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兒:聖魂•路西法

一個高大英挺的中年人面上明顯地青筋綻顯的看着上面的這一封信,最終還是忍不住一聲暴吼:“小混蛋!你身爲魔王撒旦最嫡系的血族,居然跑去信仰神!?”

“老公,怎麼啦?小魂又惹你生氣了?”一個雍容華貴,美麗異常的少婦便在這時走了進來,嘴角含笑地看着那個青筋暴起的中年人,帶着一點忍不住的笑意的道。

“你自己看吧!那個小畜生!真是氣死我了!”中年人氣呼呼地把手中的信交到少婦的手中,兩眼則在這個並不是很小的臥室裏掃量了幾下,在一旁一個偌大的書櫃上,一排又一排的騎士小說整整齊齊地排列着,惹得他心情又是一陣的極度不爽,手中一點黑色的火焰升起,下一瞬間已是把那個書櫃燒的渣都沒得剩。

“信仰神?”少婦看着那封信忍不住的嬌笑了一聲,也不去理那中年人暴怒的行爲,頗有點興奮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帶着一點爲人母親的驕傲的道:“老公,你看,我們家的小魂多麼的有創意啊!以最正統的魔鬼去信仰神,哈哈哈哈”說到最後,她不自禁地嬌笑起來,笑的千嬌百媚的,讓那一箇中年人說又不是,笑又不是,整一幅的被她打敗了的耷拉了下來,低頭的那瞬,心裏卻是狠狠地詛咒着:“小畜生,等你回來你就知死,我不把你抽筋剝骨,我就不是‘魔王’撒旦十二世!”

“哎湫……”遠離魔族領地的某個傢伙狠狠地接連打了三個噴嚏,頗是不爽地回首看了看魔族的那一端,嘴裏卻是“嘿嘿”地奸笑了一下,自言自語地道:“保準是老爸現在在那裏發彪了吧?怕怕,怕怕……”說是怕怕,這個傢伙眉羽間卻明顯是帶着忍不住的笑意的,看着要多得意就有多得意。

面前這個得意洋洋的傢伙就是我們的主人公——聖魂•路西法,當代“魔王”撒旦十二世的親子,下一任“魔王”撒旦的繼位者。不過很可惜的是,一直威懾着整個大陸的“魔王”一職,現在卻正面臨着後續無人的慘痛局面,原因無他,騎士小說害人啊!我們的聖魂•路西法同志自打接觸到第一本騎士小說後,他就堅定地要做一個披着萬丈光芒,無論走到哪裏都是有鮮花掌聲還有MM的聖騎士,爲此他寧願地去信仰神這一個死對頭。

高等級的魔族在正常的時候外形上與普通人並沒有什麼太大差異的,只有在他們情緒波動或是自己有意識地顯露的時候,犄角和紫金色的雙瞳纔會顯現出來。面前的聖魂•路西法看着估莫是十七八歲左右,身高大約是182CM,模樣上當然沒有他自己形容的英俊瀟灑、風流倜儻,但看着卻是非常的順眼,特別是嘴角間那偶不然的一絲邪邪的微笑,卻真的是極爲的不羈和瀟灑,可以迷死不少的MM。

親愛的,我們離婚吧 “轟!”一聲輕輕的暴鳴自前方不遠處傳了過來,伴隨在風中,隱隱的還有一線非常悅耳的女孩子的聲音。

“MM?美女?以身相許!”聖魂•路西法立時的兩眼放光,騎士小說中最常出現的情節便是英雄救美,像聖魂•路西法這樣一個騎士小說的癡迷分子,部分的情節他甚至都是可以背的出來的了:

“惡魔們,住手!我要代表正義懲罰你們!”格林龍(注:傳說中偉大的聖騎士)一聲怒吼,自一旁跳了出來,一腳把面前的一個惡魔踢飛,金色的陽光剎一時的披在了他的背後,他就像是金色的戰神,威風凜凜地佇立在這個大地上!在他正義的怒吼聲中,一切的奸邪都心膽俱裂,驚懼地拜倒在了他的面前。在這一剎,美麗的雲琳公主嬌羞地看着他,兩頰一片通紅,愛意,就在她的心底濃濃地燃起……

天啊!

