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兩邊的深林,也在這個恐怖的能量波動下,毀滅了一大半。

然而,柳家強者見到莫宇辰並沒有露出什麼痛苦之情,再次拍出一巴掌,將少年身上的陰陽小魚拍散。

「嗷吼……」

莫宇辰身上紫光璀璨,龍鱗鎧甲終於自動護主了。

他那巨大無比的反震之力,瞬間將三分之一的力道反震出去,震得柳家那位強者的手掌,麻木不已。

但是,即便如此,那人依然沒有打消滅殺莫宇辰的念頭。

「我絕對不能死,我絕對不會死在這裡的。」

莫宇辰心中瘋狂的怒嘯著。

他手中不斷揮動,拍出無數只掌印抵抗。

可是柳家強者終究還不是他所能抗衡的,對方依然堅持要殺他。

「哼……老夫想要殺的人,從來就沒有能活過第二天的。」

柳家強者見到莫宇辰被自己打得毫無還手之力,瞬間他又開始吹噓了起來。

莫宇辰死命地掙扎著,不斷是拳法還是劍法,全都別他用了個遍,可還是那柳家強者依舊在一旁,接連不斷地朝他轟來。

兩者的力量差距太過大了,根本就不是莫宇辰現在可以抵抗的。

「大哥,你放我出來吧,我用保命玉簡砸死那個老王八蛋。」

靈獸袋中,張慕白焦急萬分地給莫宇辰傳音。

少年聞言,心中一動。

他也覺得,現在也唯有動用張慕白的保命玉簡才能脫險了。

他說到底,他還是小看渡劫境六重的強者。

佳人何可棲 以他現在的實力,雖然能與渡劫境五重的強者一絕雌雄。

但是,渡劫境第六重他卻不行,因為兩者之間的差距太大了。

…… 「或許抗衡渡劫境五重,已經是我目前的極限。」

「想要與渡劫境第六重以上的強者對抗,除非是我突破到半步渡劫境吧!」

莫宇辰搖了搖頭暗嘆一聲。

很快,他讓張慕白準備好保命玉簡,隨時出來乾死眼前這個老雜碎。

可是,就在這個時候。

撕拉!

……

莫宇辰身前的虛空中出現了一個巨大空間裂縫,裂縫裡面那恐怖的氣息,讓莫宇辰和柳家強者心中猛然一寒。

這簡直都不能稱之為空間裂縫了,得說是空間坍塌更為貼切一點。

「嗷吼!」

……

裂縫中傳出一陣震耳欲聾的龍吟聲。

莫宇辰見到,裡面探出一隻堪比一座小山峰的龍爪,朝著不遠處的柳家強者抓去。

「前輩,饒……」

柳家強者的話還沒說完,那隻龍爪已經將其捏爆。

嗖!

爆炸雲浪消散過後,一道精光朝著莫宇辰疾馳而來,最終穩穩地沒入他身前的地面中,只露出一個冒著恐怖氣息的龍頭。

「這是龍老的氣息……」

莫宇辰拔出地面上的那柄劍,心中無比的震驚。

他知道,這是龍老救了他。

而且龍老他還是從很遙遠的地方撕裂虛空,直接斬殺柳家強者。

這說明什麼?

說明龍老他老人家即便是遠在天邊,也無時不刻的在關注著自己。

這裡面的情分,讓莫宇辰怎麼可能不敢動!

