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者淘汰之後,那升仙印升起沒入風痕的眉心處,而在那升仙印沒入的霎那,風痕的修為頓時飆升為靈境後期巔峰,一百六十五道升仙印,在此地已經可以明顯看出誰將是最後的勝利者。

而存活的陸雪與李寬,看著那兩灘血液,心神動蕩不已,他也看出了兩者沒有什麼希望。既然都是死去反而更為的釋然。

莫情淘汰后,冷鋒下軀的束縛也消散不見,手中的雷劍再次耀眼,大藏經運轉而起,四周的靈力,消失風口吸引一般,全都湧現風痕的身軀內。僅僅的幾息,風痕已經恢復不下三成。

「風痕,這一試是我牙月決最後的一式,我從未施展過,今日,我就領教閣下的高招」李寬說完,一顆丹藥沒入口中,整個身軀的氣勢頓時暴漲數倍。功法瘋狂的運轉,一股龍捲風的氣勢圍繞的李寬不停地轉動,四周那遙在數裡外的樹木,也有不少的被其風勢刮折。

而在李寬的背後,一輪彎彎的月牙緩緩升起。溫和的月光帶著,吞滅的氣勢。月光越來越勝,高高的垂於虛空之中,這不是圓月,而是彎月。

「殺」一聲大喝李寬怒喝而出,那彎彎的大月亮,如一把彎刀一樣,向風痕斬去,那月亮旋轉起外釋的絲絲月光,擊在地上都形成深深的溝壑。

月光的襲來,風痕雙眼微咪,雙手迅速的捏印,他不敢輕視,這樣的攻勢若不嚴陣以待,定會重傷的。

雷劍置於空中,作為主劍,那九把靈劍迅速結合,以雷劍為中心,一條黑色劍龍浮現,這劍龍彷彿比之前更為凌厲,彷彿有了靈性,雙眼的寒意不停的外放。

雙手不停地結印,一道道印記浮現在空中,沒入劍龍的身軀內,使得劍龍咆哮之聲更為的震撼。

雷劍位於劍龍的最前方,當冷鋒手中最後一印捏完之後,那劍龍咆哮的向那月亮撞去。

以愛爲謀,賭你情如初見 劍龍划空,帶著猛烈的靈力,毫不畏懼向前衝去。

「嘭」

兩者相撞,以兩者為中心,形成一股股水紋般的靈力,向外波涌而來。

「啊」李寬一聲大吼,整個臉色被憋的通紅,牙月決不停的運轉,那與風痕劍龍相持不下的彎月,頓時又強盛許多。隱隱的有這壓過劍龍之勢。

伴隨著李寬的大吼,風痕雙手再次結印,短短的幾息數百印記,沒入劍龍之身軀,劍龍更為璀璨,雙眼像是有了靈識,一聲咆哮再次向那彎月撞去。

兩者的相持,一旁觀戰的陸雪頓時露出笑容,剎那間,一朵只有手掌大小的冰蓮出現咋其手中,陸雪眼中有些猶豫但是很快的化成果斷,咬破食指將數滴精血滴入其中,那冰蓮頓時化作一株血蓮。

血蓮帶著妖艷紅色,緩緩的綻放,那本是冰蓮的冰瓣,此時也化作一片片血紅的紅瓣。滴入精血之後的陸雪,臉色頓時又蒼白了許多,眼中的決意,將那化成血色的冰蓮,向冷鋒擲去。這可是她最為保守的秘術,她可從來沒有施展過。這是第一次施展,這蓮花的威力就是她自己也想要見識一下。