這是多麼的酷!多麼的有型啊!泡MM能夠去到這樣的一個境界,今生無憾啊!

轉職絕對是正確的,做魔鬼的話什麼時候可以有這樣一個場景出現啊!就算是再怎麼的強大,最後還不是在英雄的聖騎士們以不死的小強之身,在漂亮的公主MM的助威聲中悽慘的倒下?

“惡魔”——沒前途的職業啊!

聖魂•路西法的身形剎一時的動了起來,兩足連點連彈,雖然不可能像法師們瞬間傳送來的那麼的迅捷,但那一個速度卻已經是驚人之至——這個是他在躲避他的“魔王”老爸的摧殘而特訓出來的,連威懾着整個大陸的“魔王”撒旦十二世有時都奈他不何便可知他這一個速度是如何的恐怖了。

“轟”又是一聲炸鳴聲傳了過來,聖魂•路西法這會的雖然還不能很看清前面是怎麼的一個情況,但已是隱約的可以看到一個身形極盡曼妙性感的少女和另一個白衣飄飄,帶着一種說不出的**神聖的少女對峙而立,代表着死靈一系魔法和神聖一系魔法的暗黑色光芒和純白色光芒針鋒相對,一旁宛如地獄,另一邊卻仿若天堂!

聖魂•路西法兩眼紫金色的雙瞳剎一時的一閃,以着他的眼力,短短的幾個急掠間,他已經是可以看清楚前面那兩個美少女,前者只是有若火焰般造型的三點式裝束,全身上下雪白的肌膚絕大半的展露在外面,挺拔的雙峯、纖細的水蛇腰、修長的美腿,輕言淡語之間,媚惑無限,身上的任一點都足以看得每一個雄性的存在兩眼發直,鼻血長流;與這個性感美少女對立的另一個少女卻是完全相反的一個形象,白色長裙與金色的秀髮隨風而展,看着非常的簡單簡潔,但她舉手投足之間,自然地卻透出了一種高貴**典雅,視線在她身上的滯留,彷彿都是一種褻瀆!

MM啊!而且還是超級的漂亮MM啊!

一個都難求,現在卻還迸出了兩個!

神啊!

我信仰你!

聖魂•路西法心裏幸福地**了一下,也不知神那老不死的是不是聽的到,還算是虔誠的祈禱着!

“喂!你可別逼我熔了你啊!”性感美少女雙峯一挺,頗爲不爽地衝着另一個少女道。

“神啊,寬恕這位迷途的罪人吧!”對峙而立的白色長裙美少女輕輕地捋了一下秀髮,溫和地嘆惜道。

“哼!”

那性感的少女不爽地冷哼了一聲,懶得再去廢話,兩手分別在胸前輕輕揮舞,帶出了兩道不同的玄奧軌跡,暗黑色光芒立時暴漲而起。

與她對峙而立的那少女眼神間不由地變化了一下,輕輕地嘆了口氣,純白色光芒便在那之間同時地揮灑而開……

低沉而又深遠的吟唱聲以着兩女爲中心,向着四下的空間裏不斷地彌散,天地之間死靈之力和神聖之力迅速地匯籠、集結、變化……

不是吧!?

冥魂震舞曲

聖靈降世歌

心裏一邊狼嚎着,一邊則急掠着過來的聖魂•路西法苦苦地笑了一下,還想着英雄救美呢,但還沒正面的接觸到那兩上漂亮MM,卻是先一步地切身地感受到了傳說中的兩大魔法,只是在這會的,完全對立的死靈魔法和神聖魔法能量卻已經是形成了巨大的能量旋渦,縱算是他,也根本逃不出這一個能量場!

