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前一世為人皇,李瀟掌握了無數的功法和武技。

而這龍脈洗髓訣,便是他成為人皇后,從人皇廟內得到的。

剛成為人皇時,李瀟能與神尊,魔尊抗衡,卻不能佔據上風。

但在得到龍脈洗髓訣后,當李瀟再次和神尊,魔尊交手時,卻能穩佔上風。

這一切,只因龍脈洗髓訣非凡!

以龍脈洗髓己身,鑄造聖龍寶體,以不滅龍身,征戰八方浩宇,逆九天之勢,奪天地造化,這就是龍脈洗髓訣!

「以吾李瀟之名,喚龍脈之力,加持吾皇之身!」

此刻,李瀟咬破了手指,在地上刻畫出了一副奇妙的圖案。

準確的說,更像是一個古老的符文。

在這個符文形成的瞬間,一股強橫的的力量從符文內爆發,腳下的大地都出現了震動。

隱約間,有一條龍吟在李瀟耳邊響起。

「果然,三千年過去了,人族還沒出現新一任人皇,我李瀟的名字,還能召喚龍脈之力!」

龍脈洗髓訣,非人皇不可修鍊。

若是在李瀟隕落後,有新的人皇誕生,那麼哪怕李瀟知道龍脈洗髓訣的法門,也無法召喚龍脈之力,也就不能修鍊龍脈洗髓訣。

不過,李瀟很清楚,這三千年的時間,天魔兩族入侵人族江山,人族更是內亂四起,根本就不可能出現新的人皇。

「八玄宗地下的龍脈太弱了,這龍脈之力……恐怕只能讓我洗髓伐骨,並不能助我開啟氣海。」

站在那神秘的符號上,一道道龍脈之力盤旋於李瀟身上,如氤氳白霧一般,在其體內出沒。

龍脈之力所過之處,堵塞的經脈被打開,體內的雜質化作了一層污垢,被排除體外。

甚至,在幾個時辰后,一道道爆響從李瀟的體內傳出。

仔細看去,李瀟的眉心之處,有一團火焰在燃燒。

火焰之中,有一根根黑色的鎖鏈,在龍脈之力下,正在不斷的崩斷。

這火焰,便是一個人的靈魂。

黑色鎖鏈,便是靈魂枷鎖。

天下生靈,若要修鍊,必須要打開靈魂枷鎖,與天地取得聯繫,方可吸收天地靈氣,轉化成靈力。

一般情況下,修士只需要打開一道靈魂枷鎖,便能感知天地靈氣的存在,從而開始修鍊。

但李瀟卻很清楚,靈魂枷鎖並非只有一條,而是有九條。

若是九條靈魂枷鎖全部打開,修鍊速度將會是尋常人的九倍!

不過,一般人,根本就無法打開九條靈魂枷鎖,不僅是因為開啟枷鎖的難度太大,更是缺少頂級功法。

前一世,李瀟雖然強,能力壓神尊和魔尊,但那時候的李瀟,也只是打開了八條靈魂枷鎖。

這一世,從頭再來,李瀟已經決定,必須要開啟九條靈魂枷鎖,從修行的第一步,就要成就圓滿!

「前一世,境界若是沒有一絲缺陷,哪怕是被偷襲,我也能立於不敗之地,甚至是反殺神尊和魔尊。」

「境界有缺,無法成就至尊之位,這一世,我每一步都要修鍊到圓滿!」

「一步圓滿,步步圓滿,等我修為大乘之時,這天下以我為尊!」

可是,這八玄宗地下的龍脈太弱了。想要以這點龍脈之力,打開九條靈魂枷鎖,根本就不可能。 「不需要,我不買了,你趕緊付了錢,我們走吧。」

一句話,路瑾如願的看到高雪的臉上,瞬間慘白。

「瀟瀟,我們之前不是說好了嗎,我們來買衣服?我們是好姐妹,買衣服當然也要一起啊。」

「可我現在不想買了,高雪,你趕緊付錢吧,我已經讓司機來接我了。」

「瀟瀟! 從執掌鴻蒙開始垂釣諸天 我……」

這個賤人!

