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南宮隼認真的點頭:「我以後保證會說狐狸比老虎強大。」

白小晨這才滿意的點了點頭:「你說的這句倒是實話,什麼老虎獅子,龍族鳳凰,在狐狸的面前,都必須趴著!」

「是,老大。」南宮隼直起了身子。

小晨這麼厲害,他說的肯定都是正確的。

「老大是什麼?」白小晨眨了下大眼睛,他什麼時候成老大了? 「王小胖不是說,拿了你的妖獸,以後你就是我們的老大,」南宮隼的臉上露出一抹笑容,「而且,我覺得,跟著你肯定不會吃虧。」

白小晨恍然的頜首,他拍了拍王小胖和南宮隼的肩膀,傲嬌的道:「跟著本寶寶混,有肉吃。」

王小胖看到白小晨將南宮隼忽悠的對他深信不疑,不覺有些無聊,他一屁股坐了下去,重重的喘了幾口氣,「打累了,我要休息會兒。」

噗!

他這一屁股坐下去,所有的重量都壓在南宮麟的胸上,他忍不住噴出了一口鮮血,兩眼一抹黑,昏了過去。

「天色不早了,我娘親要等我吃飯,我要先回去了,」白小晨歪著腦袋看向南宮隼,「你現在回宮,那群壞蛋會在太后奶奶看不到的地方欺負你,不如你先跟我回我家吧。」

南宮隼認真的點頭:「我聽你的。」

武主星域 一旁的王小胖翻了翻白眼,這南宮隼還真好忽悠,白小晨的幾句話,就將他忽悠回家了。

「小子,在你小胖大爺的面前,你還敢睡覺!」

王小胖休息夠了,從南宮麟的身上爬了起來,兩巴掌甩在了他的臉上,將他從昏迷中扇醒。

南宮麟差點委屈的哭了,他是真的昏過去了,不是睡覺啊。

「大爺我警告你,南宮隼是我要罩著的人,你敢再欺負他,我就將你拖到沒人的地方找一堆男人把你輪了!」

王小胖高傲的抬起胖臉,這話她還是之前聽一個惡霸對一個女人說的,沒想到在這種時候利用上了。

「我……我爹是太子!」南宮麟顫顫巍巍的哭泣道。

王小胖抬手一巴掌甩了過去:「誰是太子?」

「我爹……」

啪!

又是一巴掌!

「只許說一個字!」

「爹……」

王小胖這才將南宮麟丟下:「哎,乖兒子。」

南宮麟的眼淚都掉了下來,不帶這麼欺負人的。

「白小晨,我們回去。」

王小胖拍了拍手,掉頭就想往回走,他剛走了幾步路,腳步頓時停了下來,臉色有些抽搐的問道:「等等,他剛才說他爹是誰?」

「太子。」白小晨好心的回答道。

王小胖立即哭喪著臉:「完了。」

「你放心,有我在,太子沒法報復你們。」白小晨拍了拍胸膛,信誓旦旦的保證道。

王小胖抹了把眼淚:「不是這個,是我爹知道了會打死我的。」

他爹千囑咐萬囑咐,讓他別在外面惹是生非,偏偏他將太子的兒子打了,這件事傳到他爹耳里,肯定會打死他。

「都是我的錯……」南宮隼看到王小胖這可憐兮兮的模樣,倒是有些不忍心了,抿唇說道。

「不,和你沒關係,」王小胖搖了搖頭,「不就是被揍一頓么,大不了少層皮,有什麼了不起的,那個混蛋敢欺負我王小胖的兄弟,該打!」

就算早知道他是太子的兒子,那他也同樣照揍不誤。

都市之極品奇才 他老爹總不可能真的因為這些小事打死他吧?

「算了,你們先回去吧。」他罷了罷手,表情有些苦兮兮的。

白小晨有些不放心:「我就在你隔壁,要是你爹打你,喊我一聲,我立刻過去救你。」 「放心吧,兄弟。」

王小胖拍了拍白小晨的肩膀,搖了搖頭,一副慷慨赴死的模樣,大步的朝著王家的方位走去。

可他剛回到家門,一隻手就伸了過來,狠狠的捏住了他的耳朵,憤怒的說道:「臭小子,你告訴我,你今天出去惹什麼事了?」

我能看見狀態欄 「爹,你親點,」王小胖哭喪著一張臉,「我沒惹事,真的沒惹事。」

「沒惹事?你沒惹事會揍了太子的兒子?」王德秋滿臉怒容,厲聲呵斥道。

王小胖真的差點哭了,這消息傳的也太快了,他爹怎麼這麼快就知道了?

