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卓越一聽差點沒氣樂了,心說怪不得你早先說「那就好,那就好」,原來早就在打忒提絲她們的主意了。搖頭小聲道:「好客的蓋布啊,這事我即使同意也做不了主吆,那倆女人霸道無比,她們作威作福慣了,豈會聽我的。」

蓋布輕蔑地看了兩人一眼,沉聲道:「這…這你就別管了,我自有辦法把他們治得服服帖帖。恰好你也可以用她們倆抵得這次南行的報酬了,同意不?」

卓越把這傢伙的話傳聲給兩人聽,讓她們先沉住氣。又裝作一副色眯眯的樣子看著那對姊妹花,又看了看忒提絲兩人,最後一臉淫笑地道:「倆老女人換姐妹花,我當然樂意。不過你得先把我送到鐵森林,不然誰知道你會不會一不樂意把我也給留下。」

「行,回頭我就送你們去鐵森林。」蓋布一聽卓越同意大喜,立即點頭答應。

卓越這時又裝出一副為他考慮的樣子,小聲出主意道:「最好先不要讓她們知道,不然鬧起來容易被人懷疑。我們南行不是要呆在你的石棒裡面嗎,你把她們倆也放進去,到時候你只放我和你的兩個女兒出來就成了!」

蓋布一聽吧唧在卓越腦袋上親了一口,笑道:「嘿嘿!乖女婿,這個主意真不錯,我剛才還在為把她們放哪兒發愁呢。」

卓越摸著頭上的口水一陣噁心,心說你大爺地,老子這次一定讓你賠個底朝天,竟然敢打老子女人的主意。把自己的主意和忒提絲兩人說了一下,忒提絲也看出來這蓋布是個腦袋裡長肌肉的傢伙,應該不會路上把三人賣了,就點頭同意下來。

卓越笑道:「蓋布老大,我們快點動身吧,別被提西亞的人發現就麻煩了。」

「我辦事,你放心,絕出不了差錯。」

蓋布說著起身把那根巨大的石棒拿過來,打開口子讓卓越三人和兩個女兒進去。倆女巨人雖然滿心的疑惑,不過蓋布積威已久,她們根本不敢有任何異議,只得跟在卓越三人進去。

蓋布見幾人都進入石棒中,又拿些酒水吃食進去,然後把開口封住,也不再停留,關上大門,提著大棒向南就大步走去。

斯露德在裡面傳聲道:「不凡,你就不怕這傢伙路上把我們賣給提西亞?」

卓越一聽笑道「哈~!他現在精蟲上腦,滿腦子都是你們的倩影,若是賣給提西亞你們也丟了,他又是何苦呢!」

「滾!什麼話到你嘴裡就格外難聽,我看你是皮癢了。」

斯露德說著伸手就去打卓越,反被卓越一把抓住了手,小聲道:「他兩個女兒還在裡面呢,別露陷出了紕漏就麻煩了!」

斯露德也知道這時還在危險中,不再打鬧,想了想輕聲道:「你把他們收到異空間就是,省得她們發現了什麼向蓋布示警。」

卓越搖頭小聲道:「不行,我也不知道蓋布會不會在路上停下來打開封口,到時萬一發現女兒不見就麻煩大了。」

忒提絲這時卻和兩個女孩聊得甚為投機,兩人天真爛漫,根本沒有多少防人之心,很快把老底都抖露出來。

走到一半的時候蓋布果然打開封口,看五人都沒什麼變化這才放下心來。

又走了一段時間,這一日終於趕到鐵森林。

卓越見他打開封口,把意念從裡面探出來確定是鐵森林后,向忒提絲和斯露德使了個眼色。兩人一個手刀把兩個女孩打暈,卓越立即把四人全部召入異空間,然後一躍從開口跳出,幾個縱躍進入前面的森林,大笑道:「哈哈,任你蓋布生意做的精,卻賠了夫人又折兵。老子先走了!」

蓋布一聽知道不妙,往棒子里一看,哪裡還有一個人影,不禁勃然大怒,暴叫著提棒就向卓越衝去。 卓越知道這鐵森林仍是霜巨人的勢力範圍,不敢久呆,把忒提絲和斯露德從異空間招出,三人也不再理會地上的蓋布,縱身向南飛去。

