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即便是如此,他們也算是一個有名的暴力團體了。很多人都覺得坂田組算是暴力團體裡面的新貴,不少人都和他們交好。

瀨文隼人拍打著手裡的資料,告訴所有人:「坂田組一共有五百流失三人,其中有一部分人會在新宿的歌舞伎町看場,還有一部分人會在回家,在外面遊盪,所以整個坂田組的總部,人數絕對不會超過三百人。」

「但是,我們只有三十六個人,想要擊敗這三百人,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所以我們的目標很簡單,是救出石田熊大叔,以及斬首!」

「RB的暴力團體是一個等級分明的組織,一旦我們將整個組織的組長,若頭,幹部統統幹掉,這個組織自然會崩潰,徹底被瓦解。」

「到時候,不用我們出手,其他的組織就會把坂田組徹底的吃掉,所以我們的目標,就是這幾個人你們明白了嗎?」

沉塘畸戀:冤女逆襲 瀨文隼人怒吼著說道。

「明白!」所有人大聲回應。

張玄聽到這裡,翻動手裡的資料,找到了瀨文隼人制定的幾個目標。

暴力團體等級森然,除了組長最大之外,就是瀨文隼人剛剛說的若頭了。這個若頭在組中地位是相當高的,僅次於老大,所以台灣往往喜歡把若頭翻譯成「總參謀」。

組長和若頭有一個在,組織就有希望延續。

若頭之後就有「幹部」,幹部當然也要論資排輩,在大型組織的上游,幹部的勢力是不容小覷的。在一個人數多一些的組內,往往若頭會有若頭輔佐,幹部還會有幹部輔佐。

坂田組作為一個五百多人的暴力團體,老大隻有一個,若頭,若頭輔佐,以及幹部都有好幾個,這些人就是組織的命脈。

一旦這些人統統死掉,那麼這個組織就會徹底的崩潰。

「擒賊先擒王嗎?」張玄聽到瀨文隼人的安排,點了點頭,他們這群人雖然注射了超人血清,但想要一個打十個並不現實。

所以斬首行動絕對是最後的辦法。

說服了所有人之後,瀨文隼人對張玄說道:「我們需要幾輛車,方便快速進攻坂田組,以及在撤退的時候,快速離開。」

「可以。」張玄點了點頭,問道:「你還需要什麼?」

「沒有了。」瀨文隼人說道:「剩下的我會安排。」

張玄好歹完成兩個普通任務,獲得了二百多個遊戲幣,別說是一輛車了,十輛車都是妥妥的。

瀨文隼人掏出電話,撥打了一個號碼,說道:「我需要你的幫助。」

「你說。」電話里傳來了一個慵懶的聲音。

「今天晚上八點以後,幫我把坂田組附近所有的攝像頭,監視器統統黑掉。」

「可以。」對方回應,「別忘記你答應我的事情。」

「放心吧,我會的。」瀨文隼人說道。

張玄看了他一眼,沒有多問,瀨文隼人卻說道:「這是我在名單裡面找到的一個高手,精通黑客技巧,叫做外號叫做黑鷹。」

張玄想起來了,名單里確實有這個人。

瀨文隼人有些遺憾的說道:「我已經聯繫了好幾個人,他們原本會在後天抵達,和我們一起進攻坂田組,斷掉坂田組的支援,讓我們擁有足夠的時間撤退,可惜,石田熊大叔出事,所有的計劃都亂掉了。」

張玄拍了拍他的肩膀說道:「沒有人會想到這一點,計劃趕不上變化,你儘力就好。」

「是!」瀨文隼人說道。

「今天晚上,我和你們一起去。」張玄依舊惦記著自己的任務,親手摧毀赤血會,那麼就從自己親手摧毀坂田組開始吧。 晚上七點,張玄用遊戲幣購買兩輛差不到來路的貨車,將三十六個人突擊隊員盡數裝下,然後開著車,前往坂田組。

而此時的坂田組,絲毫沒有察覺到危機的到來。

一群雅庫扎幹部聚集在一起,喝酒,聊天,享用著今天豐盛的晚餐。

坐在首座的男子,自然就是坂田組的組長,一代目,坂田武。

然而在他的旁邊,卻有一個穿著黑色西裝,打扮的頗為騷氣的男子。

大約三十多歲,宛如上流社會的成功人士。

帶著金絲邊框的眼睛,頭髮梳理的一絲不苟。

坂田武敲了敲桌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大聲說道:「諸位,今天是我們坂田組的朋友,北野桑光臨我們坂田組的大好日子,我提議,我們舉起酒杯,歡迎北野先生的到來。」

所有的幹部紛紛舉起手裡的酒杯,大聲歡呼。

北野先生矜持的笑了起來,端起手裡的酒杯,一飲而盡。

而後,他開口說道:「我今天來,是為了傳達大人的兩句話,第一句話是,諸位,大人對你們的工作非常滿意,希望諸位可以再接再厲,第二句話是,大人決定對你們,開放毒品渠道了。」

