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光華一照,才發現原來是那精靈要拉住他的手說:“剛開始這一段路比較黑暗,你又不識得,我是想牽着你走。不過現在看來不需要了,你就這樣子走吧,我也看得清一些。”

清月呵呵地笑了笑,映得整個洞內迴音不絕。這種氛圍讓清月想起了曾經在鬼獄時的情景,不禁從心底感到幾絲害怕,他呆呆地看着前面的精靈,想到有變異精靈之說,心想他會不會就是一隻變異精靈呢?他該不會是把自己帶進他們的埋伏,然後好把自己給殺了吧? 黑洞盡頭,忽然見得前面透出一絲光明,似乎只融得下一人穿過,有一夫當關萬夫莫開之勢,但光線照射過來竟也亮了很寬的地方。不過清月並沒有因此收回身上流動的光華,繼續跟着精靈向前走着。

前面的光線越來越明亮,竟傳來稀稀的吵鬧,此時精靈轉過頭來笑了笑道:“你可以將身上的光華收回來了,前面很亮敞的。”

清月這下子倒顯得有些尷尬的笑着點了點頭,幾分無奈地收回了力量。跟着精靈再朝裏面走一點一望,他不由暗自的地笑了笑,都怪自己多疑了。

只見前面有一個十分廣闊地面,洞頂上有着無數的小孔,陽光從也中射了進來使得整個洞子一點也不顯得陰暗,反而很明亮。從洞孔看上去,隱隱見得是一些稀疏的雜草,可見這裏離地面還是有一段距離,而且相當的隱蔽,又可以在這洞裏看到地面上的一些事情。

清月還沒有看明白這洞子的構造,就聽得有聲音叫住了他說:“原來是清月啊,真是太好了。剛纔看到外面掃過數道強悍的光華,特意叫一個精靈去看看,真想不到會是你!“

他隨聲望去,剛好看到的是黃靈子,頓時覺得心裏特別歡喜的笑了起來說:“上次我的死不過是和妖皇設的一個計,是把天界那幫狗傢伙的本性逼出來了,可是結果卻害了你們。”

“這個哪能怪你呢,他天界既然搞了個誅月聯盟,你的死不過是早晚的事,他們到時候不還是一樣要殘害我們。幸好這不過是你的一個計,要不然就更不敢想像有多慘了!”黃靈子倒是很客氣。

清月不由呵呵一笑說:“黃靈王真是會說話。嗯……我也不和你們扯其它了,各界都已聯合起來誅天,考慮到怕天界攻擊,全部集中在了妖界以便應付。現在就差你們精靈界了,我這就是專門來找你們一起去妖界,順便參加選首大賽的。大賽完後我們就向天界攻殺上去,還各界一片安寧。”

黃靈子淡淡地笑了一下說:“駐地妖域,我想就不用了,選首大賽也沒有必要參加。不過,誅天聯盟我們精靈界算是加入了,到時要攻天界,你來跟我們說一聲,我們定和大家一起向天界殺去。”

清月想不到精靈界竟不願意去妖界,他哦了一聲說:“但是你們在這裏力量孤獨,很容易被天界攻擊,也大大減小了誅天聯盟的實力。天界不會對你們進行攻擊,也會對誅天聯盟採取行動的,我希望你們還是和我們在一起好些。而且你們不參加選首大賽的話,到時候定有很多精靈不服從指揮,就發揮不了誅天聯盟的最大威力。”

這時,綠靈子走了出來點了點頭說:“清月說得沒錯,三哥。以我們現在的力量根本抵擋不了天界再次的攻擊,而且在這地下躲着也非長久之事,很多精靈都受不了這下面的環境而白白損耗了大量能量。”

綠靈子說完,橙靈子也走出勸起黃靈子來,最後黃靈子只好點了點頭說:“嗯,我們準備一下就去妖界。”

清月總算放心地笑了笑說:“好,我們就等着你們精靈界的到來啦。我現在還得去天界看看那幫傢伙會用什麼辦法來對付我們,就先走一步了。”

“清月真是有心人啊,好,你去吧!”黃靈子倒是十分佩服清月,上前又說道:“就讓我帶你出去吧。”

清月淡淡一笑:“不用了,黃靈王!你趕緊去帶着大家前往妖域吧,說實話,我真的恨不得馬上就看到你們起身,那樣子我就歡喜啦!”

