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北堂信玄將軒轅無命帶到了劍城一處生意非常火爆的酒樓,名為「食味仙」。

這裡的菜肴的確頗為美味,有人請吃飯,而且是北堂家的在請,軒轅無命覺得格外的好吃。

「小白,聽說你跟皇室的人鬧了矛盾?」看著大快朵頤的北堂白,北堂信玄眉頭微皺。

軒轅無命撇了撇嘴:「皇室的人?一群癟三而已,還想學人威逼利誘拉攏小弟,不教訓一下他們,不知道天有多高。」

「可是,小白你今天這種行為是壞了規矩了。」

「什麼規矩?」軒轅無命眉頭輕揚。

「一個不成文的規矩。」北堂信玄說道:「每一次周武天驕選拔賽后,無論是使者團的那些普通弟子,還是即將入門的准入弟子,其實都要成為一種籌碼。」

軒轅無命眉頭微凝:「籌碼?這可是讓人討厭的字眼。什麼籌碼?」

「無雙劍會准入者的晉陞和謀利的籌碼。」北堂信玄應道。

「無雙劍會准入者?你是說東方昊雲?」軒轅無命反問。

「是的,無雙劍會是一個私人性的組織,在劍閣是非常特殊的存在。基本上皇室每一個天才到劍閣,都會入無雙劍會。」北堂信玄解釋道:「而無雙劍會同時也是一個榜單,每一個進入者,都有一個實力衡量指數,這個指數不僅僅是衡量個人的實力,還會衡量他的依附弟子的實力。而這個榜單,據說影響力可不僅僅局限於劍閣,對於整個大周武國的皇室權力劃分都有影響。」

軒轅無命恍然:「這就是東方昊雲迫不及待地多拉些人的原因?」

「嗯,過來人都知道有這個環節,所以即便知道自己學府的學子可能會受到一些折辱,可是各學府的學長們也做不了什麼。 農門後娘:嫁個侯爺種田忙 據我所知,司寇青雲就是不信邪,現在恐怕還在某個角落裡療傷呢。」北堂信玄鄙夷一笑,在他看來,司寇青雲他們就是不識時務。

軒轅無命撇了撇嘴:「這也是你到現在才找到我的原因吧?」

北堂信玄臉色一窒,他聽出了這話的意思,就是在鄙視他這麼怕事。

「小白,皇室的人,到劍閣來,可不是單純為了修鍊,他們更多是為了賺資歷的。我們不是怕他們,但是完全沒有必要攪合進去。這可是侯爺交代的,我們要做的,是暗中拉攏一切可以拉攏的對象,卻不能把意圖暴露得太明顯。」

軒轅無命冷笑:「可也不想想,等你們出手,能拉攏的早就被皇室拉走了,就這個樣子,還琢磨什麼大計?」 「小白,那也不能明目張胆地跟皇室作對啊,畢竟一旦惹毛了皇室,讓皇室提前對我們北堂家動手的話,麻煩也就大了。到那個時候,你這個侯府公子還不知能不能繼續過這樣安逸的日子了。」

完全是一副長者教育晚輩的口氣,北堂信玄心頭暗道這年輕人就是沉不住氣。就算北堂家想再上一步,那也得先暗中來啊,哪能跟皇家針尖對麥芒啊。

軒轅無命撇了撇嘴:「那信玄你的意思是什麼?難不成讓我去給東方昊雲道歉么?向這所謂的無雙劍會低頭?」

北堂信玄笑道:「小白如果能如此識大體,那自然是很好了。」

「狗屁!」軒轅無命冷哼:「別說是東方昊雲,就是東方珺在這我也懶得搭理他。要道歉你去,反正我是不可能低頭的,什麼東西。」

北堂信玄眉頭微皺:「小白,你比東方昊雲年齡大幾歲,所以實力比他們強。但你不想一下,他身後可是整個無雙劍會,曾經有好幾個劍會成員是擔任過五峰劍閣閣主的,毫不誇張的說,如果你沒有什麼表示,以後會寸步難行。」

「寸步難行?」軒轅無命眉頭輕揚:「怎麼個寸步難行法?」

「這種事就無需我多說是吧?」北堂信玄聳了聳肩,心道你北堂白不經常做這種仗勢欺人的事么?

