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刀都能喝血,這絕對是一把魔刀。

丁鵬手持魔刀,一刀斬出,天地在這一刀下彷彿都裂開了,這一刀是殺戮之刀,是魔刀,萬物都要在這一刀下滅絕。

刀光所過之處,諸多大能皆化為飛灰,一道道血液匯聚成了一條血色長河,被丁鵬手中的魔刀吞噬,魔刀輕鳴,這道輕鳴聲卻是極其恐怖的魔音。

諸多大能被魔音影響,心智不堅者,直接墜入魔道,成為了一個殺戮機器,開始自相殘殺。

「殺了他,他是魔頭,手中的刀是魔刀。」

一些仙道大能開始打著除魔衛道的借口,要誅殺丁鵬。

武凌天的目光望向了丁鵬手中的斷刀,斷刀看起來極其普通,可卻蘊含極其強大的魔性,這一把恐怖的魔刀,武凌天也無法看出這把魔刀是何等級的兵器,有這般威能,絕非道器可比。

大羅聖地一位五次雷劫的仙尊大能打出一道仙術,朝丁鵬攻去。

總裁私寵·女人,吃定你! 丁鵬的眼睛望向他,雙瞳變為了紅色,他瘋狂的大叫一聲,「殺,殺。。。。。。」

丁鵬一刀斬出,將其一刀斬殺,魔刀之下無生人,皆化為飛灰。

「好厲害的瞳術。」武凌天注意到了丁鵬那雙血色眼瞳,這絕對是一種極其恐怕的瞳術,看人一眼就能讓人墜入魔道。

武凌天開啟祖龍之眼,臉上露出一絲詫異之色,「他不是人族。」

祖龍之眼自然不會出錯,丁鵬身上隱藏著秘密,他絕非人族。

丁鵬似乎注意到了有人在注視他,一眼望去,正好與武凌天的目光對視,丁鵬的血色雙瞳蘊含可怕的天魔意志,這股天魔意志直接侵入武凌天的識海之中,可惜,武凌天這只是分身,沒有元神,也沒有靈魂,只有一道無上意志,這股意志與天魔意志碰撞,丁鵬的瞳術無功而返。

「我知道你不是人族,不過你很強,以後我們必有一戰。」武凌天傳音丁鵬,消失在原地。

武凌天的真容在丁鵬瞳術之下無所遁形,丁鵬沒想到竟然有人能夠看穿他不是人族,眼中露出一股殺機,冰冷道:「知道我身份之人都得死。」

丁鵬已經將武凌天列入了必殺之列。()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他的天魔眼雖然看穿了武凌天變化的容貌,可卻沒能看穿武凌天只是一具分身。

丁鵬渡過了至尊劫,又度過了人劫,成為五世至尊的消息很快就傳遍了東荒,可讓人奇怪的是,他在至尊榜上的排名依舊是第三名,居於武凌天之後。

丁鵬成功度過了第五次至尊劫,與他同為四世至尊的月明空和姬玄辰坐不住了,選擇了渡劫。

月家和姬家都是太古級勢力,底蘊深厚,至尊劫雖然恐怖,可對於兩人來說,卻是有驚無險,成功度過了第五次至尊劫,成為了五世至尊,至於排名,依舊沒變。

月明空被武凌天重創,傷及了本源,自然弱了姬玄辰一籌,若不能補足本源之力,他將永遠被姬玄辰壓上一頭。

月家,月宇冥望著月明空,道:「帝子,玄黃神藏即將在中荒出世,雖然我們沒能得到玄黃劍,無法佔據先機,可玄黃劍是開啟玄黃神藏的鑰匙,只要玄黃神藏開啟,必將引來無數強者的爭奪,許多封印的少年至尊,都將出世,甚至連妖族,還有隱藏的百族都會乘機奪取我人族的機緣。」

「我如今已經是五世至尊,除了少數幾人能夠與我抗衡外,無人是我對手。」月明空孤傲道。

月宇冥道:「帝子,不可狂妄,目中無人,百族雖然勢微,如喪家之犬,可這些百族不過是上古時期大戰時遺落在玄黃的百族中人,自從上古時期后,百族就躲藏了起來,一直沒有出世,百萬年過去,百族的底蘊亦不可小覷。」

