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個呼吸的功夫不到,呂涼近乎全力發出的一擊,就被小黑蟲吞了個乾淨!隨後人家還滿意地轉了幾個圈,發出一個類似飽嗝的聲音,看得呂涼的心瞬間就涼了個透!

但如果一擊不中就放棄,那他也不是呂涼了!

隨後,呂涼祭出劍魂血引,激發聖痕之力,開始對著小黑蟲狂轟亂炸!

這一次,小黑蟲倒是沒第一回那樣悠哉了,雖然依舊在不斷吞吸著呂涼發出的招式,但還是被各種爆裂的氣團衝擊得東倒西歪。但即便如此,離落地還是有不小差距的,頂多是像喝醉了一般搖搖晃晃。

小半個時辰后,呂涼終於將手中的靈氣炸彈扔了出來,整個洞穴則劇烈的震蕩起來!

可隨後,當一切平息下來后,小黑蟲耀武揚威地繼續飛來飛去時,呂涼是已經死的心都有了……

對方雖然看上去,就是只普通至極的小蟲子,但就這份萬法不侵的神功,即便是聖祖大能來了,估計也得抓瞎!

這邊呂涼剛琢磨是不是認輸,老者的聲音傳來:「孩子,去攻擊吧。如果他喊『認輸』,你就留他條命。」

呂涼這回也不震驚了,相反,心中反而充滿了敬畏與期待!

乖乖,剛才小黑蟲只展示了防守的能力,現在如果進攻,又是怎樣一番震撼的景象呢?

對於這第一次對戰,呂涼已經徹底認輸了,聖痕之力和劍魂血引在靈氣炸彈失敗后,他就直接收了起來,因為他知道,就算自己靈氣耗盡,結果也不會有任何改變。

小黑蟲聽到老者的指示,依舊是慢悠悠地飛來。可呂涼此時的預警機制,卻是前所未有的驚悚起來!

「小子,一會兒差不多就趕緊認輸,不丟人!」老白嚴肅的告誡聲,讓呂涼感覺這就是生死一刻!

在距離呂涼還有三丈遠的時候,小黑蟲身上黑光一閃,突然消失不見!

不對!不是消失,是速度居然超越了天道極限!待呂涼發現時,已經附在其背部!隨後更是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進入了體內!

「我認輸!」呂涼毫不猶豫地就喊了出來,隨後,冷汗隨著小黑蟲一起自額頭落下……

「小子,還有第二次,但也是最後一次機會。下次你來的時候,我的孩子可不只是防守了!」老者的聲音很輕,卻像一塊大石一般壓得呂涼喘不過氣來。

當呂涼垂頭喪氣走出來后,本來還想向老白請教一下,但話到嘴邊,卻是只張了張嘴,沒有發出任何聲音。

「總有我只能靠自己的時候!」呂涼心中暗暗警醒,可以藉助混沌神獸的力量,但絕不能依賴它們的存在!

外界時間寶貴,呂涼直接進入虛彌神境,一邊開始祭煉化兵咒,一面冥思苦想對付小黑蟲的戰術。

時間一晃就是半年,呂涼的生活簡單至極,就是煉化陰陽二氣和祭煉化兵咒。當然,對付小黑蟲的方法,他從始至終都在想……

一日,實在是悶得苦了,呂涼出了石屋,正好碰見化成人型的小胖,手裡拿著一個不知道怎麼得來的金色大圓錘,正在砸著地上一個半人多高的石蛋。

小胖每次都是掄圓了胳膊使勁砸,卻不帶有一絲妖氣,石蛋則是冒出一片金星,開始浮現一道道裂紋。

呂涼饒有興趣地看了半個時辰,小胖終於堅持不住,一屁股坐在地上,大口地喘著氣。一炷香的時間后,石蛋上本來就不深的裂紋,又奇迹般的癒合了……

「小胖,你這是幹什麼呢?這個石蛋里有什麼?看來不是很好打開啊。」呂涼走過去,也端詳著石蛋,可惜就算他動用了透視能力,也只看到一片混沌。

「老、老大,我也不知道裡面有什麼。不過,我、我可以斷定,裡面有、有大寶貝!我想好了,在這裡弄不開,我就帶出去!」小胖斷斷續續地喘息道。

呂涼捏著下巴,疑惑道:「那你就用蠻力去砸?」

小胖此時站起身,搖搖頭道:「我是想用法力,之前連東煌沐風都過來幫我。可不管我們用多麼強大的法術,一碰到石蛋,就和被吸收一樣,根本就是石沉大海。最後,我想了這個笨法子,好歹是能把這個蛋砸出裂縫了,也許過不了多久……老、老大,你、你要干什……救命啊!」

