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即便謝傲雲不想瞞著吳焰馨,可是這話一說到嘴邊卻又不知如何開口,只能撓了撓頭整理自己想要說的。

雖然說目前只有瑤溫倩和鳳舞兩女已經住在謝家了,可是不知怎麼的其腦海中又有數道倩影緩緩而出,一時也讓得他不知怎樣開口。

而其看到吳焰馨那幽怨的眼神時,謝傲雲的心裡更加不好開口,而且還有些慌亂。

「噗嗤!」

看到謝傲雲那不知如何開口而又慌亂的神情時,吳焰馨忍不住笑了起來,那幽怨化作燦爛而美麗的笑顏,十分養眼。

「逗你玩的,你帶回來的兩個媳婦我娘已經跟我說了,其實在你走了之後,我爺爺就告訴我,說以你的天賦終是要翱翔九天的,身邊的女人自然不會少數,所以要讓我有個心理準備。」

笑顏過後,吳焰馨柔情地說道。

從她十多歲那年謝傲雲便離開了天錦城,那時吳山就跟她說了這些,雖然當時有些不太明白,可是自從離開天錦城后所經歷的一些事,吳焰馨也漸漸地明白了吳山的話。

雖說不是所有的天賦異稟之人都會有許多鶯燕圍繞其身,但是卻不可否定天賦高的人其本身確實容易引起一些女子的注意。

所以自從她明白吳山所說的話以後,她在心裡早已有了答案,這個答案就是:

只要小雲子心中有我就足夠了。

雖然心裡還是有些不好受,或者是抵觸,但是由於內心對謝傲雲的感情早已根深蒂固,所以她只能極力的說服自己,謝傲雲是不會忘記自己的。

而且為了不拖謝傲雲的後退,這些年來吳焰馨在修鍊方面可謂是付出了許多的汗水,而且多次若非有聖武靈院的導師相救恐怕早已香消玉損了。

「焰馨姐我永遠是你認識的那個小雲子,而且還是為你遮風擋雨的小雲子。」

謝傲雲靠近吳焰馨一手環住吳焰馨的細腰,讓吳焰馨整個人靠在他的身上,目光柔和,語氣堅定的說道。

從外城門之外,吳焰馨那看到他時的那急切模樣,謝傲雲如何不知她心中思念深切,他不能給吳焰馨完整的愛情,但是他會努力地讓吳焰馨不受一點的委屈。

「有你這句話,姐以前所受的委屈已經消散得一乾二淨了。」

螓首輕靠在謝傲雲的身上,吳焰馨嫣然一笑,輕聲說道。

「你什麼時候要走?」

良久之後,吳焰馨抬起頭看著謝傲雲問道。

「走?四天之後吧。」

謝傲雲神情微楞,而後露出一副深意的弧度說道。

「四天之後嗎?」

聽到謝傲雲的回答,吳焰馨情緒有些低落。

這次聖武靈院的招生結束時間也是在四天之後,過了四天後,他們就得返回聖武靈院了,可是一想到又要與謝傲雲分開了,吳焰馨的心裡極為難受,這好不容易一次相聚,又要在短暫時間之後分手告別了,這對謝傲雲相思甚緊的吳焰馨來說無疑是難以接受的。

「下次見面又不知是何時了?」

靠在謝傲雲身上,吳焰馨那不舍和迷茫的眼神望向那無邊的天際之中,語氣中透露著濃濃的不舍之情。

想到又可能要等到多年以後才能相見,吳焰馨更加的難受。

「什麼下次見面又不知是何時?」

雖然知道吳焰馨心情很不好,但謝傲雲沒有去安慰,而是笑呵呵地反問說道。

其臉上總是保持著一副深意的笑容。

「你離開天錦城,回到宗門,而我又要回到聖武靈院了,你說我們下次見面是什麼時候?」

見謝傲雲不來安慰自己也就罷了,可竟然還在笑,這讓吳焰馨火氣一下子就蹭了上來,滿臉憤懣地說道。

太可惡了,人家如此不舍他,他卻還笑得出來,一點也不領老娘的情,似乎老娘不發火他就不知道自己的苦楚。

嗚!

