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千星覺得以後還得多殺一些,黑甲戰衣最好人手一套。

大家實力更增,意氣風發。

****** 千星也是,他不止有神奇的黑甲戰衣,本身實力又有精進,已經迫不及待。

他覺得對於那些囂張的惡魔,張狂跋扈,睚眥必報,這次他們是極大的挑釁,那些惡魔肯定會大舉來襲,他正好再坑殺一群。

本來沒有算上黑甲戰衣,他都無比自信,四星的威勢只有他自己知道,上次除了面對虛影分身短暫一瞬,其它都沒有完全發揮出來,根本不夠過癮。

他在等,要殺出比惡魔還甚的凶威。他比上次都進步很多,四星來了也未必不可殺,早有很多計劃,胸中浩瀚激情。

然而等了這麼久,只聽惡魔威脅,咒罵,一些凶名在外的惡魔揚言要滅他,碾死他,挫骨揚灰……怎麼囂張怎麼難聽怎麼說,就是沒有惡魔來。

他這段時間也經常出去巡視,草木視野籠罩很遠,根本沒有強橫惡魔蹤跡,普通惡魔不敢來,只有無腦的半獸偶爾還在亂竄,這已經是大家慣例磨礪的對象。

他是高看了惡魔,小看了自己,他不知道,哪怕外面更多傳言都說他只是半步四星,但一些強橫惡魔都知道火魔有黑甲戰衣,這樣一來他和百里雲飛都很難對付,誰敢說必勝。

況且這裡可是剛剛折損過兩個魔子的地方,所謂古老殺陣也嚇人。

很多強橫惡魔都在觀望,謹慎的很,至少短期內沒弄清楚是不會隨便出動的。

而且三星極境的惡魔基本都是統領,統帥,魔子級別的,並沒有那麼多,很多都有事在做。

一些在攻擊主城,各地主城都有古老布置,也有惡魔們無比覬覦的東西,所圖很大。比如玄盟星辰洞天,那真是寶物古迹無數,惡魔迫切想要攻破,光明神庭那邊等等也是。

剩下的普通戰爭城市麻煩,油水還不多,一般三星極境也難攻破,覺得得不償失,所以除了攻擊主城或主要地方的,其它一些強橫惡魔都跑去各地天地變化伴隨出現的異象爭奪機遇去了,還有一些別的打算,這些統領都很強,誰也別想輕易調動。

