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別試了!等機會到了,我們自然能夠出去!”方餘濤睜開眼睛忽然輕輕道!

“什麼?”丁剛急着開口問!

“到時候就知道了!”方餘濤心中已然做了決定!他在賭,賭那個人會出來!如果只是簡單的將衆人餓死在這裏,那麼就太沒有意思了!

雖是如此,但是方餘濤沒有多說!但是在這個的環境下,不是別人的因素!最爲重要的人便是衆人的心理素質,如果稍稍出了點什麼問題那麼麻煩就打了!

方餘濤側過頭看了看四個特種兵,又看了看在黑暗他們手中那握得光亮的武器!如果他們其中一個突然發難,那麼在這個地方恐怕誰都不會好過!

近距離沒有防備的槍擊,那麼恐怕就連自己這個身板都挨不住吧!方餘濤心中暗想着!

方餘濤雖然說了,但是丁剛卻是還是不肯勸告,或許是基於衆人對於離開這個黑漆漆的洞的希望,最後阿才陪着丁剛出去的一次!

不過一次的探索,卻是將所有人都嚇了一跳!就連心中清楚一點的方餘濤不禁都開始懷疑自己原先的想法!

因爲丁剛和阿才兩人一去竟是用了六個多小時,按照進來的路程來探,慢慢的行走從洞口到洞底也不過二十分鐘,來回路程至多也不過是用四十分鐘便足夠了!

當兩個人一身疲憊的站在衆人目前時,不免都嚇了一跳!在強力電筒的燈光照射下,兩人的面色煞白,滿臉都是汗水,在燈光的照射下泛着油光!

還沒有等衆人說話,兩個人便齊齊倒下來!衆人又中一陣忙活,將兩人拉來,喂入清水!“沒事,只是有些勞累過度罷了!讓他們休息一會便好了”許逸欣這個醫生這個時候總算是派上用場了,不知不覺說話聲大了點!

聽許逸欣這樣說,衆人的心便放了下來,安靜的等着!

大概過了兩個小時,兩人才晃晃悠悠醒來!

“怎麼回事?”劉天升開口問道!

丁剛顯得還有些迷模,“我也不知道,我只是覺得頭有些暈,走着走着就這樣了!”

“我也不知道!我跟着丁哥一直走,後來醒來就看到你了!” 總裁強制愛 阿才的輕輕的道!

“好了,沒事,你們先休息一會!”劉天升拍拍阿才的肩膀安慰道!

“到底是怎麼回事?”郝斌這個時候終是忍 不住問出話來!

“不知道!”劉天升回了一句!

一個回來只需四十分鐘的路程兩個人愣是走了六個多小子,走得精疲力盡之後纔回來了!

“其中一定有什麼古怪!”劉天升補了一句!

“嗯!確實很古怪!難道里面有很多的岔路?”秦漢補充問道!

方餘濤的皺着眉,想着其中的問題!一開始自己就試過,幾乎是摸盡了這個山洞中的每寸牆壁,並沒有摸到什麼古怪的地方,如果說是有機關,那麼那些門道到底又是如何引得兩個人走進了岔路,而且一走就走六個多小時,而是讓兩個特種兵走得精疲力盡!方餘濤多少知道一點關於中國特種兵的訓練方式,在耐力方面中國軍人是特別注重的!

“好了先別多想了!還有就是在沒有想出什麼有效的辦法之前,大家最好就是呆在這裏不要動!”秦漢教授這個時候緩緩的道,語氣中同樣是帶着疲憊!

中下午分東西吃的時候,大家特別給地阿才和丁剛多一點東西,畢竟那六個小時的不停前進消耗了兩人大量的能量!

很快在衆人乾等中,時間又到了夜間!

這一次將值勤分成兩人,郝斌和劉天升一個值前半夜一個值後半夜!不僅僅是因爲丁剛和阿才兩人消耗大,還有就是這一段時間裏面在山洞裏面並沒有遇上危險!

夜,靜!看不到夜晚的天空,感覺不到微風輕撫,所見的不過是那漆黑的洞頂,還有那沒完沒了的滴水聲!不知持續了多少年,又會沿續多少年!

