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剛才他真的是豁出去了!

當然,豁出去也是緣於他對自已實力的自信。

"乾坤九玄功"讓他的力量遠超過他的修為力量。

"雷神戰體"讓他的身體簡直能媲美靈級下品的寶器。

"怒劍寒光百萬丈"正好是最好的群攻擊劍招,可以抵住部份攻擊。

魂控術雖然還弱小,但弱小也是一份力量。用魂控術強行去控制暴射而來的碎屑,能控多少就多少,能將碎屑的速度拖慢多少就多少,哪怕就是億分之一秒都好。

這一些,都是方昊天自身的能力,是他最大的依仗。

他成功了!不但成功在銀眸老者元陽境一重修為的攻擊之下活了下來,而且也讓他徹底的了解到自已現在的實力到達哪裡。

正面對戰,他現在能輕易擊殺靈武境九重,但還不是元陽境一重的對手。

但他在元陽境一重高手的面前也不是直接被人秒殺的地步,多少有了一點抵抗能力。

"你真的是個瘋子,你真的不要命了。"蘇青璇也是后怕不已,到現在才定住神忍不住大罵:"你知不知道你會將我和小白嚇死……罵聲還沒斷,她跟著就忍不住贊道:"但你現在扛下了這一招,等於跟最強大的元陽境一重高手有了動手經驗,以後你在元陽境一重高手的手底下算是有自保之能了。"

"自保?"方昊天卻是微怔:"我雖然不至於被秒殺,但受了這麼重的傷,哪算什麼自保之力。要是生死搏殺,人家哪有可能給我恢復的機會。"

"有時候我真的不知道該說你聰明還是該說你笨好。"蘇青璇一聽方昊天的話就知道這傢伙又鑽牛角尖了,趕緊說道,"你覺得這世上每一個元陽境一重的高手都有剛才一擊的威力?我告訴你,你剛才面對的攻擊,算是元陽境一重高手中最強大的攻擊了。就算是我全盛狀態之下的全力一擊都沒有剛才那一擊的八成威力。還有,這世上又有幾個人的攻擊如此高明,居然逼得你避無可避只能硬扛?還有,就拿剛才來說,你如果一邊後退一邊化解,以你的能力何至於受這麼重的傷?"

方昊天眼眸漸漸亮起。

蘇青璇接著說道:"所以說你剛才等於面對的是最強大的元陽境一重高手,至少我見過的元陽境一重高手沒有任何一個這麼厲害的,包括我。因為那個銀眸的老傢伙極有可能是天人境強者。像他這樣的強者,就算壓制了修為出手,那也是那個境界最強大的攻擊。"

"嘿嘿。"方昊天突然喜笑:"這麼說我現在面對元陽境一重的高手真的完全有自保之力了?"

蘇青璇說道:"差不多……但這事要是傳出去,簡直能讓人嚇掉下巴啊!靈武境五重的修為居然在元陽境一重高手的全力一擊下有自保之能……嘖嘖嘖,不錯,真不錯,真不愧是跟我混的人……"

這一次方昊天沒有糾正蘇青璇的話。他的傷勢已經容不得他再拖,容得不他再分心多說話了。

他急急拿出靈藥塞進嘴裡,玄力一動,運氣療傷。

他決定了,這一次身體恢復好一有機會,他一定要讓蘇青璇將他之前所得的那些丹藥全部分清楚才行。要是之前分清了,現在他受了這麼重的傷也不至於受直接嚼靈藥的苦,直接吞丹藥就舒服多了。

丹藥的效果要比吃靈藥好許多。靈藥直接吃簡直就是一種浪費行為,部份精華會被浪費點。

可是現在傷重,又不知道哪些是療傷丹藥,他只能吃靈藥。浪費就浪費了,沒有什麼比身體更重要。

這一次因為傷勢過重,等方昊天的身體完全恢復時已經過去了六天。

當他身體恢復站起來時,銀眸老者滿眼讚賞,很果斷的揮了下手,道:"去吧,不要讓我失望。"

轟!

方昊天感到眼前一花。他已經不在拱橋上,也不是在洞府門口,而是站在了一個大石室內。

大石室的四周全是一個個放著丹瓶的石架。

但一下子最吸引住方昊天目光的是石室中間懸浮在半空的一隻小鼎。

小鼎隱隱有光芒散發,跟方昊天之前在坊市得到的那隻小鼎一模一樣。

"造化鼎!"