「爹,是那個混蛋太過分,他先欺負人,我是看不過去才會揍了他一頓,」王小胖委屈的說道,「而且,這件事白小晨也參與了,不信你去問他。」

王德秋將信將疑的鬆開了手:「小晨也和你一起揍了太子的兒子?」

「真的,那混蛋欺負了白小晨的朋友,我才會忍不住動了手。」

「哦,既然小晨都參與了,肯定是那個混蛋有錯在先,」王德秋瞪了眼王小胖,「你以後多跟著小晨,他讓你打的人你就上,他沒讓你動手,你就不許動手,聽明白沒有?」

王小胖目瞪口呆:「爹,為什麼白小晨讓我動手,我就能動手?我到時候動手了,你保證不揍我?」

王德秋啪的一巴掌甩在王小胖的後腦勺上:沒好氣的說道:「白小晨多乖的一個孩子?他不可能先去招惹別人,肯定是別人惹了他,那你們揍的並沒有錯!你以為誰都和你一樣是個混世大魔王?不分青紅皂白就打人?」

這……是他親爹么?

王小胖欲哭無淚,他怎麼感覺他是撿來的?

「爹,那我打了太子他兒子的事情……」王小胖有些小心翼翼的開口。

「不就是一個太子的兒子么,打就打了,只要沒打錯就行,」王德秋不以為然的說道,「你沒事多跟著白小晨學習學習,你要是有他一般聽話,我們也就不用離開本家,更不用被逼到了這個地方。」

生怕王德秋繼續揪著自己不放,王小胖趁著他不注意,咻的一聲就竄了出去,那肥胖的身體倒很是靈活,等王德秋反應過來,早就跑遠了。

「這臭小子!」王德秋很是氣惱,「真是欠收拾!」

一想到他們被逼迫離開本家的事情,王德秋就很是窩火,真想再收拾這臭小子一頓!

