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凌霜發出一聲刺耳的尖叫,身體更是瑟瑟發抖。

羅征看到這些眼睛之際,頓時聯想到了神廟中的那些奇形怪狀的雕像。

其實那些雕像如果沒有眼睛,根本無法被稱之為雕像,因為扭曲的形狀完全是胡亂拼湊出來的,也是那一雙雙眼睛才賦予了那些雕像的靈魂。

當這些圓眼睛浮現出一點點黑芒之際,羅征心中所有的恐懼都被調集起來了。

感受到這股恐懼的同時,羅征心中倒是升騰出一股熟悉感。

劍族底部的道爭之地中,袁承天曾化一念善惡真意,其中的惡念就能將內心的恐懼釋放出來!

可眼前的這些眼睛並沒有道之真意,挖掘靈魂心中的恐懼似乎是它的天賦一般。

凌霜刺耳的尖叫一直回蕩在羅征耳邊,這加劇了羅征內心的恐懼。

在這一刻,羅征也感覺自己的陽魂變得僵硬,不聽從使喚。

「羅征,對抗心懼眼魔有個很簡單的辦法,你要不要聽?」九五二七的聲音忽然飄來。

「快說!廢什麼話!」

羅征尚且保持著一絲清明,但他也知道自己堅持不了多久。

一旦他整個人被恐懼控制,隔壁的狄青等人的下場就是他和凌霜的下場!

「閉眼,隔絕外物,斬斷所有神識感知,無念無想……你用斬情神道做起來應該不難,這東西不能和他對視,一旦對視再厲害的人也承受不住,」九五二七說道。

九五二七的話還未說完,羅征已閉上了眼睛。

陽魂是能夠釋放神識的,但羅征也沒有釋放任何神識,同時斬情神道已運轉起來,一道道淡淡的靈魂小箭在他靈魂表層不斷地泛著金光。

過去用斬情神道磨礪的靈魂小箭也是羅征的殺招,但現在羅征的靈魂不具備壓倒性優勢后,他已經很少用到這招了。

不過以斬情神道讓自己陷入無念無想的境地,還是非常迅速。

當羅征不再感知外物后,心中湧出來的恐懼頓時消失了,但陽魂的觸感,聽覺依舊是存在的。

他能感受到那些眼珠在迅速靠近,同時聽到凌霜的哭聲更加響亮,她幾乎是要崩潰了一般。

「啊啊啊……羅征,它要拖我出去!救我……」

不管凌霜如何尖叫,羅征恍若未聞一般。

可他雙手依舊緊緊的摟著凌霜,沒有鬆動絲毫,兩人也卡在這凹陷處,並未被這心懼眼魔拖出去。

「這心懼眼魔並不強大?」羅征在內心深處思索著。

剛剛狄青等人遇害,恐怕不是被心懼眼魔所殺,應該還是被恐懼控制失去了反抗能力。

就像凌霜這樣……

區別是凌霜被自己拽著,不至於被拉入融魂元光中。

「既然如此……」

羅征閉著眼睛,輕輕抬手。

手指漸漸地變換了形狀,化為一根根尖刺朝著前方猛刺而去。

在這個過程中,羅征也控制好了距離,不讓自己的指尖突出至凹陷處的外面。

萬一他的手指沒有刺中,沾染上融魂元光就麻煩了,那東西被沾住了根本無法脫身。

羅征的指尖尖刺一連刺了數次,都沒有刺中,同時也感覺到凌霜被拖拽的力量加大了,這心懼眼魔顯然也急了。

羅征的嘴角微微一笑,手指形成的尖刺密集的刺出。

一連刺了上百次后,其中一根尖刺準確的刺入了其中一個眼球中。

「滋」

隨著一聲奇怪的叫聲傳來,拉拽凌霜的力量頓時消失了。 孟甲辰垂目不語,任由小翠辱罵,小翠已被刑罰折磨的身心力竭,沒罵多久就累了,倚在孟甲辰的懷中,在寂靜昏暗的牢房裡,她彷彿聽到了煙花炸裂的轟隆聲,她開口虛弱道:

「有人在放煙花嗎?」是誰在放煙花慶祝,又想快樂是他們的與自己無緣。

孟甲辰回復道:「是的,今天是元宵,聽說江南首富舒家的大小姐舒琴嫁給了五王爺,普天同慶。」

聽到舒琴二字小翠的眼裡才恢復了些許清明,嘴裡喃喃道:「舒琴,舒琴,舒琴。。。。」

被折磨的太久,小翠已經快把這個名字忘了,靈光一閃,原來是自己的小姐,可是,可是她已經記不得小姐的樣子了,她在孟甲辰的懷中無聲的抽泣,元宵元宵,團團圓圓,而自己卻不知道自己的父母是誰,現在又離開了舒琴,孤身一人在這昏暗的牢房看不到希望,她握緊拳頭,捶他的胸口,哭道:「你為什麼,為什麼不讓我死,為什麼要讓我受盡折磨。」

小翠的力小,並沒有打疼孟甲辰,反倒是孟甲辰覺得像是一朵棉花打在自己的胸口,他握住小翠的手,眼睛真摯道:「因為我想和你一起出去。」

「什麼出去,都從去年到今年元宵了,我們還能出去嗎?」

孟甲辰將小翠緊緊抱在懷中道:「我們一定會出去的,快了,快了。」一邊說一邊將臉頰貼在她的頭頂,小翠貪戀他懷中的溫暖,但沒過多久,獄卒將牢門打開,小翠一個激靈往孟甲辰懷裡躲,她知道,他們又要來了,他們又要來折磨我們了,獄卒走到她面前,道:

「時間到了,跟我們走吧。」

「不,不要,不要!」小翠往孟甲辰如鴕鳥一樣,往孟甲辰的懷裡鑽,孟甲辰抱住小翠,護著她對她說:「大人,她的傷還沒好,精神也受到了重創,在這樣下去她會死的!」

「抱歉,我們只是做事情的,上頭讓我們怎麼做我們就怎麼做。」說完一人架著孟甲辰,一人將小翠拉出孟甲辰的懷抱,小翠手裡緊攥著他的衣袖,力氣之大甚至將他的囚服撕碎,最終被獄卒拉開,小翠絕望的對孟甲辰喊:「孟甲辰,孟甲辰,孟甲辰。」小翠被獄卒拉的離孟甲辰越來越遠,一聲比一聲絕望一聲比一聲虛弱,最終不再反抗,孟甲辰大喊:「小翠!」

小翠被拉去囚房之中,牢房只剩下孟甲辰一人,他臉上沒有了之前的著急與深情,而是無盡的冷漠,這時一人從牢門外走進來,來人正是曹精福,曹精福,手裡拿著煙槍看著他狼狽的模樣,輕蔑道:「你玩的夠久了,怎麼也沒見你套出什麼消息來。」

孟甲辰坐在地上,雙手曲起,膝蓋頂著手肘,將捂著眼睛的手慢慢移下,道:「你們拷打了了她那麼久,也沒見你從她嘴裡吐出什麼消息。」

曹精福一聽,怒目圓睜:「你說什麼!」上前抓起他的衣領,要打他,孟甲辰握住曹精福揮下的拳頭,反手將他制住,曹精福沒想到孟甲辰在這個地牢里被折磨了這麼久,居然還有反抗能力,孟甲辰手下一沉,曹精福喊叫出生:「啊!孟甲辰你敢傷我!你只是我父親的一個義子,你敢傷我!你這個三姓家奴。」

孟甲辰眼神中的殺意轉瞬即逝,曹精福禁錮解除,反手要給孟甲辰一個巴掌,但是被他躲過,孟甲辰道:「曹三公子,我勸你適可而止,不然義父追究起來,你也得不到利不是嗎。」

奉寵成婚:甜妻,要不要 曹精福轉動眼珠想了想,道:「哼,這次就放過你,下次就沒那麼簡單了!我來這裡是想要告訴你,父親安插在天機樓的細作已經將這裡的位置告訴給天機樓的人了,接下來你知道該怎麼做吧。」

