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利茲院長看著柳雲祁的眼神之中一陣游移不定,似乎在猶豫著什麼,片刻之後他才笑道「好吧,你剛回來,我也就不多留你了,有什麼事情明天再說吧。」

柳雲祁不由的皺了皺眉,並沒有過多的在意,與利茲院長點了點頭便帶著身邊的人閃身離開了這裡。

他的這份速度看的利茲院長又是一陣愣神,片刻之後院長才不禁感嘆道「這份速度,著實驚人,實力進境的這麼快,著實可怕啊~,看來,我們學院有希望了~」 看著面前這久違的房屋,柳雲祁不由的長長吐出了一口氣「終於回來了,這次出去的時間可夠長的啊。」

看著面前的小房子,沐糯好奇道「哥哥,我們接下來要在這裡生活嗎?」

「不是生活,是要住一段時間。」柳雲祁輕輕的撫摸了下沐糯柔軟的頭髮,嘴角勾起了一抹自信的笑容「用不了多久,一切都將改變。」

「來,我們進去吧。」柳雲祁帶頭就與沐糯朝前房門走去,邊走邊道「雖然應該不怎麼需要,但這段時間,這裡的安全就交給你咯,卿肅。」

「就放心交給我吧,老大。」卿肅認真的點了點頭。

柳雲祁有些不好意思的撓了撓頭道「說了不要這麼叫我了,這稱呼實在有些怪異。」

「老大就是老大,沒有別的稱呼。」卿肅一板一眼的回答道。

「吱呀。」

說著,柳雲祁就打開了房門,就在他打開房門的瞬間。

「噹啷」

「主人?」

大廳之中,傳出了一聲硬木落地的聲音。

凝神望去,只見大廳之中,一身女僕裝的蘿絲正一臉狐疑的看著門口。

柳雲祁微微一怔,疑惑道「蘿絲?你怎麼會在這裡,你沒收到我的那封信嗎?」

「信?什麼信啊?」柳雲祁提到了那封信,蘿絲心中的疑慮頓生被打消一空,眼中閃過了一絲慌亂,隨即面上帶上了一抹柔和的微笑「主人,您們終於回來了,這個時間主人應該還沒有吃飯吧,蘿絲這就去準備。」也不等柳雲祁回答就轉身進入了廚房之中,那背影看起來甚是歡快。

蘿絲的這幅模樣看的柳雲祁是一陣皺眉不已,他在離開的時候明明將信扔到房間里了,怎麼蘿絲會沒收到那封信呢?難道信被風給吹飛了?怎麼可能會那麼湊巧的就被風給吹飛了呢?就算飛了也應該在房間里才對啊,難道這麼長時間蘿絲害沒有找到?

就連柳雲祁身邊的滄瀾看著蘿絲的背影都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微微一笑道「我去廚房看看蘿絲。」

「恩。」點了點頭,似是想到了什麼,柳雲祁又問道「滄瀾姐姐,沐糯還是跟你一個房間可以吧?」

「難道你想跟沐糯睡一個房間?」滄瀾回身一臉曖昧的說道。

柳雲祁還沒說話,沐糯就連連點頭道「好喲好喲,沐糯要跟哥哥一起睡,沐糯好喜歡跟哥哥在一起呢~」

柳雲祁無奈的撓了撓頭道「這怎麼可能呢?我還是帶沐糯去你房間看看吧。」

說著,便與沐糯一同朝樓上走去「卿肅也一起來吧,正好給你選一個房間。」

這一夜,一如往常那般的安寧和諧,只不過,少了小柔在身邊,多少的會讓柳雲祁的心中多出一絲寂寥,曾經,雖然會感覺到頭疼第二天起來換褲子,但當時的那種溫馨感,如今卻因為少了小柔的存在而多出了一絲空虛感。

躺在床上的柳雲祁望著窗外的那輪明月,不覺的對小柔多了一分想念「靈歌,小柔走了,你想她嗎?」

靈歌睜開了原本緊閉的眼睛,撲閃的大眼睛在月光照耀下一閃一閃的,望著柳雲祁道「想,剛開始與她一同睡在父親身邊的時候靈歌還覺得她有些礙事,成天霸佔著靈歌的父親,靈歌便成天的找她吵架,可她走了之後,沒人陪靈歌吵架了,靈歌反而覺得有些不習慣了。父親呢?您想念那隻臭狐狸嗎?」