小胖本來還說著,可當他看到呂涼的眼睛越來越亮,還突然一把抱住他猛親起來時,臉色瞬間大變,幾乎哭著喊道:「老大,我們人妖殊途,再說我也是條漢子……」

「小胖!你幫我大忙了!」呂涼則是狂親一通后,驚喜地大叫起來,同時一溜煙地沖回了石屋之中。

「法力不行,我就不用法力!」這是呂涼看到小胖的行為後,瞬間頓悟出的辦法!

隨後的日子裡,呂涼將全部身心都用在了修鍊陰陽二氣上,此時他已經可以在虛彌神境中祭煉一天而不用擔心神魂受不了。

一年半后的一日,整個空間突然沒有徵兆的發出一聲轟鳴之響,隨後就是一陣劇烈的震蕩,直到一炷香的時間后,才重新恢復平靜。

呂涼心中一凜,知道老白說的秘境大限將至,仰天長嘆一聲后,他眼中精光四射,時隔一年多,第二次,也是最後一次進入了右側洞穴!

「開始吧。」老者平實的聲音響起,又是那隻小黑蟲飄飄而來。

呂涼這次渾身氣息平靜,絲毫魔仙氣皆無,揮拳沖著小黑蟲就是剛猛一擊!

在拳頭與小黑蟲碰撞之際,「轟」一聲響,呂涼倒飛了出去,直到砸在洞穴壁才停了下來,小黑蟲也不好受,空中翻了無數個跟頭,距離地面也是越來越近,最後同樣依靠洞穴壁穩住了身形。

下一刻,呂涼和小黑蟲突然同時消失,小黑蟲是快到極致,呂涼則是老白天賦神通。

「叮!」一聲脆響,呂涼浮現而出,小黑蟲則是又倒飛了出去!

「你聖體煉成了?!」老者的聲音浮現而出,這回明顯帶著幾分意外。

「離大成還差一些!」呂涼恭敬回答完,便又閃身沖著小黑蟲去了。

這一次,昏天黑地的一戰持續了三個時辰,期間除了老白的瞬閃,呂涼沒有再動用過一絲魔仙氣!而與小黑蟲的戰鬥,也漸漸處在了優勢之中。

沒有徵兆的,又有一隻同樣大小的黑蟲飛來,瞬間變成了二對一!

「來得好!」呂涼大喝一聲,絲毫不亂,連拳帶腿一起招呼。

又過了兩個時辰,隨著其中一隻小黑蟲終於被砸落在地,老者的聲音再度響起,只不過這次帶著滿意的情緒:「好啦,到此為止,你小子過關了!從今日起,我們噬靈蟲一族將隨你再臨世間!」

噬靈蟲?呂涼是第一次聽說這種靈物的存在,當下恭敬拜謝道:「多謝前輩!晚輩呂涼感恩肺腑!」

朕一定娶了個假皇后 「我們一族現存在這裡的,一共是十六位,以你目前的修為,只能同時操控三位。以後你的修為每提升一個階段,就可以慢慢多帶幾隻。老夫噬靈子,想要驅動我,等你成了道祖以上再琢磨吧!」老者的心情顯然很好,話都是笑著說出來的,顯然對於能去外界,也是心情舒暢。

呂涼大喜之餘,又拜了幾拜,才開始向噬靈子討教相關的操控方法。

三日後,星耀秘境再次震動起來,呂涼、東煌沐風、小胖三道身影最後看了一眼搖搖欲墜的村落,便徹底消失在天地之間…… 當呂涼三人再次出現在血煞宮內時,還是處在之前的血色大廳內,只不過這次沒有了地獄血池。

他們剛一出現,連兩個呼吸的功夫都沒有,數道人影陸續而至,當先的都是一些陌生面孔,其中一名疑似領頭的中年男子,服飾上居然也綉著三首龍紋!