賤人!

她肯定是故意的,肯定是故意的!

她明知道自己根本就拿不出那麼多錢,還催著讓她付錢!

她故意這麼說就是想讓她出醜,難堪!

高雪死死的咬著唇,生怕自己控制不住叫罵出來。

不過這蠢貨什麼時候居然有這心計?

看來她之前的直覺沒有錯,這個蠢貨這次回來變得不一樣了。

高雪平復著心底的慌亂,想著該怎麼讓路瑾幫她付了錢。

路瑾就好整以暇的坐在那,欣賞著高雪臉上變幻莫測的神情。

想吧,好好想。

看你今天能想出什麼招來。

盛辭衣那貨把她當傻子就算了,你這點小心機也敢在我面前顯弄。

我奈何不了盛辭衣,我還整不了你嗎?

今天就算你說破天,我也不會幫你付錢。

不僅不幫,我還要你今天過後,變得一無所有!

她現在高三畢業。

高中這三年的學費,可全都是原主幫她掏的。

當初說的好聽,只掏學費,等她以後有錢了,一定還她,大恩大德一輩子不會忘。

現在,當初的對她的恩情,她早就忘得一乾二淨,良心也餵了狗了。

這三年,高雪從來沒有打過工。

她一個孤兒,沒有錢。

她這三年所有的開銷,還不都是原主給的。

吃原主的,喝原主的,穿原主的,住原主的,最後還想踩著原主的名聲,借著原主的金錢上位。

還真當這天底下的好事全讓你一個人給佔了!

你以為你是瑪麗蘇女主角!

全世界就你好,都要圍著你轉!

無論對錯都是你對,就你最無辜!

我呸!

丫丫的,這次就叫你拿我的,全部給我還回來!