「他們有能力把我踢出劍閣?」軒轅無命撇了撇嘴。

「這倒沒有,只要你沒有做違反劍閣規矩的事,除了總閣主和刑武堂外,沒有誰能決定一個弟子的去留。」北堂信玄應道。

軒轅無命微微一笑:「那就不用多說了,有什麼事我兜著便是。」

北堂信玄欲言又止,臉皮子抽搐了下還是沒有再說什麼。

心裡頭,北堂信玄是對北堂白這種行為極其鄙視,什麼叫出了事他兜著,他北堂白兜得住么?到時候有麻煩,還不是得北堂家來擦屁股?就像四年前,他得罪了人一樣,要不然北堂家給他擦屁股,他能不能活著都是個事,真是繡花枕頭,草包一個。

殊不知軒轅無命現在的心態那就是不怕給北堂家找麻煩,就怕沒麻煩。

北堂信玄哪能想到這一點,他只有恨鐵不成鋼地嘆了口氣:「既然你不願意像無雙劍會低頭,那有一件事,你必須得去做。」

軒轅無命眉頭輕抬:「什麼事?」

北堂信玄皺眉道:「當然是拜訪納蘭長老,三爺沒有跟你說么?」

「納蘭長老?」軒轅無命眼中閃過一抹明悟,卻是大咧咧地將筷子一丟:「不是說事情已經解決了么?我還去拜訪他做什麼?」

這個納蘭長老,名叫納蘭永壽,是武雲劍閣的內門長老,跟巴爾思和九方鯤一個身份,不過他的身份比九方鯤略高,比巴爾思又略低,擁有聖窺境七星的修為。

北堂白在四年前所得罪的人,就是納蘭永壽的孫女納蘭容。

在北堂白自己的日記中其實也有記載,雖然最後因為得罪納蘭容而連來武雲劍閣報道都不敢,可在北堂白自己看來,這卻是一件榮光的事。

也對,連武雲劍閣的大美女都能調戲到,這事的確長臉。

當然,那次調戲事件,不過也僅限於摸一摸納蘭容的小臉,那還是藉助北堂恨言的威壓,畢竟當時納蘭容身邊可也有高手。

這種事本就可小可大,如果不是北堂恨炎處理得當,加之當時納蘭永壽並不在皇城,總算沒有第一時間爆發出來。

納蘭容當時也放話了,如果北堂白敢去武雲劍閣,她一定會打斷他的手,廢了他的靈根。

堂堂內門長老的孫女,被調戲了,沒有打上北堂家已經算是納蘭永壽並非仗勢欺人之人。

「我的小祖宗,這次如果不是納蘭長老點了頭,你還是不能來劍閣啊。」北堂信玄說道:「不管怎麼說,當初可是你佔了納蘭容的便宜,不管出於什麼,你都應該當面去陪個禮道個歉。如果納蘭長老願意照拂下你,那無雙劍會的事也就不算什麼了。」