黃靈子呵呵地笑了起來說:“嗯,我們這就準備起身,不過我還是要送你一程,不然你出不去啊,呵呵!”

原來是這樣,清月有些不好意思了,含笑地點點頭讓黃靈子走前面引路。

黃靈子沉默走在前面,來到那段黑暗路段時,不由轉過頭來對清月說道:“你在這裏可看得到出口在何處?”

清月走到前面,向那黑暗處一看,無處不不是一片黑暗,還當真看不到出口何在。一道光華流動全身,他一步跳進了黑暗之中,照亮了整個洞子,他四下尋了一下,卻還是不見出口在哪裏。他這才笑着回過頭對黃靈子說:“你們這地洞設計得實在是太巧妙了,要進來不容易,要出去也很難。而且遇上窄處,只要有把守,就很難通過,實在是適合比較弱勢的羣體居住啊,到時候還希望你們在妖界也搞一個,以備不時之需。”

黃靈子點了點頭:“嗯,不過這個可設計得不好,剛纔你沒聽說綠靈子所說的麼?到時一定要打一個更好的,讓那些受了傷的朋友們能夠及時帶到洞內進行治療。”然後便走在前面,在一處停留了一下,然後有節奏地拍了數下,身上流出一道光華涌了上去,前方竟自然的露出一個洞口來。

不過清月並沒有注意黃靈子是怎麼打開這洞口的,倒是在想他所說的那句話。呆了半天不由大聲叫出來說:“黃靈子提醒得好啊,我們到時候還可以組建一個救護隊伍,專門負責救治受傷生靈,我有一個在人間的朋友會一種力量可是治療的好東西啊。”說完話便穿出洞口向天空中飛去了。

修爲高深就是好,很快他就來到了天門之外。

那股侵蝕身體的力量再度襲來,竟比起之前來時的還強大了不少。清月幾分得意地笑了笑,意念一動,身上便流動起十分強盛的光華。隨後就見得他身形以極快的速度向天門衝去,侵蝕身體的力量越來越強大,清月趕緊釋放身上的真元全力低擋着,奮力向前走衝擊着。

來到天門下面時,那種力量變得更加強悍,似乎一不小心就要把他推出去。想不到以現在的修爲要穿越天門還是十分困難,想起第一次穿過它時卻是很輕鬆的,又想到精靈界的那個地洞。看來這天門也有祕密,需要用專屬於神聖的力量配合着什麼才能輕鬆穿過,只是那種到底是什麼東西呢?

不過那種強大的力量,如千丈懸崖下的瀑布一般,衝擊得讓他感到窒息,根本由不得他慢慢去發現天門的奧妙所在。他幻化出神劍,掃出數道劍華,努力剋制着天門上的力量傾瀉而下。

可是讓清月不敢想像的是,這次天門比起上次要強悍多了,很快就將劍華化解得乾淨,猛然掃出一股極強的力量一下子就把他推了出來。強大的力量使得他好不容易纔控制住身形,趕緊一面形成一道威力巨大的防護一面連連掃出數道劍華才勉強穩住身形站定下來。

清月顯然被這一擊激怒了,他就不相信以現在的修爲對付不了一個天門。他的眼神裏釋放出一種可怕的殺氣,給人一種冰涼的感覺。

只見他發出一聲咆哮,揮起神劍再度向天門衝去。他這次舞動的身形快得非常,在天門的力量之中也舞出道道劍華的殘影,終於形成了一道巨大的彌天劍網,在他那最後一擊使出後爆散而開。

他奮力地向裏面穿梭,可惜正在形成天界防護的神聖們忽然掃出數道光華,天門上鋪蓋下的力量頓時強大無比。感覺到這股突然多出的強大力量,清月一下子就想到了神聖們定是還在努力構建防護,知道這樣子硬衝進去對自己一點好處都沒有。

迅速翻轉身形倒退回來,似乎很不服靜靜看着天門好一會兒,這才收回力量坐了下來思考着天門的奧祕何在。

神聖屬性能的力量,他是有的,可是那種配合的東西到底是什麼呢?

