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半個小時,近百場不間斷的戰鬥,已經讓軍老爺的體力消耗大半。

軍老爺靠在擂台邊,拄著長槍,大口地喘著粗氣:「下一個,快點上來。」

「二少爺,您這已經迎戰第一百零八個了,體力已經快到了盡頭了吧,需要我給你時間恢復體力嗎?」

「不用,我的體力,還沒有差到這個地步。」軍老爺聽到聲音,拄著長槍慢慢抬頭,向著擂台下舞動一個槍花。

「呵呵,既然如此,那我也只好趁人之危了。」一個身材高挑的修士,慢慢從人群中走出來。

男子出手向擂台旁得桌子上,扔過一半的戰利品,手上握著一百一十號牌子閃身上台,動作異常的迅速。

軍老爺看着身前的修士,慢慢開口:「我還以為是誰,原來是王小龍大哥,雖然王大哥行動敏捷,但是我的長槍也不是吃醋的。」

「呵呵呵,既然如此那就來吧,『逐風隱』。」

王小龍拿出兩把匕首輕喝一聲,圍繞着軍老爺開始跑動起來,身體在快速移動中慢慢消失。

「消失了?他這是又變強了。」

台下的修士看着王小龍瞬間消失,發出了陣陣驚呼:「移動速度太快了,根本看不清。」

軍老爺看着消失的王小龍,握緊長槍,小心謹慎的盯着四周。

「王大哥,不愧是二叔手下的第一殺手,這一手的『逐風隱』是越來越精進了。」

王小龍蹲在擂台的一角並沒有回應,藉助地形障礙物隱藏自身,等待時機發動攻擊,這是一個殺手最基本的功力。

「王大哥,你說話呀,我就是想和你聊聊,沒有其他的意思。」

軍老爺在原地不斷地試探著,期望能發現王小龍的痕迹,同時也想趁著這個機會節省體力。。

場下的人也在盯着擂台,到處尋找王小龍的身影,但是卻沒有人能看得出來。

「唉,我怎麼沒有大範圍的攻擊招式呢?不然就直接能炸出來。」

軍老爺看着周圍嘆了一口氣,故意露開自己身後的一處破綻,想要吸引王小龍攻擊。

但是整整半個小時過去,陸沉已經從房間回來,王小龍還是沒有發出一聲響動。

「二少爺,直接上去找他,他肯定在擂台上。」場下有的人熱情被磨光,開始起鬨,想讓軍老爺速戰速決。

「對啊,二少爺,只要他露出一點的破綻,你就能瞬間打敗他。」

「唉……,也只好如此了。」

軍老爺被眾人的起鬨聲,弄的心浮氣躁,心中也不想再試探。

當下大喝一聲,開始在長槍上召喚火龍,踏着九轉七星步,四處奔走攻擊。

「小軍子,要輸了。」

軍無敵看到軍老爺慢慢靠近擂台角落,搖了搖頭。

「小軍子還是太年輕,年輕氣盛太毛躁,戰鬥經驗根本比不上小龍。」

南天婉兒聽到軍無敵的聲音,有些疑惑:「軍哥哥不是已經勝了那麼多場嘛?怎麼現在就輸了呢?」

軍無敵指著擂台的角落,開口說道:「婉兒呀,戰鬥第一要務就是心靜,才能發現更多的東西。」

南天婉兒看着軍無敵所指的方向,有些疑惑:「那裏好像什麼也沒有呀。」

陸沉看着角落低聲說道:「那裏的空氣不平穩,似乎是有一些的遮蓋物,這也可能是一種這隱藏技巧。。」

「呵呵呵,不錯啊,你的眼力可比小軍子高太多了。」

軍無敵毫不吝嗇的誇獎了陸沉一番,繼續看向擂台。

「小軍子的心已經亂了,雖然他的實力比小龍要強一點,但是他已經做不出正確的判斷了。」

軍無敵喝了一口酒,抬起頭指著軍老爺:「你看,他要輸了。」

軍無敵話音剛落,軍老爺背後一道人影閃過,這就是消失了半個小時的王小龍。

王小龍站在軍老爺身後輕輕說道:「二少爺,你要輸了。」

「什麼?」

軍老爺立刻回頭,但還未反應過來,已經被王小龍匕首的刀背劃過脖子。

「二少爺,戰利品我就不客氣嘍。」

王小龍鬆開軍老爺,抓起一旁的戰利品,閃身後退到擂台中間。

「二少爺,戰鬥千萬記得心要靜,不然就算戰鬥力再強大,也會被人依靠其他手段擊敗的。」

「你……,唉,我知道了。」

軍老爺收回長槍,心中非常的悔恨,但也已經無法彌補,回頭看了一眼王小龍隨即跳下擂台。 ——

左手將鋸齒綠妖掀翻,李日月的右手也不閑着,一道光刺出現,直接就朝鋸齒綠妖的腹部捅了進去!

「神聖之光-光耀-光刺!」

左手再次空出來!

「音弦-殺!」

一個音符出現了李日月的掌心裏面,隨後李日月猛地用力一掌就拍了過去!

這一掌,直接就將鋸齒綠妖給干趴下了。

鋸齒綠妖雖然是妖獸,但是害怕和恐懼,這兩樣東西是生物與生俱來的東西,見到李日月這麼輕易就將它拿捏了,第一時間它想到的就是逃跑!

用盡全力朝水底下逃跑,水底還有自己人,它們會保住自己的!

但是,李日月會給它跑的機會嗎?

會嗎?

絕對不會!

下一秒,李日月手上的手套瞬間閃過金芒,一個圓盾出現了李日月的手背之上!