紫金色的雙瞳、兩額的犄角、淡淡黑色戰紋毫無徵兆地自聖魂•路西法身上冒顯了出來,血紅色的光芒同時暴閃而出,他這時身爲魔族的最強悍的形態在這會盡展——拘限於年齡的問題,聖魂•路西法還不能進階到魔族最強的“暗黑墮落天使“形態。

其實已經載入後世史冊的莫名其妙大戰就在這一刻爆發,參與者一男兩女,暫時的身份分別是:

男——聖魂•路西法,“魔王”撒旦十二世繼承人

女——凱莉亞•哈迪斯,“死靈君主”親女

女——幽蝶•聖,神聖教庭當代聖女

以身份地位來講,在這一個青龍大陸的世界裏任一個拉出來都足以嚇死人的三人這會地便因緣會聚地糾纏在了一起。

“砰”

“轟”

……

因着聖魂•路西法的加入,能量流開始雜亂無章的彪閃巨碰,引動得天地似乎都驚懼地顫動着!

複雜的能量亂流中,死寂沉沉的“冥魂”、神聖高貴的“天使”、威猛霸道的“魔騎”形象不時的閃現,但在這複雜的能量亂流中卻又很快地打沉了下去,分別代表着聖魂•路西法三人的能量形象彼此不斷地交雜,打的要多狠就是有多狠,本是亦常神聖高貴的“天使”在三沒幾下的也已經是這缺一角那崩一塊,總之因着能量亂流的影響,三個傢伙都看着是要多狼狽就有多狼狽!恍惚之中,“冥魂”兩眼異樣光芒乍閃一下,一腳貌似很不小心地向着“魔騎”下面某樣其實很受不得力的東東踢了過去,痛得某某同志剎一時倒了下來,本是三角均勻的能量流在失去“魔騎”這一角的能量支撐,一下子不適應的“冥魂”和“天使”剎一時的交叉而過,瞬間裏爆出了一道黑白交加的豪光,久久不滅!

很久很久……

聖魂•路西法長長地呼了口氣,紫金雙瞳、兩額犄角和淡黑戰紋盡收,負手而立看着倒也頗爲瀟灑不羈,只是身上已然千瘡百孔的衣服加上那破逢中不時閃現的“八月十五”卻十足十的證明着一個BT暴露狂的出現!

“啊!”

兩聲差不多是同時的尖叫聲便在這時自聖魂•路西法的耳邊傳了進來,讓還有些驚魂在剛纔那陣陣魔法能量流中的危險的他不由地回過神來,偏頭一看,兩眼立即便是直了。

本是昂然對峙的兩個美少女這會的都極盡不可置信地上下撫摸着自己的身體,那個本是性感到極點的美少女不講,本來那個白色長裙的美少女這會的身上的長裙也因着剛纔劇烈的能量波動,身上的長裙東一點、西一點的碎裂了好些個地方,雪白的肌膚自那之間時隱時現,透出了一種別樣的無盡誘惑。

“你!”

兩女很有默契地擡起頭來,在那一個同一時間裏纖手指着對方再次地尖叫了一聲,又不由地低下頭來狠狠地盯着着自己的身體。

“神啊!我的身體怎麼會這樣?!”

“混蛋,那是我的身體!”

也不和是誰誰先吼了一聲,似乎是受了極大的精神刺激的兩女剎一時的暴起,好狠、真的是好狠地“撕殺”在了一起,什麼魔法的也不管了,只是用最原始的——牙齒、利抓……

聖魂•路西法突然地覺得腳好軟,剛纔能量亂流中某個記憶剎時地衝擊上來,兩手很有點小生怕怕地保護在了下面,這會的,雖然他還不明白究竟是出了什麼的事,但總算是見識到了傳說中八大恐怖事件之一的——“女人的恐怖”!