柳雲祁笑了笑道「是有些懷念啊,小柔在身邊的時候,抱住她睡,還是挺暖和的,現在她不在了,總是覺得有些冰涼涼的。哎~,習慣還真是一種可怕的東西啊,習慣了小柔在身邊,如今小柔不在身邊了反而覺得有些不習慣了。」

此時,一樓蘿絲的房間之中,她正躺在床上獃獃的望著窗外天空中的月亮,伸手到腦後的枕頭下拿出了一張摺疊的方方正正的紙張,上面寫著「蘿絲親啟」四個大字,在月光的掩映之下,摺疊的紙張之中只寫了聊聊幾行字。

蘿絲輕輕的打開了折在一起的紙張,看了幾眼之後用手壓在自己的胸口喃喃自語道「這種事情我早就知道了,主人是不可能真心將蘿絲當做女奴的。可就是因為這樣,蘿絲才離不開您啊,主人~」

在床上躺了半天,蘿絲徒然從床上坐了起來「這麼晚了,主人是不是已經睡了呢?」

這一刻,她有一種衝動,她想要上樓去跟柳雲祁說清楚,想要跟柳雲祁說自己想留在他身邊,想一直留在他身邊,哪怕真的只是一名女奴,越想,這種想法在她心中是越加的強烈,終於,他忍不住的下床朝著門口走去。

縱然一開始,她對自己成為柳雲祁女奴的事情感覺到反感厭惡,可,在隨後與柳雲祁的接觸之中,她卻發現,柳雲祁並不是自己想象之中的那種人,也是從那時候開始,她心中也不再抵觸這一切了,因為她知道,柳雲祁遲早會放自己離開的,而在那之前,她只要跟著他做做家務就好,也沒什麼不能接受的啊?

本來,一切都應該是這樣,等柳雲祁哪天高興了再放她離開,那樣的話,一切就都皆大歡喜了。可,這一切,卻在那一天,她聽到柳雲祁與滄瀾之間的對話的時候發生了改變。

她被利用了,可是他們卻並不是想要害他哥哥,只是想要讓他重新變成有用的人,來做那個人的手下,那一刻,她不知道自己到底是該高興,還是該憤怒,總之,心情就是很複雜。

儘管她不明白自己此刻的心情,隔天,她還是一如往常那樣,就像沒事人一樣給柳雲祁做做家務,做做飯,然後,沒過多久,他終於等到了蘿絲的哥哥,那一刻,其實她心中很猶豫,他不知道自己是不是應該配合著柳雲祁去改變她哥哥,她想要大聲的跟柳雲祁說,不要再利用她來達成自己的目的了。

可是,她心中的這些想法卻又在那一刻,全都化為了烏有。就在那一刻,她喜歡上了柳雲祁。儘管柳雲祁用極盡刻薄的語言侮辱她,儘管他的動作是那麼的粗魯,令她的身體感覺無比的疼痛,儘管他的年齡比自己小。

但是,她卻在那小小的身體上感覺到了她許久未曾感覺到的東西,那就是安全感。沒錯,就是安全感!

自從她懂事以來,她們家就因為她的關係,因為她哥哥的關係,一直被貴族欺負,儘管她表現的很堅強的模樣,但不可否認的是,每一次在別人欺負她的時候,她總是希望能有人站在自己的面前保護自己。

雖然那天自己是被柳雲祁欺侮的,在哥哥面前被柳雲祁欺侮。但,由於柳雲祁給她建立出來的信任感,讓她知道,這並不是柳雲祁真心的,她也是從這裡,看到了柳雲祁強勢的一面,並且,毫無意外的喜歡上了他,她想要真正的躲到柳雲祁的身後讓他為自己遮風擋雨,做一個幸福的小女人。

原本,她是那麼想的。可,這一切又都在不久的之後全都變了。那一天,她一如往常一般早早的起床打掃房間,然而,她打掃完了,直到下午都沒見有人從房間里出來,心中一種莫名的猜想讓她鼓起勇氣上樓要去查看下柳雲祁一行人是否還在房間之中。

答案果然不出乎意料,柳雲祁與滄瀾的房間之中早已是人去樓空,在柳雲祁的房間里她還發現了一封信,一封柳雲祁給她的信。

一種不祥的預感讓她遲遲的不敢打開那封信,並且,她希望這封信並不是為別的,只是柳雲祁想告訴她,他晚上就會回來。她下樓,一如往常一般給柳雲祁一眾人準備晚餐,然後,就在客廳里等著他們回來