血蓮向風痕緩緩的飄過,遙在遠方的風痕便已經感覺到那蓮花帶有的毀滅之感,風痕不能閃躲,若是閃躲過這血蓮,李寬的彎月定會衝破自己的劍龍。

「吼」冷鋒很是果斷,一聲怒喝。金剛經飛速的運轉,瞳孔再次化成金色。

「嗖」體內所有的靈力隨著金剛經的運轉,湧向眼中,化成兩道耀眼的光芒向那襲來的雪蓮射去。而那與李寬相持的劍龍也被冷鋒瞬間換成魂力操控。

金光閃耀,如兩把吞噬的利劍一般,劃過那蓮花。

這是如同玻璃摔碎一樣的聲音,金光的略過之後,那蓮花便散落一地的。而且威勢不減,望著蓮花的破碎,陸雪泛起苦澀的笑容,金光的襲來頓時將陸雪融化於此地。此時的她以體驗到了,莫情與屏方的悲劇。

; ??陸雪的淘汰,使得此地只剩下風痕與李寬,兩者依然相持不下,本是靈力枯竭的風痕,眉心處頓時又多了二十道升仙印。

使得本是枯竭的風痕,又擁有了不少靈力。一聲怒喝,靈力與魂力瞬間融合,附於那劍龍之身軀。爆發的靈力,使得劍龍更為放肆的咆哮,一聲震天的咆哮,劍龍猛然的攻碎那相持的彎月。

月光閃閃,點點划落,而在彎月破碎的霎那,李寬也吐血的倒退出,數丈之遠。

劍龍威勢不減,直接湧向李寬,將其胸膛貫穿而過。獃滯的李寬,消散於此地,而那二十道升仙印揚起,化為白光沒入冷鋒的眉心處,與那一百八十五道融合成為兩道銀色的升仙印。

外界閃現的李寬,恢復了御境巔峰的修為,而望著那試煉中的風痕,不由得泛起苦笑,兩者若是同一境界,單獨的對決,自己恐怕連對方的一招都承受不了。

虛空涌動,此處畫面崩散,再次出現便是第三層,也是第三試煉之中。

白玉亭樓湖水淌,橋下魚兒隨水降。

此處宛若人間仙境一般,瑰麗而不失高雅,仙霧瀰漫在湖面上,那湖中的蘆葦,若隱若現,更為湖水中央多了幾分神秘之感。

此地七人,才除卻風佳外,其餘六人都處於,十八九一般大,虛空涌動使得七人都望向那涌動的地方,這是一片竹林,一位身穿黑色長袍的少年,從裡面走出,那稚嫩的臉龐,有著不少的剛毅之色。