「哈哈,我就知道『好客的蓋布』有問題,果然不出所料。小娃娃,我看你們還往哪裡跑!」

三人剛飛出去沒多遠就聽一聲狂笑,接著白光一閃,一隻銀鷹瞬間從森林裡飛出,迅捷無匹地向卓越撲去,正是暴風巨人提西亞。

原來提西亞聽有巨人回報說蓋布在幫忙尋人,當即就感覺有蹊蹺,因為這蓋布平時從不關心別人的死活,又豈會幫助和他沒任何交情的自己。只是提西亞實在想不出他會怎麼做,就沒點破,一直暗中觀察。後來見蓋布一路南行,直向鐵森林方向走,知道自己猜測的沒錯,於是提前埋伏在鐵森林裡,果然在這裡等來了卓越三人。

提西亞這一擊閃電般迅猛異常,卓越根本沒躲避的時間,只勉強招出戰神槍擋在胸前。就聽嘡啷一聲巨響,被撞得瞬間倒飛出去數百米,再也穩不住身形,噗通一聲摔落在地。五臟如焚,眼冒金星,連噴出好幾口血才好受一些。

抹了抹嘴角上的血沫,剛撐起身形,猛然發現一個巨大的身影出現在面前,抬頭一看有些想哭,因為摔得太是地方了,正好在巨人蓋布面前不遠處。

「吼!狡詐的小子,蓋布今天就讓你知道知道欺騙我的後果!」蓋布咆哮一聲,舉起那根數十米長的粗大石棒,揮棒就向卓越當頭砸去。

卓越一見趕緊躍開,抬頭見提西亞已經飛來,再不顧身上的傷勢,連續幾個縱躍,直向西邊的森林深處衝去。

提西亞也不理會後面的忒提絲兩人,一邊追趕一邊對著地上的蓋布大聲道:「蓋布,我從空中,你從地下,我們兩人把這小子抓住,我就饒過你這次私放敵人的罪過。」

蓋佈道:「我和這小子誓不兩立,我的兩個女兒也不知道他使什麼妖法弄走了,不用你說我也會全力追趕。」

兩人一個空中一個地下,又都是速度飛快,卓越還身負不輕的傷勢,很快就被趕得無處躲藏,恨不能爹媽多生出兩條腿,若不是有樹木遮掩,早就被他們捉住了。

提西亞被他來迴繞的煩了,從空中猛然發動颶風。那颶風如推土機一般,很快把卓越所在周圍的樹木很快清理乾淨,蓋布趁機拔起一棵大樹,嗖地一聲擲了過去。

卓越趕緊一躍跳開,卻不防提西亞已經從後面飛速衝來,只得舉槍格擋,被再次撞飛數十米遠,「噗通」、「嘩啦」之聲不斷,那樹被他連撞倒好幾棵才停下來,靠在一個樹根上再沒力氣逃跑。

忒提絲兩人這時終於趕到,見提西亞和蓋布都想對卓越不利,立即提劍分別向兩人攻去。

蓋布不得已只得回頭格開斯露德的攻擊,那邊提西亞化作的銀鷹雙翼一展,發出一道巨大的風浪直接把忒提絲吹開。回頭剛想去攻擊卓越,就見空中一道光線閃過,接著身體瞬間定在那裡,不禁嚇得大驚失色,雙翅在空中扇個不停。

原來卓越趁他施展法術的時候讓武什卡特祭出紫金葫蘆把他定住,並從異空間取出最後的幾粒冥斗丸,嗖嗖幾聲向提西亞扔去。

提西亞剛振開束縛就見幾個晶瑩的玉瓶向自己飛來,這時想躲已經來不及了。他之前吃過混元斬的虧,一見不敢大意,立即使出護體罡氣,和那幾粒冥斗丸撞在一處。

「轟隆」、「轟隆」

劇烈的爆炸聲連響幾次,提西亞只感覺護體罡氣很快消散,接著身體一冷,那股冰冷的涼意直向身體內部侵襲過去,體內的魔力能量也開始飛速下降。嚇得它怪叫一聲,趕緊運起風暴之力抗衡。

