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半個小時之後,天魔主忽然睜開眼,已經恢復到了原來的狀態,陌玉婷道:「魔域的弟子呢?」

天魔主道:「我們被天兵天將圍困,我知道他們最終目的是要抓我,所以我跟他們分開,大概已經安全脫險了。」

陌玉婷聽完,十分滿意,道:「不愧是天魔主,你是我們魔域的榜樣。」

天魔主道:「現在不是說這些的時候,我聽說天界四處在尋找我們的人,包括雪猿王還有雲天大陸原來那些人,我們快去找他們吧。」

「好,我們出發。」陌玉婷道。

古晨想了想道:「天魔主,你去尋找你的弟子們,婷婷和小環也去吧,我前去尋找雲天大陸的人,大家找到組織后,再想辦法匯合。」

陌玉婷道:「不行,我要跟著你。」

天魔主詫異,心中道:「剛剛聽古晨喊你婷婷,現在你又要跟著他,難道……」

還沒等天魔主想太多,就聽古晨道:「你們一起有個照應。」

陌玉婷道:「只有我跟著你,等將來才能聯絡到天魔主,我們才能最快匯合,不然我們到時誰也找不到誰,被天界各個擊破可如何是好?」

天魔主明白陌玉婷的意思,接著道:「對呀,聖主說的十分有理,我這就去尋找魔域的人,等找到之後,我們馬上可以取得聯繫。」

… 古晨還想說什麼,天魔主已經飛身而去。

古晨心中明白他們的意思,道:「那好吧,我們也走吧。」

就這樣,古晨帶著陌玉婷、小環一起尋找雲香瑤等人。古晨和雲香瑤有心理感應,可此刻,他無論如何試著找雲香瑤,就是找不到。

古晨不禁有些慌亂起來,臉色也變得十分難看。陌玉婷看見了古晨的異樣,道:「怎麼?出事了?」

古晨此刻也不再隱瞞什麼,道:「我和瑤兒沒辦法聯繫上了,我擔心她……」

陌玉婷眼中閃過一次不易察覺的黯淡,隨後道:「瑤兒是你最親近的人嗎?」

「她是我的至愛。」古晨道。

身邊的小環一聽,吵道:「她不是,我家小姐才是,你不能這樣對我家小姐。」

「你家小姐?」古晨以為聽錯了,瞪大眼睛。

「小環!」陌玉婷實時阻止了小環的說話。小環氣呼呼背過身去。

「到底怎麼回事?你是誰?」古晨這個時候,居然還以為這個陌玉婷可能會是嚴如意的另一個化身呢,在他心底,嚴如意是佔了一個位置的。

陌玉婷見古晨眼中閃過一次明亮,以為是自己錯覺,但仔細看,確確實實沒錯。

「他,記得我?他還記得我?」陌玉婷身體不由得開始顫抖起來。

「你在說什麼,你到底是誰?」古晨上前一把抓住陌玉婷的雙臂,觸手處溫軟有彈性。

「我、我就是我啊。」陌玉婷被驚得慌亂不堪。

「你幹什麼!」小環過去一把將古晨推開,「我家小姐等了你足足六代,想不到你還會喜歡上別的女人,你對得起我家小姐嗎?」

古晨愕然:「等等,你、你是不是認錯人了?」

清穿四爺寵愛側福晉 「你化成灰我也認得你!」小環從口袋取出一個鏡子,那鏡子不大,圓圓的,看上去沒什麼特別之處。

「小環,你幹什麼!」陌玉婷驚魂未定看見小環取出鏡子,立即大聲喝斥起來。

小環卻好像瘋了一般,一把拉住古晨:「你看看,我是不是認錯人了!」

說著,小環用手在鏡面一拂,鏡中出現了遠古時代的畫面,然後,古晨就看見一個女子和一個男子慢慢開始出現……

「你真的不記得了?那個男子就是你啊。」小環在一旁見古晨無動於衷,喊了起來。

「我?」古晨簡直不敢相信。

鏡子中的女孩將一個特殊的東西交給了那個男子,古晨看著有些熟悉,忽然想了起來,那東西好像跟噬仙寶鑒差不多。

他一下子緊張起來。

陌玉婷自始至終也沒說話,只是在一旁靜靜看著,既然小環已經捅破了,就索性捅破吧,早晚會有這麼一天的。

「當年小姐擔心你受到欺負,就把魔界至寶噬仙寶鑒從老爺手中要回,帶在了自己身上,然後以老爺的名義交給你一件大任務,讓你前去完成,不知真相的你帶著任務就去了。」小環道,「你可知道,你走之後,這裡受到了天界血洗,小姐擔心天界找不到你會四處尋找,所以,化身你的模樣,再加上噬仙寶鑒的氣息,引著那些天界之人到了我魔域死洞內。」