倒是東煌沐風看到對方后,恭敬一拜道:「二叔,對不起……」隨後似乎是想起了福伯,眼圈漸漸發紅,卻沒有哭出來。

這名中年男子,正是東煌家現任家主,東煌祗,即便在聖域,也是頂尖的幾個大人物之一。

當下,東煌祗飄到近前,輕輕拍了拍東煌沐風的肩膀,只說了兩個字:「走吧。」言罷,率先轉身離去。

東煌沐風回頭,定定地看著呂涼,隨後深深一拜,也飄然而去。兩位正主離開,天盟來人也沒必要留守了,緊接著追隨而去。

小胖化回原形,急速縮小后融入呂涼身體,而呂涼則對著上前的諸位熟人拱手道:「大恩不言謝!勞各位掛心了!」說完,對著周圍開始大禮參拜。

呂涼這次出現,讓所有過來迎接的熟人均眼前一亮!

因為這小子雖然渾身氣息皆無,但給人的感覺,卻有著說不出的劍意與威壓。

「看來,你小子這次的機緣著實不小啊!」朱焱上來就是一拳,然後打趣地掃視著呂涼。

目前留在此地的,都是呂涼的親近之人,所以他也不客氣,笑著說道:「諸位,我這機緣還沒來得及消化完畢,我會進入虛彌神境再閉關幾日,到時候出來咱們再好好聚聚!」

隨後拱手一拜,呂涼的身形再次消失不見……

時間一晃而過,大家就知道又被呂涼忽悠了,這哪裡是閉關幾日,明明奔著一年就去了……

呂涼之所以著急閉關,主要就是去熟悉噬靈蟲的操控方法。他知道,這個發展好了,絕對是強力的壓箱底秘技!

目前的修為狀況,決定了呂涼只能同時控制三隻小蟲,他試過四隻,可是剛與其建立聯繫,一股恐怖的疲勞感便襲遍全身,一個呼吸的功夫后,呂涼不得不停止了這種要命的試驗。他知道,如果自己不停,肯定就一頭栽倒在地了……

當然,還有一件事他也順帶做了,那就是修為的突破。化兵咒不但強化了昆吾劍的威能,連同呂涼本體也跟著沾光,現在正是他突破至道尊後期的最佳時機!

按老白的指導,呂涼服下了一枚之前用天玄聖藤做的小藥丸,剛一入口,一股股奔騰的氣息洶湧而至,天人合一的境界再次來臨,與之前不同的是,這次他可以清晰地感覺外界的一切。

………………………………

一年半后,所有在血煞宮的人都聽到一聲尖銳的爆破聲,隨後,一種難以言喻的壓抑感浮現而出,好在眾人都能感覺到,這股恐怖氣息的主人正是呂涼。

當呂涼再次出現在眾人面前時,道尊後期的修為一覽無餘,而比這更令人咋舌的是,其身後的昆吾劍,表面就像有一層燃燒的火焰,散發著無與倫比的劍意,怎麼看都已經超越了先天靈寶的範疇……

呂涼再次回歸,也終於可以和朋友們了解一些事情的來龍去脈了。

萬佛宗內發生的一切,明顯是有個心機異常深沉的傢伙布局,出手縝密,收尾乾淨,根本就沒給外界留下任何可以參照的證據。

只不過,當呂涼聽完劉嘉皓的描述后,全部心思都放在了那名上界下來的藍發麵具女子身上!他沒辦法不和慕小紫聯繫起來,唯一令他覺得兩者不是一人的證據,一是對方的身份,二是頭髮的顏色。