想到高雪現在住的那套房子,路瑾都想撬開原主的腦袋瓜子看看,裡面是不是空空如也,連水都沒有。

那套房子是原主上學的時候,凌父專門在學校旁邊給她買的小公寓。

裡面的裝修風格都是按照她的喜好。

高雪之所以能住進去,也是因為她在原主面前哭著說,她沒地方住。

原主本來是好心給她住幾天,讓她找到房子之後再搬。

誰知道她這麼不要臉,一住就住到現在還賴著不走,完全就是想佔為己有啊。

再加上原主有病,如果不是路瑾想收回原主以前給高雪的東西,完全就把房子的事忘了。

這個時候,門口傳來一陣騷動。

一個穿著黑色西裝,帶著眼睛的中年男人,撥開人群,走過來。

「小姐。」

「管家叔叔。」

路瑾笑眯眯的打招呼。

她來這下車后,就跟凌父打了電話,把那司機的事說了一遍。

那個司機這會肯定是被辭退了,所以這會是管家親自來接她。 龍脈也分等級,等級越高的龍脈,召喚出來的龍脈之力也就越發強大。

八玄宗地下的龍脈,在李瀟眼中,頂多只能算個一星龍脈,甚至連一星龍脈都算不上。

「先將就著用吧,到時候再去找一下高級龍脈。」李瀟暗道,靜靜的站在神秘的符號上,全身都在蛻變。

直到清晨時,李瀟全身被一層淡淡的熒光籠罩,眉宇之間的靈魂火焰,正在熊熊燃燒。

強寵軍婚:上將老公太撩人 「一夜之間,打開了兩條靈魂枷鎖,勉強能接受吧。」李瀟輕語道。

這話,若是被別人聽到,恐怕要把李瀟當成傻子看待了。

要知道,天賦再強的人,想要打開靈魂枷鎖,也需要十天半個月,甚至是更久。

李瀟不過是用了一夜的時間,就打開了兩條靈魂枷鎖,這已經超出了常理。

但就是如此,李瀟還是有些不滿意,甚至有些嫌棄這條龍脈……

「先開個氣海熱熱身吧。」

修行三重天,氣海,煉體,御靈。

打開靈魂枷鎖,不過是修行的前奏罷了,唯有開啟氣海,才算是真正的踏入了修鍊一途。

靈魂枷鎖被打開,李瀟便能吸收天地靈氣,轉化成靈力。

而轉化后的靈力,需要儲存在氣海之中,也唯有開啟氣海,李瀟才算得上是一名修士。

開啟兩條靈魂枷鎖的李瀟,僅僅是在原地吸收了片刻的天地靈氣后,便是身軀一震,一股熱流沖入了丹田之處。

轟!

在一道爆響下,丹田震動,氣海之中的混沌消失,一個如漩渦一般的光團,沉浮在丹田內。

這光團,就是氣海。

一般人開啟氣海,少說也要十天半個月,多則甚至是數年之久,甚至有些人一輩子都無法開啟氣海。

而李瀟,開啟氣海,也不過是在一念之間罷了。

「好了,暫時就這樣,等到九條靈魂枷鎖全部打開后,再進行修鍊。」李瀟輕語,站在原地,準備繼續吸收龍脈之力,開啟剩餘的靈魂枷鎖。

「廢物!快起床!今天是試煉日,所有人都要去練武場集合!你要是遲到了,受懲罰的可是我們所有外門弟子!」

就在此刻,屋外傳來一道急促的聲音,隨後門就被一腳踹了開來。

一個少年與李瀟相仿的少年,面帶冷意,直逼李瀟沖了過去。

「本皇的門,也是你能踹的?」李瀟眉頭一蹙,眼帘微微下垂,眼中一縷寒芒閃過。

這少年,名郭超,和李瀟一樣,都是八玄宗的外門弟子。

平日里,這郭超就經常欺負李瀟,甚至拳腳相向。

那時候的李瀟不曾覺醒前世的記憶,在修鍊一途上的天賦也不夠高,性格更是軟弱,對著郭超也是低聲下氣。

但現在不同了,覺醒后的李瀟,豈能由一般人欺凌!

「廢物!你長脾氣了是不是!?」郭超面色陰沉,習慣性的就是一拳朝著李瀟打了過去。

「剛開啟氣海的人,也有資格說我是廢物?」李瀟眯著眼睛,昂著下巴,一指點出,避開了郭超的一拳,點在了他的手腕之上。

卡擦!

當即,骨骼斷裂的聲音響起,郭超更是傳出了一聲慘叫。

只見他的手臂在顫抖,手腕之處更是凹陷了下去,一片淤青密布。

額頭冷汗直流,看向李瀟時,眼中充滿著驚駭之意。

「曾經,我或許是一個廢物,但從現在開始,你們才是真正的廢物。」李瀟輕語,筆直的走了過去。

當他路過郭超時,隨手一推,將其推到了一旁。

「你!」郭超盯著李瀟的背影,眼中閃過一絲陰狠之意。

「莫要多嘴,小心沒了命。」李瀟頭也不回,輕飄飄的說了一句話后,便走出了房間。

這種隨意的姿態,略帶孤傲的氣質,還有那挺拔的背影,宛若一道雷閃,烙印在了郭超的心中。

「這廢物是怎麼回事,好像變了個人似的。」郭超皺眉道,無法理解,一個人為何在一夜之間就變了。

不過,郭超也沒多想,只因今天是試煉日!

「廢物,六次試煉,你沒一次通過,今日你再通不過,就要被逐出八玄宗!」郭超冷笑道:「到時候,我乃八玄宗外門弟子,你乃一介凡人,我玩都能玩死你!」

想罷,郭超捂著手腕,也是急匆匆的朝著練武場的跑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