清月回憶着當初被赤卡天帶進天門時的情景,想像得到那種東西定是無形的。他回憶了良久,忽然睜開眼自語道:“該不會是一種法訣吧?那樣子就徹底完了,就別指望進去了。”

他又想了好久,覺得應該不是一種法訣,因爲當時們是四人同時穿過天門的,而且赤卡天隔得有些遠。如果真是一種法訣,赤卡天又隔得遠,應該念出聲音來纔對,但若是憑的意念去感應,那就沒得說了。

清月越想越暈乎,他擡頭一見,正見得一道光華急掠而來。還好收回了身上的力量,不然定被發現不可,到時定又是一場打鬥。

他暗自一笑,這下子正好有機會看看怎麼才能輕鬆進得這天門。想到這裏,他趕緊跑開找了個隱蔽的地方躲了起來。

那道流光一眨眼就飛到了天門前,浮現出的正是一個神聖,從他眼神裏可以看出他應該很高興。但見得他什麼動作都沒有,清月死盯着他的嘴,也沒見得他張了一下嘴就進了天門。

終於可以肯定不是配合了什麼法訣,但是究竟是什麼使得他進得的天門呢?清月這回反而更加迷糊了。

他沉思了好一會兒,忽然歡喜地笑了起來,他終於明白了,果然不是什麼法訣,真是太好啦! 除了法訣,還能在無形之中的只可能是氣息了,可究竟是什麼氣息呢。清月回憶了一遍以前他們經過天門時的情景,很快就想到了原來是那種奇香讓他們得以輕鬆過去。

清月歡喜地笑了笑便向天池掠去,把身上的皮子一脫,不由長長地舒展了一下子,好久沒有好好洗一次澡了。他一下子就跳進了天池之中,在裏面來爽爽地遊了幾圈,這才笑着飛出天池,着上皮子又向天門飛來。

一道玄青色光華流動全身,清月緩緩地向天門走去,來到天門下,果然見得天門上的光華被他身上的力量自然排開了。

清月嘿嘿地搖了搖頭,到時覺得自己還好聰明的。他先把頭伸進去探了探,沒有見得一個神聖後再把整個身子一下子鑽了進去。他滾了滾身形才站起來向前看去,只見得上空中不斷地飛來力量形成防護於天門之外。

但是讓他感到奇怪的是,卻不見得任何神聖在哪裏,而那些正在修天的奴隸中竟看不到一個人類。帶着迷惑,他身形一晃,便消失於原地,等他再出現時已在那修建好的美麗天界,找了一棵大樹遮擋一下身子。

再次向正在修天奴隸們望去,還是隻見一些精靈和野獸,只不過他們比起以前要吃苦得多了,只要稍作休息就給一道無形的光華掃倒在地。清月咬了咬牙自語道:“放心吧,我發誓我一定要帶你們出去,一定,除非我死!”

只是還是不見任何人類的影子,清月搜尋了半天都沒有看到,忽然見是天空中劃過數道流光,他趕緊把身子用樹木擋得嚴實一些。

側眼望去,竟見得十幾個神聖把一大幫人帶了過來。

此時聽得一個神聖說道:“齊羽天,我們不如先試試一下他們的力量如何,看看人類究竟是不是六界之內最爲靈活,最易變強的。”

清月聽了這句話,不知道神聖們要幹什麼,仔細向人羣望去。只見那些人的眼睛均閃着紅色的光華,好像一點人性都沒有,顯得十分可怕。

齊羽天點了點頭,發出一道光華,二十餘人便緩緩地落在了地面。他們的腳剛沾地,就發出一聲怪異卻恐怖的咆哮,隨後便向旁邊的精靈和野獸撲去,非常的瘋狂,非常的兇猛.