「你的目的不是與百族天驕為敵,而是要不惜一切代價得到玄黃神藏中的本源之力,只有得到本源之力才能恢復你所消耗的本源,不然,你想要證道機會將十分渺茫。」

月宇冥是聖人,看的東西比較遠,月明空是帝子,寶物資源都不缺,他缺的是底蘊,他雖然是五世至尊,可他之上還有六世至尊,七世至尊,至於九世至尊,那是屬於傳說了。

月宇冥繼續道:「你切記要小心那萬古至尊,此子不僅僅是萬古至尊,乃是逆天子一脈的傳人,這一脈的傳人都是變態,而且那武凌天體質十分奇怪,其體內的本源超越了神體本源,我也沒能看穿他的底細。」

「武凌天,我一定會殺了他,用他的血來洗刷我的恥辱。」一提到武凌天,月明空眼中就露出一股殺機。

。。。。。。。

經過一年的時間,天煞魔宮一統了整個東荒南部,覆滅了數個聖地,無數宗門勢力,龍飛野心十足,豈會甘心只佔據東荒南部,開始侵略東荒北部。

「魔一。」龍飛坐在魔王寶座上,目光冰冷。

「主人。」身穿黑袍的魔一單膝跪地。

龍飛道:「你親率十萬魔兵,攻打東荒北部,順我者昌,逆我者亡。」

「屬下領命。」

魔一離開后,龍飛喃喃道:「必須加快速度,只要統治了整個東荒,吞噬了東荒之心,我就能夠恢復巔峰的修為,將再無人是本尊對手。」

「還要那該死的武凌天,我定要將他吞了。」對於武凌天,龍飛是恨之入骨,若不是武凌天將他鎮壓,他早就血洗了蒼天界,煉化了整個蒼天界,也不會這般狼狽,躲躲藏藏,不敢以真容露面,還要奪取一個人族的肉身。

整個東荒北部很快燃起了戰火,魔兵肆掠,所過之處,血流成河,屍骨如山。

拜月皇朝,東荒北部一個九品勢力,拜月皇朝人口何止億萬,遭受了魔兵的侵襲,短短數日之內,十幾座城池,數千萬人族被屠戮一空。

魔兵吞噬人族,變得越來越強大,所過之處,無人可擋。

拜月皇宮。

「皇上,魔兵已經屠戮了十幾座城池,大軍已經抵擋不住了。」一個身穿盔甲的將軍面露悲色。

拜月皇帝也是坐不住了,道:「可知這些魔兵到底是什麼來歷。」

「皇上,這些魔兵好像都是被邪魔之氣所魔化之人,背後有一個強大的邪魔在作祟,必須將此事告知其他勢力,尋求支援。」

「來人,立即將邪魔出世,屠戮我人族的消息傳出去。」

拜月皇帝知道憑藉拜月皇朝之力,根本無力抵擋這些魔兵,只能尋求強大勢力相助,邪魔出世,這已經不是一個人或者一個勢力的事,而是整個人族。

拜月皇朝,煙雲城。

「殺光這裡所有人。」一尊三次雷劫境界的魔王指揮大軍攻打煙雲城。

煙雲城的人族修士紛紛聯合起來對抗魔兵,可魔兵各個修為強大,極難殺死,人族修士成一面倒的局勢,魔兵攻入了城中,大肆殺戮。

「殺。」

煙雲城城主之子莫塵帶領大軍阻擊魔兵。

莫塵是天驕,修為更是入聖二重天境界,戰力無匹,一劍將一位魔將斬殺,卻是引起了一位入聖三重天境界的魔帥的注意。

魔帥手持魔刀,一刀斬向莫塵。

噗!