「快走!」

卓越提示一聲就想騰空,一縱身噗通一聲又摔在地上,這才發現自己這傷真的不輕,連飛行之力都沒有了。

提西亞剛把體內的那股力量祛除一半,見斯露德和忒提絲架著卓越就想走,再也不顧及體內的能量侵蝕了,雙翼連展,清鳴一聲就向三人衝去。

他速度飛快,很快追到三人不遠處。斯露德一看把卓越交到忒提絲懷中,一把推開她道:「你們快走,我來擋住他。」說著提劍正準備攻擊,就見空中銀光一閃,一把闊背長刀從南方呼嘯而來,直向提西亞化作的銀鷹頭上斬去。

提西亞一爪拍開長刀,剛想再次進攻,就聽一個冰冷的聲音道:「提西亞,鐵森林何時成為你撒野的地方了?」

斯露德一聽喜出望外,大喊道:「維達爾叔叔,快來教訓教訓這個該死的暴風巨人。」

這時一個高大的英俊男人飛到斯露德跟前,抬手召回那把長刀,正是卓越在亞薩園見過的森林之神、野巨人格莉德的兒子維達爾。

提西亞雖然實力比維達爾強上不少,只是這時體內還有那冰寒餘毒侵襲,對方能戰的也有三人,知道再糾纏下去沒有好處。於是也不說話,冷哼一聲掉頭向北方飛去。

蓋布一看不妙就想逃,突見刀光一閃,趕緊用石棒去架,卻被維達爾一刀砍開石棒,餘力把他頭也砍開一個大口子,嚇得魂飛魄散,飛速向北跑去。

斯露德縱身就要去追,卻被忒提絲拉住道:「由他去吧,若不是他,我們也不能這麼輕鬆來到鐵森林。」

維達爾收刀吹散上面的血珠,對著剛想道謝的卓越一笑道:「你傷的不輕,快點回去治傷吧!」

卓越點了點頭,和忒提絲兩人向亞薩園飛去。路上想到維達爾只憑一刀就逼退恐怖的提西亞,實力自是沒話說。不禁問道:「斯露德,維達爾實力這麼強勁,怎麼名聲不顯?」

斯露德一聽笑道:「維達爾叔叔到亞薩園的時間比較晚,而且他不喜歡說話,整天都呆在自己的蘭德維蒂宮中,所以名聲就不顯了。他剛才對你一笑,是在讚揚你的實力,平時我們哪能見到他的笑容。」

卓越心說這哥們酷斃了,一個笑容都讓人這麼期待。想了想又道:「那他的實力在亞薩園能排多少位?」

斯露德本來就喜歡打打殺殺的東西,一聽立即來了興緻,思索著道:「我爺爺、老爹、弗雷叔叔、海姆達爾叔叔應該都比他強,提爾叔叔若是不斷手肯定也比他強,只是他那隻握刀的右手已失,恐怕現在不如他了。至於其他神靈應該都不如他。」

「光明神巴爾德和洛基呢?」

斯露德一聽笑道:「巴爾德叔叔沒多少戰鬥力啦,只是他性格開朗陽光,才受諸神的愛戴。至於洛基,他整天說什麼『戰鬥是粗人的玩意,要憑三寸不爛之舌說動人心』,所以我也不知道他有多強。只是他之前經常和我爺爺並肩作戰,實力應該差不了!」 三人回到亞薩園,卓越從異空間把蓋布的一對女兒招出來,拍醒后對斯露德道:「她們倆我也不知道該如何安置,還是交給你來處理吧!」

斯露德一聽似笑非笑地看著卓越道:「這可是蓋布送給你的姊妹花,要不就當侍候你的丫頭得了,反正你住的光輝神殿也沒有侍者!」

兩個女孩平時在家像奴才一樣侍候蓋布,早已習慣了對強者的順從。醒來后發現來到一個完全陌生的地方,而且父親也不在身邊,正不知道怎麼辦才好,一聽斯露德的話,立即向卓越躬身施禮道:「蓋爾嘉普╱蓋爾嘉蕾見過主人!」