然而,她一直在客廳里等到深夜都沒有見到柳雲祁一行人回到這裡,終於,她鼓起勇氣打開了柳雲祁給她的那封信。

不出意料的,柳雲祁果然出門了,說是出去幾個月就回來。那一刻,她心裡鬆了一口氣,雖然有幾個月之久,但柳雲祁好歹也會回來不是?然而,接下來的一段話卻讓蘿絲的心跌到了谷底。

信里,提及了女奴的真相,以及柳雲祁對她深深的歉意。這些,她都沒有看到眼裡,她只是知道柳雲祁不要自己了。

她獨自在這漆黑無人的屋子裡傷心了好久,甚至好幾次都想要提著包袱離開這裡,可,努力了好幾次,她都下不定決心,因為,柳雲祁是第一個讓她有安全感的男人,儘管還不成熟,但也是第一個讓他心動的男人,這怎麼能讓她割捨的下呢?於是,她決定了,就算死皮賴臉也要留在柳雲祁的身邊,直到哪一天,他肯真正的接受自己。

推開了自己的房門,蘿絲緩緩的走上了那並不算長的樓梯,她此刻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敲響柳雲祁的房門,告訴他,自己想要留在他的身邊,就算一輩子只是女奴也沒關係,她就是想要躲在柳雲祁的身後過這一輩子。

然而,就在她在心裡不停的為自己鼓勁的時候,卿肅推開了房門,身形一閃,擋在了她面前一臉審視的看著她道「這麼晚了,你上來是想做什麼?!」雖然,她叫柳雲祁主人,但從沒見過她的卿肅依舊對蘿絲不放心。 「我…我…」不知是因為心虛,還是因為對這個一本正經的陌生人感到恐懼,蘿絲緊張的是半晌都說不出話來。

看著蘿絲那副驚慌的模樣,卿肅的眉頭頓時是皺的更深了起來。

「吱呀。」

正在這時,滄瀾打開了房門,對著卿肅微微一笑道「卿肅,不用擔心,你先回房間吧,我跟蘿絲說幾句話。」

卿肅皺眉看了看滄瀾,又看了看蘿絲,最終還是點了點頭,重新回到了自己的房間關上了房門。

看著卿肅關上了房門滄瀾又轉頭望向了蘿絲「你,收到了雲祁的那封信對不對?」

「沒…沒有…」蘿絲面上不由的一驚,有些慌亂了起來,有些不敢看滄瀾的低下了頭去。

「收到了吧?」蘿絲如此驚慌的模樣,滄瀾的心中頓時有了些計較,認真的盯視了蘿絲半晌,直到看的她有些不知所措了才開口道「你喜歡雲祁?是嗎?」

蘿絲頓時把頭低的更低了,聲音有些顫抖的說道「我…我沒有,我只是一個低賤的女奴,怎麼有資格喜歡主人呢?」

滄瀾一愣,微微一笑,俯身到蘿絲的耳邊道「喜歡就要說出來,興許,我能夠幫你達成心愿呢?」

蘿絲的心頓時一陣顫抖了起來「滄瀾姐姐她說的是真的嗎?姐姐她真的願意幫助我嗎?一定會的吧?姐姐她,滄瀾姐姐她平時那麼的溫柔不是嗎?」

見蘿絲半天都不回答,滄瀾的綉眉蹙的是更緊了「既然你不喜歡雲祁?那你就早點離開這裡吧,雲祁的身邊,不是像你這種普通武者能夠待的了的。」

滄瀾的這句話頓時就如同一記重鎚狠狠的砸在蘿絲的腦門上,滄瀾姐姐這是什麼意思?她是讓她離開主人嗎?可是,可是她又怎麼能,又怎麼離開的了主人呢?

頓時,蘿絲再也顧忌不了許多了「沒錯,滄瀾姐姐,我…我…我就是喜歡主人才留在這裡的,主人的那封信我也收到了沒錯,可我就是不想離開他!不為別的,蘿絲只是想留在他身邊,哪怕永遠都只是一名女奴都可以!」

滄瀾震驚了,她看著蘿絲半天都說不出話來,半晌之後才不解道「為什麼,為什麼你們一個兩個的都是這樣?這世界上好男人那麼多,他有那麼好么?為什麼你們都願意如此的為他付出?」

滄瀾想不通,她真的想不通。先前是小柔,喜歡柳雲祁卻又因為自卑不敢說出來,最終只能趁柳雲祁睡著了偷偷的從他身上偷孩子。現在又來了個蘿絲,為了待在柳雲祁的身邊居然寧願一輩子當一名女奴,這到底是為什麼? 腹黑爹地寵妻成癮 到底有什麼理由讓她們那麼做?