「神聖之光-光佑-圓盾舞!」

經過李日月長時間的修鍊和李昊和黃婭的指點之下,在他的控制下,圓盾舞的轉速已經高達每秒鐘上百轉。雖然這個轉速還有提升的空間,但是目前來說對付鋸齒綠妖還是足夠的!

圓盾舞追擊到鋸齒綠妖之後,宛如一個血滴子一般以強大的攻擊力瞬間就將它那顆醜陋無比的腦袋給收割下來!

就算你逃到水底下又如何?自己照樣收割你的人頭!

料理掉這頭弱雞鋸齒綠妖之後,李日月就將視線轉移到小狸的位置。

不得不說,小狸的戰鬥天賦還是相當可以,雖然從體積上來說鋸齒綠妖碾壓了小狸,但是小狸憑藉着優秀的移動速度和不弱的攻擊能力將它拿捏的死死的。

李日月正打算過去幫忙的時候,忽然,李日月耳朵微微一動,危險!

下一秒,李日月瞬間就往後退了一步。而他剛剛所站的位置就有一根二十厘米左右長的刺從水底下飆射而出,如何李日月沒能躲掉的話,估計李日月有很大概率會被斷子絕孫!

我靠,我星星你個星星,差點就被斷子絕孫了,這波算是叔叔可以忍嬸嬸不能忍!

很快,就在李日月側前方,一隻長相很像李日月前世的那種殺人蟹但是體型大個三四倍的螃蟹出來了。

這就是李日月剛剛查探到殺人足蟹!

殺人足蟹,它最大的特點就是幾對螯足特別長,而且螯足上還長有大大小小密密麻麻的倒刺,包括它的鉗子上也長滿了倒刺。簡直不需要任何懷疑,但凡被它的螯足攻擊到,那些倒刺絕對可以直接扯下一大塊肉下來。

同時,殺人足蟹的外殼也是堅硬無比,一般的中階魔法都很難造成什麼實質性的傷害。

除此之外,殺人足蟹的殼體後方還長著一些帶有倒刺的骨刺,這些骨刺的硬度也很高,一般法師要是被這些骨刺擊中的話,那傷害就很嚴重了。

剩下的就沒有什麼特點了,平平無奇。妖術妖術不會,控水控水不行,毒素毒素沒有,如果不是身上倒刺多而且外殼堅硬,殺人足蟹幾乎算是戰將之恥了。

「原來是你這隻該死的殺人足蟹,看老子怎麼弄死你!」

說着,李日月左手上很快就立起來一個盾牌,右手同時也出現了一個音符。對付這種外殼堅硬的海妖,音系的振動攻擊絕對是一個非常強力的武器!

正當李日月準備攻擊到時候,一隻通體白色的超大型螃蟹帶着一隻奴僕級的鋸齒綠妖和一隻戰將級的鋸齒綠妖也來到了水面之上。

而這隻通體白色,看上去就跟放大版帝王蟹的超大型螃蟹,正是李日月之前查探到的白鋼鉗蟹!

白鋼鉗蟹,這玩意有兩大特點。

第一個特點,它的蟹鉗大的嚇人,一隻蟹鉗足有一台液晶大電視的尺寸,蟹鉗的咬合紋路非常深而且咬合力也非常恐怖,常規的戰將級妖獸被它這麼一鉗,動輒就是斷手斷腳。

第二個特點就是身上的蟹殼硬度和強度都非常高,防禦水準是比戰將級平均防禦力高出一個檔次的。

剩下的那就沒有什麼突出了,跟殺人足蟹一毛一樣,控水、妖術、毒素樣樣沒有。

剎那之間,場面就被逆轉過來了。本身李日月主動方的,忽然之間就陷入了被動方。

但是李日月有辦法嗎?

沒有辦法。

只能硬著頭皮去硬剛了!

——

一旁的張旭光也看呆了。

丫的,這個年輕人有點不講武德,口口聲聲說自己只是個中階一級的法師,雖然用的看上去都是中階一級的魔法,但是整體表現出來的實力卻是比一般的中階三級甚至是中階巔峰還有優秀。

「現在的年輕人真不簡單啊!」嘴裏說着,張旭光手裏可沒有停下!

得趕緊將這幾隻鋸齒綠妖處理掉了,要不然的話李日月怕是就危險了。三頭戰將級妖獸和一隻奴僕級的妖獸圍攻,一般的中階法師根本遭不住這樣的攻勢。

「霹靂-轟頂!」

「冰鎖-碾骨!」

雷法控場,冰法收割,一頭鋸齒綠妖就這樣簡簡單單的被解決了!

正當張旭光準備對付第二隻的時候,意外出現了!

下一秒,一根帶有藍色紋路的舌頭忽然就從水底下飆射而出,直接就將張旭光的左手給纏繞住了,並且還非常用力的往下拉扯,看樣子是打算將張旭光拖下水。

這一下張旭光差點就沒反應過來,奮力抵抗這股拉扯力的同時,張旭光也不閑着。只見他手上出現了一把看上去跟冰塊一樣的匕首,手起刀落,舌頭斷開!

「寒冰切割!」

短短几秒鐘的功夫,張旭光的手腕已經變得紫紅紫紅的,看上去在晚幾秒鐘的話就會出大事了。

隨後,水底下就鑽出來一隻通體墨綠色,身上長著一大堆疙瘩和藍色花紋的大蜥蜴。

而這正是藍紋巨蜥,還特么是進階期戰將級的藍紋巨蜥!

藍紋巨蜥這玩意就比其他那些什麼殺人足蟹、白鋼鉗蟹還有鋸齒綠妖要強的多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