孟甲辰回答:「是。」曹精福哼了一身轉身離開這個滿是腐臭氣息的牢房,小翠看著這個熟悉的昏暗的牢房,她被綁在一十字架上,聽到鐵鏈被拖動時發出淅淅瀝瀝的聲音,她知道,這是平時對她鞭打的鐵鏈,一拍下去,頓時血肉模糊。

那名行刑的獄卒道:「你還要嘴硬嗎?」

「我不是棠瑩。」小翠虛弱道,行刑的獄卒道:「你還嘴硬!把天機樓的地址說出來。」

「我不知道。」小翠道,獄卒揚起手中的鐵鞭,小翠閉上眼,但如期的鞭子並沒有打下,但就在這時行刑的房門被打開了,因為牢房昏暗,看不到人形但是能清晰的看到他手裡拿著一把明晃晃的刀,在這黑暗的世界中更添陰森,小翠睜開眼,覺得這個聲音很熟悉,來人用一種著急的語氣道:「不好了,我們這裡暴露了,頭兒讓我們趕緊撤離!」

行刑的人皺眉,疑惑對他道:「大人這是怎麼一回事。。。。」他的話還沒說完,就被孟甲辰一刀捅穿身子,行刑的獄卒一臉不可思議的表情,孟甲辰眼神冰冷,對他說:「下地獄去吧!」說完將刀抽出,行刑的獄卒捂住肚子,臉上痛苦的對他說:「你。。。你!你這個。。。」但是他的話還沒說完,孟甲辰眼裡閃過一絲殺意,上前一步,手起刀落,乾淨利落的將他的人頭斬下,溫熱的血濺到小翠的臉上,她想大叫宣洩自己內心的恐慌,但是她的嗓子早已經快喊啞了,發出不聲音來,孟甲辰將手附在她的臉上,對她說:「沒事了一切都沒事了。」說完將小翠解放下來,小翠腿軟的坐在地上,孟甲辰如往常一樣,將臉頰貼在小翠頭上,輕拍她的肩膀,安慰道:「沒事了,沒事了。」