精靈們見狀,趕緊發出光華攻擊這些他們。然而,讓清月做夢都想不到的是,但見一道光華掃向一個人類時,那個人伸出右手,緩緩地揮動着,那道光華竟自然地停了下來,突然間又以極快的速度反轉過去向那精靈擊去。

那個精靈竟然連反應都來不及就給擊得飛了起來,再向其它生靈望去,早已被這二十餘人找得慘不忍睹。野獸的紅色鮮血和精靈的綠色鮮血混在一起,如泉水一般在倒下的生靈圍圍流動着,越來越寬的地面被它們給侵佔了。

“哈哈哈,想不到變異人類纔是我們最厲害武器,真是太好了!這下子我倒要看看清月那小子怎麼對付我們,到時候,他看到人類自相殘殺的表情一定很好看吧,哈哈哈!”那個剛纔說話的神聖看着地面兇殘無比的人類,不禁大笑起來,惹得其它神聖都跟着狂笑起來,得意極了。

清月做夢也想不到會發生這樣的事,聽着他們的笑聲,感覺就像有萬支樹叉插入了心臟一般疼痛。他很想大吼一聲,但是卻不敢吼出來,只能狠狠地跺着地面。

他看了一會兒,實在是看不下去了,拍了拍自己的胸口說:“不行,我得想辦法阻止他們,一定有辦法解決的。”閉上眼,儘量讓自己平靜地想着。

他猛然睜開眼,把自己的頭髮弄得亂七八糟,身形一晃便混入那二十餘人中,跟着那些人類一起攻擊精靈和野獸們。

神聖們看着倒下的一個又一個的精靈和野獸,越來越笑得癡狂了,並沒有注意到清月混入了人羣之中。

齊羽天笑了一會兒不由感嘆道:“難怪清月能在如此短的時間內達到如此高的修爲,也難怪妖怪們也要努力修煉使得可以幻作人型,原來人類真的是六界之內最靈活聰明的生靈。”說到此處,他看了一下渺渺天界,又大聲叫道:“但是我們天界神聖絕不能輸給了人類,我們一定要勝利,我們永遠是六界之首。”

聽了齊羽天的話,清月倒有些驚訝,想不到在自然定數之中,人類纔是最強大的,而且一定會走向六界之峯。

不一會兒,齊羽天掃出一道光華把在地面的人又託向了空中,指出了三個神聖說道:“你們三個跟着我帶着這些變異人羣向妖界殺去,其餘的回去和大家一同繼續鞏固天界根基!”

其餘的神聖點了點頭,往回飛了過去,齊羽天和三個神聖一道,指揮着這羣變異人類向天門掠去。

清月混在人羣之中,一面隨着他們飛掠,一面掃視着他們,看看到底是什麼力量使得這些人類變成了這樣。

可是直到飛出了天門,他也沒有發現任何跡象。由於沉思過了頭,沒有注意人們的節奏,被旁邊的一個人給撞了一下,那股奇香又飄入鼻中,使得他的精神抖擻。

正在這時卻聽得後面傳來一個神聖的聲音道:“齊羽天,那個人怎麼沒有跟着節奏,撞上了旁邊的人,難道出了什麼問題?”

聽到這個聲音,清月知道是在說自己,趕緊搖了搖頭,把秀髮擋在臉前,認真地跟着旁人的節奏緩緩移動着。

齊羽天看了他背影好久,倒是沒有發現什麼異樣。可他還是說道:“嗯,照道理來說應該不會有問題,因爲剛纔所有人經過天門時都沒有被其光華掃死。但你還是上次看看嘛,還是防着點好!”

聽到齊羽天的話,清月不由暗自一笑,想不到控制人類的東西就是那種天池奇香,想起當初他和夢雅被牙合天追殺的情景,他就更加肯定了。他歡喜地飛了起來,轉過身形對齊羽天說道:“哈哈哈,不錯,我是不屬於變異人羣中的!”

但是他的頭髮依然遮着臉,看上去和那些在天界被奴役幾百載的人差不多,並不能識得他就是清月。那個剛好飛過來的神聖望着他叫道:“你究竟是什麼人,怎麼混入變異人羣之中了!”

