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剛走了出去,幾名侍者便發現了張沐陽,對著張沐陽厲喝道:「喂,你幹什麼,不要隨意離開休息室。」

張沐陽沒有理會對方,而是一步步朝著前方的格鬥籠走去。

走到格鬥籠跟前,張沐陽伸出一隻手,抓在格鬥籠上,稍微用力,這座用鋼鐵製造成的格鬥籠,立刻被張沐陽撕裂出了一個一人大的洞口。

四周的那些侍者,見此頓時個個臉色大變,不斷的後退,不敢再繼續逼迫張沐陽。

張沐陽走到趙虎身邊,彎腰下去,取出了一顆靈丹,將之餵給了趙虎。

不管怎麼說,趙虎也算是華夏人,而且對他心腸還算不錯,趙虎能夠碰到張沐陽,也算是機緣所至,所以張沐陽當然不介意順手救他一次。

一顆丹藥服下去,趙虎的情況,立刻好轉了許多。

雖然頭腦仍然有些昏沉,身上傳來的痛楚,更是讓趙虎忍不住咧了咧嘴。

與此同時,格鬥籠的四周,卻已經被大群的侍者,還有這些格鬥者包圍。

一個身材低矮的胖子,滿臉冷笑著走了出來,上下掃視了張沐陽一遍,道:「這就是那個入侵者么?為什麼不把他直接丟到海中,還讓他活著。」

一名侍者走了出來,低聲說明了情況。

剛才,就是趙虎護住了張沐陽。

矮胖男子,一聽這話,頓時咧嘴笑了起來:「真是個笑話,現在連趙虎自己都自顧不暇,哪裡還能夠幫的了別人,眼前這兩人,一起丟入海中。」 這個矮胖男子,雖然長的其貌不揚,但是卻明顯手握大權,整艘船上的人,幾乎都要聽他的命令。

美麗俏佳人 聽到他的話,立刻便有幾名格鬥者走出來,想要將張沐陽和趙虎拿下,丟入海中。

勝者生存,敗者死亡。

這,就是這艘船上的規矩。

張沐陽緩緩起身,回頭看向背後的矮胖男子道:「趙虎的命,我保下了,你們若是想要這艘船繼續運轉的話,都給我滾遠一點。」

「什麼?」矮胖男子愣了一下,旋即咧嘴笑道:「這麼狂妄的人,我已經很久沒有見過了,你以為你是誰? 情深致命 居然膽敢在我面前說這種話,不怕告訴你,就算你是一國元首,只要上了我這艘船,就必須聽我的。」

重生明珠 說完,矮胖男子一揮手,繼續命令其他人走上來。

甚至,在四周的其他侍者手中,已經開始出現了槍械。

趙虎看到這一幕,臉色頓時變的慘白。

剛才他已經戰敗,按照穿上規矩,可是要被丟到海中的。

「喂,別管我了,失敗者死亡,這是船上的鐵律,你不是格鬥者,趕緊跟霍爾先生求饒,說不定還有活命的機會。」趙虎在張沐陽身後,急忙說道。

張沐陽搖了搖頭道:「放心,今天誰都不會死。」

在趙虎絕望的目光中,張沐陽的身影,突然宛若鬼魅一般,直接出現在了那個矮胖男子跟前。

不等矮胖男子反應過來,張沐陽已經捏住了他的脖子,直接將他舉到了空中。

「現在,你的命可是捏在我手中。」張沐陽語氣冰冷,嚇的這個矮胖男子,渾身不斷的顫抖。

張沐陽並未殺死對方,冷冷的注視了對方几眼之後,直接將之丟到了地上,道:「馬上命人給我安排兩間最好的房間,如果出錯了,你就到海水中,去見之前被你丟下的那些格鬥者好了。」

矮胖男子被丟到地上,眼眸中露出了幾分惱怒神色。

然而,盯著張沐陽的身影,他的臉上突然閃過了幾分恐懼,接連點頭道:「好的,這位先生,我馬上去安排一切。」

這種變故,看的四周眾人,幾乎全都傻眼。

就連趙虎,也完全愣住,根本不明白,為何這個矮胖男子,居然這麼輕易便被張沐陽給嚇住。

要知道,有膽子在這裡開這種死亡格鬥的人,幾乎沒有一個是怕死的。

這個矮胖男子,雖然看上去貌不驚人,但是實際上,卻十分兇殘,死在他手中的人命,數量已經不下數十人。

這樣一個人,怎麼可能會被別人給嚇住。

在矮胖男子的命令下,張沐陽和趙虎兩人,很快被人帶離了這裡,前去客房休息。

等到張沐陽離開,矮胖男子身邊的一名男子,才忍不住低聲道:「霍爾老大,為什麼放過了他們兩人,這可跟咱們這裡的規矩不符,要是讓其他人知道了,日後恐怕也會想要破壞規矩。」