劉天升,靜靜的坐在邊上,搭拉着雙眼,也努力在看清這裏黑暗,不過卻沒有半分的效用,除了那森森白骨幾乎看不清任何東西!石柱上的不斷向下滴落的水滴聲,讓他煩躁!他怕,他自己就這樣結束在這裏!

劉天升努力的讓自己撇眼笑了笑,心中暗想如果自己真的死了,或許連追加烈士的資格都沒有,甚至,甚至是他們永遠都找不到自己的屍體!就算找到了,或許就像現在自己看那一堆白骨一樣,又有誰知道誰是誰!

劉天升想笑,但是笑不出來!他想,想很多,想親人!想戰友,還有那沒有經歷的戰火!劉天升微微一嘆,很輕微的嘆息聲,他知道這個時候自己不能這樣!雙眼慢慢擡起,目光前猛然泛起一道白光!

劉開升想叫出聲來,但是那白光的速度卻是容不得自己的聲帶產生振動發出聲響了!

是匕首的反射的光亮,是阿才的匕首!阿才的身體微微傾起,左右託着身子,而右手則是揮動着匕首斬向睡在他身邊的丁剛!

丁剛的雙目已經睜大,在最後一刻他的雙目中是不解,而不是悔恨!

“釘”金屬撞擊聲!聲響將所有人都驚醒,方餘濤的右手還凌在空中!

怎麼回事?頓時,衆人將身邊的強力電筒都打開來,這個時候也不再想着節約用電了!

衆人的目光看向方餘濤接着又轉向劉天升,最後則是看向阿才!

“你他媽的幹什麼?”劉天升的憤怒的大叫着,衝上前去狠狠的踢在阿才的臉頰之上!強大的力量讓阿才滾動了一下!對於劉天升而言,這是不可以容忍的,軍人的最恨就是自己的戰友出賣自己!而現的阿才所做的一切已然是了!

所有的向其投向質疑的目光,緩了緩,阿才方纔慢悠悠的直起身子,他的嘴角已經掛上了血,沒有說話,沒有憤怒的目光!

他的目光是呆滯,阿才目光呆滯的看向衆人,不解的看着衆人!

“你他媽的剛纔在幹什麼?”劉天升清楚的看清了整個過程,見阿纔沒有回話,這個時候大聲的叫罵道!而這個時候差點成了受害人的丁剛,則也是一點呆滯的看着兩個人!

“什麼?我剛纔幹什麼?”阿才瞪着眼睛,看着憤怒的劉天升,輕聲的問道!

“你說你幹什麼了?”劉天升的憤怒就如九月的雷雨一樣,動靜極大!

“我幹什麼?我幹什麼?我剛纔幹什麼了……”阿纔沒有理會劉天升的問話,慢慢的低下頭去,輕微的搖着頭,似乎自言自語道!不停的重複着一句話!

衆人怪異的看着阿才。劉天升的憤怒,也慢慢的轉化成了奇怪!

“我幹什麼了?我幹什麼了?我幹什麼了……”阿才的的聲音越來越大,頭搖的越來越厲害!忽然間,阿才揚起的的拳頭狠狠的打向自己的腦袋!

丁剛見狀,連忙拉住阿才的手,這個時候郝斌也連接跟了上去,拉住阿才的手,不讓他自己用拳頭狠命砸自己的腦袋!

阿才的力氣似乎是忽然間變大了,丁剛和郝斌兩個人同時拉住阿才都顯得很吃力的樣子!

阿才那拼命晃動的手和腦袋,忽然間又全停了下來!似乎是一臺機器人接收到新的旨令一樣!然後瞪大了眼睛,慢慢的掃視着其餘的六個人!接着表情異常痛苦的的小聲道:“我爲什麼要這樣,爲什麼,爲什麼?”

“你爲什麼要我這樣做?爲什麼,我求求你了,我求求你!”阿才的極其顛瘋的看着黑漆的牆壁,不住的念道!

衆人轉過頭去看向阿纔看向的方向,卻方現只有黑漆漆的牆壁。不過阿才還是對着那個方向不住的念道“你爲什麼要我這樣做,你爲什麼要我這樣?”