「看這柄劍射來的方向,應該就是龍島的方向吧!」

莫宇辰小心翼翼的擦拭著手中的劍,對著龍島的方位拜了一拜。

隨後,他盯著手中的劍,心中思緒轉動……

「按道理說,龍老既然隔這麼遠還能一擊捏碎一名渡劫境強者,那他就沒有用兵器的必要吧。」

「而且,我印象中,他老人家好像也從來不用兵器。」

「難道說,這柄劍是他特意留給我的嗎?」

莫宇辰看著手中的劍,越看越是喜歡。

豪門契約妻:BOSS寵入懷 因為,這柄劍身上的龍氣,跟他的真龍之軀極其匹配,如果用它戰鬥的話,絕對能提升一成的戰鬥力最少。

只不過,他實在是不知道,龍老為什麼都不肯見他一面。

但是,儘管如此,莫宇辰心中還是念著他的好。

回頭朝著龍島的方向望去,莫宇辰將張慕白和蛟炎兩人放出來,繼續上路。

可是在接下來的這一路中,凌正陽雖然沒說什麼。

但是從他的眼神中可以看出來,他對莫宇辰有一種說不清道不明的畏懼。

……

進安城,江南郡轄區內的一座小規模城池,距離江南郡城並不遠。

這進安城雖然規模很小,但是它怎麼說也有幾百萬常住人口,裡面出竅境的武者比比皆是,渡劫境的也不是沒有。

可是現如今,這座曾經繁華的小城卻已然成為了一片廢墟。

城裡面那些倖存的武者,全都帶著自己的親人老小,朝江南郡城的方向逃去。

因為如果不逃的話,他們身後那頭骷髏怪物可不會對他們有憐憫之意。

他們都不知道這頭骷髏怪物是什麼東西,也不知道是從哪裡來的。

只知道它來到進安城后,見人就殺。

一開始,城裡還有大陣可以抵擋。

可是沒辦法,那頭骷髏怪物實在是太變態了。

城裡的大陣根本就扛不住它幾個暴擊。

所以,大陣一破,進安城的城主大人算是第一個被怪物拍死的渡劫境強者。

其他人見到城主大人一死,瞬間也沒了抵抗的信心,各自帶著一家老小逃命。

然而,那骷髏怪物沒有了對手,更是發瘋一樣,狂暴地虐待這整座小城。

短短過去半個時辰,進安城已經有將近一百萬的武者死在它手中。

小城的城牆也被它糟蹋得分崩離析。

基本上,怪物所過之處,都能造成一大波武者的死亡。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陡然間,一個暴怒的聲音在進安城的上空響起。

隨後,在遠處的天際中,幾道身影暴掠而來,領頭的是一個仙風道骨的男子,身著白色道袍,怒容滿面。

「柳相,你好大的膽子,竟然敢將這畜生引來進安城!」

仙風男子指著不遠處虛空中的少年喝道,臉色布滿了『烏雲』,給人一種風雨飄搖的感覺。

柳相被對方的威壓壓得滿頭大汗。

可是儘管如此,他還是不卑不亢地說道:「大人,您冤枉柳相了。」

「柳相發現骷髏怪物的時候,這畜生已經在進安城附近。」

「晚輩有心將其引走,可是奈何這畜生的實力太過強橫,反倒是把我攆跑。」

「哼……真的是如此嗎?」仙風男子冷著臉,一雙漆黑的眸子緊緊地盯著柳相,想要將其看穿。

然而,就在柳相心神即將崩潰的時候,一個身穿鎧甲的中年男子,出現在跟前。

替柳相擋住了仙風男子的威壓。

看他樣子,顯然是柳家的強者,不然的話也不可能會護著柳相。

「大人,我家相兒在江南郡城向來都是以口碑好著稱。」

「小人可以以人頭擔保,這骷髏怪物絕對不是他引來的。」

柳斯雙手抱拳,氣定神閑的說道。

此人是柳相的五叔,修為達到了渡劫境五重。

「哼……柳家,很好,老夫記住了!」

「這件事,以後再慢慢跟你們算賬!」

仙風男子冷冷地掃了柳家叔侄一眼,語氣中充滿著警告。

「大人,我們還是先解決骷髏怪物吧。」

「不然再這麼下去的話,進安城的人要全軍覆沒了。」

男子身後,另外一名武者小聲說道。

他們雖然都知道這骷髏怪物出現在進安城,肯定跟柳相脫不了干係。

可是,他們沒有證據證明,也不能當場將柳相擊殺吧。

此時,仙風男子身邊的另外兩人也出聲說道:「凌大人,王管家說得沒錯,我們還是先將骷髏怪物解決掉再說,反正柳家也跑不了。」

仙風男子聞言,淡漠地點了點頭,臉色也緩和了不少。

他滿臉警告地瞪了柳相叔侄一眼后,沉冷地說道:「走,咱們先將解決這頭怪物。」

話音剛落,仙風男子率先朝著骷髏怪出衝去,他身邊的那幾人也緊跟在他身後,一同出手。

…… 柳相看到郡王府的幾大高手前去阻攔骷髏怪物,臉上瞬間露出了一抹冷笑。

「你們就盡情的打吧。」

「等到你們打完之後,你們的小郡王也完了。」

「嘿嘿嘿……」

柳相心中暗想道。

柳斯見到自己侄兒滿臉陰笑,眉頭情不自禁地皺了起來。

他最近總是覺得自己這個侄兒怪怪的,可是他又不知道是哪裡出了問題。

不過話又說回來,即便他這個五叔知道了也沒用。

因為如今的柳家,基本上將柳相當成了希望。

所以,他想要做什麼,整個家族都會配合他,其他人根本就阻攔不了。

轟隆!

砰砰砰!

……

進安城的虛空中,響起了陣陣爆響。

骷髏怪物與郡王府的幾大強者那恐怖的力量,不斷的在虛空中肆虐著。

進安城的武者見狀,皆是驚呼。

那位仙風男子此時,終於正面和骷髏怪物對上了。

可是,無奈那骷髏怪物的實力太過於強勢,即便是渡劫境八重的仙風男子也不能將其鎮壓,只能依靠著身邊幾位同伴的幫助,才能勉為其難地將它牽制住。

虛空中,雙方的戰鬥非常的激烈,就如同是末日來臨了一般。

他們戰鬥中心的周圍,到處都充斥著猙獰的空間裂縫,看得遠處那些武者心驚不已。

生怕郡王府的強者一個不小心,會被吞噬進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