軒轅無命眉頭微凝:「那你安排下吧!我可不知道該送些什麼。」

「噢,好……」北堂信玄微愕,對北堂白還知道要送禮這一點,他已經很意外了。

飯後,然北堂信玄去準備禮物,軒轅無命回到了臨時住的小院。

不過在進入小院時,被幾個顯然是在等著他的人攔了下來。

沒有敵意的人,軒轅無命目光落在了呼延雷擎身上:「呼延,你有什麼事么?」

「北堂公子對我還有印象?」呼延雷擎顯然有些意外,而在他身後,其他幾人臉上的笑意更盛。

軒轅無命點頭:「當然,三年前你在我蒼山學府大放異彩,怎能沒有印象?」

呼延雷擎臉色微紅:「北堂公子見笑了,那個時候是年少不知天高地厚,跟貴府的軒轅無命相比,我便什麼都不是了。」

「軒轅無命也算不了什麼……你找我什麼事?」軒轅無命故作不爽,畢竟他北堂白跟軒轅無命是死敵可是誰都知道的。

呼延雷擎也猛然意識到什麼,尷尬一笑。

在呼延雷擎身後,一個年齡更長一點的俊逸男子開聲道:「北堂兄弟,我是赫連麒。」

「赫連家的人?」軒轅無命眉頭輕揚:「平海侯是你什麼人?」

「家祖!」赫連麒笑應,臉上有著高人一等的傲然。

「嗯,那不知赫連兄找我有何貴幹?」軒轅無命微恍,感情眼前這男子完全是跟北堂白一個檔次一個身份的人。

赫連麒笑道:「聽聞北堂兄弟今天力壓無雙劍會東方昊雲諸人,我等對北堂兄弟十分好奇,現在一見,果然是人中俊傑,難怪有如此魄力。」

軒轅無命眉頭輕揚:「這等小事也值得人大肆宣揚么?」

「北堂兄弟還真是大氣啊,這還是小事,那什麼才是大事?」赫連麒哈哈一笑。

軒轅無命聳了聳肩:「赫連兄弟在這等我,總不會就是想恭維一下我吧?」

赫連麒劍眉輕揚:「當然不是,我在這等北堂兄弟,是想好好結識一下北堂兄弟。如果北堂兄弟有時間的話,我們不如到『食味仙』一聚?」

軒轅無命輕笑:「我剛吃過了,就不去了,有什麼事赫連兄弟在這說清楚便是。」

婚了再愛 赫連麒心思微動,笑著點頭:「嗯,其實……我們是代表自由劍會,邀請北堂兄弟入會。」

「自由劍會?」軒轅無命微愣:「我聽說過這無雙劍會,可這自由劍會還是第一次聽說。」

赫連麒自然不會罵北堂白孤陋寡聞,他笑容不減:「我們自由劍會跟無雙劍會一樣,都是由內門弟子組成的一個團體,不過跟無雙劍會不同的是,自由劍會沒有那麼多的條框規矩和約束,只是給志同道合的人創造一個團結互助的平台。畢竟在劍閣,孤軍奮戰,可不是那麼好混的。」

軒轅無命輕笑:「那除了這無雙劍會和自由劍會,劍閣可還有其他的劍會?」

我有一個大世界 「自然是還有的,不過其他的劍會自然沒有我們兩家這麼強大,都是小打小鬧而已。」赫連麒笑道。

「真是癩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氣。」這個時候,一個狂放的聲音在院口響起。

赫連麒臉色微變之際,軒轅無命循聲看了過去。

一個身材魁梧的青年男子踏步進來,貼身的勁裝,彰顯著他一身石塊般的肌肉,整個人給人一種很強烈的力量衝擊感,就彷彿看到了一輛戰車。

「在你們自由劍會眼中,我們狂徒劍會也是小打小鬧?」濃眉大眼的魁梧青年,霸氣十足地盯著赫連麒,彷彿赫連麒要肯定地回答,他就要真的動手「小打小鬧」一下。

赫連麒也沒有絲毫的示弱,當下撇了撇嘴:「要不然你以為呢?」

魁梧青年嗤笑:「我以為?如果說我們囊括了雲西、沙原和羅森三大域的弟子的狂徒劍會都是小打小鬧,那你們只有平海和海角兩域人馬的自由劍會豈不是連打鬧的資格都沒有?」

「就是,這位帥哥,你可別聽這赫連大忽悠的忽悠,他們自由劍會撐死了排老三,要跟無雙劍會較量,還得靠我們狂徒劍會。」在魁梧青年身後,一個身材高挑的褐衣美女朝軒轅無命拋了個明媚的眼神。