就像血魔之前在趁機練就自己的嗜血幡,要是成功就厲害了,可惜遇到千星失敗了。

他們數量遠勝這邊,實力也完勝,怎麼都完全上風,而一些主城,卻又一時攻不破,所以如今便是這樣混亂的形勢。

地球這邊一樣複雜,有桀驁,有自私,有怕死,有叛徒,有很多熱血英雄,這是智慧生命的通病。

滾犢子這段時間很活躍,這貨難得的修鍊用功起來,精力無限,最後還想挑戰千星,結果千星一巴掌拍出城外,頓時老實了。

千星很快都想明白了,還真是高看這些惡魔。

他不想等了。

「星哥,我上次一戰,還看你和那些魔子戰鬥,心得不少,先留在這裡修鍊。」百里雲飛笑道,他很自信,他現在的實力,誰來了他都能擋住。

千星也有些慚愧,他知道百里雲飛肯定也擔心姐姐,想出去走走的。

「去吧,我知道我姐現在更想看到你。」百里雲飛說著還有些鬱悶。

千星搖頭一笑。

家裡這邊不用擔心,小飛若在,有陣法加持,有奎木狼星輝呼應,還有黑甲戰衣,再加上小飛的進步,來了四星都能擋住。

如今惡魔有四星或者化境嗎?反正明面上沒聽說,可能會有。但就算有也絕對極少,幾乎不可能會來,四星肯定所圖極大。

相對他們,更重要的還是那些主城,主城若全破,地球直接都算完了。

值得一提的是,現在南州也不再是普通城市,已經被人稱作第十八座主城。原本世界只有十七座,華夏五座,其餘都是普通戰爭城市。

哪裡敢清場惡魔,哪裡能誅殺魔子,南州南州王。

也許是玄盟二十八星宿實力不一,在如今大潮上,雖然也很強,已經不算最拔尖,所以百里雲飛箕水豹,更多卻被人稱作少年劍客,劍公子等等。

他千星虛日鼠,如今呼聲南州王。

殺的惡魔多,半獸多,得到的東西多,肖教授他們研究也更快,有了不小成果,南州的大陣在加持,很多修者也都有戰甲穿,大家在快速強大。

相比別的主城,南州只是高手支撐,大家齊心協力,古老護城陣法是有欠缺的,如今在慢慢彌補。

千星覺得要不了多久,大家都可以走出去。

春風十里有嬌蘭 索貝克鶴王兄弟滾犢子等他們隨便留下幾個鎮守都夠,只要有資源,有機遇,那些惡魔進步快,大家都不差,他們這些高層可都是鬼才級別的,不然也不會這麼強大。

資質悟性一點不差。

江憶起他們也都在突破都三星,高手越來越多。

千星覺得多些黑甲戰衣,人手一套,誰來都得跪。

他一人再強,也很難斬盡惡魔,那就大家一起,別人指望不上,自家兄弟沒問題。

「等我離開,估計會有惡魔狂妄敢出手截擊我的,這邊他們忌憚更多是所謂自己嚇唬自己的殺陣。」千星笑道,「滾犢子他們聯手也沒問題,你若想出去也行。」

「算了,再過幾天。」百里雲飛搖頭,「我確實有感悟,等我出去,我也要四星戰力,滅殺所謂魔子! 軍帝隱婚:重生全能天后 星哥你說的,我們可是天驕,幾個鬼才魔物還自覺無敵了。」