「哥」一道帶著驚喜的天賴之聲傳出。這是多麼親切而有久違的聲音。

闊別了一年的冷鋒,臉上盛滿的笑意,望著那風佳的跑來,張開雙臂將其抱起。冷鋒笑了從未有過這樣的笑容,闊的的重逢才是最為珍貴的。

「風痕」在風佳喊出的霎那,剩餘的六位也都驚訝的看著面前的少年。

「哥,你這一年都到哪裡去了,你知道我有多想你嗎?」小傾心享受完喜悅,便向冷鋒則問道。當初自己的小峰哥,告訴自己一個月就會回來,可是竟然讓自己等了幾近一年。

「這不是,事有所趕嗎,哥哥我也是身不由己呀」冷鋒露出尷尬的笑容。再自己這個妹妹前,他也沒有拘束,也不在乎附近有多少修士。

「哦,我去找小龍了,他說你還沒死,而且他還告訴我怨果他已經找到了。」小傾心笑著告訴冷鋒,那兩顆精緻的虎牙,閃閃發亮。

「找到了,小白它們怎麼樣啊」冷鋒問道,翎羽馬可是他的第一個坐騎,一年的闊別著實有些想念。

「小白和小黑,上次見它們已經是御境後期,有小龍帶著他們不會出事的,而且上次那小白與小黑佔領了一處山谷,數千匹的馬兒。」小傾心越說越激動,兩隻小手緊緊的攥著冷鋒。

「這次出去后,我們去找它們」手臂伸出黑袍,揉了揉小傾心的腦袋。

「若是沒有猜錯的話,相比這位道友,定是風痕道友吧」這是一位身材威武的修士,身穿的黃袍,一眼便看出這是位名門修士。

他的問題縱使在場的六位知道結果,但是也想從這位風痕本人口中說出。

「恩,我是風痕」冷鋒微微點頭,露出微笑的回應道。

走向亭樓,亭樓不小,足以坐下數十人,八人在里,還是很闊綽的。望著此處的八人,冷鋒沒有多語,他不曾認識何人,而且各個修士都散發這不同的氣息。

一身白衣給人一種平易近人之感,卻有帶著那種遙不可及的感覺。

像是感受到風痕的目光,秦羽回過頭露出讓人感到舒適的微笑。

此處除了小傾心還有一位女修,冰冷的氣息,不斷的散出,高傲,藐視眾生,離她近一些的話都能夠感覺出,那冷冷的寒意。

另一位修士,背負一長槍,站在亭樓旁望著那湖中的蘆葦,如同凡人的武夫一樣,或許是冷鋒金眼的加持,此男子的身軀之上有著絲絲的戾氣飄蕩。他沒有回頭,風痕的目光他雖然知曉,但是依然的看著遠方的蘆葦。

還有一修士,渾身散發著酒氣,一身的錦衣玉袍,穿在他身上真的是糟蹋了,整個身軀席地而坐,背靠著亭樓的柱子,打這鼾聲的再次睡著了,不時地右手擦擦那流著口水的嘴。

剩下的修士,便如同那位威武的修士,雖然特別但是沒有那麼的引人注意。

冷鋒帶著小傾心靜靜的望著那遠方的湖水。

「哥,我們以後要怎麼樣」小傾心感覺自己很迷茫,雖然修鍊很是愉悅,但是她更為還念的還是那曾經的凡人生活。母親的陪伴,父親的責罵,那是她最短暫卻有美好的記憶。

「那你,跟著哥哥回家吧,我已經知道我們家在何方了」像是感覺出小傾心的失意,冷鋒笑著安慰道。他沒有告訴說小傾心,自己已經見到自己的母親了,這樣的話恐怕會令小傾心更為的傷心。

「哥哥,你說咱們的家你找到了」小傾心的驚呼,使得在此地的六人都轉過頭顱。

兩人是兄妹在此地的都知曉,自從風痕被搶奪那聖蓮花之後,許多修士沒少去調查風痕的資料,查來查去,這個人的資料像是被有人故意封鎖一樣,除卻梁國賭鬥場的之後便再也查不到絲毫的信息,或許是風痕背後的大勢力將資料封鎖,以風佳與風痕的資質背後有大勢力也不是說不過去的。

這次聽從風佳說出的家,使他們更為的驚訝,這兩人難道是孤兒嗎,若是孤兒從小沒有修鍊的築基,要知道散修可是沒有幾個能夠傲視一方的。除非有什麼大機遇,可是大機遇又怎麼可能隨便遇到。

「相信哥哥,我們要好好的修鍊,然後我們便一起的回家」笑著撫摸的小傾心的腦袋。

時間漸漸的逝去,踏入此地的修士越來越多,亭樓處已經有些擁擠,而小橋處也有不少的修士,在欣賞這此處如仙境一樣的畫面。而進入此地的修士額頭眉心處都有兩道散發銀色的升仙印。

冷鋒看到了不少的熟人,陳詠依然是如此孤傲,不善言語。離坎,望著冷鋒帶著濃濃的戰意,頗深在遙遠的一處,撫摸著那寒意散發的寒劍。 惡少,我不嫁 韓瀟,與安芷雪站在一起,腰間那綠玉的玉簫,尤為顯目。

還有便是,進入歷練之前與冷鋒並肩的四位外門修士,明初,王散等。

虛空的波動最後的一位修士進入此地。當這修士進入之後,四周再次傳出穹合子的聲音。

「既然都到齊了,那我宣布第三試煉,現在開始。」

話音落下四周景色忽然變幻,黑煙而起,四周沒有絲毫的樹木,一片荒蕪,乾澀的岩漿在腳下被踩踏著,一望無際的褐色山脈,那是被岩漿流過之後的痕迹,數之不盡的火山口,許多火山口此刻還在噴放著滾滾的岩漿,令人看了都有些心悸。