軒轅無命輕笑,到現在他自然看明白情況了。

敢情他今天揍了東方昊雲一頓,竟然揍出名來了。知道他得罪了無雙劍會,自由劍會和狂徒劍會的人都來拉攏他來了。

「慕容明媚,你說我忽悠?雲西的人有多少在無雙劍會當狗你們不知道?他還好意思說囊括三大域的弟子?」赫連麒的目光從褐衣美女身上轉移到魁梧青年:「歐陽峰,莫不是你塊頭大,就可以睜眼說瞎話?」

雙方針鋒相對的樣子,讓軒轅無命更是挺樂的。

不過從赫連麒的話語中,他是明白過來,這叫歐陽峰的魁梧青年,應該是沙原侯府的公子,而叫慕容明媚的女子,則應該是羅森侯府的小姐。

「我睜眼說瞎話?你們平海和海角就沒有在無雙劍會當狗的人?」歐陽峰冷哼:「你要不服,要不然咱倆單練,看看誰更強一些?」

「歐陽峰,你也只敢以大欺小,有本事去找赫連破軍單練一下?」赫連麒絲毫不上當,輕笑著拂開了歐陽峰帶來的威壓。 似乎是看到了軒轅無命臉上的怪笑,慕容明媚開口道:「你們兩個打了幾年口水仗了不嫌無趣啊?還是聽聽人家帥哥到底想入哪個劍會吧!」

赫連麒心頭一動,忙看向軒轅無命:「北堂兄弟,我們的誠意想必你也看到了,一直在這等著,而他們壓根就是來瞎搗亂的。」

「赫連麒,等一等就是更有誠意?」歐陽峰冷笑:「你以為我們沒等?」

「就是。」慕容明媚脆笑道:「我們比你們等了更久,只不過我們是坐在對面的『破曉軒』里等,不像你們這般傻,在這站了這麼久,咯咯……」

「站等和坐等的誠意,孰輕孰重,北堂兄弟自有判斷。」赫連麒笑道。

見幾人都目光熠熠地看著自己,軒轅無命輕攤了攤手:「承蒙幾位高看,不過我現在連宗門都還沒入,暫且不想考慮加入劍會的事,不過回頭如果我有興趣,我一定會找你們的。就是不知道到時候幾位還有沒有現在的熱情。」

赫連麒微愣,他沒想到北堂白竟然這麼圓滑,這個時候盡然來個一推二五六。

歐陽峰朗笑了下:「北堂兄弟,你放心,不管你什麼時候有興趣,我狂徒劍會的大門都向你敞開。」

聽到歐陽峰這麼快接茬,赫連麒也連忙應道:「北堂兄弟,那你好好考慮下,這是我的傳音符,如果有什麼需要隨時可以聯繫我。」

赫連麒這個時候簡直就像是個推銷產品的業務員,連忙把聯繫方式都留下了。

軒轅無命也沒有拒絕,收下了赫連麒的傳音符。

歐陽峰和慕容明媚見狀,也將自己的傳音符留給了軒轅無命。

軒轅無命照單全收,畢竟這對他來說可沒有什麼壞處。

事實上,自由劍會和狂徒劍會的出現,讓軒轅無命對於武雲劍閣又有了一個新的認知。

武雲劍閣既然會默許多個劍會形式的團體組成,顯然也是樂見這種競爭態勢的。現在軒轅無命得罪了東方昊雲,就是得罪了無雙劍會,如果加入自由劍會或者狂徒劍會,應該都能緩解這方面的壓力。

但是軒轅無命不笨,既然是三分天下的態勢,他加入另外兩方的一方,還不如暫時觀望,那麼這兩方都至少不會成為他的敵人,而且一旦有什麼事,恐怕兩方人馬都會幫他,畢竟真的看重他,就會在他身上做點投資。

