,走吧!」

拿波侖急了,伸手去拉武奕,可他連胳膊帶腿加起來只夠武奕的腿長,哪能追得上?

國王陛下只得轉過身來拉蕭天:

「好孩子,可別走,」

矮人國王突然想到了一個好借口:

「準備好的晚宴還沒吃呢,咋就走了呢?」

蕭天失笑,怎麼看這矮人國王這時都像是鄰居肖老爹:

「燉好的雞還沒吃呢,別走呀。」

想到肖老爹,他的眼眶一熱,低下頭,叫了聲:

「師父!」

武奕就等著他這句話呢:

「徒弟呀,都怪師父沒本事,瞧瞧這孩子可憐得,人家就賞你口飯吃,你就連師父的話都不聽了。這要是人家給你幾件好裝備,你還不得把師父給賣了呀!話說回來,他要真捨得給你幾件東西,賣了我也行啊,你看看他,」

武奕一幅恨鐵不成鋼的表情:

「人家銅錘都給我徒弟一套抗元素鎧甲當見面禮,一個堂堂的矮人國王,拉了我徒弟的手,給吃頓飯就打發了!」

看來這手還真不能隨便拉,聽武奕的意思,拉了他徒兒的手,似乎還要負什麼責任?聽起來好像蕭天是嫁不出去的醜女…..

蕭天小聲嘀咕道:

「師父,洞口那兩位前輩還說好了要給我好東西呢!」

這一次沒等武奕說話,拿波侖明白了,總算及時將這「冰清玉潔」的孩子手放開:

「孩子,啊,這個,初次見面也沒啥好東西給你,呆會你去後面庫房裡看看,有啥喜歡的儘管拿,別客氣!」 武奕走了這麼久都沒走出洞穴的腳步停住了:

「算了,不跟你一般見識。」這次老傢伙會說話了:

「矮人是世界上最為正直勇敢的種族,怎麼可能置大陸安危於不顧呢?倒是我小瞧了矮人兄弟!」

瞧這話說得多招人喜歡哪!拿波侖棕色的鬍子一翹一翹,臉上笑得開了花:

「是啊是啊,那大陸上是什麼反應?」

武奕指指大廳角落裡的銅錘:

「徒兒,你跟著銅錘前輩去庫房選東西,俺倆有事要談!記著啊,身為老大,有什麼好東西都要想著底下的人!」

銅錘笑著走了過來,踮起腳尖拍了拍蕭天的肩:

「走吧,俺們王室的珍藏隨便選!」

那邊拿波侖陛下心疼得鬍子眉毛一陣亂抖:

「究竟這銅錘是缺心眼啊,還是武奕派來的卧底?」

蕭天跟著銅錘向庫房走去。他們的身後,兩個老狐狸把頭湊在一起嘀咕起來……

矮人王室的庫房也是一個個的洞穴,上面寫著編號。

要不說銅錘這孩子缺心眼呢,到了庫房跟前給蕭天怎麼介紹的:

「編號越往前,裡邊的東西越是大件的,越值錢,你自己看吧,只能進一個洞穴,最多能拿個四五件。」

他不僅把王室庫房賣了,賣得還挺徹底。

蕭天猶豫了一下:

「銅前輩,我可以多拿幾件嗎?我想要一些實用的武器,大概六七件吧,但是不要太珍貴的。」

銅錘很明顯地愣了一下:

「這樣啊?好吧,那咱們得去五號庫。」

他也聽到了武奕剛才對蕭天說的話,本來以為蕭天會去一號庫的,也作好了心理準備要這少年拿一些珍品,畢竟剛才蕭天打蛇隨棍上的行動給了他很深的印象。卻沒想到這人類少年主動提出要實用而不珍貴的。」

矮人對少年的評價明顯地又高了一些。

蕭天很快為每一個夥伴都選好了東西。

給玥兒選了一柄長不過四寸的小小匕首,給林傑選的20支可穿金裂石的箭,為青武和飛宣古科選了鎧甲,給言朵朵的是一對漂亮的帶有防護功能的耳釘。

好了,小夥伴們的東西都選好,自己該選什麼呢?