……

古宅,庭院之內。

白顏慵懶的翻看著手中的書籍,嘴角輕輕挑起一抹弧度。

隨著時間的流逝,老者的臉色越發焦急,手心滿是汗水,看向白顏的目光也更加不友好。

「娘親!」

一道軟糯糯的聲音從後方傳來,白顏抬頭望去之際,那小小的身子就向她撲了過來,吧唧一口親在了白顏的臉上。

「娘親我回來了,南宮隼也和我一起來了。」

白顏挑眉,這才看到跟著走來的南宮隼。

南宮隼似乎還有些不太適應,身子都有些僵硬,他看著被白顏摟在懷中的白小晨,眼底流露出一抹羨慕。 白顏笑了笑,這傢伙,到底還是個孩子……

「晨兒一直缺少一個陪伴,如果可以的話,你就留在我們的身邊,可好?」

南宮隼有些不敢置信的望著白顏:「我……可以留下?」

「你想要留下,誰都無法將你綁走,」白顏緩步站起,微笑著向南宮隼走去,「況且,你的天賦不錯,這些年被埋沒了,我現在想要讓你當我的弟子,你可願意?」

南宮隼的眼中含著欣喜:「我願意留下。」

「晨兒,」白顏拍了拍白小晨的腦袋,「你帶他下去歇息,娘親還有其他的事情要處理,另外……」

她手掌一翻,就拿出了一瓶丹藥,遞到了南宮隼的面前。

「這丹藥能治療你的外傷,等你體內的傷全然養好之後,我再給你適合的功法開始修鍊。」

南宮隼看著白顏放到眼前的丹藥,他的眼眶一紅,緊緊的握住了手中的瓷瓶,揚起頭,目光堅定。

「師父,日後,我一定會站在高處,絕不讓你失望!」

日後,南宮隼一語成讖,確實立於高處,可無論他站在多高的地方,依然沒有忘記改變了他命運的人。

「南宮隼,我帶你去看你的房間,」白小晨興奮的拉住南宮隼,小小的身體快速的向著廂房而去。

白顏看著兩個小傢伙遠去的身影,不禁儼然失笑。

「白顏姑娘的眼光倒是不錯,」老者的目光透著複雜,「這樣一個天才,都沒你發現了。」

白顏接過丫鬟遞過來的茶水,輕輕的抿了一口:「看來你也看出來了,他身懷傲骨,日後定然不凡,這樣的天才,我必定要給我兒子攏過來。」

何況,或許是白小晨的緣故,她對於這種年齡段的孩子,總會有幾分心軟。

「他日後能否不凡,不但要看他的造化,還要看是否有能人培養,」老者淡淡的說道,「我剛才看了下,這孩子的實力很低,估計被埋沒了許久。」

白顏揚唇淺笑。

可不是嗎,南宮隼自出生之後,母親就已經死亡,經常受人欺負,又無人栽培,哪怕他是身懷傲骨之人,也會受到埋沒。

「你是想要和我搶人?」白顏抬眸,凝望著負手而立的老者。

「他縱然身懷傲骨,但是我沒有那麼多經歷去培養一個孩子,我現在只在乎我家少爺,白顏姑娘,若是我家少爺出了什麼事情,你難逃責任!」

正當老者這話說完,在小咪的帶領之下,一身長袍的白展鵬快步走來。

他步伐生風,已然沒有了最初弱不禁風的模樣。

「少爺,」老者心裡一喜,快步的迎了上去,他的臉色有些震驚,「你……沒事了?」

白展鵬微微點頭:「我體內的殘留真氣已經被破除了。」

這個好消息一下子砸在了老者的心頭,砸的他七葷八素,他這才相信,白顏是真的想要救少爺。

「白顏姑娘,」老者轉過頭,深深的鞠了個躬,「我為之前的無禮向你道歉,感謝你救了我家少爺,要不是你的話,少爺他……」 說著說著,老者有些熱淚盈眶。

多少年了?

為了少爺的病,葯門已經傾盡了所有,依然無法治好他。

如今白顏救治了少爺,那她就是整個葯門的恩人!

「不過,我能否請問一下,你讓你的小貓破除真氣,是用的什麼方法?」老者雙眼發光,「這些年,我們想過許多辦法,都沒有做到。」

「這個……」白顏的臉色有些尷尬,「不可言說。」

老者一愣,這回答倒是出乎她的意料。

若是白顏不願意說,直接拒絕就行了,為何卻說不可言說?

「少爺?」他轉過頭,看向白展鵬。

白展鵬的表情有些茫然:「我不清楚,進了那個房間后,我就昏了過去,等我醒來,發現體內的真氣已經破除了。」

白顏的表情更尷尬了,若是讓白展鵬在清醒的狀況下令小咪吸出真氣,那白展鵬肯定是拒絕的……

所以,她當時才會給小咪使了個眼色,讓小咪將他弄暈。

「這樣啊。」老者有些失望,看來是白顏不願意讓他們知道破除真氣的辦法,這才將少爺弄暈了。

不過沒關係,只要少爺能恢復健康就夠了。

「我這裡有一張丹方,」白顏從衣襟里掏出一張丹方,遞到了老者的面前,「你去將這丹方上的藥材都買來給我。」

「這是……」

「幫助你家少爺恢復身體的丹藥。」

老者很是震驚,立即攤開了丹方,他略微掃了一眼,就皺起眉頭。

在葯門內,煉丹師無數,他本身也是一名五品的煉丹師,可這丹方上的丹藥,他連聽都沒有聽說過啊……

「白顏姑娘,你這煉製的是什麼丹藥?」

「五品的生機再現丹。」

生機再現丹,是她根據生化再造丸進一步研究所煉製出的丹藥。

生化再造丸只對當初藍老爺子那樣的情況才有效,如今白展鵬身體狀況十分嚴重,四品的生化再造丸已經沒有任何作用,唯獨這生機再現丹,才能夠救治他。

「五品丹藥?」

比起這個沒有聽說過的丹藥,更讓老者震驚的是,眼前這丫頭居然是一個五品煉丹師?

別看他自己也已經突破五品,那是因為他早已年過半百,這丫頭也僅僅二十齣頭吧?

一名二十齣頭的五品煉丹師……這……是要嚇死人嗎?

白顏不置可否:「白展鵬的身體,一枚生機再現丹還無法完全復原,所以,這藥材你準備個十份,十份藥材應該可以煉製一百枚丹藥,足夠你用到身體康復。」

老者的手掌一抖,呼吸都急促了幾分:「白顏姑娘,你一爐子丹藥,能夠煉製出十枚?」

白顏皺眉:「最少只能十枚,為了以防萬一,才能你多準備一點,有問題嗎?」

什麼?還是最少十枚?那若是多了呢?

老者被打擊的體無完膚,嘴唇哆嗦的一句話都說不出來。

說實話,白顏在聖島呆的那幾年,很少接觸到煉丹師,她也不知道這個大陸的煉丹師水準都在什麼地步。

流浪之城 像她幾個師父那樣差的,應該沒有幾個吧? 所以,在她看來,一個五品煉丹師一爐子丹藥能夠煉製出十枚是再普通不過的事情。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