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原來,這個傢伙的目的,就是奔著酒店的經營權來的。

看來,自己小看這傢伙了。

杜月華笑了笑,很爽快地在上面填上利潤分配,還有經營權的轉讓文書,但是她還是保留的自己最高的權利,就是在酒店無法贏利的情況下,她隨時可以解僱葉雄。

當杜月華將最後一處簽名寫完之後,葉雄拿起合同,忍不住哈哈大笑起來。

「髮菜了,這下發大菜了。」葉雄如痴如癲。

「別高興得太早,我告訴你,現在酒店一直處於虧損狀態,搞不好,你的一百萬也打水漂了。」杜月華事先提醒。

「杜總,要不,我們打個賭?」葉雄嘻嘻笑道。

「賭什麼?」

「三個月之內,我將酒店扭轉虧損,轉為贏利,你就答應我一個要求?」葉雄說。

「什麼要求?」杜月華壓根就不相信他能做到。

葉雄看了眼她那成熟嫵媚的臉,這種少婦,對他這種小男人的殺傷力是最大的。他本來說陪睡一晚,覺得這個要求太無恥的,改成為:「我贏了,你親我一下。」

「下流!」杜月華罵道。

「怎麼,不敢了,是不是怕親我了之後,愛上我?」葉雄嘻嘻笑。

「誰不敢了,親就親。」杜月華就不相信自己會輸。「如果你沒辦到呢,怎麼辦?」

「如果我不辦到,就無條件陪你睡一晚,不收錢。」葉雄異常認真的說。

「滾!」

杜月華一個文件夾,狠狠地砸了過去。

離開杜月華辦公室的時候,葉雄手裡已經拿了一份合同,臉上燦爛如花。

找到王童的時候,這貨正跟小梅聊得歡,兩人哈哈大笑起來,那模樣居然很親密的樣子。

「我是不是來的不是時候?」葉雄一臉壞笑地走進治療室。

看到葉雄進來,小梅連忙收斂笑容說:「小豆丁,我先走了。」

「慢走,哈!」王童揮揮手,一臉騷包的模樣。

這才多久,雙人關係怎麼就這麼親密了?

葉雄覺得自己泡妞,已經很牛逼了,沒想到跟王同一比,自己就是渣渣。

我愛着你,你顧及她 「小樣,行啊,連小梅這種患有更年期綜合症的人,都被你拿下,不服不行,瞧她剛才那騷包樣,春心騷動的節奏。」葉雄嘿嘿笑。 「梅梅表面上是凶了一點,那隻不過是她為了保護自己的一層面具,其實私底下,她這個人挺溫柔的。」王童說道。