“誰?是誰讓你這樣做了?”劉天升憋着怒氣問道!

“求求你,求求你,不要這樣啊!”阿才自顧自的不停的道!卻也沒有說清楚到底是在求什麼!一時間衆人面面覷覷,不明所以!

“啊!”阿才突然間暴發開來,狠狠的掙脫了丁剛和郝斌的拉扯,飛快的拿出縛在身上的手槍,拉開保險便指向自己的頭!速度很快,一時間誰也沒有想到阿纔會這樣!

站在遠處的方餘濤這個時候也是有心無力,只能眼睜睜皺着眉看着!

“咔。”清脆的響動代替了原來的槍手,郝斌的的左右緊緊的扣在阿才的右手手腕上,幾乎同時右手擊向阿才的左頸動脈上,突然間壓迫神經,阿才便暈了過去了!

看着阿才安靜的躺下身來,衆人都沒有再說話!

“許醫生,你幫阿纔看一下吧!”劉天升雖然憤怒,但是還是關心自己手底下的人,雖然這四人的特殊隊伍只是臨時的!

“沒有什麼大的問題.應該只是情素有些激動!”許逸欣看完躺在地上的阿才這方纔道!

“謝謝你了!”劉天升又道!

“不用!”許逸欣客氣的擺動着手!

“我想還是先把阿才的武器收起來吧!”丁剛看着躺在地上的阿才,這個時候方纔緩過勁來,剛纔與死神打了個邊,確實是有些嚇人!

劉天升的頭微微一歪,思考了一下,隨即點頭道:“嗯!現在他的情況有些不穩定,還是先收起來的好!”

待衆人一切都收拾好之後,這個時候方纔是早上的五點多鐘,不過這經這事不折騰誰也再沒有睡意了!

“他剛纔說的那個是他到底是怎麼回事?”許逸欣忽然湊到方餘濤的身邊小聲的問道!

方餘濤微微皺了皺眉,有些不習慣許逸欣身上傳來的淡淡的香味“我也不知道!”隨口答覆了一句!

黑暗中許逸欣看不清方餘濤的樣子,但是從眼睛中光亮,許逸欣知道方餘濤是有意在敷衍自己,見此討了沒樂,也不再去問,獨自想着問題!

躲在黑暗中的衆人也都沒有再說話,阿才的異變給衆人很嚴重的打擊,心中擋憂的東西終於出現了!阿纔是第一個,也是第一次!但是誰也不能保證自己會不會是下一個,而自己變了之後又會做些什麼樣的事情!想到這些,心中不免又想到先前那五具可怕的死屍,接着就是那突然間化爲白骨的活人!

不過這一切都在留在心裏,誰也不能爆發出來!

方餘濤是一個很聰明的人,但是一個人聰明並不代表他可以瞭解所有的事情!夜裏防了阿才的那一手,是因爲一直以來方餘濤就覺得阿纔有問題,具體的應該是在遇上那一所小竹屋,聽完阿才所說的那一個據說的故事之後!從那時起,阿才就開始迴避自己的目光!方餘濤心中默默想着,欲圖理清自己的思路!背後的那個人到底是如何下手,又是什麼樣的手段!想到這裏,方餘濤眉頭皺得更緊了,因爲之前方餘濤便小心的在意這裏的每一個人,不過衆人身上並沒有什麼其怪的現象,而自己的敏銳的感觀也都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在這個古怪的山洞裏面沒有任何的陰力,甚至連怨氣都沒有!

方餘濤不知道這一切都是如何辦到了,只是單單看到這些森森的白骨就應該聚留下足夠多的陰力,可是事實就是方餘濤在這裏就連一絲絲怨氣都沒察覺到!