清月靜靜地發出一身冷笑,光華流轉全身,強大的力量釋放出來將他的頭髮也直立起來了。

“啊?清月!怎麼可能,剛纔並沒有看到你飛來呀!”齊羽天看清那張臉時,感到十分不可思議。

看着齊羽天的表情,他就大笑起來:“哈哈哈,你們當然看不到我飛來,因爲我在天門內就混入了人羣中。”

一個神聖上前笑道:“你得意什麼,我們現在就拿你來試試這些人類到底有多強,看關你們人類自相殘殺,那才叫爽呢!”

清月更感到無語地笑道:“我都說了早在天門內混入了人羣中,你們還不明白麼?哈哈哈,我早就發現了這些人變成現在這個樣子的原因了,看我一招就讓他們全部清醒過來!”言罷,他便做起了幻陣的動作,打算用玄天冰雨來清洗掉他們身上的奇香。

這時,齊羽天見清月準備發起攻擊,實在是想不出辦法就大笑起來說:“哈哈哈!清月,有本事你就讓他們全部清醒過來,你倒是試試看!”

聽到齊羽天這句話,忽然想起當初晶塵化作塵土的那一幕,又想起他和夢雅洗淨身上奇香後情景,還有那一次的纏綿,那一次的離別。一種失落的心痛讓他一下子就想到了清洗掉他們身上的奇香後的結果。

於是,他迅速地收回了動作,有些憤怒地吼了起來。

齊羽天見狀,也不明白清月幹嘛就真的停了下來。呆了半天才大聲笑了起來說:“哈哈哈,清月!你怎麼收回力量了,是不是怕了我們了,哈哈哈!”他一笑,其它神聖也跟着笑了起來。

清月聽着他們的笑聲,感覺就猶如有千隻螞蟻在心上叮咬一般,非常難受。

看來清月知道了讓他們清醒過來的後果,齊羽天反而覺得越來越好玩了,又大聲笑起來說道:“清月,你不是很厲害嗎?今天我倒要看看是這些變異人類行,還是你強悍一些,哈哈哈!”

清月擡起頭來看着齊羽天的樣子,那種得意而狂妄的眼神讓他更加憤怒。他飛起身形掃了一眼衆人說道:“對不起了,請原諒清月沒有能力救你們!”言罷,他再度做起了幻陣的動作。

齊羽天見清月要動手了,想到這變異人類可是費盡了很多心思才成功的,可不能就這樣讓他毀滅了。趕緊掃出一道光華,大聲說道:“清月,你可要想好了,你應該知道後果是什麼!而且這裏是天界,你再厲害也不可能敵過我們天界羣神,不如這樣,我們雙方談和,我把這些變異人類帶進天門去,你離開天界!” 清月想了想,還是收回了力量說:“行,算我怕你們了,但我要親眼見到你們把他們帶進天門去纔會離開的。”

齊羽天沉思了一會兒說:“好,不過我可告訴你了,此處可是天界,你再厲害也由不得你亂來。”言罷,只好甩了甩頭,讓三個神聖把變異人羣向了天門,而他則在後面盯着清月,看看他到底要玩什麼花樣。

清月跟在後面慢慢地走着,一直看到所有的變異人羣都進天門了,這才笑着說道:“想不到齊羽天還很講信用,我這就離去!”隨着便見得他身形一晃,已化作遙遙處的一道流光。

齊羽天這才放心掠進了天門內,叫了一個神聖出來,等見清月那道流光完全消失了,然後再次把這些變異人羣驅使出來攻向妖域。

可惜他卻不知道,清月在空中見他掠進了天門後,趕緊又飛了回來。他的速度極快,齊羽天剛飛入天門不遠,他的身影就浮現在了天門之外。

沒想到剛好碰上那個神聖走了出來,他趕緊浮到了上空。待那神聖向前面走了一些,他再晃動身形,向天門內飛了進去。

清月等的就是這個機會,他要在天門內將所有變異人身上的奇香清洗掉。只見他剛掠進天門,便做起了幻陣的動作,幾息之間,已感到身形飄逸,意念一動,四面的水汽全洶涌而來。漸漸形成數道白色光華,又合成一體,剎那間又爆散而開,化作無數冰雨點點。

玄天冰雨,水系的最高境地,齊羽天簡直不敢相信清月何時變得如此強大。他大聲叫道:“清月,想不到你一點也不守信用!”