坂田武猛然一驚,幾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北野桑,你說的是真的嗎?」

北野先生微微一笑,說道:「當然,大人既然說了這句話,就不會反悔,從明天開始,你們就可以開創屬於自己的毒品渠道,賺取更大的利潤。」

不少幹部頓時眼睛發直了。

這可是毒品生意啊。

世界上最賺錢的生意是什麼?毒品,軍火,以及電影。一旦開啟毒品生意,他們坂田組自然會更上一層樓。

「北野桑,來喝了這杯酒。」坂田武激動的端起手裡的酒杯,大聲說道。

這一刻,他已經等得太久了。

女人的生意雖然賺錢,但到了這一步,已經很難在進步了,不過毒品不同,一旦有了毒品的貨源渠道,那麼絕對會賺的盤滿缽滿。

他知道,一旦自己售賣毒品,必然會激起周圍其他雅庫扎的不滿。

但是沒有關係,他的後台是什麼人,還會怕了這些雅庫扎。

這個機會,絕對不容錯過。

北野先生掃視了一圈,不由問道:「對了,坂田桑,怎麼不見你的兒子。」

坂田龍作為坂田武的兒子,坂田組二代目,他也要重點關注一下,萬一坂田武哪天忽然不幸死了,這個坂田龍就是他的接班人。

https://tw.95zongcai.com/zc/62749/ 他必須扶持坂田龍,成為坂田組的組長,繼續為自己的老大效力。

提起這個兒子,坂田武滿臉無奈的說道:「北野桑,我這個不成器的犬子最近迷上了一個小女孩,所以今天就沒有出席這個宴席。」

「原來如此,坂田桑的兒子也算是痴情種子呢。」北野先生大笑,痴情種子么,那就更加好控制了。

「呵呵,不說他了,喝酒,喝酒……」

於是一時間,酒杯交錯,躊躇滿志,現場十分熱鬧。

而另一方面,坂田武不成器的犬子坂田龍則坐在自己的房間,一臉憤怒的大吼道:「說,到底願不願意嫁給我。」

「不可能!」

回應對方的是一個看起來很漂亮的女孩子,穿著高中生的制服,留著很標準的日式娃娃頭髮型。她跪坐在地上,雙手被綁在身後,此刻卻毫不畏懼的看著憤怒的坂田龍。

「你死心吧,我是絕對不會嫁給你的。」

特效之王 「你……」坂田龍氣的渾身發抖。

他的心裡哭啊,最初看到這個女孩子的時候,他就喜歡上了,追了好幾年都沒有成功,被對方當成拒絕後,終於耐不住性子,把這個女人搶了回來。

原本他可以把這個女人剝光之後,扔到床上每天一百遍。

但他並沒有那麼做,因為他是真的喜歡這個女孩子,想要娶對方,所以硬生生的忍住了膨脹的慾望,想要磨掉對方的性子,讓她乖乖的嫁給自己。

結果磨了兩個月左右,對方依舊是一副油鹽不進的樣子。

坂田龍感覺自己的脾氣和耐心已經被徹底的消耗殆盡了。

「帶上來。」他揮了揮手,對著門口的下人說道。

不多時,兩個男子推開門走了進來,手裡還拖著一個鼻青臉腫的中年男子。

「毆鬥桑!」看到中年男子的瞬間,女孩子大驚失色,連忙掙扎著爬了過去。「毆鬥桑,毆鬥桑,你沒有事吧,你怎麼樣了,毆鬥桑……」

「雅子?」中年男子石田熊難以置信的看著趴在自己身邊的女孩子,「是你嗎,雅子。」

「是我,毆鬥桑,是我,雅子喲,雅子就在這裡。」

石田雅子不停的點頭,眼淚刷的一下流了出來。

即便是被囚禁在這種地方這麼長的時間,她都沒有流淚,因為她知道,流淚是軟弱的象徵,她絕對不能夠向這群雅庫扎屈服。

但是看到自己父親出現的時候,所有的堅強如同玻璃一樣,被輕而易舉的粉碎了。

坂田龍大聲說道:「雅子,你現在明白了吧,你是沒有辦法反抗我的,如果你不願意嫁給我,我就只能夠把大叔沉到東京灣了。」

「你卑鄙。」雅子恨恨的瞪著坂田龍。

坂田龍不以為然,「這都是你自己選擇的,如果不是你反抗我,不願意嫁給我,我也不會做出這樣的行為,雅子,我現在在問你最後一遍,嫁不嫁給我。」

「不要答應他,雅子。」石田熊雖然被打的不輕,渾身疼痛難忍,但依舊掙扎著將自己的女兒保護在身後。

「沒關係的,雅子,這群雅庫扎總有一天會遭到報應,我相信,這一天已經不遠了。」

限制級軍婚 「報應?」坂田龍內心毫無波動,甚至還有些想笑,於是他笑了起來。

「大叔,像你這樣的普通人是沒有辦法理解的,我們坂田組可不是那麼普通的雅庫扎,我們和他們不一樣,我們的背後是什麼樣的龐然大物,你根本不明白的,想要報應,不存在的,大叔。」

轟隆!