「還梅梅呢,瞧你那花痴的模樣。」葉雄雞皮疙瘩都快起來了,這才多久,兩人就膩成這樣了。

「我小心時候就這麼樣叫她的。」王童說道。

「小時候?」

「剛見她的時候,我就覺得她挺面熟的,聊了一下,才知道原來我們小時候在同一條村,還是隔壁屋呢,那時候她整天流著鼻涕,跟在我後面,像個跟屁蟲似的。」

說起以前的事情,王童眉飛色舞,口若懸河,好不興奮。

大叔不可以 「後來她爸賺了錢,搬回城裡,我們就再也沒見過面了。」

「好狗血的劇情,不過上天能讓你們再遇上,說明你們還有機會再續前緣。」葉雄說道。

「只可惜她現在是杜月華的秘書,月薪過萬,而我只不過是個沒有工作,住著破泥房人的,根本就配不上他。」王童說完,臉上露出黯淡的神色。

「別妄自菲薄,月薪過萬又怎麼樣,你還月薪五萬呢!」葉雄嚴肅道。

「雄哥,你別開玩笑了,能月入五千,我就笑死了。」

「你看看我的臉,像是開玩笑嗎?」葉雄指了指自己嚴肅的臉,認真地說道:「王童同志,作為名揚國際大酒店的總經理,我現在正式聘用你,月薪五萬,請問你接不接受?」

「你拿下了名揚國際,這怎麼可能?」王童眼睛瞪得老大,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

「合同都訂了,還有假的?」葉雄揮了揮手中的合同,笑道:「你只需要告訴我,是接受,還是不接受?」

「傻子才不接受。」

王童將合同拿了過來,看了一遍,原本高興的臉上,露出愁容。

「雄哥,這可是一個燙手山竽,三個月開始盈利,這可能嗎?」

自從名揚國際的老闆死後,酒店就入不敷出,杜月華每個月都虧幾十萬,王童擔心葉雄的一百萬,也打水漂了。

「那我是該考慮的事,你乖乖拿自己的工資就行了。」葉雄拍了拍他的腦袋,說道:「給我加把勁,把陸梅給追上,等你們結婚了,雄哥再給你封個大大的紅包。」

「雄哥,我一定會努力。」王童堅定地點點頭。

接下來,杜月華召集了名揚酒店的員工來開會。

從酒店的高層管理,到下層的洗碗工服務員,只剩下不到五十人,像這麼一間集餐飲,娛樂為一體的大酒店,配齊人員,起碼要幾百人,可見現在的人員,精簡到何種程度。

可以說,現在的酒店基本上等於廢了,這些人全都在混日子。

杜月華接下來,宣布了酒店的管理,由葉雄接管。

拜師八戒 場下的人只看了葉雄一眼,就當沒看見似的。

這大半年來,酒店的總經理,換了沒有十個也有八個,沒有一個人能熬得過一個月,全都自動收拾包袱走人,所以,這些人已經麻木了。

「下面,由我們新上任的酒店總經理葉雄發表講話,大家鼓掌。」杜月華喊道。

啪……啪……

下面偶爾傳來死氣沉沉的聲音,沒精打採的。

葉雄瞥了眼這些神氣沉沉的員工,一鼓熟悉的感覺響了起來。

想當初,他作為龍魂的教官,帶一副新兵蛋子的時候,比起這群傢伙,難帶多了,最後還不是一樣服服帖帖。

那些特種兵可是整個華夏國,各個省的兵營選出來的最強的特種兵,夠刁了吧,還不是一樣被葉雄訓得服服帖帖,說一不二。

葉雄走到講台上,望著下面這幾十個沒精打採的傢伙,開始發表講話。

「大家好,我叫葉雄,以後就是你們的總經理,我這個人需要的人很簡單,就是絕對的服從。下面,大家跟我一起喊口號,葉總好,一,二,三,開始!」

「葉總好!」

零零星星幾個聲音響了起來,不到一半人出聲。

「你,你,還有你……都站出來。」

葉雄走到人群之中,出聲的那些人一個不漏地指了出來,然後說道:「剩下的人,全都給我去財務結賬混蛋。」

這一下,沒喊口號的人慌了,在這裡雖然工資沒多少錢,但是舒服啊,一天不能幹活,混一混就過去了,誰想跑?

「葉總,剛才我喊口號了!」一名保安急道。

「喊你妹,你當老子的眼睛瞎了。」葉雄一巴掌拍在他腦殼上。

這一下發怒,那名保安嚇得不敢出聲了。

剩下的人,更加不敢出聲,只是他們不明白,這幾十人一起喊口號,這傢伙是怎麼做到把人一個不漏地篩選出來。

「別說我不給機會你們,再喊一次口號,誰不喊,誰滾蛋。」葉雄背著手,一副首長巡視的模樣,大聲說道:「喊!」

「葉總好。」

「再喊。」

「葉總好。」

「葉總帥!」葉雄帶頭喊。

「葉總帥!」

「葉總好,葉總帥,葉總頂呱呱。」

「葉總好,葉總帥,葉總頂呱呱。」

葉雄走在人之中,心裡那個舒服啊,原來當總經理,感覺這麼爽!

旁邊的杜月華,簡直不忍直視了。

這麼無恥的男人,她這輩子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果不是顧及葉雄剛剛上任,給他點面子,她早就扭頭走人了。

