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南天一劍看着前方的修士,楞楞的說道:「而且我好像聽見他們說我們是土豹子,這又是什麼妖獸,名字感覺不太好聽啊?」

「小劍子,就你那點修為還好意思喊?」

軍老爺毫不客氣地說道:「怪不得那些人都像看傻子一樣看着你,土豹子那是什麼妖獸,他們那是嘲諷你呢。」

「看我的吧,我就不信天道長槍的威壓,還不能讓他們臣服懼怕。」

軍老爺喚出天道長槍再次說着,同時散發出自己調息境最大的修為。

結果還是受到了一大群的白眼,剩下那些修士看到他手中的天到長槍,雙目開始散發着貪婪的目光,也沖着沖着他們跑了過來。

「怎麼回事?」

軍老爺看着自己釋放威壓,沒有帶來任何有效作用,垂頭喪氣的說道:「我這都已經是調息八層了,怎麼還是震懾不了他們?」

「他們的記憶已經被老祖封禁了,難道你們忘記了嗎?」

陸沉看着兩人的狀態,輕笑了一聲說道:「我們現在在他們面前釋放修為,就像是大象群里突然出現了四隻螞蟻,你覺得他們會因為螞蟻的叫囂而產生反應?」

軍老爺看着前方衝來的修士,憤憤地說道:「好像確實是如此,不過他們應該不知道,這螞蟻中也有食人蟻吧。」

「就讓他們看看我這食人蟻的作用吧。」軍老爺雙手慢慢聚攏掐訣,調動體內的先天雷氣,在身前凝聚出了一個巨大的雷電長槍。

軍老爺再次掐訣,槍身上直接出現了一條丈長雷龍,雷龍從槍墩開始順着槍身迅速遊走,纏繞在了整個槍身上。

龍嘴抵在槍尖上,龍尾束縛在槍墩上,一桿雷電炸裂的龍槍出現在了兩方陣營中間。

「現在這桿龍槍才有降氣境中階的攻擊力,這還遠遠不夠。」

軍老爺嘆了一口氣,轉身看向陸沉「小陸兒,快給我一顆暴雷丸,我要加大威力震懾震懾他們。」

陸沉掏出一枚暴雷丸,用靈氣包裹着丟給了軍老爺:「小心一點,我們才剛剛下來,對這裏的情況還不了解,把他們先趕走就好。」

「明白,老祖給的東西我天生就會用!」

軍老爺狂傲的回應一聲,將暴雷丸融入龍嘴中,直接把龍槍射了出去。

雷龍長槍脫手而出,在空中沒有絲毫停留的沖向了人群,軍老爺再次大喝一聲,一條雷龍虛影從槍桿中掙脫,跟隨在龍槍周圍散發出陣陣的龍鳴聲。

對面衝擊而來的修士,看着轉瞬即來的龍槍,嘴角閃過一絲輕蔑的微笑,連體外防禦都懶得釋放,直接迎著龍槍沖了過去。

一聲爆響傳來,龍槍率先在人群中炸裂,雷龍虛影席捲著陣陣的雷力,衝擊在人群中、地面上,強大的迫破壞力,直降將這片區域砸出了一個巨坑。

巨坑中靈氣光芒不斷閃動,連連發出數聲怒吼:「小土豹子,竟敢釋放這麼強大的術法攻擊我們,看你真是不想活了。」

聲音落下,十多個灰頭土臉的修士,隨後迅速從煙塵中爬出來了。

他們終究是沒意料到龍槍的威力,儘管在龍槍爆裂的最後一刻,他們釋放了自己的防禦招式,但也已經十分的晚了。

最後一刻堪堪做出的防禦手段,終究是沒有抵擋住先天雷氣的衝擊。

這十多個修士從坑洞中全部爬上來,衣衫襤褸看了看四周,降氣境的一擊雖然沒有讓他們受到重傷,但也讓他們在後面那群修士面前,顏面全部掃地。

當這十多個修士,看到身後修士都在笑話自己,臉上終於掛不住了,再也不顧及以多欺少的說法,朝着軍老爺怒罵了一聲,站成一排雙手迅速手掐訣,直接將手中法寶全部射向了軍老爺。