方昊天臉色一喜,舉步就要向前。

轟隆!

巨鼎的身上一股磅礴的威壓突然席捲而出,對著方昊天當面壓迫,一道飄渺的聲音響起:"能走五步,得造化神鼎!"

"造化鼎是神級層次?沒這麼誇張吧?"

方昊天聞言一怔,隨後臉上浮現痛苦之色。

這股威壓席捲周身,將要穿透他的肌膚,刺入他的骨髓,非常的可怕。

"五步?"

方昊天緊握起雙拳,"踏,踏,踏……忍受著那壓迫著肉身的威壓,艱難的踏出了第一步,第二步,第三步,第四步。

當方昊天要走出第四步時,威壓突然變強,似是要一下子將他的身體壓垮。

可是方昊天修鍊過戰體,身體要比別的靈武境武者強橫,而且他的意志力又是超凡,這股威壓雖然強大卻還不足以壓垮他。

第五步!

方昊天站到了小鼎前,此刻的他儘管面色蒼白,渾身都已被汗水淋濕,但他卻是無比的興奮。

"小鼎,我們又見面了!"

方昊天伸手將小鼎抓在手中。

然而小鼎一入手,倏的一下居然化為細煙鑽進了方昊天的手掌心,一道飄渺的聲音突兀漂渺的在他的腦海中響起。

"神鼎認主,丹道可傳!"

聲音落下,方昊天的腦海中開始浮現起一段文字。

這段文字的內容是教人如何駕馭造化神鼎以及各種各樣的煉丹之法。這些文字深深的烙印到方量天的腦中,就如同這些東西與生俱來就存在他的腦子中一樣,永遠不會遺忘。 丹尊的丹道內容浩瀚繁雜,幸好丹尊是以靈魂烙印的方式傳承。如果是記載成書的話真不知道有多少本書,方昊天的記性再好,想全部學會的話也不知道需要多少的時間。

現在直接靈魂烙印,省去了方昊天學習的時間。

等丹道傳承全部烙印到方昊天的靈魂中后,造化神鼎化為一道光芒從方昊天的手掌心鑽進去融入了方昊天的身體內,從此被方昊天所擁有。

"造化神鼎。"

方昊天心念一動,右手掌翻開,造化神鼎在手心中浮現。

他試著以意念控制著神鼎,時大時小,覺得能夠控制自如時他意念一動,造化神鼎在他的手掌之上消失!

方昊天跟著下來靜心研究丹道內容。

他現在雖然得到了丹尊的所有丹道傳承,並不代表丹尊會煉什麼丹他現在就能煉製出來。

煉丹能力跟魂火的強大有直接的關係。

丹尊留給他的紫蜃焰魂火在魂火榜排名雖然很高,但現在只得到一縷而已,是處於虛弱狀態的紫蜃焰,最多是凡級層次。

魂火同樣分為"凡級,靈級,天級,道級……什麼層次的魂火決定了能煉製什麼層次的丹。

也就是說,方昊天現在雖然擁有丹尊煉製道級丹藥的知識,但受魂火限制,他只能煉製凡級丹。

如果想煉製更高的丹藥,方昊天就要想辦法提升紫蜃焰的等級。

提升紫蜃焰等級的辦法就是方昊天想辦法尋找更多的無主魂火去吞噬,吞噬的無主魂火越高級紫蜃焰提升的速度就越快。

"凝火法!"

方昊天心念一動,手掌心凝出一縷青色的火焰。

青蜃焰一出,整個石室的溫度一下子升高。

蘇青璇出聲說道:"紫蜃焰本屬於道級魂火,但現在你的還很弱小,你想提升它的話以後就要尋找大量的火晶或是無主魂火了。"

"嗯。"

方昊天點頭,然後笑道:"那是以後的事。現在我已經得到了造化神鼎和丹尊前輩的丹道傳承,當務之急就是離開這裡。"

咻咻!

一聽方昊天說要離開,蘇青璇第一時間就將石室四周石架上的丹瓶全收了。道:"我先幫你收走這些丹藥,幫你分出每一種丹藥再給你。"

方昊天馬上將他空間戒指里的丹藥全倒出來,道:"這些你也幫我分開。"

蘇青璇道:"這些也要我幫你分?你得了丹尊的傳承,在丹藥上的能力比我還要厲害了,你自已分不就行了嗎?你怎麼這麼懶……話是這樣說,但她還是將地面上的丹全部收進劍域中。

方昊天笑了笑,轉身朝石室的門走去。

石室的門是一道泛著流光的門,感覺很不真實。

到了門前,方昊天略微遲疑了一下,但想到丹尊絕不會對得到其丹道傳承的人不利,此門應該沒問題,於是大膽跨過去。

嗖!