就在吳焰馨瞪著美眸想要繼續說下去時,謝傲雲突然低下頭,用嘴堵在了吳焰馨那火熱的紅唇之上。

在謝傲雲深情地親吻之下,吳焰馨心中的火氣也逐漸的消散,最終閉上雙眸任由謝傲雲的舌頭與她的香舌纏繞在一起。

一刻鐘之後,直至吳焰馨感覺快要窒息之時,輕推謝傲雲深深地呼吸了幾口新鮮的空氣。

「哼,又使壞,還是這麼的壞。」

微微緩過來的吳焰馨臉色嬌羞,嬌嗔地看了眼謝傲雲,說道。

而其這幅模樣若是被熟知她的人看到的話那絕對是會將整個眼珠子都嚇得掉出來,在他們看來這根本就不是吳焰馨原有的模樣,完全不符合那火爆的脾氣。

他們甚至懷疑這面色嬌羞和眼神嬌嗔的吳焰馨會不會是假冒的。

「從今以後你就陪在我身邊好了。」

謝傲雲用手指擦了擦鼻子,笑著說道。

「陪在你身邊,你想讓我去你的宗門?」

謝傲雲的話讓得吳焰馨微微蹙眉,雖然不知謝傲雲所在的宗門叫什麼,可是她卻從其吳山那裡得知謝傲雲所在的宗門絕對是他們所不敢想象的。

總裁的隱婚前妻 而這種宗門哪是她能夠進的了得,吳焰馨用著懷疑的目光緊緊看著謝傲雲,意思是要謝傲雲說明白些。

「嘿嘿,四天之後,我要與你一起進入聖武靈院。」

謝傲雲輕撫著吳焰馨那如凝脂般的臉頰,輕聲說道。

而吳焰馨並沒有阻止謝傲雲的撫摸,不過卻是被謝傲雲所說的話給震住了,用一種不敢相信的眼神看向謝傲雲。

「真的?」

吳焰馨不禁開啟紅唇微微說道。

「我還會騙你不成,我這次回來就是為了進入聖武靈院的。」

見吳焰馨不相信的眼神,謝傲雲點頭笑著道。

「哼,你剛才是不是故意逗我的。」

想到謝傲雲剛才讓自己生氣的回答,吳焰馨這才明白謝傲雲那笑意中潛藏著的深意,感情這傢伙是在故意逗自己的。

美眸瞪了下謝傲雲,哼了聲,就將頭轉向一邊不再理會謝傲雲。

不過對於謝傲雲要和她一起去聖武靈院,吳焰馨心裡還是很高興的,畢竟這樣他們就可以天天見面了,她也不要再過那整天思念的日子了。

…………

「天錦城吳家和謝家也不過如此嗎?我還以為這兩家怎麼也得有一位天罡境強者坐鎮呢,看來還是我太高估天錦城了,不過這也倒好,這樣能夠更好的達到我的目的。」

天錦城,曾家,一座落院內,曾凌和曾毅坐在何天翼的前方。

經過曾凌和曾毅兩兄弟的告知,何天翼也大概了解到了吳家和謝家的總體情況。

然而他們卻是忽略了一點,那就是七日之前對謝家的討伐之事,若是他們從他們的長輩中了解到的話,那麼何天翼或許就不會這麼說了。

不過以他的高傲的性子來說,也未必會在意,畢竟他所在的家族可遠比吳家和謝家強大的多了。

「那是,相信在天翼學長的威武之下,吳家和謝家都得乖乖臣服,天翼學長也能抱得美人歸。」

曾凌和曾毅恭維地說道。

「哈哈哈,到時后定少不了你們的好處。」

聽得兩人的話,何天翼大聲笑了起來。

「哼,吳焰馨就等著本少爺的幸寵吧,還有那個謝傲雲,本少爺讓你看一場本少爺和吳焰馨那賤人的好戲。」

隨後,何天翼那陰翳的眼神驟然眯起,危險的光芒緩緩而動。

……………………………………! 第二日,謝家,這時吳焰馨已經和瑤溫倩、鳳舞聊得很開了,而且她們也在昨天開始就以姐妹相稱。