看著百里雲飛自信的樣子,千星笑了。

「那好,我先走了。」千星擺手,瀟洒遠去。

他一樣自信,如今他速度再次破境,已經達到五倍音速,若是有五星,他就是五星速度,看似只是一小步,卻也是四星與五星的超脫,質的不同。

速度比境界力量都難提升,他生死真力時刻淬鍊,聖體強悍,速度總是先一步達到。

先不說實力如何,他這速度,不管在哪,都可快速返回,誰也擋不住,除非還像上次那樣大陣。

但現在不同,他有無邊草木視野,基本不可能再誤入絕陣,除非這個絕陣能達到方圓百里,還能免疫所有,阻隔他的浮生訣感應,都很難做到。

至於實力,他更自信,黑甲戰衣在身,就算不是四星極境也是四星巔峰。

別說一些虎視眈眈的三星極境,就是半步四星,也是螻蟻。

惡魔很喜歡視人螻蟻嗎?來吧,你們不過也是螻蟻。

千星極速遠去,享受著剛剛蛻變的五倍音速,心中豪情萬丈。

這一次他不止是擊殺惡魔,還要去找月兒,他已經等很久。

千星離開,一些惡魔都第一時間得到消息。不止惡魔和半獸是敵人,還有一些暗中投靠惡魔的人,這類沒有底線的人從來都有,難以避免。

千星也不在意,他正是要讓人知道,又不是去闖惡魔總部。

冥之帝后逆襲 除非惡魔全部來襲,不然他都無懼,反而還期待,期待熱血一戰,期待戰利品。

****** 「還真敢出來,無知土著,以為無敵了?你會嘗試到絕望的。」一個大口吃肉的惡魔得到消息,冷笑起來,「兄弟們,準備幹活了,虐死這小子,戰利品也得搶到,這次估計有不少傢伙會去。」

「哈哈哈,早等不及了,狂妄小子,不知天高地厚。」

「本想等等查探所謂殺陣真假,看來不用等了。」 重生再爲家姬 又是一個獨行強橫惡魔充滿殺機。

「我們過去。」

「你的東西是我米勒的。」

「別再是陷阱了,我親自去看看,不管是不是天驕,也是一個潛力極大的小子,都得滅了。」這是一處大基地內部,一個半老頭起身離開,魔息讓周圍的惡魔都心顫,更加恭敬了。

這是一個已經恢復到化境的老惡魔,強橫的很,前不久一舉都滅掉一個普通戰陣城市。

「聽說這小子一身是寶,希望不要讓我失望,白走一趟。」

「嘿嘿,我的湮風棍已經大成,小子,你太倒霉了。」

「這麼多傢伙有興趣?很好,殺出凶威的時候到了,什麼統領都得靠邊站。」

「千星?桀桀,本統領最喜歡吃有實力的年輕人了,不但好吃還能增加實力……」有惡魔殘忍笑著。

一個個惡魔動身,單挑很多惡魔都沒敗過,囂張肆意。

沒有別的外在威脅,個個老子天下一地,誰還怕什麼。

對於千星,基本都猜測,最多是半步四星實力就頂天了。而這個實力,不少強橫惡魔並不怕什麼,他們也達到,很自信自身手段。

化境很難,千星破境沒多久,想要達到化境,積蓄什麼的明顯不夠,越級需要天賦,境界需要慢慢來,尤其是古武修者。

不可能是化境,這點倒也沒錯,千星確實還沒到破境巔峰,沒到極限,只是越級戰力。

至於四星,某些方面說比破境突破到化境都難得多。資質悟性神通機遇,厚積薄發,缺一不可,他們認為千星經歷太少,更不可能先一步成功。

曾經天下無敵的高手,白猿王,井木犴,包括蛟龍王,教皇,老和尚等等,個個站在巔峰,積蓄渾厚,若不是規則限制,早就更強。

如今也都不是化境或者四星,都是和魔子們一個級別,半步四星強者,哪怕有些強悍的利用很多手段底牌都可勉強媲美四星,他們也頗為忌憚,但還沒有真正超脫,沒有碾壓優勢,魔子中厲害的底牌多的,一樣如此。

魔子也有拚命底牌,比如拓山和火魔最後短暫爆發的,白猿王他們可能也有,這且別說。

如今明面上最強的都是這等勉強媲美四星的存在。

突破化境太難,那些恢複本元境界的惡魔大都還沒恢復過來,成就四星還更難,惡魔中的天才魔子都沒一個達到。如今很厲害的黑甲戰衣,也只能同境界內增強實力,不能助人跨境超脫,外物或許可以短暫超脫,很難完全超出。

千星的資料被挖掘出,之前連三星巔峰都不是,只是排在曾經的萬象榜五十名,太普通了,與井木犴他們的差距都很大,沒人覺得可能。

他們都不知道,千星浮生訣,生死真力時刻都在修行,煉獄中練就,生死中悟道,早已全面升華。

天驕的世界,普通人不懂。

……

千星行走在路上,他並沒有一直快速趕路,偶爾也四處轉轉,不差這點時間,不然他的速度,到哪裡都不需要多久。

海闊任魚躍,回歸自然的懷抱,草木視野開闊,有著先天的優勢。他要把戰場定在外面,先解決這些惡魔,不然這些兇殘囂張的惡魔會一直覬覦,還跟著跑到紅石城,麻煩不斷,好不容易去見月兒,他可不想被打擾。他準備一次好好的解決,誰來滅誰,什麼陷阱都對他沒用,一路上殺個夠,殺到惡魔見到他都得跑,至少不是隨便一個都敢來招惹他。

他的實力已經傳出,想低調也不行,這不高不低的名聲,還會有很多惡魔不屑,更覺得他挑釁魔威非要殺他。而他的本身戰力,也無懼暴露什麼。

惡魔都喜歡四處遊盪獵殺,今日反殺回去。

太久沒有行走四方,之前是回家,一路阻擊殺戮。曾經的大好河山,轉頭已滄海桑田,都陌生了。

曾經一個個異象,古迹破敗,很多都被惡魔毀壞,搶走,只有一些還有靈性的洞天福地等等才會主動避開惡魔,選擇後人。

千星也看到一些,大多都被惡魔盤踞,他沒有客氣,既然沒有掩飾,那就直接推了。

一般地方三星巔峰惡魔就是無敵,三星極境都沒見過,他都不用展現什麼實力。

走過一處處地方,很多城鎮都已破敗,荒蕪人煙。

半獸到處都是,什麼奇形怪狀的都有,兇殘嗜血,這些半獸什麼都吃,吃人吃妖獸是最喜歡的。

這段時間大戰太多,熱武器爆炸也多,污染又天地變幻,半獸也都在變強變異,更殘暴了。

對於這些沒有靈智的怪物,千星也是頭疼,到處都有,破壞還大,很難殺完。

一般強者殺得多了,就會碰到厲害惡魔,差些的人這些半獸都是大威脅,更不用說普通人。

二十年前世界大戰被稱為是黑暗年代,這次是二次黑暗年代,更加黑暗。

還好世界早不同了,各地人數都少很多,荒野深山有妖獸盤踞,並不安全,人類大多都收攏,太偏僻的地方早已沒人居住,尤其是近些年,玄盟更有布置,慢慢的把人都盡量集中到正常城市城鎮,至少不太偏遠。

