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劉宣問道:“何事?”

賈詡眼睛眯了起來,有着忌憚神色,道:“董卓不可一而再再而三的挑釁,主公借刀殺楊奉、殺李傕,不斷的削弱董卓的力量,這事兒瞞不住人的。”

“尤其是王允一邊,絲毫不受影響。”

“這件事,老夫料定李儒看出來了,只是李儒和李傕素來不和,關係不怎麼好,所以李儒順水推舟,借刀殺了李傕,沒有戳破這件事。”

賈詡繼續道:“一旦主公再生出事端,甚至和李儒有了利益矛盾,李儒就不會視而不見。所以在爲天子賀壽之前,主公儘量低調。”

“嘶!”

劉宣聞言,倒抽了口涼氣。

這番提點的話,讓劉宣想到了李儒離開前說的話。李儒說讓劉宣安分些,別再生出事端,好自爲之。當時劉宣沒有放在心上,現在看來,李儒話裏面分明有敲打的意思。

賈詡問道:“主公想起了什麼嗎?”

劉宣回答道:“李傕被殺後,李儒親自找到我,讓我好自爲之。現在看來,當時李儒就已經有了敲打我的心思。看來接下來,是不能太過張揚了。”

賈詡微笑道:“主公能明白就好。”

劉宣拱手說道:“多謝先生提點,否則險些誤了大事。”

賈詡說道:“主公聰明睿智,遲早能想清楚。”兩人商談着事情,不覺時間過去,很快就到了中午。劉宣在賈詡的府上吃過了午飯,才返回住宅。

回府後,劉宣徑直去了孔融的房間。

劉宣問道:“孔相,此番爲天子準備的壽禮是什麼呢?”

孔融回答道:“一批珍珠!”

劉宣眉頭微蹙,問道:“孔相認爲這批珍珠能否出彩?”

孔融苦澀一笑,自嘲道:“珍珠到處都有,又不是什麼稀罕物。我們準備的這一批珍珠,也只是成色稍好罷了,沒什麼特殊的地方。”

劉宣聞言,心中有底了。

要靠這一批珍珠,肯定是不可能了。

孔融問道:“世子有什麼想法?”

劉宣道:“既然是爲天子賀壽,禮物自然要出彩。”

孔融眉頭微皺,嘆息道:“北海國並不富庶,常年又有賊匪侵襲,能準備出這一批珍珠,都已經不錯了。若是要價值連城的賀禮,肯定是不可能的。”

劉宣道:“孔相,我來處理賀禮的事兒。如果天子大壽之日,還沒有準備好賀禮,再使用這批珍珠作爲賀禮不遲。”

“可以!”

孔融捋須笑了笑,劉宣插手自然是最好的。

至今爲止,孔融沒有遇到劉宣沒辦成的事兒。如果劉宣能拿出貴重的禮物作爲賀禮,他這個北海相也與有榮焉。 時間流逝,進入初平三年(192年)元月,已經是過年時節。

劉宣召集了孔融、徐晃、史阿、糜芳等衆人慶賀了一番,過年這幾日,劉宣先帶着貂蟬回了司徒府,又帶着董菡去了丞相府,最後一個人去拜訪了賈詡,才鬆懈了下來,然後帶着貂蟬、董菡和甘梅玩耍了幾日。

這段時間,劉宣再沒有遇到事情。只是劉宣安排糜芳爲天子挑選賀壽的禮物,選來選去都沒有找到合適的。送給天子的賀禮,必須貴重,還得有足夠的意義。

一般的禮物,難以達到這個效果。

時間還沒到一月十八日,劉宣只能讓糜芳繼續搜尋,慢慢的挑選。

這一日,劉宣關了房門,在書房中坐定。

書房外,有史阿把守。

進入了一月,劉宣又可以抽取一月的獎勵了。劉宣閉上眼睛,進入抽獎系統。這次的抽獎物品和以往的相差不多,有刀槍劍戟,有各類書籍,有各項物品……

劉宣掃了眼,仍然心儀武功祕籍。有了前兩次的失敗,劉宣也不報太大的希望。

得之我幸,失之我命。

“宿主,是否開始抽獎?”