「主人他能給我的你根本就想象不到!蘿絲什麼都不會做的,蘿絲現在只想留在主人的身邊,求滄瀾姐姐不要妨礙我!」似乎是堅定了自己心中的想法,蘿絲看著滄瀾的目光堅定無比。

看著這個一直以來在自己面前表現的柔弱不堪的女人此刻居然以如此堅定的目光望著自己,滄瀾震驚了,她不明白這一切到底是有著什麼樣的力量在支撐著蘿絲,居然讓她做到了毫不畏懼的地步。

滄瀾一時之間有些不知道該怎麼辦了,雖然她在柳雲祁的面前胯下海口,說自己能為他擋下撲上來的女人,可面對這一個個為了愛而如此不顧一切的女人,她真的有些不知道如何勸說。

強硬的讓她離開柳雲祁?不,她做不到!況且,就算真是如此,她也相信這起不到任何的效果,在這些個為了愛情不顧一切的女人面前,她認為光靠語言的力量是無法讓她動搖的。

那就只有以現實來讓她離開柳雲祁了,慕然,滄瀾的心中有了決定,冷冷一笑「雲祁他貴為武尊,哪是你這種高階武將能夠肖想的?將來,他的敵人只會越來越多,越來越強大,將你這個除了打掃之外並沒有什麼大用的人留在身邊對他有什麼好處?!讓她在將來為你分心嗎?!」

蘿絲怔住了,她之前都是一心在想著如何留在柳雲祁的身邊,可卻並沒有想到以後會怎麼樣,會給柳雲祁帶來什麼影響,雖然她並不想承認,但滄瀾說的話是對的,就她一個小小的武將,真的有資格留在柳雲祁的身邊嗎?

契約總裁別亂來 見蘿絲似乎動搖了,滄瀾的心裡頓時鬆了一口氣,只要能夠找到突破口,那接下來都好辦了。

滄瀾面色冷凝的就接著說道「並且,我還不怕告訴你,在這半年之內,雲祁他肯定是會晉陞到武皇實力的,到時候他所面對的就將是武皇級別的強者,你一個小小的武將,連武王都能隨意滅殺的存在,到時候你還能幫的上他什麼忙?洗衣做飯打掃衛生?這些,只怕就連武王都願意為他做吧。」

蘿絲不由的怔在了原地,柳雲祁武皇的實力,她一個武將真的有資格留在她的身邊嗎?這一刻,她迷惑了,她不知道自己就這麼自私的想要留在柳雲祁的身邊到底是對還是錯。

而滄瀾也是被自己的話給提醒到了,怔在了原地。柳雲祁馬上就要突破到武皇了。可她還在做什麼?還在武尊原地踏步?再這樣下去,她真的能幫到柳雲祁嗎?

慕然的,她想到了最近已經很少出現的靈歌了。她一直以為靈歌是因為小柔的離開才開始發奮修鍊的,如今想來,那只是其中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估計就是柳雲祁如今的實力讓靈歌感到了危機,為了不被柳雲祁甩下來,靈歌才會那麼夜以繼日的投入修鍊之中。

也不知道是不是因為契約的原因,靈歌修鍊的速度也是快的可以,只是幾個月的時間她的實力就已經快與柳雲祁持平了。

想到這裡,滄瀾的目光不由的堅定了下來「看來,我也要加緊修鍊了,要是到時候雲祁他真的突破了武皇,那我能幫上的忙就會很少了。」

想清楚了那些,滄瀾又不禁將目光轉向了依舊遲疑不定的蘿絲「不用想了,你對他來說只是累贅而已,如果你真的喜歡他,就要為他著想,離開他。」說著,她轉身就要向房間走去,如今滄瀾所要做的就是加緊修鍊,爭取早日突破的武皇境界。

「那如果…」還沒走幾步,身後便傳來蘿絲顫抖的聲音「那如果我努力修鍊呢?努力的讓自己的實力強大起來,那我是不是有資格留在他身邊了?!」

滄瀾一怔,語調略有幾分嘲諷「不管你怎麼努力都是趕不上雲祁的,你們之間的差距就是如此。」

「怎麼這樣,難道就真的如滄瀾姐姐說的那樣,我想要留在他身邊就只是妄想嗎?」蘿絲不由的有些絕望的低下了頭去。

似是想到了什麼,滄瀾又接著說道「要不這樣吧,距離那什麼大會也就這一兩個月了,大會之後我們是肯定會離開學院的,如果在這之前你能夠突破到武王的話,那我興許就會讓雲祁帶著你一起離開。」