昨日在南區高峰上回來后,謝傲雲便將吳焰馨帶回了謝家中,並且將其留在了謝家過夜。

當然這也是為了想快點讓吳焰馨和兩女增加感情嘍,這可是謝傲雲最為關心的事了。

「今天我帶兩位妹妹去我家,你也一起去吧,我還約了導師一起。」

謝傲雲所在落院,吳焰馨與謝傲雲說道。

「還約了你導師?」

謝傲雲微微一愣,難怪她昨天偷偷地去了趟聖武靈院臨時據點,原來是這麼一回事。

不過謝傲雲也知道吳焰馨將方怡琳約來吳家大部分還是為了他的,只要與那方怡琳相處熟了,在聖武靈院外院還能受到她的照顧。

「什麼時候走?」

看向吳焰馨,謝傲雲柔聲說道,感受到吳焰馨的心意,謝傲雲不會表達在言語上,但是其卻深深地刻在了心裡。

「現在就走吧,一起吃個中午飯。」

話音落下,吳焰馨便去叫瑤溫倩和鳳舞了。

於是四人裝束一番后便走出謝家宅院朝著吳家方向走去。

吳家。

吳家大門前,一行人吳家人與三個年輕人對立而站。

不過看著吳家人的臉色並不是十分的好。

就在剛才,一年輕男子帶著兩人來到吳家,對此吳家之人感到極為詫異,因為這三人除了那兩個跟在年輕男子身後的人他們認識之外,至於這年輕男子是誰他們壓根不認識,不過在看到年輕男子身後兩人的不懷好意的謔笑和這年輕男子的高傲的神情后,他們就意識到這三人來者不善。

豪門:契約小新娘 果然,在這個年輕男子說出其來意后,吳家人的臉色也變得難看起來,這並不是因為這年輕男子的來意,而是他身後的兩個人,對於這兩人吳家人可沒有任何的好感,而此次他們所露出來的謔笑更是讓吳家人感到他們來吳家不可能有好事。

這個年輕男子的來意不是別的,正是他們的吳家公主,吳焰馨,而這三人也不是別人,正是何天翼和曾凌、曾毅三人。

「小子,敢打我家小姐的主意,你是不是不想活了。」

這時吳家一個火氣較大的護衛,沖著何天翼三人惡狠狠地說道。

「你是聖武靈院的學員?」

吳海擺了擺手,臉色微沉,看向何天翼沉聲說道。

「本少確實是聖武靈院的學員,而且還是內院的一員。」

何天翼微微點了點頭說道,旋即,其又微微笑著說道:「怎麼吳家主是打算將你女兒交出來了嗎?」

何天翼看向吳海,其眼中一抹傲然之色閃現而出,在他看來這種二級王朝的小家族根本無法與他所在的家族比,如今自己能夠看上他們家族的吳焰馨也是他們家族的一種榮幸。

「不好意思,小女有婚姻在身,恐怕不能如公子意了,所以還是請回吧。」

何天翼的傲然之色令得吳海極為不舒服,而且那句『兩女女兒交出來』更是令得吳海心中怒意不止,這何天翼的把他的女兒當成什麼了?一件物品?雖然心有怒火,不過他還是搖了搖頭拒絕了何天翼並且下達了逐客令。

不說何天翼是否真心愛自己的女兒,就算是真心的,吳海也不可能將吳焰馨交與他,因為吳焰馨早已有婚姻在身,況且吳海從何天翼的傲慢的語氣和目空一切的態度上就能看得出他不可能是真心愛自己的女兒的,若是自己的女兒真的與他走在了一起,到最後會如何吳海已經心裡有數了,吳海可不會將自己的女兒活生生的往火堆里推去。