莫塵不敵,被一刀重創,手臂被斬斷,他的修為沒有達到涅槃境界,斬斷的手臂根本無法恢復。

魔帥眼中射出一道紅光,儘是殺戮,舉起魔刀斬向莫塵。

魔刀落下,莫塵根本無力抵擋,他恨,他恨自己太弱了,不能保護人族。

吟!。。。。。。。。

一道道龍吟聲響起,五十六條金龍飛來,無數魔兵被金龍誅殺。

一隻龍爪探空而來,將魔帥一掌拍死。

莫塵一眼望去,就見到一個男子虛空而立,一掌一掌打出,金龍就是從他掌中飛出的。

武凌天望了一眼莫塵,莫塵的表現被他看在眼裡,十分欣賞他,莫塵被魔帥斬了一刀,邪魔之氣開始滲透入他體內,他的雙眼變成血紅色,即將魔化。

武凌天出現在他面前,手按在他天靈蓋上,先天罡氣將他體內的邪魔之氣驅除,並將他體內的傷勢修復。

「多謝出手相救。」莫塵恢復了神智,感激道。

「戰鬥還沒有結束。」武凌天淡淡說了一句,莫塵眼中露出一股戰意,繼續與魔兵作戰。

北冥吞天。

武凌天施展北冥吞天決,一個黑洞在虛空形成,無數魔兵被黑洞吞噬。

別人怕邪魔之氣,武凌天卻是不懼,就連天煞魔尊所化的本源邪魔之氣都被他鎮壓過,這些邪魔之氣根本不被他放在眼裡,魔兵成為了他的資源。

「我們有救了,我們有救了。」

煙雲城內活下來的修士都激動的望向武凌天,武凌天此時在他們眼裡就是救世主般的存在。

一位入聖五重天境界的魔帥朝武凌天攻去。

武凌天一拳迎了上去,恐怖的力量將魔帥一拳打飛,魔血噴洒長空,可這一拳卻是沒能將他殺死。

魔帥所受的傷勢迅速恢復,朝著武凌天繼續展開攻伐。

又來了幾位魔帥,同時朝他攻擊,武凌天四面受敵。

「群攻,我可不怕。」 錯愛鑽石男 武凌天冷笑一聲,五行逆亂,方圓千里內的五行之力匯聚,凝聚成一道道五行劍氣,化作劍雨朝幾位魔帥攻去。

蝕骨情深離婚前夫,追求勿擾! 誅天九劍攻伐之力無匹,魔帥肉身雖然強大,恢復力也極為簡直,可面對如雨一般的劍氣攻伐,直接化為了飛灰。

突然,一隻巨大的魔掌朝武凌天拍下。

武凌天一掌擊出,五十六條金龍匯聚,一條數百丈長的金龍朝著魔掌沖了上去,魔掌威能無匹,金龍被其一掌泯滅,魔掌去勢不減,繼續朝武凌天拍下。

「三次雷劫大能。」武凌天一眼望去,看到了朝他出手之人,正是帶領魔兵攻打煙雲城的魔王。

龍飛坐下魔王無數,此次傾巢而出,由魔一帶領諸多魔王入侵東荒北部,而這個魔王這是率領攻打煙雲城。

對於這些魔兵的來歷,武凌天是一清二楚,定是那天煞魔尊的爪牙,天煞魔尊脫困,就如魚入大海,想要再次抓到他已經是不可能了,雖然有魔物肆掠,可天煞魔尊卻是一直隱藏著,無人發現他的蹤跡。

火帝魔神拳。

面對三次雷劫境界的仙尊大能,武凌天不敢大意,直接施展帝術,一尊帝影出現在身後,一拳打出,魔掌破碎。

武凌天神色一凝,對方境界雖然只有三次雷劫境界,可實力卻是十分可怕,足以媲美四次雷劫的仙尊大能了,可見是邪魔之氣改變了他們的體質,不僅難以殺死,力量更是強大得可怕。

魔王眼中只有殺戮,一拳攻向武凌天,不將他殺死不罷休。

山海棍出現手中,武凌天大喝一聲,「一棍山河碎。」

山海棍與魔王的拳頭撞擊,武凌天被一拳震飛,魔王的拳頭炸開,整條手臂都斷裂了,可很久就恢復如初,繼續朝武凌天展開攻伐。

即便藉助山海棍的力量,武凌天也無法與魔王對抗,畢竟他的修為太弱了,若非是祖龍之軀強大,依靠他本身的修為力量也就只能抗衡入聖一重天的大能。

「戰。」武凌天大喝一聲,戰意沖霄,與魔王廝殺,有他牽制魔王,煙雲城修士的壓力大減,勉強抵擋住了魔兵的攻擊。

「讓你嘗嘗我紅塵天經的威能。」武凌天施展出了紅塵天經,一張紅塵天網將魔王束縛住,紅塵真意,輪迴真意,命運真意三大真意形成了一個微型的紅塵世界,魔王化為了一個凡人,在紅塵中輪迴,而他的命運只有一個,那就是死亡。

可武凌天還是小覷了魔王的殺戮意志,他的殺戮意志竟然開始蘇醒,出現了掙扎,不過命運真意太過強大,壓制住了他的殺戮意志。

「死。」武凌天豈會放過這個機會,山海棍一棍朝魔王的頭顱砸去,魔王的頭顱如西瓜一般被砸碎,魔化的元神直接泯滅。()