蘿絲一怔,眼中又重新燃起了一絲希望「只要突破到武王就會帶著我一起離開嗎?!這是真的嗎?」

「前提是你能突破才行。」留下了這一句話,滄瀾就重新的關上了房門,獨留下蘿絲一人望著那緊閉的房門怔怔出神,半晌之後她才咬牙堅定道「我一定會在大會之前突破到武王境,讓你們知道我也是有用的,並不是累贅!」反身,蘿絲就下樓朝著自己的房間快速的走了過去。

而蘿絲與滄瀾都並不知道,卿肅那看似緊閉的房門後面,他正倚靠在房門上將兩人的對話一字不漏的聽入了耳中。

看著窗外被風吹的一陣浮動的花草,卿肅的眼中滿是疑惑與不解「喜歡一個人,要做到那種地步嗎?那到底是個什麼樣的感情?是因為她喜歡的是老大才會如此,還是,這世間的感情本就如此?能夠讓人如此不顧一切的付出自己?」他不懂,真的很迷惑。

此時,柳雲祁早已經在自己的房中抱著靈歌進入了夢鄉,熟睡的他並不知道,今夜,有些人為了他而堅定了成長的信念。又有些了則是為這世間的感情而感到困惑、迷惘,甚至對這些有著一絲憧憬。

柳雲祁對這一切都並不知曉,然而,不管他知不知曉這一切,有些事情並不是他所足以改變的。

這世間最難以把控的就是情愛二字,最讓人瘋狂的也是情愛二字。有些人為了這兩個字可以犧牲自己,有些可以為了這兩個字不顧一切的瘋狂,可以說,這兩個字是這世間最兇猛、最無解的毒藥。

而這種感情也恰恰是柳雲祁最頭疼,也最毫無辦法的一種感情。它們的到來悄無聲息,而又那麼輕易的深入骨髓,就如同跗骨之蛆般趕也無法從心中趕出去。

今夜過後,註定會有很多事情都將改變,只不過身為中心人物的柳雲祁現在卻還對此一無所覺的沉寂在睡夢之中。 第二天清晨,柳雲祁早早的就從睡夢中清醒了過來,嘴唇微動之間,千里傳音就將柳雲祁的話語傳送到了滄瀾與卿肅的房中。

待他穿戴整齊的出現在房門口之時,滄瀾等人也全都從房中出來了。沐糯有些不滿的嘟囔道「哥哥不是說了接下來可以好好地休息嗎?怎麼還是這麼早就將人家叫起來了啊~」

「休息也有很多種休息方法啊?並不一定是要睡懶覺才叫做休息。」柳雲祁微微一笑道。

滄瀾也是有些疑惑道「雲祁,你這麼早叫我們起來是要去做什麼嗎?」

柳雲祁轉身朝樓下走去道「我們要去要到城裡去一趟。」

「額?帝都?」滄瀾不免有些疑惑道「你不是說要靜待幾天,坐等城內發生變化嗎?怎麼這麼快就又要進城?」

「進城也不一定要去參與勢力間的爭鬥啊,我們接下來要去城裡選址,準備開店。」柳雲祁嘴角輕輕勾起一抹弧度道「組建勢力可不能只是嘴上說說啊,要多管齊下才能夠迅速得到成效不是?」

「哦,這樣啊。」滄瀾點了點頭,又有些好奇的問道「那你想到要開一家什麼樣的店鋪來作為勢力的起始點了沒有?」

「這個啊~,我早就想好了,我打算要打造一條龍服務的娛樂綜合體。他針對的並不是只有上層社會的貴族,還有下層社會的平民也可以享受的到我們的服務~,只要做起來了,那我們的勢力才算是邁出了創建的第一步。」柳雲祁說著就要去打開大門朝外走去。