八神將中「飛龍」的貼身侍女,這個身份不一般,絕不應該是慕小紫能得到的機緣,要知道,對方身處聖域中的聖祖殿,可不是隨便一個散修就能進去的。

尤其當呂涼得知「飛龍」的身份時,更是驚得半天說不出話來。

劉嘉皓和劉嘉雯的親生大哥!荒古劉家內定的下一任繼承人!呂涼剛剛燃起的一絲懷疑,眨眼就煙消雲散了……

走一步算一步吧,天下又不止慕小紫一人身具藍靈魄血!呂涼想明白這個后,倒也不去糾結了。只不過,自己在天佛山內看到的一切,還是深深紮根在了心底。

在聽完劉嘉雯描述的血煞宮之戰後,呂涼心中也是波濤起伏,尤其對於當時前來相救的眾人,除了把這份恩情狠狠記在心裡,也沒有更好的表示方法了。

這些人中,唯有皇甫罡的不辭而別讓呂涼覺得心中虧欠不已。

最初接觸時,經過酆飍提醒,包括後來的文明遺迹死士事件,他和皇甫罡之間確實是敵對關係。

可隨著暗夜天龍被自己滅殺,皇甫罡倒是坦白了一切,並且由於產生共鳴的身世,兩人漸漸確立了同盟關係,雖然是臨時的,但起碼不是敵人了。

從劉嘉雯的描述中就可以看出,這次對方可以說是捨身相救!皇甫罡絕對是把壓箱底的戰力都拿出來了,最後如果不是那名神秘的小鬍子男子出現力挽狂瀾,結果怎麼樣還真不好說。

現在,皇甫罡悄無聲息地走了,據說只留下一道傳音符,就是待呂涼出來后,別忘了到魔界和他完成盟約就可以了。

不管皇甫罡是什麼人,也不管他有什麼隱藏的打算,至少在魔界救他母親的事情上,呂涼已經決定,無論多麼危險,也一定要完成這個任務!

隨後,當眾人開始詢問呂涼在那個神秘的星耀秘境內得到了什麼機緣時,他只笑了笑,隨後便說了一個讓大家不再繼續追問的理由:「之前你們都告訴我,殺手鐧是應該好好隱秘起來的,所以這次的機緣我就不多說了。我能告訴大家的,就是現在即便來個天尊,我也能憑實力搞定了!」

祝煜和鄭萱安然無恙,而且經劉嘉雯通過飄渺仙音螺傳音,已經確定他們都會出現在魔界。這個消息讓呂涼喜出望外,心裡也琢磨著,去暗夜一族救人,是不是可以找他們幫忙呢?

又聊了一會兒,眾人便散去了,此時呂涼才發現,一直沒有看到聶青雲的影子。打聽之下才知道,這小子怕呂涼覺得自己修為低,早在一年前就去當初得到機緣的神秘之地閉關了,說怎麼也得超越大羅金仙期大圓滿再出關!

「對了,血煞宮為什麼可以無視天道壓制之力?還有那個星耀秘境,是什麼樣的存在?」呂涼來到臨時洞府後,終於忍不住開始問老白了。

「任何大世界都有天道壓制之力存在,是不過是等級不同罷了。而星曜之間,是宇宙內幾處可以無視部分天道法則的神秘之地。比如一般的大世界,在沒有秘寶加持的作用下,修為最高也就是大羅金仙期大圓滿。這座血煞宮,本身就是一處星曜之間,在這裡,修為最高可以到至尊期大圓滿而不被天道壓制。至於星耀秘境,你只需要知道是可遇不可求的大機緣之地就可以了。」老白說完,便又開始打盹。

呂涼其實還有問題,比如星耀秘境明顯以前是有人居住的,那些究竟是什麼人呢?噬靈蟲一族怎麼從來沒在世間聽說過……

老白明顯是不打算多說了,呂涼倒也知趣,拋下一堆疑問,就開始繼續修鍊陰陽二氣。原本拳頭般大小的氣團,現在都已經消耗近一半了。

劉嘉雯之前把幻光琉璃艦還了回來,裡面目前已經沒有靈氣炮彈了,呂涼略一思索,分出一點太陰之氣製作了兩枚炮彈,算是以備不時之需。

另外,她還帶來了關於荒獸母子的信息。

那位血蛟母親,目前已經回歸荒古禁地。倒是小血蛟,一直牢記報恩的心念,目前正在閉關突破,據說一旦突破至古獸初階,就回來追尋呂涼繼續報恩。

呂涼現在心裡唯一有些嘀咕的是,當年在接受文明遺迹傳承時,曾立下過天道誓言,待這場大戰徹底結束后,所有自封印之間內出產的文明機甲,都要列入銷毀之列。那自己的幻光琉璃艦,是不是也在這個範圍內呢?

………………………………

混沌大世界地海域,一處神秘地穴內,聶青雲正閉目修鍊。片刻后,隨著他一聲大吼,一柄金色長刀的虛影自頭頂浮現,又迅疾地融入他的身體。

聶青雲長嘯一聲,睜開雙眼,起身看了看自己,哈哈一笑道:「這不知名的仙果果然神奇無比!可惜已經全部被我吃光了,好在修為已經無限接近道尊期了。嘿嘿,這下又能讓師尊驚詫一陣兒了吧?」

當聶青雲走出地穴后,似乎想起了什麼,轉身大叫道:「多謝不知名的老神仙!青雲得此逆天機緣,大恩必不敢忘!」說完,還不忘跪地磕了好幾個響頭,然後才哼著小曲兒消失不見。

良久,一聲輕微的嘆息自洞穴內飄出,語氣中帶著深深的悲傷:「我怎麼受得起……」

………………………………

十日後,混沌大世界聯軍正式開往魔界。

之前兩邊已經試著溝通過。按仙盟的要求,魔界那邊的四大家族是這次戰爭幫凶的罪魁禍首,理應接受嚴重的處罰!

