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南靖宇依然仰頭望著天空上的雲端,小黎君早已把腦袋縮到了雲霧間。

「不要廢話。」鳳逸軒心急的冷喝。

只要一想到,九朵蓮凝聚,開啟神道,逆改天命神令,他身上的血液將會恢復到人類的正常血液,他的心就跳的很快。

他終於可以如願以償的跟她在一起,終於不用再受妖鬼族那些可惡的規矩牽絆了。

南靖宇有那麼一刻覺得鳳逸軒是可悲的。

南靖宇低下頭,看著四周蓮花,聲音突然溫和起來,語氣輕輕的說:「鳳逸軒,你知不知道九朵蓮凝聚后,會發生何事嗎?」

鳳逸軒冷著臉:「我只要知道它們可以讓我跟玥兒在一塊就行。」

南靖宇無視他這句話,繼續說下去:「九朵蓮之所以被分散到各方,是有人故意有此所為,一旦九朵蓮重聚,被封印在異界時空的黑暗神殿將會重新現世。」 「這個時候,九靈童子會被召喚出來,九靈童子將會利用自己與生俱來的神力,將黑暗神殿重新封印回去,但是,九靈童子也會因為神力散失,而灰飛煙滅,永世不得進入輪迴道。」

「這跟我有什麼關係。」

南靖宇聽到這樣的話后,真的覺得鳳逸軒可悲,甚至可恨。

「現在對你來說的的確確沒有任何關係。」

「廢話說完了嗎?」鳳逸軒冷漠的反問。

南靖宇道:「鳳逸軒,你就不打算再考慮考慮嗎?」

「考慮什麼?」鳳逸軒邁開了腳步,朝南靖宇走去:「考慮一下要不要重新九朵蓮,還是考慮一下,九朵蓮重聚后,黑暗神殿會不會出現的問題。」

「黑暗神殿出現后,那不是還有你們天魔龍族跟天命神族在嗎,你們派上千軍萬馬把黑暗神殿絞碎不就行了。」

兩人所想並不在一條線上,南靖宇感到有些挫敗,他是想讓他考慮考慮九靈童子的事情。

但是,鳳逸軒對小黎君並不了解,就算告訴了他又如何?

其實,出於私心,南靖宇不希望鳳逸軒跟柳狐玥在一起。

出於公!

南靖宇一樣不希望他們倆在一塊。

這當中受傷的雖然是小黎君。

可心碎的那一個,一定是柳狐玥。

到頭來,大家都會很不快樂!

南靖宇得到了他的答案,便將手中的九朵蓮扔向了他。

四朵蓮花緩緩有律的在空中旋轉,飛到了鳳逸軒的面前。

鳳逸軒將四朵蓮花收入了空間戒指內。

而南靖宇……

想了又想,還是決定讓小黎君與鳳逸軒見上最後一面。

南靖宇道:「鳳逸軒,我帶黎君一起踏入殿內,你想不想知道黎君的親生父母是誰。」

鳳逸軒一怔,緩緩抬頭望向南靖宇。

此事,他讓聶無雙查過,但是,時間太久了,根本查不到一點點線索。

鳳逸軒在聽到南靖宇的話后,心;猛的一顫:「他現在在哪裡?」

南靖宇抬手一揮,天空上的雲朵立刻往下降,只見小黎君兩腿盤纏坐在雲朵上,雙手環抱著臂,故作著一臉不滿的瞪著南靖宇,仿若即將發生的悲劇都是一場虛夢罷了。

「爹爹。」小黎君從雲端上站起身,鳳逸軒立刻走了過去,將小黎君抱了起來,再將空間里的九朵蓮取出,那九朵蓮立刻在鳳逸軒頭頂上空旋轉,說:「黎君,你看,我們終於找齊了九朵蓮,我們可以永遠的在一起了,等我們將天命神令逆改之後,爹爹跟娘親就帶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黎君,你還沒告訴我,你想去哪兒。」鳳逸軒已經迫不及待的將自己心中的快樂告訴小黎君。

小黎君看到了他眼底的笑容,心裡頓時被裝的滿滿的,然後笑道:「我想看到娘親跟爹爹拜堂成親,在藍府時候,娘親看起來很不願意嫁給你,所以,一點看頭都沒有,等娘親跟爹爹成親過後,我還想娘親跟爹爹陪我去看海,其實,爹爹,我喜歡仙島。」 「仙島上的那幾個老宗師對我很好,我很喜歡那些老爺爺,等爹爹跟娘親真正的在一起的時候,你們可以帶我去嗎?」

