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化龍蓮的藥效也隨著逐漸減弱。

有人說,這株神蓮原本是仙藥,但是現在卻是退化了,已經完全跟仙藥沾不上邊了。

即便如此,這株神蓮依舊是化極修士夢寐以求的靈藥,因為神蓮是煉化龍丹的主葯,化龍丹,可以讓化極大成的修士突破到劈天境界。

化龍丹的這種功效,自然是對化極境界的修士有著莫大的吸引力。

「道兄,那化龍蓮將要成熟了。」

站在姜凡身旁的荒德忽然說道。

這個時候,姜凡看了一眼化龍湖周圍的那些修士,見到那些人全都全神貫注的盯著湖中的那株神蓮。

所有人都在蓄勢待發。

「嗯!」

姜凡點了點頭,他見到了火神子,那消失的燕月舞也來了,燕月舞臉上蒙著一塊輕紗,但是他卻是一眼就認出了這位天之驕女。

「她的修為怎麼回事,怎麼又提升了。」

當姜凡見到燕月舞的時候,不禁吃了一驚,燕月舞的修為驚人提升到了化極第八階的境界,這個天之驕女的修鍊速度也太過驚人了吧!

「糟糕了,連她也來了。」

姜凡忽然見到了青瑤的身影出現在了遠處的一座山峰之上,青瑤的強大,他是很清楚的,連那劈天境界的火猴王都被她收復了。

黑塔一出,青瑤可以說是足以橫掃化極境界的所有修士啊!

「你認識那個女子?」

荒德也注意到了青瑤的出現。

「不認識!」

姜凡直接否認,開玩笑,自己巴不得遠離這個小魔女呢。

荒德笑了笑,沒有再說話了。

這個時候,化龍湖之中的那朵神蓮將要成熟了,花蕾在震動,似乎隨時都能綻放開來,一股蓮香瀰漫在了虛空之中。

那些本來隱藏在暗處的修士也走了出來。

化龍湖四周的山峰之上,人影閃動,竟然是來了不下二三十位修士,這些修士都有一個特點,那就是全都是化極境界的修士。

有的人甚至是化極大圓滿境界的強者,只差一步就能突破修鍊的桎梏,成為劈天境界的存在。

「讓他們先出手,我們靜觀其變。」

姜凡說道。

「哈哈,正合我意!」

荒德笑了。 姜凡與荒德退走了,他們不想在第一時間出手,第一個出手的人,必定會成為所有人的敵人。

因為沒有人願意看到別人搶走化龍湖之中的那朵神蓮,每一個人都想自己得到那朵神蓮,自己要是得不到,那也不能讓別人得到。

但是,並不是所有修士都明白這一點,絕大多數的修士都在緊盯著湖中的那朵神蓮,隨時都準備出手。

強大的氣息在化龍湖周圍浩蕩,這一次來的人可不少。

姜凡與荒德退到了遠處的一座山峰自上,在這裡,剛好可以看到前方化龍湖周圍的情況,能隨時注意到化龍湖周圍的動靜。

「我去準備一下!」

荒德忽然說道,然後也不等姜凡說話,便直接從山巔之上沖了下去,消失在了黑暗之中。

「這個傢伙……」

姜凡心中一動,想要追上去,但是他遲疑了一下,最終並沒有移動腳步。

時間在消逝,湖中的那朵神蓮依舊在吞吐月華,大半個時辰之後,荒德回來了,只見他滿頭大汗,也不知道這個傢伙到底幹什麼去了。

就在黑夜將要過去,天亮前最黑暗的那一刻,一股蓮香突然從前方傳來,一團靈光出現在了化龍湖之中,靈光碟機散了黑暗,將半邊天都照亮了。

「化龍蓮成熟了。」

姜凡心頭一震,幾乎就想要衝上前去,但是,他最終還是忍住了。

相比起姜凡,那荒德顯然很輕鬆與鎮定,並沒有露出任何緊張的神色,但是,他的眼睛也亮了起來。

湖邊人影閃動,就在化龍蓮成熟的那一刻,十幾道身影便衝進了化龍湖之中,向著湖中的神蓮衝去。

出手的都是化極境界的修士,還不能騰空而起,很多人都是踏水而行,但是有個別的修士卻是仗著靈器之助,腳踏靈器,向著湖中心飛去。

「吼!」

怒吼聲響起,強大的靈能在爆發,有修士出手了,大戰了起來,強大的力量波動擴散了開來。

「殺!」

火光乍現,那火神子也出手了,只見他身上沖騰出了陣陣神焰,渾身籠罩在神火之下,化成了一個火人,強大的火行力量在爆發。

「化極七階?」

姜凡有些意外,這個火神子的修為也提升的很快,想當日在黑山小鎮上的時候,這個傢伙才化極第三階的修為。

一段時間不見,火神子的修為竟然提升到了化極七階,這樣的修鍊速度,也算是驚人了。

火族的天才果然不簡單,但是比起火族的另一個天才火炎,這個火神子的修為還是遜色不少,從大族之中出來的人,都不會太差。

要知道,大族與大教都擁有大量的修鍊資源可供弟子使用,不像姜凡,什麼東西都要自己去爭取,去想辦法獲得,大族的弟子,卻是不用擔心修鍊資源的問題,可以將全部的心思都放在修鍊上。