下一秒鐘,門口的方向,傳來了巨大的轟鳴之聲。 時間退回五分鐘前。

馬路上,兩輛貨車一前一後在道路上緩慢行駛,距離坂田組越來越近。

張玄坐在最後面一輛貨車上面,看著坐在自己對面的瀨文隼人。他正在做著最後的布置,他戴著無線對講耳機,緩緩說道:「各單位注意,千萬不要緊張,聽到我的命令之後在行動,明白了沒有。」

「1號明白。」

「2號明白。」

……

「36號明白!」

順便說一下,這東西也是張玄利用遊戲幣買來的,而且還是軍工產品,質量完全可以保證,絕對不會受到干擾。

至少在張玄和瀨文隼人看來,一群暴力團體是沒有辦法干擾無線對講耳機。

叮咚!

就在此時,瀨文隼人的手機接到了一條信息。

【任務完成,所有監視系統已經屏蔽】

瀨文隼人眼瞳一閃,對著耳機的話筒下達了最後的命令:「行動開始,突擊!!」

開車貨車的兩個司機瞬間將油門踩死,貨車頓時發出了巨大的轟鳴之聲,發動機宛如一頭從沉睡中蘇醒的巨獸,發出了驚天動地的咆哮。

巨大的聲音回蕩在張玄的耳邊。

而後,第一輛貨車彷彿失控的巨獸,疾馳了數百米后,狠狠的撞擊在了坂田組的大門上。

那實木做成的大門瞬間被撞碎,漫天的木屑飛舞,貨車毫不停留的突入了這座日式庭院,巨大的輪胎和地面的石子摩擦,擠壓的飛濺而出。

第二輛貨車不甘示弱的沖了進去。

瀨文隼人大吼道:「所有人開始行動,斬首計劃開始!」

於是,三十六個敢死隊的成員,戴好青面獠牙的惡鬼面具,紛紛從車上跳了下來,朝著這座日式庭院殺了進去。

張玄和瀨文隼人也從車上跳了下來,臉上同樣帶著面具。

張玄是一個閻王的面具,而瀨文隼人是判官的面具。

另一方面,坂田組的反應也不慢,聽到動靜之後,立即有雅庫扎從裡面跑了出來,看到入侵者,紛紛大吼著「有人入侵」然後悍不畏死的沖了上去。

這群雅庫扎在打架的時候,絕對不會心慈手軟。

而張玄帶來的三十六個人,一個個都是失去了親人,寧願化作惡鬼,也要復仇的人,對於這種欺凌弱小的傢伙,向來深痛欲絕,絕對不會手軟。

於是雙方在短兵相接的剎那,就痛下毒手。

一時間,蘇陽手下的三十六個復仇者勢如破竹,將這群雅庫扎打的七零八落。

畢竟他們都是注射了超人血清的超級人類,身體素質比特種兵還要恐怖,一拳打過去,足以打穿牆壁,人類脆弱的身體在他們的拳頭下,簡直如同三合板一樣脆弱。

碰的一拳下去,就足以把他們打的飛起。

張玄下車之後,看到的基本上都是這一幕,一個個復仇者逮住雅庫扎,一拳打下去,就足以打碎這群雅庫扎的骨頭,讓他們失去戰鬥力。

所以這一場入侵者,簡直可以說是摧枯拉朽。

張玄和瀨文隼人還沒有出手,敵人就已經倒下來。

瀨文隼人對於這一幕並不意外,冷靜的把命令傳達下去,「不要在這裡浪費時間,去找幹部,去若頭,去找組長,將這群人幹掉之後,這個組織就會瓦解,另外,三十號到三十六號,立即去尋找石田熊大叔。」

「是!」三十號到三十六號分開,開始搜索這座日式庭院。

另一方面,坂田組的大廳,宴會舉行的地方。

在巨大轟鳴傳來的時候,包括坂田武在內,所有人都不約而同的望向了聲音傳來的方向,原本熱鬧的酒宴在一瞬間變成十分寂靜。

坂田武不悅的驟起眉頭,大聲說道:「來人,去看看,到底發生了什麼事情?」

「哈伊!」

一個坐在最後面的幹部站了起來,推開門跑了出去。不一會,他連滾帶爬的跑了回來,撞開大門,「不好了,組長,有入侵者,有入侵者打了進來。」

「什麼!」坂田武頓時懵逼了。

他建立坂田組這麼長的時間,還沒有人敢打入自己的大本營,畢竟這裡可是坂田組防守最嚴密的地方。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