此地所有的修士只有數百修士而已,遙想進入之時,數十萬之修士,第二試煉之時還是三萬多人,這樣的大比,著實有些殘酷。正可謂應了蒼霸天天王的那句話。

「沒有經過血之試煉的修士,不能夠稱之為修士」

冷鋒的鋪展掃去,此地只有六百一十一人,而這裡為數明門修士淘汰的最少,兩次試煉下,只淘汰了二十二人。外門最為慘烈,除卻冷鋒與小傾心外,只剩下七人。而且除卻了那一位如冷鋒一樣隱藏著黑袍中的修士。剩下的那白衣書生修士,便是冷鋒在搶奪嶺噶洞府時,交好的那位王散的手下。

「這第三次的試煉,是將你們眉心的升仙印化成金色」

「想要成為金色,只有一種選擇,進入火山口內,取出八顆火之炎珠,一顆象徵這一百道升仙印。」

「而且你們再此地殺人之後,他人的升仙印不會沒入你們自己的眉心。而且那些火之炎珠,捏碎之後便會如同升仙印一般沒入你們的眉心,你們也不用擔心著火之炎珠被他人搶奪」

「還有,火之炎珠不是那麼的輕易得到了,不小心會死人的」這一道聲音是穹宵子的聲音,他是在讓冷鋒提高警戒,他也曾在虛境的時候取過火之炎珠,那一次真的令他終身都難以忘記。

火之炎珠是什麼冷鋒不知曉,但是既然能夠在岩漿之中的存在,那定是不簡單的物件,身為虛境的冷鋒還不能無視這岩漿的炎熱,更何況去接觸。

「我在補充一句,此次試煉我只接受最為進入第四層的八十位修士」正欲要進入的修士,聽到此言語之後,瞬間有不少的修士都運轉起靈力,沒入火山口之中,晉級虛境后,能夠將靈力運轉在腳下使得自己在空中如踩平地一般。

但是這樣對靈力的消耗可不是一般的消耗。

此刻的冷鋒與小傾心在一起,兩者相視的露出笑容,這是他們第一次的合作,笑著的躍起向火山口踏去。

; ??熾熱的氣息,迎面飄來,冷鋒拉著小傾心,兩者沒入那冒著黑煙的火山口,黑色的煙霧並沒有遮住冷鋒他們的實現。

腳下滾滾的岩漿不停地翻騰,仔細的向下望去,那是一顆顆赤色並且透明的火珠。點點滴滴的有這數個在那裡懸浮著,而那火之炎珠旁,還有這絲絲的火焰之力在那裡圍繞的旋轉著。

冷鋒與小傾心向下潛伏而去,熾熱的溫度使得冷鋒溢出汗水,而小傾心彷彿感覺不到此地的溫度一般,歡快的如同外界一般。

他們需要抓緊時間,剛剛穹合子說了,只需要八十位金色升仙印的修士。

「啊」一聲慘呼傳出,此地的火山口比較大,不止冷鋒與小傾心兩人進入,也有著不少的修士沒入其中。

隨著慘叫之聲傳來,冷鋒小傾心,望向那裡,那是貪心的修士,整個身軀瞬間的被那,火之炎珠旁的火焰之力,焚之而盡。而且那位修士只是觸碰了的絲毫而已,導致整個身軀,通體被焚之而盡,不見有絲毫的遺漏。

慘叫聲的結束,不止冷鋒所有的修士都更加的謹慎,特別是那絲絲的火焰之力。

「吼」大吼之聲再次傳出,這是一位修鍊冰功法的明門修士,整個手臂被冰菱包括,在這熾熱的火山之中,手臂上的那冰菱,竟然沒有絲毫的融合。

手臂向那火之炎珠抓去,這一刻,所在這座山口內的修士,都靜靜的望著那奪取火之炎珠的修士,更沒有人去阻止。

當那冰手碰觸的霎那,那一絲的火焰之力,頓時融化了那修士的手臂,隨著手臂的融合,整個身軀,也被那火焰之力攀上身軀,慘叫聲再次傳來,這位修士也在許多人的注目下,喪屍於此。