正在這時候,突然從外面湧進一群大漢,來勢洶洶,那副模樣,一看就知道來者不善。

為首的是一個短頭髮,脖子上帶著拇指粗項鏈,嘴上鑲著大金牙的漢子。

他旁邊,左邊站著闊嘴男牛登,右手站著刀疤臉,單單這副派頭,這人的身份呼之而出。

此人肯定就是何東浩的頭號馬子,依附何家生存的西.北幫幫主,陸豹。

「好大的派頭啊!」陸豹目光落到葉雄身上,滿是挑釁。

「哪裡,我養幾十人,哪裡比得上你養幾十隻狗有派頭。」葉雄目光掃了一輪他背後幾十人,狠狠地反擊。

「草,你罵誰狗。」

「臭小子,沒死過。」

「把他打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沒見過這麼囂張的人。」

一群小混混喧聲喧天,全都憤怒地吼起來,只可惜,沒有一個人敢出手。

要知道,陸豹的兩個手下,牛登跟刀疤臉,可是被葉雄揍得鼻青臉腫,連反抗的能力都沒有。

「我就是這麼囂張,不服來打我啊!」

葉雄從口袋裡掏出支圓珠筆,刁在嘴上當煙抽。 一群小混混面面相覷。

在道人混了這麼多年,狂的人他們見過多了,沒見過這麼狂的。

在外面,他們覺得自己已經很狂了,但是跟這貨相比,他們才知道,什麼叫做狂。

對著幾十人,說不服打我啊,整個江南市找不到第二個。

「全都給我上,揍得他媽都不認識他。」

陸豹大手一揮,幾十名小混混,氣勢洶洶地朝葉雄撲過去。那場面,怎麼一個火爆了得!

周圍的人早就嚇得跑開了,遠遠地躲著,就連杜月華也躲到牆角,膽戰心驚。

就在這時候,葉雄突然做了一個奇怪的動作。

只見他把自己的衣服脫下來,在手中卷了一圈又一圈,包裹得嚴嚴實實的。

「你以為用衣服包住了手,就砍不斷嗎?」陸豹嘲笑著。

話剛說完,葉雄突然閃身出去,躲過一刀之後,狠狠一拳打在最前面那個小混混身上。

只聽聞轟的一聲沉悶的聲音響起,那名小混混身體直接倒飛出去,在地上滾了幾圈,才停下來,口吐白沫,半晌沒爬起來

「你錯了,我不是怕被砍手,是怕不小心打死人。」葉雄冷笑。

周圍的人呆住了,全都目瞪口呆。一拳將一個人打飛出五六米遠,那得多大的力氣。如果他不是用衣服包住拳頭,豈不是一拳就把人打死。

嘶!

一群小混混倒吸一口涼氣,全都不敢上來了。

這貨也太能打了吧!

葉雄很滿意這種效果,將包在手上的衣服取了下來,笑著勾了勾手。

「還有誰來?」

見到他取掉衣服,一群小混混本能地退後幾步,這傢伙一拳,比起人家砍一刀,傷害值還大,這還是人嗎?,開掛了吧?

陸豹臉色鐵青,他早就知道葉雄能打,但是沒想到這麼厲害。

但是再厲害,他也不能退縮,因為西.北幫可是依附何家生存的,這傢伙不但搞亂了何少的婚禮,連何少志在必得的酒店,也插了一手,如果不教訓他一頓,他怎麼回去跟何浩東交待?

「再能打,還擋得了刀,抄傢伙,廢了他。」陸豹眼睛里閃過一絲狠色。

咣咣咣!

幾十把刀制管制工具被抽了出來,白光閃爍,照亮了整個大廳。

周圍的人,一片尖叫,看到那些工具,全都逃得遠遠的,怕被牽連。

「快看,警察來了。」葉雄突然指著背後大叫。

一群小混混,本能地朝後看去,就連陸豹也不例外。

就在這個時候,葉雄突然動了,就像一頭猛虎一般,穿過人群,等一群人反應過來,葉雄已經抓住陸豹,拖了出來。

「無恥,真是太無恥了。」

「居然騙我們,趁機將老大抓了。」

「快把我們老大放開。」

一群小混混知道被耍了,大聲叫起來,只是陸豹已經落到的葉雄手中,他們一時之間不敢輕舉妄動。

「你敢動我一根頭髮,絕對不會有好下場的。」 冷少的億萬新娘 陸豹急道。

葉雄突然抓起他的頭髮,用力一扯,頓時疼得陸豹尖叫起來。

「這裡至少有上百根頭髮,你倒是讓我看看,我有什麼下場?」

葉雄攤開手掌,用嘴一吹,一束頭髮被吹落地上。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