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剎那間,慘叫聲不斷地響徹而起,當叫聲結束后,四頭怪物已經是衣衫破碎,渾身傷痕纍纍,抽搐不止的趴在了地上,

眾人見狀,心底頓時重重的鬆了口氣,現在的四頭怪物已經沒辦法再對他們產生威脅了,他們自然也就輕鬆了許多,畢竟,沒有人會喜歡自己的生命時刻受到威脅,

看到四頭怪物毫無形象的趴在那裡,牛耿頓時衝上前去,朝著他的腰狠狠的踹了幾腳,罵道:

「該死的怪物,讓你之前在牛爺爺面前囂張,現在倒霉了吧,牛爺爺我今天要踹死你,」

說著,牛耿運起體內力量朝著四頭怪物的腰部狠狠的踹了一腳,頓時,一聲骨頭破碎的聲音伴隨著凄厲慘叫響徹而起,

「該死的雜種,我們一定會報仇的,你給我等著吧,」

「四頭」同時怒吼道,只是吼聲中有著難以掩飾的虛弱,

牛耿冷哼道:

「橫,你還敢給我橫,,」

說著,牛耿又是一腳毫不猶豫的踹了過去,

「啊……雜種,你最好祈禱著不要落入我的手裡,否則我一定讓你求生不得求死不能,」

秦正明四人可以說是久居高位,何時受過這種侮辱,而如今,卻被人一腳接一腳的踹著,這讓的秦正明四人心裡充滿了怨毒,

「你……」

牛耿雙眼瞪的老大,正想給四頭怪物一點教訓之時,傲天卻是突然說道:

「好了牛耿,我還需要從這傢伙嘴裡得到一些信息,有什麼怨憤你等會再發泄吧,」

牛耿怔了怔,而後向著四頭怪物冷喝道:

「老怪物,我老大問你話,你最好實話實說,否則你牛爺爺我一定會讓你死的很難看,」

「四頭」同時冷笑一聲,並不說話,

傲天靜靜地看了一會四頭怪物,而後道:

「我知道你們心有不甘,而且也不會回答我的話,」

「知道就好,靠偷襲取勝的卑鄙傢伙,你休想從我們口中知道任何消息,」秦家大長老怒吼道,

傲天聽后也不發火,只是淡淡的說道:

「勝者為王,敗者為寇,任憑你們怎麼說結果也不會改變,至於我想知道的東西,放心,我自有辦法讓你們乖乖的開口告訴我,」

說著,傲天的臉上浮現出了一抹邪笑,

「想從我們口中知道有用的信息,嘿嘿,你這是做夢,」秦正明冷笑道,

傲天邪笑道:

「不知道你們有沒有聽說過一種能夠搜索人記憶的魂武學,」

傲天話音剛落,「四頭」便是同時臉色巨變,顯然,傲天的話讓他們很是忌憚,

「哼,那種魂武學早就失傳了,你會有,」秦正明有些色厲內茬的說道,

「嘿嘿,你知道我魂道修為傳承何處嗎,」

「何處,」

「魂玄老人……」

傲天話音剛落,除了已經知道的笑崖外,所有人都是變了臉色…… 當「魂玄老人」這四個字進入了眾人耳中后,眾人都忍不住為之心驚,

魂玄老人一身魂道修為詭異莫測,縱橫風雲國鮮有敵手,他老人家的傳承那更是珍貴異常的東西,

而魂玄老人對於魂武學的研究那也是獨樹一幟,一些高深莫測的魂武學在魂玄老人手中那更是信手拈來,

要是說魂玄老人具備某種能夠搜索人記憶的魂武學,那也是非常正常的事,而傲天得到了魂玄老人的傳承,那豈不是說那種能夠搜索人記憶的魂武學傲天同樣也會,

想到這,四頭怪物便不禁渾身一顫,八隻眼睛中同時流露出絕望之色,

「嘿嘿,實話告訴你們,這種能搜索人記憶的魂武學對於你們傷害極大,一旦被搜索后,輕則靈魂受創變成白痴,重則當場死亡,你們要不要考慮下自己老老實實的說出來,」傲天邪魅一笑,道,