混戰不可避免的爆發了,不斷有修士加入戰團之中,不時有靈光從化龍湖之中衝出,照亮了黑暗的虛空。

「打吧,盡情打吧,哈哈!」

荒德笑了,笑的很開心。

但是,姜凡發現,一些人並沒有馬上出手,那青瑤便沒有出手的打算,也與姜凡和荒德一樣,不急著出手。

那臉上蒙著一塊輕紗的燕月舞也沒有出手。

很快,十幾名在出手爭奪化龍蓮的修士之中便出現了傷亡,火神子神勇無匹,一揮手,便將一名青年修士的頭顱斬了下來,屍體墜入湖中。

然而,火神子也被另一個修士一拳砸在了左肩之上,被震飛了開去,一條手臂立時便抬不起來了。

「火神刀!」

火神子發狠,右手揮動間,一道道火焰形狀的刀光沖了出去,同時斬向前方的所有修士,出手狠辣無比。

火神刀,乃是火族之中的一門強大的荒術,以火行之力凝聚成刀光,要是被這種刀光劈中,刀光之中內蘊的火行力量便會將中刀之人燒成灰燼。

那十幾名修士頓時便手忙腳亂起來,有人直接祭出荒術想要崩碎烈焰刀光,有人直接便躲避了開去。

一名白衣青年右手之上爆發出了一團璀璨無比的靈光,道道荒紋在那團靈光之中隱現,那團靈光直接迎上了劈砍而至的烈焰刀光。

「轟!」

一聲巨響,烈焰刀光崩碎,那名白衣青年瞬間便逼近火神子,大手一伸,五指之上激射出了五道凌厲無比的靈光向著火神子洞穿而去。

「什麼……」

火神子吃了一驚,連忙向後退避,右手揮動間,打出了道道烈焰刀光,將激射而來的五道靈光全部封擋了下來。

他本想逼退這些傢伙,然後將化龍蓮搶走,但是他想不到,這些傢伙之中,竟然隱藏有強者。

一開始的時候,白衣青年明顯隱藏了實力,但是現在,他不再隱藏實力了,全力出手,他的修為,絕對不在火神子之下。

火神子被逼退,那名白衣青年立時便踏水而行,向著化龍蓮所在之處猛撲而去。

這個時候,化龍蓮已經綻放了開來,九朵蓮瓣如同神玉一樣的晶瑩剔透,那蓮台之上,同樣有九顆蓮子鑲嵌在裡面。

那蓮子的周圍,竟是有一條條細小的龍影在隱現。

然而,就在那白衣青年接近化龍蓮的時候,化龍蓮前面的水面突然炸了開來,一頭黑色的蛟龍破水而出,直接便張開了血盆大口向著白衣青年噬咬而去。

那白衣青年吃了一驚,只見他身子一晃,直接便改變了方向,向著一旁沖了過去,躲避過了那頭黑蛟的噬咬。

但是,那頭黑蛟也很狡猾,一咬不中,立時便對著那白衣青年噴出了一口黑色的毒氣來。

那白衣青年驚魂未定,直接便被黑蛟那一口黑色毒氣噴中,一頭便栽倒在了水裡,沉進了湖底,再也沒有從湖裡出來。

「什麼……」

見到這一幕,那些正要衝上前的修士都止步了,就連火神子都震驚無比,要知道,那名白衣青年的修為,與自己可以說是不相上下啊! 但凡靈物生長之地,必然有強大的靈獸守護,這是修鍊界之中的常識。

然而,知道化龍蓮底細的人,卻是知道,在十年前,守護這株神蓮的那頭靈獸早就被人斬殺了。

但是,誰也想不到,這一次神蓮成熟的時候,依舊有靈獸在一旁守護。

其實,與其說是守護,不如說這頭靈獸也是在守候著,等待著化龍蓮成熟的那一刻,然後好享用這株神蓮。

這頭突然從湖中衝出來的黑蛟強大無比,一股慘烈的氣息從黑蛟的身上擴散了開來,虛空之中飄蕩著一股若有若無的腥臭氣味。

「這是……」

所有人都震驚到了極點,就連火神子都不敢輕易上前,要知道,剛才那個與自己爭鬥的白衣青年,便是被這頭黑蛟噴出的毒霧毒死的。

「這不是黑水潭之中的那條毒蛟嗎?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有人認出了這頭黑蛟的來歷,而後驚呼了起來。

「黑水潭毒蛟?」

眾人聞言不禁變色,黑水潭,乃化龍城東邊,八百裡外的大山深處的一口水潭,那可不是一般的水潭,而是一口毒潭。

毒潭周圍,寸草不生,常年有黑色毒霧繚繞,乃是一處沒人願意輕易涉足的地方。

這黑水毒潭之中,卻是盤踞著一頭毒蛟,這頭毒蛟可以口噴毒霧,這種毒霧的毒性霸道無比,就算是劈天初階的強者被毒霧噴中,恐怕也要一命嗚呼。

而且,這頭毒蛟的修為也不弱,乃是化極大成的修為。

就在眾人震驚的同時,那頭毒蛟已經轉身向著湖中的化龍蓮游去,只要吃了這朵化龍蓮,它便能突破現在的修為境界,成為劈天境界的靈獸了。

「豈有此理!」

火神子見到這一幕,不禁焦急無比,毒蛟兇狠而又強大,他自問不是這頭毒蛟的對手,但是,要是讓他眼睜睜的看著化龍蓮被毒蛟吃了,卻又很不甘心。

他打開虛空袋,伸手進去,扣住了一物,正要向那頭毒蛟出手。

但是,就在這個時候,一道金色的身影突然從湖邊沖了出來,瞬間便從湖面上掠過,直接猛撲向那頭毒蛟。

「那是……」

湖面上的那些修士見到這一幕全都吃了一驚,那道金色的身影並不是人,而是一頭渾身籠罩在金色火光之下的金色猴子。

「火猴?」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