反之,如果現在軒轅無命急著加入某一方,那麼另外一方不但不會成為朋友,還可能會惡變成敵人,畢竟自由劍會和狂徒劍會的關係可也不是那麼融洽的。

回到自己的房間,軒轅無命將這些破事給丟到一邊,而取出了「絕」和眾多材料,準備進行靈烙。

因為有黃思控能的能力在,給靈導器靈烙這件事對軒轅無命來說,不算什麼,他就是希望能多一些實踐經驗,早日能掌握給丹藥進行靈烙,甚至給身體進行靈烙的技藝。

首先是將一些金屬類的材料進行熔煉,這也時軒轅無命還特意購置而來一個大熔爐的原因。沒有熔爐的話,那就只能用妖獸體液做材料,可以選擇的靈印就十分的少。

軒轅無命早就想購置一個熔爐,可是大周武國能買到好熔爐的地方可不多,但是武雲劍城卻有專門賣這種東西的地方,而且還有多種選擇。

軒轅無命花了三千萬塊九品靈晶,購置了一個體積不大,但是功率超群的熔爐。

看著眼前這個暗金色的熔爐,軒轅無命不由想到那幾個店員的對話,心道:「不知道什麼時候能弄個超級靈爐,到時候煉器、煉丹和熔金都可以輕鬆搞定了。」

是的,這世間的確有這樣神奇的鼎爐,不但是個熔爐、還是個丹爐,更是個器鼎,被稱為聖靈鼎爐。

只不過那樣的聖靈鼎爐,其價值超過了金光靈導器,甚至在傳說中的聖器行列,也屬於價值超凡的。

「聖器……太遙遠了點吧?」軒轅無命想到自己最好的物件也不過是紫光絕品和紅光極品,對於這聖器,他還真的只能想一想。

軒轅無命打算給「絕」靈烙一個「透擊印」和一個「狂擊印」。

之所以這次沒有打算用「破甲印」,是因為戟的破壞力比槍要高出幾分,軒轅無命想將這種破壞力發揮到極致,所以選擇了這兩種靈印。

透擊印軒轅無命以前就常用,能夠讓靈能攻擊在被護體靈能或者防禦武靈技抵擋時,能夠滲透一部分傷害攻擊敵人,這是一個非常實用的靈印,雖然不見得像破甲印那樣運氣好能出現扭轉乾坤的局面,可也能在戰鬥中持續性地給敵人帶去困擾。

破壞力越強,這透擊的比例越大,而且透擊印佔據的靈烙空間比破甲印要低一些,這也是軒轅無命選擇透擊印的原因。

剩下的靈烙空間正好能再加一個玄級中品的「狂擊印」。

狂擊印,是能夠讓攻擊有一定幾率出現更高的波動型暴擊的靈印,這種暴擊的傷害加成,跟靈烙狂擊印所用的材料有關。

靈烙情況很順利,兩次靈烙都沒有失敗,很穩定地完成了。

這兩個靈印完成,「絕」的價值幾乎翻番。

這也是軒轅無命擁有「白悲窺靈」,對於靈烙空間大小的把握可以精確到最高限度,這一點就算是諸葛青雲來,也不會比軒轅無命能耐。

然後是「惡獠」,軒轅無命給這對腕刺準備的靈印是「破甲印」加「滯脈印」或者「破靈印」。

不過「惡獠」跟「絕」不一樣的是,「惡獠」是在雙刃上分別靈烙不同的靈印,並非一件器物上能靈烙兩個靈印。

左刃破甲、右刃滯脈或者破靈。

破甲印,是軒轅無命靈烙過多次的一種靈印,沒有什麼懸念。

而這滯脈印和破靈印效果有異曲同工之妙,滯脈印是破壞靈能運轉,從根本上侵蝕敵人的戰鬥力,而破靈印是破壞敵人的武靈技施展,從表象上瓦解敵人的攻防。

不過這兩種靈印都屬於觸發率並不高的靈印,但是一旦觸發效果就會非凡。

之所以會為右刃準備兩種靈印備選,是因為這兩種靈印的材料相對更少一點,一旦出現失手的情況,就只能用另外一種來替代。

然後軒轅無命的顧慮是多餘的,似乎是有黃思控能在,他靈烙失敗的幾率低了許多,這一次又是平穩度過。

玄級上品的滯脈印也是軒轅無命目前靈烙的最高級別的靈印,他發現因為有一心三用的能力,配合黃思控能,完全無壓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