輕輕地,聖魂•路西法輕輕地轉了個身,趁着那兩個“撕殺”在一起的兩女沒有注意想趁機的開溜,但腳還沒再動,兩股冷冷的氣流已是籠在了他的身上。

“小子,你給我站住!”說話的是幽蝶,語氣和動作都十足十的小太妹一樣,但配合着她的身型樣貌聲音,卻總給人一種忍俊不住的笑意。

另一邊,凱莉亞輕咬着下脣,兩眼亦是異常堅定地盯視着聖魂•路西法,與幽蝶一起把他的行進路線完全地掐死了。

“說,怎麼回事?!”幽蝶纖指輕輕地挑起聖魂•路西法的下頷,威嚇道。

“什麼……什麼回事?”聖魂•路西法面容間微微的紅了一下,很有點不明所以的問道,心裏卻是不斷地狼嚎着,角度問題,純屬是角度問題啊,這會的,他的視線正好地可以穿過幽蝶胸口碎裂而開的孔,看到她那動人無比的誘人溝壑。

“你看什麼!”一旁的凱莉亞兩頰飛起一**人的紅暈,羞怒地一巴扇了過來。心裏正在狼嚎着的聖魂•路西法一時哪裏反應的過來,剎一時便在他的右頰上出現了一條五爪金龍。

“我……”聖魂•路西法好無辜地偏轉過頭來,他實在是不明白凱莉亞這會發那麼大脾氣是幹些啥。

“你別打岔。”幽蝶不爽地瞅了凱莉亞一眼,道。

“哼!”凱莉亞狠狠地瞪了聖魂•路西法一眼,冷冷地悶哼了一聲。

“小子,別給我裝樣,如果不是你吃飽了撐着沒事幹的突然冒出來,我們兩個現在怎麼會是這樣?!”幽蝶狠狠地道。

“你們……”聖魂•路西法左右地打量了兩女一眼,她們除了衣服因着能量亂流的原因破爛了一些,也看不出有什麼嘛。左右打量之間,他的眼神不覺意地又在幽蝶那胸前那洞洞中瞟了一下。

“啪!”凱莉亞又是好狠地一巴打了過來,扇的聖魂•路西法都有點暈頭轉向,暈暈的兩眼中幽蝶和凱莉亞兩女形象不斷地交叉變換,身爲魔族先天上敏銳至極的感應剎一時在兩女身上感覺到了一絲的異常,魔族祕典關於“靈魂互置”的一個很小很小的記載便在這一時地自他腦海中浮了上來,刺激得他一下子間便清醒了過來。

“你們不會是……?!”聖魂•路西法左右手分別地指了指兩女,很有點倒吸了一口冷氣地交叉換了一下位,小心翼翼地道。

“真的是你!”聖魂•路西法的話音還沒有落,兩女已是撲殺了上來,駭得嚇了一跳的聖魂•路西法本能的自衛反擊。

糾纏……

反糾纏……

糾纏……

再反糾纏……

當得三人氣喘吁吁地停下來時,聖魂•路西法的臉上已經成功地印上了好幾條五抓金龍,而在兩女的胸間等等神聖的地方也憑空地多了好些個說也不清,道也不明的黑印。

“喂!你們靈魂互置了關我什麼事啊!”聖魂•路西法兩手在背後激動地回味着剛纔在兩女身上的觸感,嘴上卻有些虛虛地道。

“靈魂互置?!”兩女同時地尖叫了一聲,彼此地對視了一眼,一左一右地再次掐在了聖魂•路西法的身前。

“如果不是你,我們怎麼會這樣!”凱莉亞兩眼冷冷地盯視着聖魂•路西法,雖是盡力地在說狠話了,但不管怎麼聽,都是帶着一**人至極的媚惑,像是一根輕絲,輕輕地彈在你的心間之上,惹得你心癢癢的!

“就是就是!如果不是你,我們怎麼會這樣!”幽蝶這會地與凱莉亞站在了統一戰線上,擺明着就是要打橫來說的。不過聽着兩女語氣,似也是清楚“靈魂互置”這事。

“總之我們不管,如果你小子不和我們一起解決這事的話,哼……”

兩女再次地互視了一眼,似是在眼神之中達成了一個協議,由幽蝶向着聖魂•路西法發出了一個通告,一個簡單的“哼”,已經足以讓他仔細地、認真地惦量再三、再再三!

神啊!

這是什麼世道?!

這是什麼MM啊?!

聖魂•路西法看着面前這兩個美得超凡脫俗的超級美少女,不知得是幸福還是痛苦地**幾聲,剛剛翹家出來便硬給攤上了這樣的兩個女孩,這以後的日子,咋混啊?!