系統冷漠的聲音響起,劉宣開口道:“開始抽獎。”

“滴!滴!”

頃刻間,抽獎系統運轉了起來。圓形轉盤上的一件件物品紛紛點亮,不斷的轉動着。劉宣的情緒沒有太大的波動,靜靜等待着。

時間不長,速度慢了下來。

根據劉宣多次抽獎的經驗,到了這個點,差不多可以判斷在哪裏停下。

武功祕籍沒戲了!

劉宣看了眼轉盤的情況,直接下了論斷。

似乎,武器還有機會。

武器一欄,擺放着各類武器,刀、槍、劍、戟樣樣都有。即使在武器這一欄停下,也不知道會抽出什麼武器。劉宣想的是龍淵劍,如果再抽出一柄龍淵劍,他就有了隨身的佩劍。

“滴!”

系統停止下來,道:“宿主,是否兌換獎品?”

“是!”

劉宣毫不猶豫的回答。

“嗡!”

彷彿水波盪漾,空中輕微的震盪了瞬間,劉宣手中空多了一柄劍。劉宣睜開眼,眼神古怪。系統出品是一柄劍,卻不是龍淵劍,而是一柄長三尺、寬三寸的青銅古劍。

劍鞘古樸厚重,大氣磅礴。

劉宣心中也是好奇,手握住劍柄,猛地拔劍出鞘。

“鏗鏘!”

清脆聲音傳出,劍刃出鞘,豪光閃爍,熠熠生輝。

劉宣的目光落在劍身上,一般情況下,劍身都會有銘文,能判斷出劍的情況。這柄青銅劍的劍身鐫刻着花紋,以大篆銘刻了兩個大字——赤霄!

赤霄劍!

劉宣看到後,神色震驚。

赤霄劍是高皇帝劉邦的佩劍,在這時代,赤霄劍絕對是身份的象徵,已經不僅是價值連城這麼簡單了。

這次的抽獎,還真是一個驚喜啊!

不知道是否鋒利?

劉宣心中好奇,喊道:“史阿!”

“在!”

史阿回答一聲,直接走了進來。他看到劉宣手中的劍,心中古怪。劉宣這幾日都大門不出二門不邁,沒有去購置寶劍,手中怎麼突然多了一柄青銅劍呢?想歸想,史阿壓下心中疑惑,問道:“主公有什麼吩咐?”

劉宣提着赤霄劍,吩咐道:“去找一柄普通的劍來,試試我手中的劍。”

“諾!”

史阿退出了書房,很快又回來了。

枕上婚色之天價妻約 史阿提着劍,道:“主公,如何試劍?”

劉宣道:“老規矩,正面劈砍。我數到三,我們同時出劍。”

“一!”

“二!”

“三!”

劉宣的聲音落下,赤霄劍揮出。

同一時間,史阿傾盡力量,揮劍迎了上去。

“嚓咔!”

劍鋒撞擊的瞬間,史阿的劍應聲斷裂,齊齊被削斷。

史阿瞪大眼,神色不可思議,這又是一柄削鐵如泥的鋒銳寶劍。劉宣滿意的收回赤霄劍,看了眼撞擊的地方,一絲的痕跡都沒有留下,仍是光潔透亮。

史阿說道:“主公這柄劍鋒銳無匹,恐怕只有龍淵劍才能擋住。”

劉宣臉上有着笑容,道:“兩柄劍都是精品。”

史阿問道:“主公,這柄劍叫什麼名字?”

劉宣回答道:“赤霄劍!”

“啊!”

史阿驚呼了一聲,喃喃道:“赤霄劍是高皇帝的佩劍,主公怎麼得到這柄劍的?”

劉宣笑了笑,並沒有回答史阿的問題,而是囑咐道:“我有赤霄劍的消息目前只有你一個人知道,禁止泄漏,不能告訴任何人,明白嗎?”

“諾!”

史阿拱手回答,心中也是慎重萬分。

劉宣說道:“去請孔相。”

“是!”

史阿轉身退下了,不多時,孔融來到房間中。

孔融笑眯眯的看着劉宣,問道:“世子請本相來,有什麼事情嗎?”