卓越知道斯露德沒安好心,更害怕別惹得忒提絲吃醋,哪裡敢接收,趕緊擺手道:「別,我是人窮命賤,受不起別人的侍候,你們還是跟著斯露德吧!」

倆女孩站在那裡無所適從,心裡惶恐,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忒提絲卻向兩人微笑著示意她們安心,輕聲道:「留在這裡也不錯,不過終究還是要見過神王、神后再說,他們要是同意就讓這姊妹倆到這邊來吧!」

斯露德一聽也不再異議,帶著兩人向奧丁的金宮走去。

卓越不知道忒提絲什麼心思,賠笑道:「忒提絲,把她們留下來不太好吧?畢竟我們只是客人,別讓人說閑話。」

忒提絲橫了卓越一眼,冷笑道:「哼哼!收起你的那點小心思吧,我還沒那麼愛吃醋。我沒其他的意思,就是想讓她們和我在這裡做個伴而已,光輝神殿那麼大就我們幾人太冷清了。」

卓越一聽這才放下心來,又把卓瑪從異空間招出來,三人一起返回光輝神殿。

回到光輝神殿,忒提絲見卓越神色如常,沒事人一樣也不療傷,不禁道:「不凡,你的傷怎麼樣了?」

「嘿嘿,小意思!我這身體恢復力比較強,小傷小患不用治自己就好了。」

卓越自誇了一番,把紫金葫蘆從異空間拿出來放在桌上,一臉得意地道:「咱們有了這智慧泉水,以後聰明人想要多少就可以有多少。」

忒提絲一聽卻皺起了眉頭,想了想道:「不凡,你別得意的太早,我感覺事情沒那麼簡單。」

「什麼意思,這水難道還有假的不成,可你喝的效果我們都親眼所見啊?」卓越心裡一動,他早就發現這泉水得到的似乎太順利了點,只是一路上想了許久也沒想出個所以然。

忒提絲沉聲道:「奧丁喝上一杯都要付出一隻眼睛的代價,他當時若是較真,你第二元神肯定收不回去了。縱使你是受世界之樹所託,他也不該送這麼大的禮,你灌那麼多都夠百千人喝的了。」

正說著外面傳來一陣笑聲,接著是托爾的聲音,卓越出去一看,只見托爾領頭,後面提爾、海姆達爾等人正緩步走來。之前那個病殃殃的光明神巴爾德也在人群中,只是現在精神看上去好了不少,眼神也恢復了明亮的色彩。

托爾一見卓越,拍著他的肩頭哈哈大笑道:「聽斯露德說你把智慧之泉的泉水差點灌幹了,我們就來討個巧,也嘗嘗智慧泉水的滋味,看看是否真的像傳說中的那樣能增加智慧。」

卓越感覺肩頭像鐵鎚砸在上面一樣,趕緊躲開托爾的大手,心說再讓你拍兩下我非散架不可。一臉豪氣地道:「哈~,客氣客氣!來來來,我把葫蘆打開咱們一起喝。」

說完伸手就去拿紫金葫蘆,卻被忒提絲抬手阻住。忒提絲向著大夥一笑道:「各位大哥,既然有此好物,我看不如把諸神都叫上一起享用,我們也不能厚此薄彼不是!」

「哈哈!還是弟妹想得周到。不過那樣的話這裡就顯得有些窄小了,還是去神王的金宮吧。」

托爾說完見卓越兩人點頭,向身後的次子莫迪吩咐一聲,讓他去通知諸神都去金宮集合。

眾人也不再停留,一起向金宮走去。過去一看斯露德還在裡面,正在向奧丁述說這次北行的經歷。奧丁一見卓越,笑道:「不凡,聽說那暴風巨人提西亞都拿你沒什麼辦法,真給我們長臉。」

