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其他壯漢,齊聲歡呼。叫的為首壯漢,彷彿成了神明一般。

狂傲囂張、肆無忌憚的表現,看的蕭易眉宇不由緊皺。

以蕭易的目力,自然能看出被踩在地上的青年男子,元氣修為在初級武靈左右。

而那身形雄壯的為首男子,什麼副會長,不過是高級武師。按理說,被打倒的應該是這個副會長才對,可事實卻相反。倒在地上的是青年男子,這就不得不讓人好奇了。

蕭易皺眉片刻,忽地眼睛一亮。

生病了!

「這個叫柳青的青年男子,身上纏繞著一股病氣。難怪他會不如這什麼狗屁副會長!」

蕭易心中暗道。

此時……

「別……別打了,我賣,我賣靈藥還不行嗎!」青年男子柳青腦袋貼著地面,痛苦呻吟道。

「咔嚓!」

副會長另一隻腳狠狠踩在青年男子柳青的大腿關節上。

「啊!!!」

青年男子柳青凄慘大叫。

「現在捨得賣了?可惜晚了!」

副會長意氣風發,桀驁眼神,睥睨四方,居高臨下的俯視著青年男子柳青,嗤笑道,「之前讓你賣你不賣,嫌棄價格低。現在賣你把我們飛蛇會當什麼?當傻子玩嗎?」

「我……沒……沒有……」青年男子柳青掙扎,「碎影花是我從蒼狼山挖來的,它……」

「它什麼它?在長興街、百葯堂,是我說了算!小的們,把他衣服全都扒了!」

副會長對著身後眾手下,大手一揮。

嘩啦啦~!

一群壯漢,立即興沖沖的衝過來。把青年男子柳青,給扒的只留下一條內褲,光溜溜的躺在大街上。

這一幕,看的路上行人嘩然同時,紛紛逃離開來。

蕭易雖然沒出手,但眉宇一直緊皺,問身旁的楊宇道,「這幫人什麼來頭?那什麼飛蛇會勢力很強嗎?」

「還可以吧。」

楊宇回答道,「在天罡城,戰狼堂、城守府、霸刀門、拜月教,是最強的四大勢力。這四大勢力,以城守葉雲飛為首。葉雲飛,也是天罡城第一強者。」

「四大勢力下面,就是飛蛇會這樣的小幫小派。這些小幫派,勢力根深,錯綜複雜。互相之間的鬥爭,格外激烈。」

「但基本不會與四大勢力為敵。或者說,他們只能在四大勢力的夾縫中求生存。因為更替太快,所以只要這些小幫派,不來主動招惹。四大勢力,也懶得理會他們。」

「而飛蛇會,就是存在時間最長的小幫會。會長是一名武王,實力不錯。但手下的人嘛……你也看見了。」

楊宇聳聳肩。

蕭易瞭然。

心中明白,為什麼飛蛇會三個字一出,街道兩旁看熱鬧的平民,躲的遠遠的。

使得長街路口,一下子僅剩下蕭易、楊宇兩人,還站著不動。

那指揮手下,搶奪青年男子全部物品的副會長,見蕭易兩人不跑,本想呵斥幾句,顯示飛蛇會的囂張。

但在見著蕭易身上穿著的衣服,尤其是脖頸邊上的銀領后,眼皮頓時狂跳!

「媽的!怎麼會有飛雲宗內門弟子在這裡?」

副會長在心中大罵,卻不敢再動手,也不敢離去。僵硬在原地,不知所措。

飛蛇會表面看似風光了得,霸氣無雙。但實際上,也僅是在普通平民面前,耍耍威風罷了。

碰到蕭易這樣的大宗門弟子,他只有下跪的份!

如果換成其他好打抱不平的宗門弟子,這副會長還真得下跪不可,不過蕭易不是。

兩次外出做任務,在路上所見所聞,總結出的經驗。讓蕭易對人情世故方面,多多少少有些了解。

沒錯。

蕭易一旦開口,青年男子柳青確實能獲救。副會長等人,也只能選擇憋屈。但心中絕對會留下怨念,只等事後報復青年男子柳青。

蕭易不會一直留在天罡城,也不會一直庇護柳青。他一走,青年男子柳青必死無疑!