秦漢教授,輕輕的擺弄着自己的捲菸,心中計量着這些煙能不能夠撐到自己尋到出去的路,或是等待別人的救援!忽然意,秦漢覺得自己挺光棍的,在這個時候卻沒有多少的害怕!人老了,有些時候就能夠感覺到自己的生命的流失,這是一種讓人害怕的感覺,因爲貼進死亡的感覺讓人害怕,而卻又偏偏不知道到底會在什麼時候突然流逝到自己的最後一點的氣力!不過在這個時候,秦漢覺得自己忽然不怕了,因爲或許與死亡貼得太近的原故!所謂萬事萬物殊同歸,大概這一條就是負負得正的原理!秦漢吐了一個漂亮的菸圈,雖然在黑暗中並不能看得清晰,但是秦漢忽然有些得意自己在這個時候得出的有些幼稚的理論!

不過雖是如此,但是秦漢還是有些不安!如果這一次真的出了什麼事故,那麼自己爲了自己的一已私利卻連累了六個年輕人,畢竟他們的青春方纔剛剛開頭!秦漢微微一嘆,又猛吸了一口煙!並無他法,只能靜靜的等待!

這個時候,初晨的朝陽已經慢慢升起,淡紅的光暈縈繞在周邊,太陽開始照亮沉浸在黑夜中的土地,不過黑暗的地方依舊是黑暗的!因爲它是陽光無法觸及的黑暗角落! 經過了六個小時左右,阿才又一次晃晃悠悠的醒來!這一次阿才的眼神就鎮定的許多,丁剛和郝斌貼在阿才的身邊,做好的應急準備!

“怎麼樣了?”劉天升這個時候開口道!

“我們不應該來的!”阿才慢慢的道了一句!

“什麼?”劉天升奇怪的發問!

“她說我們不應該來的!”阿才又不急不慢的道!

“誰?”方餘濤這個時候也感覺到事情的蹊蹺,向前靠了幾步皺着眉問道!

“竹屋的主人!”阿才忽然之間擡起頭來看着方餘濤的臉,準備的說是看着方餘濤的眼睛!這樣的直視,讓方餘濤有些意外!因爲阿才總是習慣迴避別的目光,至少方餘濤這段時間看到的便沒有發現阿才這樣直視過別人的目光!

“那他人呢?”方餘濤笑着問道,看着阿才的眼睛不急不慢,似乎是在做一場鬥爭!

“呵呵,呵呵呵!”阿才忽然笑了起來,笑得有些張狂!

“你們是看不到她的,她又怎麼會見你們,不會的,不會的!”阿才說着又笑了起來!

黑暗中衆人都看不清對方的表情,但是現在卻依舊不由自主的面面相對,似乎是能夠從對方的表情中看出些什麼東西來!

“那你是怎麼見到他的呢!”方餘濤接着引導問!

“我又哪裏能夠見到她啊,是她出來見我!”阿才喃喃的道,似乎是被那人見過一次卻是極幸運的事情!

阿才木納的表情忽然嚴肅起來,雙目對着強力電筒所發出來的光亮也沒有覺得任何的異樣,似乎根本就感覺不到一樣,像極了一個瞎子!

“我們都要死!她說我們都要死!”阿才的忽然又開始變得急促起來!

“她說我們都要死?”劉天升的聲音變了樣,不自覺的抓緊了手中的槍!

“是的!她說,要將我們一個一個的殺死,就好像前面的那五個人一樣!”阿才擡起頭來看着發問的劉天升!

劉天升看着阿才那白淨的眼睛,竟不自覺的後跳了一步!

“哼!她想讓我們死,我們就得死?”郝斌冷冷的哼聲道!

“如果她想讓我們死,其實我們早就死了!”阿才慢慢的轉過頭去看着郝斌,雙眸不住的動着,似乎是在很認真的打量着郝斌!一切都像是一個陌生人一般!

“看,你們看。”阿才的聲音突然急促起來,身子忽然間就轉了過去,伸出右手來指着那森森白骨!

“你是說,那些人都是那個殺的?”方餘濤走了兩步,一腳踢開靠近的白骨然後轉身問道!

“不是!”阿才的回答很快!

“你是怎麼知道這些的?”許逸欣的聲音突然擠了出來,從丁剛的身後站了出來!

“是她告訴我的,聽,你們聽,她正在對我說話?”阿才慢慢的眯起了眼睛,似乎極爲享受!

“在哪?”許逸欣又追問道!

“你們看不見的,你們不會看見的!”阿才正眼看向說話的許逸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