「你說什麼?」古晨驚地臉上有汗水滲出。

「到達死洞之後,小姐便想與那些人同歸於盡,以求不的永遠安全。」小環說到這裡,喊著淚,道,「我家小姐就那樣引發了死洞內的毀滅大陣,與那些天兵天將全部葬在了裡面。」

「然後呢?」古晨徹底已經被帶入其中了。

「得知消息的老爺氣不過,幾天後抑鬱而死,在臨死之前,交代我一件事,讓我好好活著,每年去死洞給小姐燒香,還不讓我告訴你真相,怕你知道后白白犧牲。」

「就這樣,我一面暗暗觀察你的生活,一面每年去給小姐燒香。」

小環開始講起過去,好像她已經回到了那時的歲月。

「直到一百年之後的一天,我發現你在一次天界大災中死去,我去埋葬你的時候,我發現了你懷中有一封未寄出的信,是寫給小姐的。小姐已經不再,為了知道你有什麼意願,我可以為你完成,我就擅自打開了那封信,裡面你說到,其實,當年你是知道真相的。」小環說到這裡,情緒激動,好半天沒有說話。

過了一會,小環才平靜下來,繼續道:「你說你知道你堅持留下會惹小姐擔心,也會引來天界對魔域所有人的傷害,你希望離開引開天界視線,或者你還可以找到對抗天界的功法,你趁機離去,只是你沒有想到,天界動手會那麼快,等你偷偷回去找小姐的時候,你已經發現了發生的一切……」

「後來你就將修鍊的功法日夜加緊修鍊,要為小姐報仇,不幸中被天界發現……」

古晨看向那個鏡子,天界降下十二道天雷,將那男子轟得粉碎。

「我說你就是那男子的證據,就是當年你修鍊的功法,可以將噬仙寶鑒的威力發揮出來,只是你修鍊有成回來找小姐的時候,小姐已經和噬仙寶鑒不見了。」小環道,「但是,二百年後,意外發生了。」

古晨再次看向鏡子,就看見鏡子中,小環又去給陌玉婷燒香,忽然小環被什麼東西刺了一下眼,小環走過去,在一堆廢墟中,發現被雨水沖刷出來的一個血紅色手鐲,血紅血紅。

「你知道,那血紅色手鐲就是噬仙寶鑒。」小環道,「小姐跟天界那些人同歸於盡的時候,噬仙寶鑒將小姐魂魄收了進去,當我發現這個秘密之後,我就用魔界秘法引出小姐的魂魄,小姐憑著一股不屈的力量,竟然復活了。」

說到這裡,小環欣喜起來,看得出她十分的高興。

「後來,小姐向我打聽你的下落,為了不讓小姐擔心,我就說你一直很好,你已經走出魔域前去外界,等小姐恢復能力后我就帶她去找你。」小環道,「為了早日見到你,小姐艱苦修鍊,恢復的很快。而我暗中也在加緊時間尋找能夠融合噬仙寶鑒的人,我知道那個人肯定會是你的轉世。」

… 小環看向古晨:「但憑藉我一個人的力量,根本無法短時間內找到你,於是,我將噬仙寶鑒以一面鏡子的模樣借局送到了外人手中,希望通過外人的力量找到你。最終陰差陽錯,竟然被人當成兵器與天界打鬥中被收走,後來落入古天官手中,我一直在暗暗跟蹤著。」

「或許你跟噬仙寶鑒是真的有緣,或者你們之間有某種神秘的感應,你做了天官,拿到了噬仙寶鑒,當時叫覓仙鏡。」小環道,「那時候我並不確定是你,但噬仙寶鑒給我反饋來的信息很特別,我就特意留意你了……」

「當時,小姐並不知道噬仙寶鑒還存在於世,她以為噬仙寶鑒在死洞內已經被毀滅。我確定你的身份之後,我才將一切告訴了小姐,小姐幾次與你接觸,發現你並不認識她了,她便不想告訴你真相。」小環道,「可我覺得,這樣對你對小姐都不公平。」

說完這些,小環取回鏡子,獨自一人走到了一邊,給了古晨和陌玉婷單獨說話的機會,可兩個人,又能說些什麼呢?

「對不起,是我欠你的。」古晨不得不相信這些。第一眼看見陌玉婷的時候,他就覺得這個人怎麼那麼熟悉,好像認識,但又不認識。

「沒什麼,說開了,心中一個結也就解開了。你已經有了新的生活,祝福你。」陌玉婷知道他已經在輪迴中將她徹底忘記,那麼又有什麼必要再強球什麼呢。

「你也會找到你想要的生活。」古晨只能這麼說,就算這些都是真的,他也不可能丟棄現在的人。

「我會的,走吧,去找需要你保護的人吧。」陌玉婷嘆了口氣,「我們曾經愛過,就夠了。」

說完,陌玉婷率先喊了一聲小環,大步朝前走去。

古晨心中一陣酸澀,這個女子,當年為了我犧牲自己,嚴如意也是如此,她們兩個好像啊。

「那一世我無法保護你,這一世,我無法保護嚴如意,現在瑤兒又不知道怎麼樣了,我古晨再無能,再不能保護你們,便真的再沒有活在這世上的顏面了!」古晨大步跟了上去,心中澎湃。