不過看何天翼的穿著和自其身上流露出來的傲然之氣,吳海雖然不知道他來自什麼地方,但是其背景也定然不簡單,所以吳海即便心裡對他不感冒,但說話方式也還算客氣。

「吳家主,你也別拒絕的如此之快,說不定待會兒你後悔了也說不定。」

何天翼眯著眼睛,嘴角出依舊掛著一抹傲慢的弧度,隨即朝著吳海微微說道。

那傲慢之色,看來對於此事何天翼是信心滿滿啊,不過也是,若是真論起背景的話,吳家還真無法與他家族相比,所以他的傲慢也不是沒有依據的。

「後悔? 逐風流 這又從何說起?」

吳海眉頭微皺,目光猶如鷹隼般,看向何天翼說道。

何天翼的傲慢早已讓得吳海很是不爽了,而且從何天翼的語氣中,吳海也察覺到了一絲的威脅之意,看來今天若是眼前的年輕男子得不到他想要的話,那麼定不會善罷甘休。

「呵呵,吳家主不會只當我是聖武靈院的學員了吧?」

何天翼呵呵一笑,對著吳海反問了一句。

「不知吳家主是否有聽過南燕帝國?」

很快,何天翼再次問道,其目光也是直接落在了吳海的臉上,他想看看當吳海聽到他嘴裡說出南燕帝國這四個字的時候將會是一副什麼樣的表情。

隨即,何天翼很快就失望了,在他說出南燕帝國的下一刻,雖然吳海的眼神波動了下,但是有很快就平復下來,而且其臉龐之上根本就沒有看到何天翼想要的結果。

在何天翼認知當中,他判定當吳海聽到南燕帝國時定會震駭一番,可到頭來何天翼除了發現吳海的眼神微微波動了下之外,再也沒有任何的發現了。

這倒是讓他感到十分詫異,要知道就算是天炎王朝王室聽到南燕帝國這四個字也不可能表現得如此淡定,那可是有著巔峰力量的帝國啊,可不是他們這個只有天罡境坐鎮的二級王朝能夠攀比的,對於南燕帝國來說,想要滅掉一個二級勢力可以說是不費吹灰之力,舉手之間就可將他們覆滅。

然而這吳家,乃是二級勢力中的一個小家族而已,又為何沒有一點的震驚之色呢。

何天翼當然不會認為吳海不認識南燕帝國,因為後者眼中的那抹波動可是被何天翼捕捉得清清楚楚。

「一級勢力南燕帝國,我吳家自然聽說過。」

吳海表面平靜,但其心裡卻不像其表面那樣,雖然他沒有將震駭表現於臉上,可他的心裡卻是狠狠地震驚了一把。

南燕帝國作為一級勢力當中靠前的存在,其存在自然也是廣為人知。

「既然吳家主聽說過南燕帝國,那麼你應該也聽說過南燕帝都七大家族吧?」

沒有看到吳海臉上的震駭,何天翼感到頗為失望,若是吳海表現得相當震驚的話,那麼對於今天他來吳家的目的也將會順利的多,可是當看到吳海的表現之後,何天翼的心裡也沒有了多大的把握。

他自然看得出吳海是將震驚掩飾在了心中,可就是這樣的一種人才是極為難以對付的,因為你根本就無法判斷他接下來的意圖是什麼,很讓人費勁且頭疼。

不過,何天翼卻始終相信就算吳海不好應付,只要有足夠的利益誘惑,這個二級勢力的小家族的家主最終還是會乖乖地答應他所提出來的要求。

「你是南燕帝都七大家族之人?」

對於南燕帝都七大家族吳家並不太了解,只知道他們每一個都有著比天炎王朝王室還要恐怖的力量,如果說之前何天翼說出南燕帝國時吳海的心裡是震驚的,那麼當他說出南燕帝都七大家族之後,其心中則是驚駭的,因為這南燕帝都七大家族和南燕皇室可是整個南燕帝國的頂尖力量,比起南燕帝國四個字更具威懾力。

「本少正是南燕帝都七大家族何家的三公子。」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