「他們敢,以後要有人破壞規矩,你們見一次,殺一次。」矮胖男子一臉殺氣道:「但是剛才那位先生,你們以後見了他,有多遠,就躲多遠。」

「他到底是什麼大人物,連霍爾老大你都這麼畏懼。」又有人好奇道。

霍爾嘆息了一聲,道:「我也不確定,但是根據我的猜測,這個人,極有可能就是最近傳播的極為火爆的那個人。」

看四周眾人,臉上仍然一臉迷惑的樣子,霍爾補充道:「光明聖山上的約戰,你們難道忘了,其中一方,可就是能夠一劍斬斷戰艦的華夏人。」

「是那個叫張沐陽的華夏人?」

霍爾這麼提醒了眾人一下,頓時讓四周眾人,面色恍然,同時帶著幾分驚恐。

張沐陽,可是一劍能夠將戰艦給斬斷的猛人,誰能不怕。

「霍爾老大這麼一說,那個小子的確有些像是張沐陽,若是如此的話,剛才我們可算是全都撿了一條命。」

就連四周的那些格鬥者,也一個個臉色駭然。

他們雖然在刀尖上起舞,隨時都有可能死去。

但是,若是被人隨意一招殺死,他們肯定也是不願意的。

一時間,整個船艙大廳內,幾乎所有人臉色都頓時變色。

能夠登上這艘船的人,大都不是普通人,正是因為如此,所以他們才知曉張沐陽的恐怖。

……

高等客房內,張沐陽和趙虎兩人,舒舒服服的躺在床上。

兩人身邊,兩個身材各異的金髮美妞,正在小心翼翼的幫兩人按著肩膀。

趙虎之前受到重創,連胳膊也被人打斷,不過剛才已經有醫生過來檢查過,說趙虎的胳膊,已經差不多痊癒了,這讓趙虎滿臉驚訝,看向張沐陽的目光,也越發詭異。

「喂,你到底是什麼人?為何連霍爾老大都怕你。」躺在這裡許久,趙虎終於忍不住道。

張沐陽頭也沒回,直接道:「我之前已經說過了,我是張沐陽。」

這次,趙虎沒有反駁什麼,而是不斷的掃視著張沐陽,最後才瞪大了眼睛道:「難道你真的是張沐陽?」

「如假包換。」張沐陽隨口道。

趙虎似乎一下有了興趣,臉上帶著幾分畏懼道:「李哥,大家都說,你一劍將虎鯊戰隊的戰艦給斬斷,不知道這件事是不是真的。」

「嗯,算是吧。」張沐陽對這些,根本沒什麼興趣。

他已經在盤算,接下來,要不要趕到光明聖山,去和霍林德約戰。

霍林德膽敢宣揚出這種約戰,明顯有什麼底牌存在。

張沐陽若是就這麼冒然前往,極有可能會吃虧。

盤算了片刻,張沐陽心中,立刻做出了決定。

「去,無論如何,我也要去參加這次約戰。」

整個歐洲,值得成為張沐陽對手的人,已經只剩下了一個霍林德。

霍林德眼下擺出這等陣仗,若是張沐陽不去參加約戰的話,恐怕會讓人嗤笑他自己。

再加上,就算是霍林德底牌再多,張沐陽對自己的實力,也有著十足的自信。

之前的連番戰鬥,雖然讓張沐陽十分疲憊,消耗極大。

但是同樣,卻也讓張沐陽的實力,進步極大。

他才剛剛突破金丹期不久,老實說,他這一身實力,其實遠沒有達到巔峰。

不管是在劍術方面,還是對力量以及神念的掌控,張沐陽都尚未達到極致。

如今藉助和雷利等人的連番戰鬥,正好磨礪了自身,讓自身的實力,得到了一個爆髮式的增長。

上次,張沐陽和霍林德鬥了個兩敗俱傷。

這次,張沐陽有信心直接將霍林德斬殺。

趙虎盯著張沐陽,心中的驚懼雖然漸漸退去,但是總覺的,自己在張沐陽面前,已經有些抬不起頭,這種感覺,完全是因為,兩者的實力和地位差距太大,導致趙虎無所適從。

(本章完) 深夜,這艘死亡格鬥游輪,因為張沐陽的出現,導致所有人幾乎都沒有興趣繼續參加死亡格鬥。

相比死亡格鬥,他們更加好奇的是張沐陽的身份。

到底,網路上流傳的視頻,是否是真的。

亦或者,張沐陽到底有沒有一劍斬開戰艦的能力。

高等客房內,張沐陽盤膝而坐,身上隱約有著一道道七彩光澤閃現。

「連番戰鬥,沒想到反而讓我的九轉玄功有突破的跡象,說不定,下次再經歷幾次這樣的戰鬥,我的九轉玄功,就能夠突破第四層。」張沐陽滿臉喜色,心中暗道。

他還以為,不藉助其他寶物,根本沒有突破的希望。