前方,一片片紅雲如同一灘灘將要滴下的血,朝著古晨幾個人上方洶湧而來。

一股股惡臭撲面而來,紅雲片刻就覆蓋在了幾個人的頭頂,裡面張牙舞爪顯出一個人的模樣,正是老毒物。

古晨此刻修為已經遠勝於從前,所以,儘管看著這個人的模樣是老毒物,但氣息卻比老毒物差得很多,所以,古晨便知道這個並不是老毒物。

「你是什麼人?」古晨喝道。

紅雲之中一道灰色身影從中飛出,落到地面,看向古晨等幾人,那人冷笑道:「師傅說的沒錯,你果然有兩下子。」

古晨道:「區區障眼法豈能瞞得了我?」

陌玉婷道:「這就是近來弄得雲天大陸雞飛狗跳的那個人?」

古晨道:「不是,這充其量也只是那個人的一個兵卒而已。」

那人聞聽,笑道:「今天我就讓你知道知道我這個兵卒的厲害。」

說著話,那人身影一轉,通體發出無數暗紅色碎片,連同上方那些形成紅雲的綠幽鬼火一起布下了密集的紅海將幾個人包圍在其中。

裡面不斷有野獸嘶吼,還有鬼泣之聲,更有濃烈的讓人聞之欲吐的血腥之氣。

「鬼火祭!」那人-大喝一聲。原本平平的修為,頓時漲了五六倍多,古晨頓時感覺到一股無形的壓力正在將他們幾個人困住。

古晨使出羅盤陣,將自己和陌玉婷、小環保護在其中,外邊那些綠幽鬼火一個個張牙舞爪想要破掉陣法,將三個人給生吞活吃了。

小環看了一會,道:「小姐,我覺得這些人在拖延時間,在消耗我們的力量,肯定他們還有更大的陰謀在前方。」

陌玉婷道:「你怎麼知道?」

小環道:「我能感覺到。自從那時候你跟他都遭遇不測之後,為了保護我自己和小姐,我便練就了一種特殊的感知力,我可以感知到,有一個比這個人更強大的存在,正在前方某處觀察著我們。」

聽小環這樣一說,古晨仔細尋找前方消息,果然隱約發現了前方有一股強大異常的力量,正在慢慢靠近,速度很慢,似乎是故意的。

而且,古晨還在異常強大的力量之中,發覺了雲香瑤的氣息,非常的虛弱,這讓古晨心中一寒,有些擔心起雲香瑤的安危。

陌玉婷此刻也發現了異常,果斷道:「你快去前方查看一下,我跟小環在這裡擋住這個人的攻擊。」

古晨看了看羅盤陣,道:「不行,我得在這裡保護你們,一旦我離開,羅盤陣就會失效,到時無數綠幽鬼火就會襲來,你們就算有再大的本事,也抵不住綠幽鬼火的無限數量啊。」

小環道:「你快去吧,我們有辦法的。」

陌玉婷也道:「你以為我們會怕這些綠幽鬼火?」

古晨正要說什麼,就聽一聲巨響,陌玉婷和小環已經從內部破了羅盤陣,出去與那些綠幽鬼火正面戰鬥了。

古晨哎呀一聲,顧不得衝過去,就看見陌玉婷和小環已經被無數綠幽鬼火圍起來不見了身影。

又有無數綠幽鬼火朝著古晨而來,古晨不想耗費多餘的力量,使出飛天遁地功,直奔前方而去。

那人冷冷道:「古晨,等等,這倆人馬上就死了,你難道就不救了嗎?你忍心放下這兩個人獨自而去嗎?」

古晨被驚得回頭看去,就看見陌玉婷和小環已經被無數綠幽鬼火托在半空,似乎已經被某種秘術控制住了。

「放了她們!」古晨心中焦急,暴怒,九天玄雷訣立即在體內運轉,一陣陣雷鳴之聲轟下。

「急什麼?」那人道,「你馬上也跟她們一樣會成為我的祭品。」

說完,無數綠幽鬼火奔向古晨,古晨用雷電擊殺,卻根本就沒有作用,古晨這才知道鬼火祭的厲害。

然而,在陌玉婷和小環焦急催促之中,古晨也毫不例外被無數綠幽鬼火淹沒。

被古晨帶在身上的雷電珠,突然之間電光閃爍,發出嗤嗤的聲音。那些攻擊古晨的綠幽鬼火紛紛逃離。

「這雷電珠果然是一件寶貝。」古晨驚喜之中,將雷電珠拿在手中,驅趕那些綠幽鬼火。

陌玉婷和小環在一旁都驚呆了。

雷電珠帶有雷電不假,但連古晨和她們都對付不了的綠幽鬼火,怎麼就會被雷電珠嚇得紛紛逃開?

古晨只以為雷電克制邪-惡,也沒多想,帶著雷電珠前去救陌玉婷和小環,這時候,那人好像收到什麼命令,帶著其餘那些綠幽鬼火紛紛逃去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