一步跨過,四周便是茫茫黃沙。

方昊天回頭看一眼,身後哪有什麼石室,他現在置身在一片空曠的黃沙世界,應該回到西蒙沙漠了。

"出來了,不知道夜月和唐斬他們現在在哪裡……如果他們先出去了,應該會到沙城等我。"

方昊天憑著太陽的方向大概判斷沙城的位置,當則狂奔。

一連在沙漠之中奔走了三天,前方出現了一片綠洲,還有一條長長的河流。

方昊天大喜。

雖然他不缺水,但多天在酷熱的沙漠中奔走感覺有點受不了。現在看到碧水藍天的世界,無異於見到珍寶。

方昊天加速奔過去,到了河邊,看到河水清澈他直接撲進河裡。

河水一下子將他包裹。

"好舒服。"

方昊天簡直有種要成仙的感覺。

然而好景不長,方是天愜意無比的泡著河水時,前方突然殺氣衝天,雜亂的叫喝聲夾雜而至,其中一聲怒叱讓他臉色大變。

"夜月!"

方昊天從河裡躍起,朝聲音的來源全速掠去。

綠洲的一片草地上,劍光在一群黑衣人的中間衝天而起,一道白影左衝右突,所到之處黑衣人紛紛倒下,殘肢斷臂。

黑衣人的人數有數百人之多,個個悍不懼死,瘋狂湧向虛夜月。

"都給我去死。"

虛夜月的夜月金罡劍一個變幻,居然化為了兩條巨大的劍龍。

兩條劍龍,長達六米。

哧啦!

這兩條劍龍一凝聚成形,立刻盤旋飛舞,首位相連,組成了一個陰陽圓圈。轉眼間,至少有三十名黑衣人被她殺死。

"夜月的實力又變強了。"

方昊天奔掠中目睹虛夜月劍龍發威,內心暗贊。

蘇青璇則是說道:"她的實力確實有了很大的進步,但還是沒能悟出武意,成就元陽。"

"上,她再厲害也只是一個人,我們有這麼多人耗都能耗死她。"

黑衣人中一聲極其銳利的聲音叫起。

嗖!

此人一出聲,虛夜月去勢突然改變,轉而向那道聲音的主人衝去。

方昊天的感應力一下子釋放,向那人鋪蓋而去。

那人跟其他的黑衣人一樣,黑衣裹身,手中提著一把大刀,他的氣息是所有黑衣人當中最強大的,定是這群黑衣人中的首領人物。

"哼!"

那強大的黑衣人見虛夜月向他衝來,嘴裡一聲冷哼便提刀迎上。他的速度很快,如弩箭穿雲,飛星過渡,轉眼之間就與虛夜月接近。

當!

兩者一接近便是對了一招。

冰山女神寵夫成癮 虛夜月身體晁了晃,退後五步,劍一揮,想趁機襲擊她的幾名黑衣人被她殺死。

那強大的黑衣人倒退十幾步遠。他的實力雖然強大,但明顯還是稍遜虛夜月。

但以虛夜月靈武境無敵的實力只能將對方逼退十幾步,可見那強大的黑衣人實力在靈武境中也是處於巔峰層次了。

"副幫主。"

強大黑衣人被擊退,有一些黑衣人擔心叫起。

"副幫主……原來你們就是黑衣幫的人。"

虛夜月知道了對方的身份后眼視驟冷,持劍再度衝上。

"攔住她。"

黑衣幫副幫主知道虛夜月的實力居然強大到他也不是對手的地步,知道想殺這個少女是不大可能了,心裡有了退意。

"想跑么?"

虛夜月看到那副幫主在退,突然施展出一種玄妙到巔峰的身法向前衝去。

白衣飄飄,一步踏出便身走游龍,有如掌控一切的神女。

咻!

劍龍再現,直襲那副幫主。

劍龍氣息之強大,比剛才那兩條劍龍還要強大兩倍有餘。

"你也只是靈武境九重,不是元陽境,為什麼你還能發揮這麼強大的實力,怎麼可能……"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