卓越一聽滿臉苦澀的笑道:「不怕神王笑話,我根本不是他的一合之敵,若不是後來維達爾趕到,我們這次就回不來了。」

奧丁擺擺手笑道:「呵呵,那也是他偷襲你在先。那傢伙速度奇快無比,不瞞你們說,我和洛基都被他捉弄過,最後也拿他沒什麼辦法。」

諸神一聽立即來了興趣,都想聽聽到底怎麼回事。奧丁也不隱瞞,把事情的經過講了一遍。

原來亞薩園剛建立起來不久的某天,奧丁、海尼爾和洛基照例到人間來散步,來到了一個渺無人煙的荒涼之地。三人半天看不到一個活物,後來見有一群牛,就殺了一頭來做午餐。只是那火卻有些問題,怎麼燒都燃不起來,牛肉當然也烤不熟。

三位都是大神,知道肯定有問題。正打算尋找為禍之源,就聽旁邊的樹上有一隻大鷹說魔法是它使的,只要分些熟牛肉給它,它便解除這魔法。三位大神見一頭鷹竟然有這麼大的法力,很感興趣,立即就答應下來。只是到了牛肉烤熟的時候,洛基卻不幹了,說這鷹沒出力,不該分享三位神靈的事物。

於是丟人的一幕就發生了。

洛基之前正在拿著一塊熟牛肉啃,這時猛然發現手連在牛肉上怎麼也掙不脫。那鷹也不知使了什麼魔法,竟然讓牛肉又連到自己的背上,沖霄高飛,把洛基帶上高空。它速度飛快,奧丁和海尼爾用盡全力也沒追上,洛基答應了極丟臉的條件才重獲自由。

後來三位神靈知道這鷹就是暴風巨人提西亞變的,心裡很是不爽,去巨人國度找了幾次他的晦氣,結果要麼找不到人,要麼找到人追不上他的速度,這事也就不了了之。

「大哥,你忒不地道了,這種丟人的事也往外說。」奧丁剛說完,就聽門口一個聲音道,接著進來一人,正是故事的主角之一火神洛基。

海姆達爾最不待見他,一看到他立即嘲諷道:「你還有臉嗎,我以為你臉皮早就剝掉了。對了,莫迪通知你了嗎,你沒臉沒皮的也想來喝泉水?」

「哈哈,卓越兄弟大人大量,肯定不會因為幾句話就不給我喝,你就別操這個心了。」

洛基說完看著卓越,那一臉期待的神情,卓越即使想不給都不好意思出口。再說若真不給他喝,也就坐實了自己小氣的名聲。暗道就當喂狗了吧,面上卻一臉笑意地說完全不介意,看得斯露德在旁邊咯咯笑個不停。

這時諸神也都陸陸續續地來到金宮,就是精靈國度的弗雷也帶著妻子吉爾達趕了過來。卓越一見吉爾達,心說還真是漂亮,怪不得弗雷為了你害了一場相思病。

奧丁見人都到齊了,讓斯露德拿著葫蘆去給諸神倒水。不久諸神面前都有一杯清水,奧丁起身舉起杯子笑道:「這是卓越小友的一片心意,我們一起幹了它。」

眾神一聽都舉起杯子,卓越也拿起杯子喝了起來。喝著感覺有些清新的味道,只是等了半天也沒任何反應,心裡一沉,知道恐怕讓忒提絲說著了,這水真的沒任何效果。

眾神你看看我,我看看你,雖然沒說話,眼睛里卻明顯有些莫名其妙。

洛基這時起身道:「卓越朋友,這真是智慧之泉的泉水?」

卓越見洛基站起來就知道這傢伙不懷好意,沉聲道:「斯露德和我一起去的,你若果懷疑我的人品的話,不會連她也一起懷疑吧?」

洛基搖頭笑道:「她我倒不懷疑,只是要想換水的話時間很多啊。剛才我還見斯露德先過來,許久以後托爾他們才到你那兒去的,這段時間生孩子也夠了,別說換壺水。」

托爾一拍桌子大喝道:「洛基,你什麼意思?不凡若真換了,又何必讓我們這麼多人在這裡一起喝,想把我們都愚弄了?」

洛基冷笑道:「你那狗熊腦袋能想出什麼來,這才真是他的高明之處呢!」

維達爾把杯子里沒喝完的水一口喝下,坐在那裡冷聲道:「我相信不凡。」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