小翠這才從回神,抓住他的手臂搖晃道:「你殺人了,你怎麼能殺人呢!」

孟甲辰輕笑,摸摸她的頭道:「這世上每天都在殺人,而他們只是個人渣而已,你不用可憐他們,元宵佳節他們這邊的兵力鬆懈,外面有人來接我們了,我們快走吧。」

說完孟甲辰牽著小翠的手欲離開,小翠卻從他的手抽出,向那無頭行刑的獄卒磕了一個響頭,嘴裡喊著:「阿彌陀佛,孟甲辰都是為了小翠才這樣做的,若有報應就讓我來承擔吧。」

說完又磕了一個響頭,孟甲辰將她扶起,道:「我們走吧。」

小翠再看了那無頭屍體一眼,捂住自己漏跳一拍的心,道:「好。」

孟甲辰握著小翠的肩膀,帶小翠離開,出地牢十分的順利,地牢裡面沒有任何的獄卒看守,小翠心裡疑惑,或許剛才都出去應付別人了吧。

孟甲辰帶著小翠離開地牢,小翠抬手遮擋住突然明亮的光線,天上繁星璀璨,小翠:「外面的世界原來是這個樣子。」

好久不見。 攫住凌霜的恐懼漸漸散去。

但她依舊緊緊抱住羅征,好一會兒心境才平復下來。

看到那些眼睛之後,她宛若失心瘋了一般,完全不能自已。

「那……那東西走了嗎?」凌霜問道。

「還沒,」羅征說道。

外面的牆壁之上,依舊有東西劃過的聲音。

「噠噠噠……」

方才羅征閉目亂刺之下,應該刺瞎了心懼眼魔的一隻眼睛才將這東西趕走。

這劃過牆壁的聲音從上方轉移到右邊,又跑到了左邊,看樣子這隻心懼眼魔並沒有放棄的打算。

聽到這聲音,凌霜再度六神無主。

那種恐懼的感覺經歷了第一次,絕對不想經歷第二次。

羅征低頭思忖著,雖說他不怕這東西,但如何擊殺它則是一個大問題。

「你修鍊過什麼神道?」羅征問道。

劍運永恆真意尚且無法影響到心智,但三千神道中還是有一些的神道能夠控制自己,隔絕恐懼。

例如大統治術就能將本心剝離,將自己如同傀儡一般操控。

「我?我修鍊的是五行神道……」凌霜不知羅征為何有此一問。

母世界中大部分人都是以五行入神道,最快捷也最方便。

「剛剛那東西本身並不可怕,只是它能改變你的心智,讓你陷入絕望和恐懼之中,如果你能控制恐懼就可以,」羅征說道。

「可是怎麼控制?」聽到「噠噠噠」的聲音靠近,凌霜又情不自禁的縮緊了身子。

即使她閉上了眼睛,若無法封閉自己的思維一樣會陷入心懼眼魔的控制。

「又來了……」

這一次上下兩側的牆壁邊緣,又溢出了一點點黑色的液體。

洪荒之萬界聊天群 羅征看到那些液體的同時已閉上了眼睛,封閉了神識,陷入斬情狀態。

而凌霜和先前一樣,絲毫沒有應對的辦法,隨著那些液體變成一粒粒眼珠,整個人又陷入了絕望中。

「靈魂小箭!」

既然無法看到目標,羅征乾脆激發出一道道靈魂小箭朝著前方貫穿而去。

「咻咻咻咻……」

這凹陷處的開口很小,這般攢射之下,總能打到。

可是靈魂小箭不斷地激射,竟然無一命中!

就在羅征困惑之際,聽到凌霜尖叫道:「它們……過來了……在上面……下面……到處都是……」

羅征咬了咬牙,他是忘記了,這心懼眼魔完全就是一攤黑色的液體,它不用凝聚成形,只需順著牆壁蔓延進來之後才化成了眼睛。

就在這時,他心中念頭一動,靈魂中已散發出一股不容置疑的氣息。

大部分神道是沿用真元和體內世界的勢,但一部分神道能影響到靈魂,或者就是靈魂層面的能量運用。

這一點上,大統治術和斬情神道皆是如此。

「大統治術!」

羅征的靈魂散發出一股不可置疑的威嚴。

這威嚴強壓之下,竟是針對於凌霜!

若是平常時候,凌霜的陽魂比羅征弱不了多少,大統治術根本沒有任何作用,但現在她已被恐懼攫住,根本沒有反抗的能力。

片刻之間……

凌霜已停止了尖叫和哭鬧。

整個人如傀儡一般,獃獃的望著前面。

羅征小心翼翼的拽著凌霜,防止她被拖出去,同時在她靈魂深處尋找激活巫神項鏈的辦法。

一個人的記憶之火是非常雜亂的,何況羅征修成了大統治術,但基本沒怎麼用過,並不熟練。

就在羅征翻閱她記憶時,竟然看到了一扇門,一扇被封閉的門。

「這是什麼?」羅征頗為奇怪。

為什麼在凌霜的記憶里會有這種東西?

當羅征想要觸碰這一扇門時,從門上傳來一股強大的排斥力。

tw.95zongcai.com/zc/43545 現在也不是琢磨這扇門的時候……

不一會兒,他終於找到了一些相關巫神項鏈的記憶……

……

那一絲絲黑色的液體呈絲線狀,綁縛在凌霜和羅征身上,一個個小小的眼珠,已攀附在兩人的肩膀,頭頂等部位。

看樣子這心懼眼魔不將兩人弄出去誓不罷休。

就在它費勁之際,凌霜那完全失去了意識的身體忽然動了起來。

只見她將雙手放在胸口,輕輕的撫在巫魂項鏈上……

「嗡」

一陣碧藍色的光芒閃爍起來,填充在這凹陷處每一個角落。

那黑色的眼球在這光芒之下變得異常的脆弱,眼珠表面迅速迸射出裂紋,隨後發出「啵」的一聲,一個個爭先恐後的炸裂開。

就連那些黑色的液體,也開始沸騰起來,眨眼之間蒸騰的一乾二淨。

「成功了……」

羅征這才睜開了眼睛,看著牆壁上那黑色的痕迹露出了微笑。

不過凌霜依舊沒有絲毫反應,獃獃的坐在他懷中一動不動,羅征愣了一下才反應過來,現在凌霜還處於大統治術之下,還是他的傀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