「你們這是着急什麼,我的攻擊還沒結束呢,真正的大餐現在才開始。」

軍老爺看着重來的法寶飛劍,右手不慌不忙的移到眉心,輕輕抹開了神通法眼。

神通法眼中雷光迅速凝聚,向著坑洞的方向射出了一道光線,光線迅速沖入斷裂的龍槍碎片中,瞬間引爆了長槍碎片。

「一個調息境的修士怎麼會給我帶來警覺?」

一名修士輕柔著眉心疑惑自問著,當看到光線將長槍碎片點然時,表情瞬間的變得驚恐起來:「不好,兄弟們快走,這是接近沖田境的攻擊。」

這名修士怒吼著,迅速向著一旁撤去,可惜還未等這群修士完全撤離,藍紫色雷電已經向著四周擴散,距離雷電最近的兩名修士直接被炸的粉碎。

粉碎的血肉沾染在附近的乾屍上,讓這附近本有佈滿枯骨屍體的環境,突然間變得更加的陰森。

遠處那些散發着貪婪目光,正迅速沖向軍老爺的修士,看到這一種毀天滅地的攻擊,瞬間嚇的後撤回去,甚至是向後撤的更遠。

「小賊,你竟敢殺了我的兄弟……」

距離稍遠的那一撥修士,雖然沒有被炸死,但也受到了極重的傷勢,近乎被炸碎了一半身體,此時只能躺在地上叫喚。

站在最外圍,沒有被雷電核心攻擊到的的修士,捂著身上的傷口慢慢爬了起來,雙目充血,看着軍老爺大聲的怒喝,要讓軍老爺為了他們的兄弟償命。

雖然他們在怒喝的同時,已經釋放靈氣、駕馭法寶對準了軍老爺,但是身體卻在向反方向悄悄移動。

剛才軍老爺所釋放的攻擊,帶給他們的震撼實在是太巨大了,在他們探視清楚軍老爺此刻,還能不能發出這種攻擊之前,他們心中已經為逃跑做好準備了。 「吳華,你可讓我一番好找啊!」

正在吳華愁眉不解的時候,一道略帶調侃且有有些熟悉的聲線傳來。

吳華聞聲回頭,卻見鐵柱走了過來,身後還跟著自己此刻大學的同班同學宋子默,以及曾與自己有過恩怨的衢州趙公子趙遠。

「老三,你怎麼在這?」鐵柱有些疑惑的看著吳華。

吳華說道「找你有事,待會再說。」而後又看向一旁的趙遠,問道「趙遠,你怎麼來了?」

趙遠笑,反問道「這學校又不是你開的,我怎麼就不能來?」

「我不是這意思。」吳華有些怕這個趙遠,動不動就搪塞人。

「聽說子默與你同班,便準備過來與你打聲招呼。」趙遠也不繞圈子,直接說來。

「有心了。」吳華雖然疑惑趙遠為何來這裡,但並未問起。

「吳華,你就一點都不好奇我為何出現在這裡?」趙遠問。

吳華也不忸怩,直接道「好奇倒是好奇,但也不好意思問不是,不過既然你說起,我倒是想問問,憑你的分數,還有家裡頭的背景,上清華北大也不是什麼難事,怎麼就偏偏來這二線小城了?」

趙遠嗤笑一聲,道「如果我說我是為了你才來的,你信不信?」

吳華有些愕然,這趙遠是不是腦子壞掉了,說的什麼混話?

「你可別嚇我,我可對你一點想法都沒有。」吳華?佯裝害怕的開著玩笑,其實他是真怕趙遠說出什麼驚天動地的胡話來。

「哈哈哈哈」趙遠仰天長笑,而後繼續道「吳華,你這腦袋盡想些什麼,就不能純潔點嗎?」

「我怎麼就不純潔了?是你自己話說的讓人誤會,這大學生活多姿多彩的,我可不想一進來就給你灌了個好男風的帽子帶了,以後走哪臭哪。」吳華故作嫌棄的說道。

「你想多了,我就是沖著你這個人來的,純粹欣賞你,行了吧。」趙遠也不惱怒,半開著玩笑說著。

「這還差不多。」吳華難得一次鼻孔朝天,隨著趙遠開起了玩笑。

昨晚在宿舍里受到的不愉快,也漸漸的被歡樂取代了。

幾人邊走邊聊,臨近分班時,吳華才想起自己找鐵柱的初衷了,於是也不顧趙遠和宋子默在場,問鐵柱有沒有想搬出去住的想法。

吳華想著,哥幾個現在都分開了,只有和鐵柱在江城,自己是無論如何都會搬出去住的,多一個鐵柱也好有個照應,只是不知道鐵柱在宿舍有沒有遇到與他同等的糟心事。

鐵柱想了想,覺得也無所謂,反正住哪都是住,能跟老三合租也不錯,雖然他知道老三不差他那筆房租錢,但是他心裡是想著每月也要付一些錢給老三的,這樣他住著才安心。

趙遠聽著吳華說搬出去住,頓時也是心痒痒的,他在衢州上學都是日日回家,並沒住過宿舍,本以為來大學了,終於可以體驗一回宿捨生活了,但昨天住在大學宿舍的感覺卻並不怎樣,這會聽吳華這麼說,他倒也真想跟著他們一起搬出去了。