清月也故意學着很壞的大笑起來:“哈哈哈!對你們這些狗屁神聖來說用得着守信用嗎?”言罷,意念一動,那些冰雨點便向變異人羣狂掃而去。

他這一擊完全出乎齊羽天的意料,再加上力量十分強悍,速度極快。齊羽天根本來不及阻止,只能感到十分無奈,十分憤怒地喘着大氣。

冰雨點忽然間化作了水霧瀰漫於人羣之中,清洗着他們身上的奇香。變異人似乎感到很痛苦,在水霧中不斷地咆哮着,不一會兒就倒了下去。齊羽天倒是看得有些困惑了,他清月不是知道怎麼讓這些人恢復正常,就用這招?想着想着,不由高興起來,原來清月根本不知道,剛纔不過是來了個下馬威嚇嚇他們罷了,早知道剛纔就不把這些變異人帶回天門了。他靜靜地站在一邊,偷偷地笑着,看看清月這回要怎麼應付這幫變異人。

那些變異人不久又站了起來,不過此時和之前不同的是眼睛裏流露的不再是火紅光華,而是白色光華,看上去更加怪異可怕。

“怎麼可能,怎麼會這樣?”清月感到有些不可思議地大叫起來。

齊羽天卻大笑起來說:“什麼不可能?你不是要讓他們清醒過來嗎,哈哈哈!告訴你,清月,這下子他們變得更加強悍了,你越是攻擊他們,他們就會變得越強,不信你就試試看,哈哈哈!”他也不怕把這點說出來,他知道清月一定不會相信他的。

聽到齊羽天的笑聲,清月愈想愈迷糊了,他儘量保持冷靜地想着,回憶着。收回幻陣飛入人羣之中,卻感覺到那股奇香更加濃厚了,當初他們就是在水裏洗掉奇香的呀,玄天冰雨亦是水啊,怎麼可能洗不掉呢?

清月感到有些崩潰了,忽然間眼神一冷,罡殺之氣從眼睛裏射出,看得讓人害怕。他冷冷地說道:“對不起了,各位!爲了五界蒼生,只有把你們全部毀滅。”言罷,再度做起了幻陣的動作。

齊羽天倒還真有些害怕清月能把這些變異人類全部毀滅,故意更加狂妄地大笑起來:“哈哈哈,看來你不相信我的話,有本事就繼續呀,哈哈,哈哈哈!”

清月掃了一眼齊羽天,迅速動作,幾息過後就再次感到身形飄逸起來。意念一動,數道火華在無形之中飛出,掃過人羣后又合成一道巨大的火芒。隨着一聲轟隆巨響,火芒爆散而開,幻作無數的赤紅光點向人羣如雨點一般襲下。

齊羽天不由呆了呆,想不到清月不僅會使出精靈五系力量中水系的至境玄天冰雨,還能使出火系的至高境地玄火焚天。想來,他可能五系力量的至境招式都已經使得出來了,那樣子就實在是可怕,難怪他敢向稚雅天挑戰,恐怕也只有稚雅天才會是他的對手。

但見那些火點剛開始自然的飄然着,忽然間加快速度向人羣掃去,一粒火點撞到人身上,那人竟被震得飛了起來,剎那便灰飛煙滅。

清月看着那些一個又一個的變異人消失,聽着他們的慘叫,感到心痛不已,尤其是想到裏面可能還有夢雅和羅河他們,他就更加受不了了,把眼睛緊緊地閉了起來。好久才長長地嘆了一口氣,或許這樣子也好,對夢雅還存活的唯一一絲希望也消失了,他也可以好好的和瑪詩在一起了,再也不用擔心會同時面對兩個女人,而不知如何選擇的無奈。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