外界,那些觀望的修士,也都倒吸冷氣,這樣的試煉真的能夠通過嗎,而且也有不少的修士,開始嚮往著修火一樣的功法,一絲的火焰之力便如此霸道,若是施展千絲萬絲,那是如何的場景。

「老三,你當時是怎麼收取那火之炎珠的」穹平子望向穹宵子,他對這樣的試煉感覺也有些過分,剛剛穹合子說出只收取八十名,但是在他看來,能夠有四十修士晉級便已經不錯。

「燒了個半死,收取了一個」穹宵子隨意的說道,可是當時的場景真的令他著實難以忘記。整個身軀大變都被燒的沒有了正常的皮膚,好在那火之炎珠有著恢復的療效,獲取之後便恢復原樣,可是他也不會再打這火之炎珠的主意。

穹宵子的話語使得穹平子望向穹合子,想要去問為何有這樣的試煉。這樣的的結局定會使得千劍宗與鳳巢的笑話,一個試煉,若是通過幾十人還可以,可是如果三兩個通過,後果可想而知。

「老三是御境才拜入師尊門下的,之前他只是個散修」對於穹平子的質疑,穹合子回應道。

他也曾在虛境內收取過,火之炎珠,雖然有些危險但是,至少他沒有受到多麼嚴重的傷害。

「我在拜入師尊前,雖然是散修,但是你的話語是說我,在散修時如此不堪嗎」穹合子剛說完穹宵子便已經怒聲發出。

「拜入之前,與拜入之後,你心底自然有數」穹合子說完便不再理會穹宵子。

·····

「哥,我們要怎麼樣收取」小傾心望著冷鋒,現在冷鋒便是她的主心骨,一切的事情她都會聽從冷鋒的安排。

「等」對於小傾心的問道,冷鋒雙眼緊緊的盯著那火之炎珠的周圍。

這是一位內門修士,修為目前處於虛境初期,空間手鏈中取出一葫蘆一樣的法寶,法寶祭出,葫蘆口向如同風眼一般,想要將那火焰之力吸食而走。那修士手中不停地結印,那吸力不斷地加大。

突然,那一絲的火焰之力竟然有些鬆動,這樣的動靜,使得那內門修士,再次飛快的結印,額頭已經溢出不少的汗水。

「嗖」火焰之力破空之聲,被吸入那葫蘆之中。望著那火焰之力的離去,那位施展法寶的內門修士,瞬間將那火之炎珠收取,火之炎珠剛被那修士碰觸便化作點點的貨光沒入,這內門修士的眉心。

第三道的銀色升仙印呈現在,這內門修士的眉心。感受著自己修為的恢復,大手一揮想要將自己的法寶收回,可是卻受到了莫名的阻閡。內門修士額頭微皺,雙手再次結印,可是他的印記還沒有結完的霎那。一聲不協調的聲音傳出。

「啪」那是葫蘆法寶破碎的聲音。

法寶破裂的霎,慘叫聲再次傳來,那火焰之力竟然化作了,一條赤紅的蜥蜴,通體冒著熾熱的溫度,雙眼的瞳孔中依然有著然然的火焰。

「這才是,採取火之炎珠的危險之處」穹宵子沖著穹平子說道,他知曉穹平子沒有摘取過。

「虛境後期的蜥蜴,應該不足為過吧」穹平子向穹宵子反問道。

「你說什麼,不足為過,你去和與你同境界的先天之靈打上一架」穹平子的話語頓時激起了穹宵子的怒喝,不足為過,這四個字。這是在質疑自己曾經的無能,怎能令他不氣由心出。

「先天之靈」穹平子倒吸了口冷氣。這四個字象徵這什麼他不是不知道,那是到了他們這種境界也要仰望的存在。

「先天之靈前期,那蜥蜴說為火靈更合適」穹合子的聲音再次傳出,這只是先天之靈的前期,而且就算相差兩個字,也是天上地下的差別,要知道數十億火靈,甚至數百億火靈,也不一定有一隻能夠進化成為先天火靈的。