趙遠湊上前,看著吳華問道「能不能帶我一個?」

吳華有些詫異的看著趙遠,「你也不住宿舍?」

說起這個,趙遠就一陣苦訴,「別提了,隔壁床有個胖子,一睡著就打呼嚕,害我昨晚三點多才睡。」似是怕吳華他們懷疑,趙遠又連忙補充了句,「還是困睡的。」

吳華點了點頭,確實,遇到這類的室友,也是一種煎熬。

「要不這樣吧,我到時候先去看看有沒有合適的,如果房子夠大,那——」吳華停頓了一下,微笑著說道「就多你一個也不多。」

趙遠聽吳華不反對,很是高興的拍了拍吳華的肩膀,道「不愧是吳華,就是爽快。」

吳華呵呵笑了一聲,又見一旁的宋子默沉默著,吳華便問「子默,你呢,搬出來不?」

吳華與宋子默並不熟悉,要說高考放榜那天是他第一次見宋子默,那麼昨天報名是第二次見,算起來今日也才是第三回見。

宋子默給人的感覺是溫文儒雅的,也是過目難忘的,所以吳華對他印象極佳。

「也好。」宋子默淺笑道。

中午下課的時候,吳華便來到了小飯館,此刻店裡正忙著,劉姐也按照他的吩咐,做了一些涼拌菜樣,免費給一些吃午飯的學生試吃著,並向他們收集著試吃后味道總結。

吳華走進飯館,鄭得力正在打飯,看到吳華過來,客氣的打了個招呼,待吳華坐下后,便給吳華盛了個雞腿飯。

劉雨收起學生們的建議,並把自己今日推出的涼拌菜端到了吳華的桌前,讓吳華品嘗鑒定。吳華也不客氣,拿起筷子輕夾了些,放入口中細細的品嘗起來。

「不錯,酸辣適中,劉姐掌握的很好。」吳華贊道。

「哪裡哪裡,是小華你的配方好。」劉雨不敢居功,笑笑說道。

吳華看著劉雨放在桌子側的學生建議,序號有寫到幾十人,看來今天生意還算不錯。

「再免費試吃兩天,就可以推出了。」吳華琢磨著,第一天推廣可能有人還不知道,明天估計會忙一些,等三天試吃結束,人氣積累的差不多了,就可以正式推出。

「嗯,好。」劉雨雖然不知道為什麼要試吃,但是他覺得聽吳華的准沒錯。

雖然他不知道吳華的背景如何,但光看吳華的處事風格和各方面能力,就知道是個前途無量的孩子。

「劉姐,明后兩日可能會多一些人,你可以多做一些分量。」吳華說著也在做些考量,涼拌菜這種東西,只會越吃越想吃,所以今天來吃過免費的,明后兩天肯定也會來,用涼拌菜來帶動店內生意,客引客,菜引客,宣傳自然就跟上來了。

「行,沒問題的。」劉姐爽快的說道。

劉姐心裡甭提多高興了,她這個店已經好久沒有那麼熱鬧過了,要不是遇上吳華,有吳華當初的建議,估計她這店做完這幾個月,也就不準備簽下去了。

但是吳華給了他們重新立足的機會,所以她一定會好好努力,把這個飯館和涼拌菜經營下去。

吃完午飯,吳華見時間尚早,離下午的課還有好一段時間,於是便問起劉雨附近有沒有出租房找。

劉雨跟吳華介紹了一番這附近的房價和地段,稱這邊屬於市區黃金地段,租房偏貴,如果要想找便宜一些的房子,要走到幾公裡外的西區去。

吳華聽后莞兒一笑,想著租個房還得繞個幾公里,要是遇上冬天賴床,遲了些時間起來,上學又趕上塞車什麼的,豈不是可以直接上下午的課了。

「劉姐,我就找近的,能住人的就行。」吳華簡單的說著。

「我們住的就挺近的,不過就是有些貴,每個月塊,單房。」劉雨想了想,然後又道「好像單房沒有了,三樓有個兩房一廳的,更貴,塊。」

「不過你租兩房也用不上,浪費。」劉雨說。

「兩房的有多大?」吳華問。

兩房剛好,如果房間夠大,可以買兩張上下鋪的學生床,他與鐵柱住一間,宋子默與趙遠住一間。

「也就二十平方左右一間吧。」劉雨想著之前看的房間說道。

吳華點了點頭,而後說道「那就有勞劉姐幫我租一下了,我跟幾個兄弟準備搬出來住。」

「真的租呀?」劉雨看著吳華確認。

「對。」吳華起身,從口袋裡拿出現金,數了張,然後對著劉雨說,「劉姐,你先幫我租好,我過幾日搬出來。」

劉雨接過吳華的錢,趕忙取下圍裙,一副匆忙的樣子說道「那行,我先去給你訂著,別給人租了去了,前幾日我還聽著有人想來租呢。」

看著劉雨說走就走的樣子,吳華感激的說道「那就有勞劉姐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