劉宣把赤霄劍遞到孔融的手中,道:“孔相,這是給天子準備的禮物。”

孔融看了一眼,神色不解。

一柄劍,合適嗎?

孔融知道劉宣不會隨意,接過劍看了眼,便拔劍出鞘。當孔融看到劍身上的大篆銘文,瞪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道:“世子,這是高皇帝的赤霄劍。你可知道這柄劍的價值?有了高皇帝的佩劍,對你以後有極大的幫助。世子真的打算進獻赤霄劍?”

劉宣心中一笑,緩緩道:“雖然是高皇帝的佩劍,但對我而言,暫時不能使用,要硬留下,也只能收藏起來。”

“與其如此,還不如利用起來。”

“去年孫堅攻入洛陽,在洛陽得到了傳國玉璽,最後卻因傳國玉璽而喪命。”

“寶物雖然有用,也得看是否合適。”

劉宣說道:“目前我擁有赤霄劍,作用也不大。與其如此,不如發揮赤霄劍最大的作用。只要在朝堂上獻出赤霄劍,必定舉世震驚。”

孔融聽了後,長嘆了口氣,拱手道:“世子心胸廣闊,融不及也。既然世子決定了,本相沒有意見。進獻賀禮時,本相進獻珍珠,世子進獻赤霄劍。如此,對世子的名望有所幫助。”

劉宣聞言,心中感動。

孔融能考慮到這一層,是在爲他考慮。

劉宣搖頭道:“孔相,這怎麼行呢?你纔是正使。”

孔融大袖一拂,斷然道:“世子不用再說了,就這麼定了。”頓了頓,孔融又道:“有這件事不能泄漏,一定要保密。等到了爲天子賀壽的時間,再拿出來。”

劉宣道:“多謝孔相!”

孔融捋了捋頜下的鬍鬚,臉上神色滿意,更滿是期待。 開年立春後,冰雪化去,天氣一天比一天暖和。

一月十八日是個大晴天,早早的,日頭已經升起,橫掛天空,散發着熱量。長安城被霞光籠罩,彷彿披上了一層金光似的。

劉宣和孔融早早的乘坐馬車出了府,往皇城行去。

劉宣和孔融抵達時,許多的朝臣都到了。王允、楊彪、馬日磾、蔡邕等人都在等待着。王允見劉宣來了,走到孔融面前道:“爲陛下賀壽,不知孔相準備了什麼禮物?”

孔融回答道:“一批珍珠。”

王允眉頭微皺,道:“孔相,這樣的禮物恐怕會遭到董卓的嘲諷。”

孔融說道:“盡我所能,只能如此。”

孔融這麼說了,王允也不再多說,他看向劉宣:“世子準備的禮物呢?”

劉宣道:“朝會時,司徒自會知曉。”

王允一聽,眼中有着一抹好奇,臉上有了笑容,說道:“世子不說,那定時驚喜,是相當貴重的賀禮。世子這麼說,老夫就放心了。”

劉宣笑了笑,微微點頭。

劉宣掃了眼周圍,看到了夏侯惇,他是代表曹操來爲劉協慶賀的。

其餘的一些人,劉宣都不認識。

王允察覺到劉宣的動作,主動介紹道:“這次來長安替陛下慶賀的人除了孔相外,有幽州牧劉虞的使節劉和,有東萊郡守曹操的使節夏侯惇,以及荊州牧劉表的使節韓嵩。”

劉宣拱手道:“多謝司徒指點,此次爲陛下賀壽,進獻的壽禮當中,我北海國必定力壓各方,拔得頭籌。”

“好,有信心就好。”

王允捋着頜下的鬍鬚笑了,有了劉宣的話,賀壽宴上不會無趣。

“丞相到!”

洪亮的聲音,自遠處傳來。

“軲轆!軲轆!”

馬車緩緩的行駛,董卓的車駕來了。

馬車到了城門口卻沒有停下,徑直駛入了城門。這一舉動,令王允、馬日磾等一干老臣咬牙切齒,卻無可奈何。在董卓的車駕進入城門後,一衆朝臣紛紛徒步跟在後面,往宮內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