名動整個大陸的“S•K•Y三人組”在此不明不白地成立! 二 神聖死亡

說句很老實的話,幽蝶(PS:今後就以兩女的靈魂來稱呼兩女)與凱莉亞運氣實在是背到了一個豈有此理的地步,按着魔族祕典中的記載,當暗黑、死靈還有神聖三系魔法中的“精神”類高級魔法相沖的時候,因着三系“精神”能量亂流的衝擊,在千萬分之一的機會裏會出現“靈魂互置”的可能,而這個千萬分之一的機率,兩女卻這樣都還“踩”的到!除了說背到極點,也實在不知要說些什麼的好!

以着幽蝶和凱莉亞的身份,對於“靈魂互置”這個記載也曾經在冥族和神聖教庭的祕典中接觸看到過,置換的靈魂倒也不是說不能再互換回來,只是條件卻是極盡的苛刻而已——不死火鳳凰和七彩神聖巨龍的心和血,再加上始作俑的三人繼續以三系“精神”類高級魔法相沖——當然,你就是繼續用三系“精神”類魔法相沖也是可以出現重新回覆過來的可能,只是那個機率卻是要再下降100倍而已……

而這,便也是兩女強要把聖魂•路西法(也包括對方)“綁”在她們身旁的原因之一,如果找不到不死火鳳凰和七彩神聖巨龍的心和血,那就只能再來死撞運氣了,既然千萬分之一的機會都踩到了,沒理由十億分之一的機會“撞”不到吧……??

天色這會的也開始暗了下來,剛纔那一場劇烈的能量亂流其實也差不多耗盡了三人的能量,兩女也不是蠢人,知道也不是一會半會的可以解決的事情,這會的更重要的應該是找一個住宿的地方,不然的話,他們三人就只能是露宿在這荒郊野外了。

“喂,你認不認得路的啊?”聖魂•路西法迫於兩女的“高壓”下,跟她們達成了一定的協議後,跟着她們走了好長的一段路,實在是有些忍不住地問了凱莉亞一聲。這會的,在凱莉亞的指路下,走的都要天黑了還是在這裏繞啊繞的,明顯地已是告訴着他——他們迷路了!

“不認得。”凱莉亞很理直氣壯地應道。



聖魂•路西法給她這麼的一句過來剎一時地有些語焉了。

“不認得,你帶什麼路啊?!”幽蝶俏目掃了凱莉亞一眼,很有點哭笑不得地道,輕言淡語間,本是凱莉亞那無盡媚惑的身體自然的波濤微起,透出一絲說不清道不明的誘人蘊味——她們彼此的關係倒沒因着“靈魂互置”改變上多少,不過爲着彼此的身體着想,在經過初始時精神過度衝擊而引發的“激烈撕殺”後卻也沒再有過激的行爲。

“切,你又認得啊!”凱莉亞白了幽蝶一眼。

“神自會指引我前進的方向,因此我不屑於去知道!”幽蝶應的更理直氣壯。

得,又一個!

聖魂•路西法苦苦地笑了一下,這兩個小妮子來的時候明顯也就是亂來的,這會的也不敢再相信她們了,身形一彈而起,站在一個參天大樹上仔細地辨認了一下,確定了是魔族的領地相反的方向後,懶得理那兩個的小妮子——他的重要性在她們而言是不言而喻的,就算是不說,她們也會跟着來——選定那個方向剎時而去,反正他是翹家,離家裏越遠的方向越好。

很快的,聖魂•路西法就再一次地證明了他翹家選擇轉職成聖騎士的正確性,走沒多久,在他的前方便出現了一小隊人——當前一匹巨大的白虎開路,接着的是一羣大概有二十多個的一身蒙面黑衣的傢伙,在他們的中間則是押着兩個千嬌百媚的少女小心翼翼的前移着——那夥黑衣人不用說,擺明就是混蛋垃圾加壞人來的,美女是像他們這樣來對待的嗎?真是的!

聖魂•路西法心底裏嘿嘿地乾笑了幾聲,英雄救美啊英雄救美啊,終於可以英雄救美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