南靖宇轉身,低下了頭,藏於袖底下的雙手用力的攥緊。

牙;咬的緊緊,俊顏強忍著由心浮上來的凄涼,可他身上依然還是散發著無法刻意的冷意。

小黎君有很多話跟鳳逸軒說。

其實他也有很多話要跟柳狐玥說,但是,他並不能再像以前那樣當著面與她講。

小黎君突然抬起了兩隻小小的手,棒著鳳逸軒的臉,臉上掛著童真的笑容,說:「爹爹,你這輩子、下輩子、下下輩子也要好好的愛娘親哦。」

鳳逸軒點點頭:「當然。」

「這是你跟我之間的約定,我們拉拉勾,你這輩子、生生世世都要記住娘親、愛娘親,幫我的那一份也好好的愛。」

「好。」

大手跟小手尾指相互扣在了一起。

南靖宇忍了又忍,給了小黎君許多的時間,可最後,還是輕輕的拿出瞭望穿鏡,它不光可以看到未來,還可以傳送他們離開這兒,更可以起死回生。

望穿鏡內飛出了一抹白色的銀光,灑向了地面的鮮血,四周的妖鬼族兵將們重新睜開了雙眼,金色的血液也被瞬間吸干。

妖鬼族殿恢復了生機。

任含素從死屍堆里站起來,連御城走過去將她給扶起。

而鳳逸軒完全無視了南靖宇的做法。

能夠與柳狐玥在一塊兒是他最大的夢。

如今這夢即將便要實現,他的心情也變得非常的愉悅。

紅龍龍魂也從天上消失了。

南靖宇轉身,冰冷的視線落在任含素身上,再回頭看著黎君,想想要不要告訴黎君時,任含素卻走了過來,跪在了南靖宇的面前:「參見天魔龍君。」

「任含素,本龍君說過永遠不想看到你,現在也如此。」

「可這是在妖鬼族。」

「你將會為你做過的事而後悔。」南靖宇看向黎君。

鳳逸軒此時抱著小黎君,俊顏上儘是溫柔。

任含素順著他的視線望去,小黎君的目光剛好落在任含素的眼中,那雙眼是那麼的乾淨,乾淨的讓她想起了被她扔掉的那一雙兒女。

可小黎君的目光只在任含素的身上停留了短短几秒就移開了。

南靖宇想,還是不要告訴黎君那麼殘酷的事情。

便淺淺的回應了一句:「我會向回天魔龍族,與天命神族商協,撤免你妖鬼族皇級待遇,妖鬼族一定會從族譜排名上消失了。」

「不……」任含素立刻撲了過去,抓住了南靖宇的衣物。

南靖宇卻滿是厭惡的踢開任含素:「沒得商量。」

從任含素選擇將小黎君丟掉的那一刻就沒有得商量。

他轉了轉手中的望穿鏡,鏡中散發出來的光渡到了九朵蓮上,九朵蓮同樣射放出來九種顏色的光芒來。

把鳳逸軒跟小黎君統統籠罩在光芒里。

南靖宇回頭,滿目柔光與凄涼的喚了小黎君一聲:「君君,天命神道一旦開啟,你就用這面鏡子把你娘親叫過來吧。」 小黎君回頭看向南靖宇手裡拿著的那面望穿鏡,他記得柳狐玥的懷裡也有一面這樣的鏡子。

為了方便與南靖宇聯繫,南靖宇也是希望柳狐玥在遇到什麼困難的時候可以更容易的找到自己,所以……贈給了她一塊。

可是,她從來沒有用過。

南靖宇以為她不需要他。

卻從來不知道,柳狐玥曾經在雲傾城的那面望穿鏡里看過關於鳳逸軒未來的遭遇。

正是因為那一幕他被重重鐵鎖纏身,不得踏出黑暗,混身鞭布著鞭痕的一幕,讓柳狐玥那麼的崩潰。

柳狐玥覺得,望穿鏡是帶給她惡夢的根源。

所以,她一直將它藏在空間里的最深之處。

小黎君輕輕的點了一個頭。

九朵蓮的光芒將鳳逸軒跟小黎君送上了通往神族的道路。

他們離開后。

南靖宇抽出了一把劍,重重的扔到了任含素的面前:「你們兩個可以選擇自我了斷,那樣,我還能保證妖鬼族享盡其它種族所不能享受的待遇,妖鬼界也從來沒有發生過這種事情,但是,你們也可以選擇苟且偷生,將來……看著妖鬼界一點一點的墮落,最後,變得跟其它普通種族一樣,不再擁有高貴的名譽,也不會再受任何一個種族的膜拜,更沒有這所皇宮。」

連御城走了過來,冷冷的怒喝:「你到底是誰,怎麼可以如此的囂張。」

任含素卻冷喝了一聲:「連御城你住口。」

她不想死,一點也不想死。

她想,只要好好的求南靖宇收回剛才的成命,他應該會放過自己的。

「天魔龍君,我知道錯了,當年……我不應該將那兩個孩子丟了,把他們生下來卻又對他們不聞不問。」任含素仰頭,淚水自她眼眶緩緩溢出:「可是……我若是不將他們給丟了,而逸軒又不願意娶我,我將會受到皇室的重懲,我現在所擁有的一切都會丟失,我從小養尊處優,我無法去過那種貧苦的日子。」

不會有人想得到,那兩個孩子會是任含素所生。

而小黎君真正的親母便是任含素。

連御城聽后,重重的往下一跪,他不是因為聽到南靖宇是什麼天魔龍君,而是……任含素所說的孩子。

「什麼孩子,素素,什麼孩子。」連御城扳過了她的身子問:「是你跟我的孩子嗎?」

他們兩個曾經的某一個夜晚在一起過,後來任含素有一段時間不曾理過她。

是他的孩子嗎?

任含素沒有否認的點了點頭。

南靖宇冷著臉,低低的說:「你的孩子很快就會離開人世,任含素,黎君都要死了,你這個做母親的還有什麼資格活著。」

「什麼?」黎君,黎君!

「你說什麼,你剛才在喊誰的名字。」任含素再一次抓住了南靖宇的衣物,南靖宇卻滿是厭惡的踢開任含素:「不要碰我,拿開你骯髒的手。」

他轉身,冷漠的丟下了一句話:「等黎君離開之後,我若還是看到你活的好好的,我會替黎君收拾好這裡,陪他送葬。」 「不,不……」

「你回來,把話說清楚,黎君不是我的孩子。」

任含素撕心裂肺的吼。

黎君,是那個女人的孩子。

怎麼會是她的孩子。

她的孩子早就死了才對。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