黑暗年代到來,之前隱藏從來不出的底牌全部爆發,就是為了這個時候,基本都沒有落下,只不過有的地方運氣太差遇到強橫惡魔,還不是一個,沒撤到地方就出事。

妖王們大多也有對策,有的都佔據著曾經絕地的奇異洞天,布置的有,但都不容易。

一路走過,處處荒骨,有人的,有妖獸的,也惡魔的,也有半獸的。

俗話說飽暖思**,這段時間各方慢慢穩定下去,一些人又開始鬧騰了,有野心的拉幫結派,這沒什麼,都是競爭。

還有很多人怨聲載道一片,都是在埋怨責怪,憤憤不平,覺得玄盟沒早告訴他們,更沒保護好他們,再加上一些姦細挑撥,更是事多。

他們不知道,華夏這邊已經是最好的處理,外面很多小國都完全淪陷了,這是末世災難,全民責任,遇事埋怨,不如面對,想想怎麼成長。

很多人都忘了,他們還活著是很多高手戰死換來的。他們現在在城中平穩下去,各方高手還天天都在拚命。

一些普通城市,玄盟實力不足的城市,最為紛亂。

還有軍隊,他們才是最堅實的一群人,早有準備,果決的執行著命令,戰鬥著,熱血處處,這早已不是普通戰爭,千星很有感觸,南州的軍隊他都給予很多幫助。

有人埋怨,也有人堅強,應運而生,快速崛起,一路上他也聽說很多高手戰績。

不管怎樣,這是好的,競爭才會進步。

茫茫荒野,十步外都難看清,處處狼煙,暗無天日從未變過,千星一閃消失,也只有他能輕鬆行走這讓人生畏的戰場。

忽然千星目光輕閃,草木視野籠罩下,二十多裡外的地方有戰鬥。

****** 一行人男女都有,年輕和中年人為主,兩個二星,其餘多為一星,還有少數超凡巔峰和極致,一隊人很強大,到哪裡都是強橫戰力,敢打敢拼。

本來他們能對付眼前惡魔,還佔著上風,然而戰的久了,碰巧殺來一個三星惡魔,三星和二星的差距,沒有強橫戰陣或者法寶底牌,根本無法彌補。

三星惡魔兇殘,幾個回合兩個為首的二星漢子已經受傷不輕。

「兄弟們,和這些惡魔拼了。」

「哈哈,殺……本來就是去殺惡魔的,一路上早夠本了。」

有三星惡魔在,連逃走都難,一群人也硬氣,毫無懼色。

那個三星惡魔是老者,本來還在高傲逞凶,接著臉色都垮了,甚至顫抖起來,二話不說轉頭就逃。

他看到了千星,如今三星惡魔中誰不認識這個人,這可是滅過魔子的狠人。本以為那麼多上位惡魔想對付這人,這人早不知被追殺到哪兒去,竟然出現在這裡。

惡魔老者恐懼,他極速逃竄,卻發現千星又出現在他前面,差點兒撞上去,不等他發狠,他感覺腦袋已經模糊,身子飛了出去。

飛出的瞬息他看到千星都沒看他一眼,一次閃爍,虛影難辨,周圍的惡魔都步了他的後塵。

千星到來,絕殺惡魔,三星惡魔也是螻蟻。

一行男女驚呼,本以為太倒霉走不掉了,沒想到眨眼惡魔都沒了,看到千星,幾人歡呼起來。

「南州王,魔槍戰神……」幾人很驚喜,很激動,剛剛差點戰死好像都忘了。

「我們都是去南州投奔你的,想跟著你征戰,沒想到在這裡碰到你了。」

「還請南州王收留我們。」

千星的稱號很多,都是崇拜他的人叫的,南州王,魔槍王,魔槍戰神,之所以叫魔槍,是他的生死輪迴槍殺起來比惡魔還霸道,孤冷,更斬殺魔子,壓制萬魔。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