「火靈,也不簡單,老大你不是不知道」穹宵子對於穹合子的輕描淡寫甚是不滿。

「火靈,我還是只曉得,相當於一些翹楚般的天才,這蜥蜴恐怕一般的御境修士都難以將其鎮殺」穹平子雖然沒有遇見過火靈,但是一些上古的書籍還有有不少記載的。

火蜥蜴出現的霎那,便瞬間的將那位內門修士焚殺。

「越來越有意思了」冷鋒嘴角的笑容,在第一隻蜥蜴出現的霎那,那其餘的火之炎珠像是受到召喚一般,三條火蜥蜴也都出獠牙的猙容。

火蜥蜴的出現,使得此處僅剩的五位修士,瞬間緊張起,各自的功法運轉而起,刀劍長槍不考慮的取出。

冷鋒取出雷劍,背後著實出現九把虛境級的靈劍。而小傾心也取出靈劍,這是重痕,較小的身軀,拿著一把比她身軀都不小的大劍,著實有些不對稱。這把劍是冷鋒在去往,天靈谷後山之前將那裝著此劍的空間儲蓄手鏈送給小傾心的。

沐林的遺藏,望著小傾心的拿起,冷鋒眼睛不相信的看著,這把劍可是重達十萬斤的,竟然被小傾心輕輕的拿起。

除卻重痕外,小傾心的背後出現九十一把靈境級的靈劍。冷鋒再次驚呼,這是他曾經遺棄在那七色聖蓮花,山谷中的靈劍,看來自己離去之後,小傾心去往那裡尋找過自己。

火蜥蜴,轉瞬便向冷鋒襲來,四條火蜥蜴,面對五位修士,一條剛剛擊殺內門修士的蜥蜴向冷鋒與小傾心襲來,或許是感到兩者年少,又或者是有著自負的本事。

望著火蜥蜴的攻來,冷鋒與小傾心雙手迅速的結印。

「果然是兄妹,連修鍊的功法都一樣」外界那些觀看兩者的外門修士感嘆道。

「他們的兩兄妹的的象徵便是劍龍,真的很想看看兩條劍龍其嘯的場面」

沒錯,冷鋒與小傾心同是修鍊《千煉決》,結印的印記也是相同。

突然,兩道咆哮之聲傳來,兩條劍龍同時浮現。黑色龍身,黑霧飄蕩的兩雙眼,帶著殺意的望著那襲來的火蜥蜴。再次咆哮,帶著黑霧的向那火蜥蜴撲殺而去。

火蜥蜴的浮現,那些火之炎珠便沒有了守護,冷鋒與小傾心,繞過那火蜥蜴,便向那僅剩的三顆收取而去。

其他修士望著冷鋒與小傾心的動向,也都極盡全力將面前的火靈擊開,帶著殘影的速度去搶奪。

然而就在他,搶奪的霎那,火蜥蜴再次襲來,張口便是以碗口大的火柱,重重的打在他的身軀之上,痛吼之聲傳出,焚燒那身軀的火焰,從不停歇,不論那修士如何制止,也沒有阻擋到火焰的燃燒。

這便是火靈的火焰,沾著必焚,哪怕是在瓢潑的大雨之中,也不能阻止這火焰的燃燒。

躲過火靈的冷鋒與小傾心,雙手碰觸那火之炎珠,三顆炎珠,冷鋒收取兩顆,因為冷鋒知曉,小傾心不會去碰觸那一顆的,哪怕被別人奪取,她會去將那奪走的修士斬殺,也不會去碰觸那一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