具體措施就是四大家族的核心之人全部前往仙盟總部,接受萬年的禁閉責罰!

按理說,這已經算是很大的寬容了,萬年對於這些家族核心的子弟,不過是彈指一揮間,又不需要他們付出生命的代價。

但即便如此,魔界那邊依舊放出話來:要戰便戰,不戰滾蛋!

這一下,雙方就沒得談了。

既然如此,打吧!

呂涼、劉嘉皓、劉嘉雯、楊穎、文鶯都沒有跟著大部隊同行,而是在蒼藍域魔界邊緣的一個小村落中,與提前發來信息的祝煜匯合。

兩撥人見面,自然少不了一番寒暄。

一日後,皇甫罡和聶青雲雙雙到來。尤其是聶青雲的修鍊速度,讓包括呂涼在內的所有人都驚掉了一地下巴……

眾人簡單商量了一下,便決定先等聯軍和魔界燃起戰火,隨後再混過去干自己的事情。

祝煜的目的是找太阿劍的線索,但不妨礙其先幫呂涼搞定暗夜一族的事。按他的說法,反正打探線索估計也少不了於那幾個魔界大族為敵,索性就幫著呂涼一起幹了。

片刻后,當眾人計議完畢,便三三兩兩地離去了。 隱居在娛樂圈 只有聶青雲和祝煜擦肩而過時,兩人不自覺地對望了一眼。

沒有人想到,就是如此不經意的一幕,正式開啟了一段跨越無盡歲月的宿命輪迴之旅…… 又過了三日,聯軍終於吹響了進攻魔界的號角!

由於種族界面間的強力結界早已不復存在,聯軍可以是說是毫無阻隔地長驅直入,而且毫不客氣地以數門巨炮開道。

出乎眾人意料的是,魔界沒有因此而哭爹喊娘,反而祭出一種奇異的黑色石塊組成了一種特殊的結界,將巨炮發出的攻擊盡數擋住,怪不得有公然抗拒仙盟條件的底氣!

原本以為靠著巨炮可以輕鬆加愉快搞定魔界的聯軍,一個個都露出了凝重的表情。此時撤退,那是萬萬不可能的,丟不起那人!

所以經過短暫的商量,聯軍便準備與魔界進行拉鋸戰了。反正之前和幽冥大世界的戰爭都持續了上百年之久,如今這樣,難道還能比當時用更長時間?

呂涼等人是於戰爭開始后三日悄悄潛入魔界大後方的。這期間,一名濃眉大眼的清瘦漢子來到祝煜身邊,經介紹,此人名為武英昭,是當年隨祝煜一同下界的鐵杆小弟之一,絕對可以信任。

魔界這邊雖然在戰場中布下了阻礙聯軍前進的大型防禦陣法,但面對呂涼這幫人卻是怎麼也防不住的。

當幻光琉璃艦低調地出現在魔界一片荒蕪之地后,其內閃出幾道身影,其中一人拿出一副地圖,幾人商議片刻后,便四散而去……

………………………………

五日後,暗夜一族主城的一處客棧內,呂涼、皇甫罡、聶青雲正圍聚一處,除了聶青雲是本來面目外,那倆均已化形地面目全非。

「師尊啊,這化魔石太他娘好用了!我昨天逛坊市緊挨著那名暗夜一族大能時,都沒被他發現,哈哈!」聶青雲對於能參與到行動中,表現得異常興奮。

邊上一名駝背老頭正是皇甫罡所化,此時輕聲道:「只有你是生面孔,我和呂涼早就在魔界掛滿了號了。我這身皮囊無法動用靈氣,要不就可以出去帶著你們走了!」

呂涼繼續化身為絡腮鬍大漢,點頭道:「這兩日經過青雲的觀察,暗夜一族的大能,幾乎全部前往戰場那邊了。小黑目前還沒回來,看來裡面還有另外的玄機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