「主人?」就在這時,一道甜美的聲線響了起來,轉頭望去,只見蘿絲正打開房門一臉不解的看著他們「您們這是要出門嗎?」

微微一怔,柳雲祁點了點頭道「恩,可能到下午才會回來,午飯就不用做了。」

說著,柳雲祁打開了門便準備出去,他到現在都還不知道怎麼跟蘿絲解釋女奴的事情,便決定先不解釋了,等到要離開的時候再跟她說清楚好了。

「主人….」柳雲祁的腳才剛剛邁出去那麼一步,蘿絲略顯猶疑的聲音又傳入了他耳中。

「怎麼了?還有什麼事情嗎?」柳雲祁頭也不回的問道。

「主人…我…」蘿絲猶疑了半晌,終於開口說道「主人,能不能帶上蘿絲一起去?」

「你也要去?為什麼?」柳雲祁頓時皺眉望向了蘿絲,就連他身邊的滄瀾都是不著痕迹的皺起了眉頭,而卿肅與沐糯則是有些好奇的打量起了她,前者是想要知道她跟在柳雲祁身邊的目的,後者則是對蘿絲的表情覺得有趣。

「因為…因為…」在眾人的目光注視之下,蘿絲的表情顯得有些緊張,磕磕巴巴了半晌才想到了一個理由「因為廚房裡的菜不夠了,我也想出去買一點。」

「食堂不是每天都會送菜過來?」柳雲祁皺眉道。

「主人,就不能帶著蘿絲一起去嗎?」被柳雲祁戳穿了小謊言,蘿絲不由的有些沮喪的低下了頭。

柳雲祁皺眉沉思了片刻,最終還是點頭道「好吧,既然你想一起去,那就一起來吧。」

正好,他這裡也缺一個懂得一些門道的人一起去選購店面,畢竟,就算有錢他也不想充當二傻子讓人隨意的欺騙不是?有個本地人還是比較好點的,雖然蘿絲也不見得是本地人,但她起碼在帝都待的時間比他長,懂的也比他多啊。

「雲祁,你這是?」滄瀾看著柳雲祁的臉上滿是不解之色,帶著一個外人去選未來的據點,這也太不明智了一點吧?不僅滄瀾在看著柳雲祁,就連卿肅都是好奇的看著柳雲祁。

柳雲祁渾不在意的說道「總要有個本地人噹噹嚮導,這樣能少走一些彎路,況且,一些外設而已,就算知道了也沒什麼不妥的。」

「太好了!那主人,我現在就去換身衣服!」蘿絲當即就興高采烈的要轉身回房換掉那身女僕裝。

「不用換了,這身就可以了。」柳雲祁開口便制止了蘿絲回房換衣服,他可沒有多餘的時間讓蘿絲去換衣服,而且,她這身柳雲祁看著確實挺順眼的。

「可是主人…」蘿絲有些猶豫的拉了拉自己身上的女僕裝,示意這件衣服有些舊了。

想了想,柳雲祁道「一會去給你多買幾件新的女僕裝好了,不用特意再回房去換了,走了。」說著,也不等蘿絲反應過來,轉身就朝著門外走去,滄瀾等看了蘿絲一眼也是跟了上去。

蘿絲微微一愣,柳雲祁要給她買衣服?雖然說是女僕裝,但她心裡還是有些不敢相信。

突然想到自己身上的這件似乎是柳雲祁送給她的,她的雙眼頓時笑成了一輪彎月,邁著輕快的步伐就朝著柳雲祁一行追了過去。

清晨帝都的街道之上比之中午要熱鬧許多,許多平民們都是趁著清早還不太熱的時候將攤點擺出來,到中午的時候再收攤,而通常,都是早晨逛街的人會比較多。所以,一般來說,早晨的帝都會比中午的時候熱鬧一些。

看著街道上那來往的人群,柳雲祁的臉上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模樣,眼見前方有一個吃早點的小攤鋪,柳雲祁就與一行人走了過去,坐在了長木桌前對著蘿絲道「你是本地人,幫我們點點好吃的早點。」

「恩~,好的,主人。」蘿絲欣然點頭,朝著老闆就走了過去,跟老闆說了要上的東西之後就站到了柳雲祁的身後。

皺了皺眉,柳雲祁指了指前面的空位道「你也坐下吧,大早上的都沒吃飯的,就一起吃吧。」

「真的可以嗎?主人?」蘿絲有些不敢相信的看著柳雲祁,之前習慣了柳雲祁的粗暴與不講理,如今柳雲祁突然對她溫柔了,她倒有些不適應了。

「讓你坐你就坐,哪那麼多為什麼。」柳雲祁有些不耐煩的說道。雖然他知道蘿絲這樣是自己造成的,可是看到她如此卑躬屈膝的他還是有些覺得接受不了,畢竟,他也是從中國那種平等社會來的,看不慣這種奴僕制度。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