蕭天正在猶豫自己該選一件什麼武器的時候,一股熟悉的氣息吸引了他的注意。

那是一柄短劍,通體雪白中散發著金色的光芒,柄上鑲嵌著一粒拇指大的黑色元素石,元素石中間閃著細長的白光,形狀和顏色看起來就像貓科動物的眼睛。

蕭天拿起這把短劍細細端詳,他可以確定自己從沒見過這柄劍,卻不知這熟悉的氣息從何而來?

銅錘以為他在猶豫,便勸道:

「孩子,你還是選個實用的東西吧,」他短粗如小蘿蔔的指頭指了指旁邊的一柄尖嘴大鎚:

「你看看這,這才是男人用的武器,你拿的這玩意兒材料作工倒是不錯,可細得跟繡花針似的,一看就是娘兒們用的東西,你一個大小夥子……你拿這麼個東西幹啥呀!」

此刻蕭天心中那種熟悉的感覺更加強烈,他心中一動,暗刃?

這把雪白的短劍上有著和暗刃類似的氣息。

他神識一動,將暗刃拿了出來,放在一起對比:

兩把短劍外形一模一樣,暗刃是沉沉的黑色,而這把小劍是雪白中透著奪目的光芒。暗刃的劍柄上鑲著白色的元素石,而白色小劍的劍柄上則鑲著同樣大小形狀的黑色元素石。

遲鈍如銅錘者也發現了這兩柄劍不大對頭,小蘿蔔似的手指指著劍:

「兄弟,這兩把劍似乎是一套呀?」

廢話,蕭天當然看出來了,他把暗刃放入納戒,將這柄小劍也毫不客氣地收入了囊中。

兩人回到王宮大殿,武奕與拿波侖還沒談完,只聽到「條件」「協議」等等的詞。

蕭天與銅錘又等了一會兒,兩個老傢伙終於奸笑著停了下來。

武奕笑著看向蕭天:

「徒兒,選了些什麼,拿出來給師父看看。」

蕭天將選中的幾件武器拿出來放在地上,又另外把那柄白色小劍雙手遞給武奕。

小劍入手的瞬間,武奕也覺察到不對勁,他咦的一聲,將小劍拿在手裡翻來覆去地看。

旁邊的拿波侖也湊過頭,只看了一眼,對蕭天說:

「這小劍倒是一把神兵利器,可惜太小了,又只有一半,發揮不了他的全部作用。」

蕭天一聲不吭從戒指中取出暗刃雙手呈上。

「你從哪裡找到的?」

矮人國王騰的一聲從椅子上跳了起來。

武奕伸手按住了他:

「別激動,先說說這劍」

他晃了晃白色小劍:

「是怎麼回事?」

拿波侖也意識到自己的失態,接過小劍,又伸手將蕭天手上的暗刃拿了過來,將兩柄劍的寶石朝外並排放好,向蕭天招手:「你過來,兩手合握,全力催動元素力!」

蕭天照著做了,一陣光芒流轉之後,蕭天手中拿著一把大劍,灰色的劍身,劍柄上正反兩面各鑲嵌著一粒寶石,劍變得沉重無比,蕭天揮了一揮,才發現這劍拿在手裡很沉重,揮動起來卻極為輕鬆。

銅錘驚喜地喊了起來:

「混沌劍!」

隨即張大了嘴,瞪著蕭天。

武奕也傻了眼,心道:

「這傻小子命真不錯。這種事也能給他碰到。」

絕色寶寶:小小翻版誰是媽? 蕭天還睜大了眼睛茫然地看著手中的劍,他不是很明白,兩柄劍怎麼變成了一把。

拿波侖招手讓他過來,將他雙手拇指按在兩塊元素石上,對他說:「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