請記住本書首發域名:。手機版閱讀網址: 領頭的高階魔帥一死,其餘的魔兵以及低階魔帥如何是武凌天的對手,盡數被他吞噬,彌補了他所消耗的先天罡氣。

莫塵來到武凌天面前,單膝跪地,「多謝公子出手相救,不然我煙雲城千萬人都將慘遭屠戮。」

武凌天道:「我們皆為人族,人族有難自當出手相助,如今魔物禍害東荒,跟我也脫不了干係,這一切因為而起,就得因我而結束。」

煙雲城魔兵已經被消滅,其他地方還遭受著魔兵的肆掠,武凌天前往其他地方馳援。

長相思 莫塵怔怔的望著武凌天消失的地方,沒有聽明白武凌天這話的意思,一個入聖五重天涅槃境界的中年男子來到他身邊,道:「他就是萬古至尊武凌天,沒想到他竟然會出現在這裡,還救下了我煙雲城。」

「爹,你說他就是萬古至尊武凌天。」莫塵有些吃驚的望著中年男子。

「我也不確定,不過從他的那番話,我才猜出了七八分,傳聞邪魔就是武凌天釋放出來的,他是天煞孤星,註定了要給東荒帶來大劫。」

莫塵有些出神,萬古至尊,他竟然能夠與至尊榜排名第二的萬古至尊並肩作戰。

除了煙雲城外,拜月皇朝的其他城池也都遭受了魔兵的侵襲,還有許多宗門勢力也都遭受了魔兵肆掠,宗滅人亡。

魔物禍亂東荒,諸多聖地紛紛派出弟子誅魔,魔兵侵襲的腳步受到了阻礙。

滄瀾王朝。

一個五品王朝,滄瀾王朝以文立國,滄瀾學院在滄瀾王朝擁有舉足輕重的地位。

滄瀾王朝依附於拜月皇朝,拜月皇朝遭受魔物肆掠,滄瀾王朝也不能倖免,一位低階魔帥帶領數千魔兵殺入了滄瀾王朝,一時間血流成河,哀嚎遍野。

滄瀾王朝人口近億萬,可大多都是普通的凡人,如何能夠抵擋魔兵,很快滄瀾王朝死了千萬百姓。

魔兵將人族當作血食,吸取了千萬人族血食,魔兵的成長速度極快,彷彿根本沒有什麼瓶頸,只要能量足夠就能不斷突破修為,這才是魔兵可怕之處。

整個東荒北部怨氣,血煞之氣衝天,劫氣越發強大,一但爆發,東荒大劫就會立即降臨。

東荒北部虛空之中,龍飛隱匿在虛空之中,不斷吞噬著這些怨氣,血煞之氣,他的修為已經達到了真仙後期境界,距離天仙境界也只有一步之遙。

「哈哈。。。。。殺吧!給本尊殺,殺光人族。」龍飛肆無忌憚的仰天長笑,殺戮越重,他越興奮,而他的修為也會不斷增強。

「武凌天,等著吧!等本尊修為突破天仙境界,就親自去將你殺死,不,我要奪取你的肉身,這具肉身太弱了,只有你的先天神靈之軀才能配得上本尊。」龍飛眼中露出陰狠之色。

魔兵一路勢如破竹,攻入了滄瀾王朝的王城。

「天地有正氣。」一聲蒼勁有力的聲音響起。

這個聲音彷彿的天地間最正義的聲音,天地間一股至純至正的浩然正氣匯聚,闖入王城內的魔兵瞬間化為飛灰。

虛空中劫雲匯聚。

一個老者走出滄瀾學院,滄瀾學院無數學子跪地,「見過夫子。」

天地間的浩然正氣都匯聚到了老者身上,老者容貌不斷蛻變,從一個六旬老者成為了一個俊俏書生,返老還童,更是從一個普通人直接成為了一名修士,修為蹭蹭往上升,很快就突破了入聖秘境。

虛空劫雲突降,雷霆轟擊而下。

「劍。」老者言出法隨,浩然正氣凝聚成一把浩然之劍,一劍斬碎了雷霆。

武凌天正好途徑此地,見證了這奇迹的一幕。

一個普通人竟然瞬間就成為了一個入聖秘境的大能,要不要這麼變態。

「他難道是上古時期百道中儒道的傳人。」武凌天知道一些上古秘辛,上古時期,以及比上古時期更加久遠的時期,人族極為繁榮,百道爭鳴,可不僅僅是只有仙道,魔道,佛道,體道。

除了這些道統外還有儒道,劍道,神道,兵道等等諸多修鍊體系。

對於這些道統傳承,武凌天是知之甚少,這儒道的修鍊之法更是奇特,也很變態。

武凌天望著渡劫的書生,道:「劫數伴隨著機緣,人族盛世即將到來,百道也會相繼出現,我倒要看看是我的武道厲害還是百道更強,總有一天,我的武道要屹立在玄黃界。」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