「我說,我說,小兄弟千萬不要對我們施展這種武學啊,」四頭怪物的四張爭先恐後的說道,

傲天見狀臉上的笑容頓時愈發濃郁,心底則是重重的鬆了口氣,

這種能搜索人記憶的魂武學,魂玄老人的傳承中的確有,但是想施展這種武學需要很多條件,其中一個就是要到二級魂者,

而傲天現在只是一級魂者,自然是施展不來那種魂武學,而傲天之所以說出自己會,並且把後果說的那麼嚴重,就是為了讓四頭怪物心生恐懼,這樣自己想知道什麼就容易多了,

如果傲天現在就能施展這種魂武學的話,那又怎會和四頭怪物在那廢話,直接就開始搜索了,

然而此刻的四頭怪物已經是滿心恐懼了,自然是沒有思考那麼多,他們恨不得現在就說出傲天想知道的東西,免得被傲天搜索后變成白痴,

青年望著一臉邪魅笑容的傲天,喃喃道:

「這傢伙對於人性的把握堪稱恐怖,難怪能得到大長老和院長的器重,這種人要是為敵,絕對會讓人寢食難安,」

「我來問你們,你們這種將頭結合在一起的秘法是從哪裡得到的,」傲天問出了第一個問題,

要說這種秘法是秦家祖傳下來的,那傲天肯定不相信,畢竟,要是祖傳的孫精不可能不知道,而孫精要是知道,那肯定不會只帶這些人手來了,

畢竟,要不是自己實力有所提升,再加上心計運作的話,在場只人恐怕都要遭受四頭怪物的屠殺了,

而傲天話音剛落,四頭怪物便是爭先恐後的回答著,似乎唯恐慢了一拍而惹得傲天不快,

對於四頭怪物的態度,傲天極為滿意,看來自己是震懾住這四個傢伙了,不過,傲天依舊臉色一沉,指著秦正明道:

「吵什麼吵,你來回答,」

秦正明不敢怠慢,趕忙說道:

「是火鳳傳授給我們的,據說這是鳳凰一族的秘法,只是施展這種秘法代價極大,以後我們只能變成這種四頭怪物而無法恢復原型了,」

傲天聽后不禁心中冷笑,你們還有以後,就算能恢復,你們也沒機會了,當然,這話傲天是不會說出來,免得這四頭怪物狗急跳牆,

「你們是怎麼和火鳳聯繫上的,」傲天繼續問道,

「梧桐城一直都是我們秦家的領地,因此,我們很容易就知道了有隻火鳳棲息在這裡,有一天,我巡視梧桐城時,突然傳來那道火鳳的聲音,他說他遭受重創,需要梧桐樹供給他復活的能量,而只要他復活,就答應幫助我們秦家稱霸風雲國,所以,我就按照他的吩咐,載重了無數的梧桐木,並布置下梧桐大陣,」秦正明老老實實的回答道,

傲天聽后,心中的謎團也解的差不多了,隨後又問了幾個問題,再確定四頭怪物沒有什麼價值后,便一掌拍了過去,

「不,你想知道什麼我們都告訴你了,你不能殺我們啊,」

四頭怪物見傲天一掌拍來,頓時驚恐道,

「嘿嘿,我又沒答應不殺你們,所以乖乖的下地獄吧,」

傲天獰笑一聲,旋即那蘊含著強橫力量的一掌便狠狠的拍擊在了四頭怪物心臟上,

頓時,四頭怪物渾身僵硬了下來,並且八隻眼睛瞪的大大的,眼裡滿是不甘的倒在了地上,生機全無,

秦家四位巔峰人物,在這一刻,徹底身隕在了傲天手中,

這道消息要是傳播出去,恐怕又要掀起軒然大波,畢竟,秦家這四位巔峰人物在風雲國也有著不小的名聲,

在確定四頭怪物死後,傲天便趕忙向著笑崖走去,畢竟,笑崖修為最低,又是眾多人中受傷最重的,傲天自然極為擔心,

「笑崖伯父,你沒事吧,」

輕輕的扶起滿臉慘白的笑崖,傲天緊張的問道,

笑崖虛弱的咳嗽了兩聲,頓時血絲從其口中流了出來,輕聲道:

「傲天,我沒事的,笑崖伯父幹了大半輩子的冒險隊了,一些小傷沒什麼,」

傲天聽后不禁心底微酸,而後趕忙拿出一枚療傷丹藥,塞進了笑崖的口中,

服用了療傷丹藥后,笑崖原本蒼白的臉色也是多出了一些血色,傷勢有了一定好轉,

「對了笑崖伯父,你可知道委託你來梧桐城取梧桐木的究竟是誰,」傲天疑惑的問道,

笑崖微微一怔,似乎沒想到傲天會突然問這個問題,不過他還是老老實實的搖了搖頭,道:

「不知道,當時他出現時是蒙著面孔的,」

傲天聽后眉頭緊緊皺了起來,這個委託笑崖來梧桐城取梧桐木的人究竟有何目的,

如果不是自己和笑崖伯父一起來了梧桐城,後果簡直不堪設想,

梧桐城中高階武者不少,而且還深受秦家重視,這讓笑崖來取梧桐木不是逼他去送死嗎,

也因此,傲天顯得極為重視這件事,要是這真的是有預謀的謀殺,那傲天是絕對不會放過這個幕後之人的,

「額,傲天,也許我能回答你心中的疑問,」突然,那個還沉默不言的青年上前一步對著傲天說道,

「你,」傲天疑惑的目光定格向了這個青年…… 青年微微一笑,道:

「先自我介紹一下,本人韓空,玄天學院的學員,」

聽到韓空的話后,傲天不禁大吃一驚,對於韓空這兩個字,傲天可以說是如雷貫耳了,

韓空,天資聰穎,不到二十歲已經是人靈境中期的武者,同時也是玄天學院的內院學員,並且在內院排行榜上位列第二,

「原來是韓空學長,久仰久仰,」

傲天不禁正色了起來,對著韓空拱了拱手,道,

「呵呵,學長我可沒什麼本事,要論起實力,傲天學弟可是足以將我甩出十條街了啊,」韓空似乎很慚愧的說道,

對於韓空的話,傲天當然不會信以為真,這顯然只是韓空的謙虛之言,作為內院排行榜上第二的存在,沒有一些壓箱底的底牌的話,說出去恐怕都沒有人相信,

「學長過謙了,剛才學長說對於委託我伯父來取梧桐木這件事有些眉目,不知可否說來聽聽,」一陣寒暄過後,傲天便是直入主題的問道了,

「呵呵,傲天學弟要是好奇,那我就跟你說說吧,」

韓空笑了笑,接著說道:

「我之所以說知道委託你伯父來取梧桐木之事有些眉目,是因為那個委託人就是我,」

「什麼,,」

聽到韓空的話后,在場之人都不禁臉色一變,驚呼出聲,

沒有人會認為韓空說的是假話,因為這個委託人很有可能會引起傲天的敵視,要說韓空冒充來引起傲天敵視,那顯然沒有道理,

「學長,我想知道這究竟是怎麼回事,」

傲天的聲音沒有了之前的柔和,反倒有些低沉,他緊盯著韓空,似乎想在韓空臉上看出些什麼,

韓空沉吟了一會兒,並沒有立刻回答,反而問道:

「傲天學弟是認為我會加害你笑崖伯父嗎,」

「這由不得我不懷疑,我不相信你對於梧桐城的信息會絲毫不知,而你既然知道,還委託我笑崖伯父來此,這不是逼他送死嗎,,」 騰飛我的航空時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