反之,蕭易如果不開口,青年男子柳青反而能逃過一劫。

都市極品小醫皇 因此,蕭易很明智的選擇閉嘴不言。並順帶,以眼神指使楊宇,讓他也不要動手。

楊宇本就沒出手的意思,自然欣然同意。

兩人選擇沉默,副會長心中明悟,立即鬆了一口大氣。然後,硬著頭皮說著大話。

「哼,今天算你運氣好。下次要是還敢再惹我飛蛇會,我一定取你的狗命!我們走!」

他大手一揮,轉身往巷道口,快步走回去。

身後一群手下大手見狀,忙緊緊跟隨。他們到也不是傻子,知道副會長沒有繼續留下來是為了什麼。

當即,一個個跑得比兔子還要快。沒幾下,就消失在人流之中。

「我們也走吧,拍賣會快開始了。」

蕭易對楊宇說了一句,抬步走向英雄樓。

在路過青年男子柳青身邊的時候,隨手丟下一百兩的銀票。

這是蕭易潛意識下的動作。

連蕭易自己也不知道為什麼想要給柳青銀票,真要算起來,只能說蕭易看柳青順眼。

嗯,就是順眼!

「謝……謝謝!」

青年男子柳青趴在地上,虛弱的感激道。掙扎著爬起來,跪在地上。對著遠去的蕭易兩人,重重磕了三個響頭。

「蕭兄,你現在要是回去收他為死士,我保證他會答應!」

… 遠遠的看著英雄樓大門,楊宇微笑說道。

「是嗎?死士什麼的,我不是很喜歡。如果你喜歡,你去找他好了。我想他也會答應的。」

蕭易淡然一笑。

「哈哈,以蕭兄的實力,確實不需要什麼死士。不過,有時候多一個人幫手,也會起到事半功倍的效果。」

楊宇大笑。

「那是你楊大少爺,做事前後需要僕人幫著幹活。」蕭易淡笑,「我一個單身漢,還是一個人來的比較輕鬆自在。」

幾天相處下來。

蕭易肯定了楊宇確實不知道黑珠的存在,這讓蕭易暗中鬆了口氣。

楊宇的身份,蕭易也知道了。天罡城四大勢力之一,戰狼堂堂主的三兒子,人稱楊三少!

這個身份,讓楊宇幾乎能夠在天罡城橫著走。

蕭易慶幸自己沒殺他,要不然,就得被戰狼堂的妖狼坐騎,滿大夏追殺!

「蕭兄說笑了。我雖然出身不錯,但有些事情不是我能做主的。」

楊宇苦笑。

對此,蕭易笑了笑,沒有說什麼,大步走進英雄樓。

這個世界是公平的,有所得就有所付出。

楊宇身為戰狼堂堂主之子,享有權勢的同時,也戴上了一個枷鎖。他的婚姻,不能由他自己左右。

根據楊宇所說,他的未婚妻是天罡城附近一座城池,城守的女兒。

他連面都沒見過,就被訂下了。

這種聯姻,蕭易好笑的同時,亦很是無語。雖然他明白,不管哪個世界,強強聯手,都是必然的結果。

……

進入英雄樓。

兩人趕到拍賣現場。靜坐了片刻,一個氣質儒雅的中年男子,登上拍賣台,面對偌大的拍賣展廳,大聲開口道。

「各位英雄,下午好,歡迎大家來到英雄樓。我是本次拍賣會的拍賣師,王路,大家叫我老王就行。」

王路對著大廳里在坐的上萬名武者,朗聲開口說道。

「英雄樓的信譽,想必大家都清楚。在這裡,老王就不做介紹了。希望各路英雄好漢們,滿意而來,盡興而歸。好了,廢話不多說。現在讓我們請出今天第一件拍賣品,金蠶甲!」

嘩!——

王路話音落下,安靜的拍賣大廳,頓時炸開了鍋。

「金蠶甲!居然是金蠶甲!」

「不愧是英雄樓,一上來就是玄級超等寶器,金蠶甲。嘖嘖,看來今天有好戲看了。」

「我正缺一件防禦寶甲,這金蠶甲老子要定了!」

「一萬兩白銀!」

「靠,玄級超等寶器你只出一萬,你好意思嗎你?三萬兩白銀!」

「五萬!「

「五萬五!」

……

王路還沒說起拍價,大廳里的眾武者,便自告奮勇的紛紛往上抬價,一路飆升。

喧囂熱鬧的場面,看的蕭易不由瞪大眼,愕然道,「這金蠶甲那麼受歡迎,它很厲害嗎?」

「是很厲害。據說這金蠶甲,由百年金蠶絲打造而成。質地柔軟,且堅韌異常。重量和羽毛一樣輕,穿在身上人彷彿和皮膚融為了一體。面對外在攻擊,更是刀槍不入,水火不侵。是一件不可多得的防禦寶甲!」

楊宇解釋道。

「原來如此,按照這麼算確實不錯。」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