誰知道,雷利施展的七彩琉璃火,居然有這等奇效。

心中嘀咕了幾句,張沐陽突然抬頭,看向門外。

隨手一揮,原本緊閉著的房門,突兀打開。

門外,那個矮胖男人霍爾,才剛剛抬起手臂,打算敲門,卻不想房門居然突兀打開,嚇了他一跳。

「進來吧。」張沐陽語氣淡然道。

霍爾滿臉恭敬神色,從門外走了進來,道:「張沐陽先生,冒昧來訪,還請見諒。」

這個霍爾,居然文鄒鄒的說起了華夏話。

張沐陽撇了撇嘴道:「有話就直接說,我現在心情不錯,所以才有空見你,否則的話,我早就直接離開了。」

霍爾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點頭道:「張沐陽先生,我手中有幾件寶物,想要獻給先生你。」

「獻給我寶物?」張沐陽瞥了一眼霍爾道:「我們華夏有句話,你想來也知道,叫做無事獻殷勤非奸即盜,你先說說,你將這些寶物給我,想要讓我做什麼?」

「我有一個仇敵,和張沐陽先生一樣,都是修行者,實力強大,就在最近這幾天,可能就會找到我,到時候,我只有死路一條,所以想要請張沐陽先生幫忙,擋住此人。」霍爾滿臉驚懼道。

沒辦法,霍爾做的這種生意,實在太過於狠辣,根本就是用人命來取悅其他人。

每次霍爾的游輪開啟,都會有十幾條人命消失。

這次死追著霍爾不放的人,便是曾經的一位格鬥者,這位格鬥者,僥倖活了下來,而且拿著從霍爾手中得來的錢,徹底翻身。

甚至,因為機緣巧合,此人成為了一尊修行者。

如今,卻反過來想要滅殺了霍爾,搶奪了霍爾的所有家業,尤其是這艘游輪。

霍爾雖然心中憤怒,但是卻也根本沒有應對的辦法。如今見到張沐陽,他才打算冒險想張沐陽求救。

「這個我恐怕幫不了你,四天之內,我就要前往光明聖山。」張沐陽語氣淡然道。

霍爾聞言,頓時眼前一亮。

光明教皇和張沐陽在光明聖山約戰的事情,他也知道,不過卻無法確定消息的真假。

如今從張沐陽口中,他算是確定了這個消息。

「不怕,等張沐陽先生離開之後,我也馬上離開這裡,趕往光明聖山,只求張沐陽先生碰到這件事的時候,順手幫我一次。」霍爾咬牙道。

張沐陽似笑非笑的盯著霍爾,片刻之後,才隨口道:「你先將你手中的寶物拿出來看看,若是真有我上眼的東西,幫你一次也無所謂。」

「多謝張沐陽先生。」霍爾聞言的,頓時神色大喜。

轉身走出房間,片刻之後,霍爾懷裡抱著一個大箱子,走了進來。

箱子打開,裡面立刻出現了各種零零散散的東西。

這些東西,有閃耀著光澤的鑽石。

有完全黃金製成的黃金權杖。

甚至,還有華夏獨有的一種水墨畫,看畫軸的年份,明顯是數百年前的東西。

這些東西,如果拍賣的話,估計每一件都算是頗有價值。

但是可惜,這些東西,對張沐陽而言,簡直一點用處都沒有,張沐陽根本連看都懶的多看這些東西一眼。

霍爾一直悄悄注意著張沐陽的神色。

眼看張沐陽對這些俗世寶物,根本一點興趣都沒有,他眼眸中閃過幾分失望。

但是馬上,霍爾便繼續道:「張沐陽先生稍等,我手中還有幾件十分奇特的東西。」

霍爾做的可是拚命的買賣,他手中的各種奇特物品,的確不少。

不過這些東西,大都神秘莫測,霍爾自己,都沒有弄清楚這些東西的用處,不到關鍵時刻,霍爾並不想將這些東西送出去。

如今為了保命,他卻也顧不得這些了。

轉身再次走了出去,回來的時候,霍爾手中,多了幾個體積不大的小箱子。

將這些小箱子,逐一打開,霍爾介紹道:「張沐陽先生,這口箱子內的東西,乃是一枚牙齒,據說乃是百年前,一位吸血鬼的牙齒,擁有十分奇特的能力。」

「吸血鬼的東西,就不要拿出來了。」張沐陽擺了擺手道。

開玩笑,就連當世最強的吸血鬼雷利,都被張沐陽一拳打爆,

所以,對於吸血鬼的東西,張沐陽當然沒有絲毫興趣。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