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原先冰冷的臉龐上更是泛起了一抹興奮之色:「好,很好。先前我早就想會一會這傢伙了。現在終於有機會了。哼哼,我可不是李旭那個窩囊廢,這個李元道我吃定了!包括武王之心都將是我的。」

「白隊長,我們是不是要先請示一番長老,然後再做決定。畢竟這次帶隊的人可是風長老,臨行前,他可是千叮萬囑,我們不可亂來。」南宮辰臉色數遍,有些猶豫道。

不過他話還沒有說完,就立馬被白河給強勢打斷了。

「哼,區區一個李元道而已,何須驚動風長老。我一人足矣!傳我命令,通知其他幾支小分隊,所有人馬匯聚,從這片山域開始大規模搜查,我就不信那傢伙還能夠逃脫了我手心!」

「李元道,原來是他!」巡邏小隊後方,雨藍蹙眉,俏臉上湧現出一抹異彩,隨即在白河帶領下,他們一行人快速向著森林深處進發。

而此時,李元道甚至還不知曉,自己已經被人給惦記上了,而且在這不久后,一番慘烈惡戰也正在等待著他。

夜色如水,十萬荒山中,某一處僻靜山洞內,李元道雙腿盤坐,正仔細打量著手中一塊玉符!

山洞內光線暗淡,一絲絲月光不斷從山洞頂縫隙間滲透進來,照射在那一塊玉符上,讓後者顯得更加非凡。

「這卧龍學院不愧為一大巨頭勢力,連區區一名巡邏弟子身上都配帶有這等中階的戰符。不過現在倒好,一切都歸我了。有了這幾枚閃電符原型在手,相信以我的煉符水平,很快便能夠將這枚符文的煉製手法給推敲出來。」李元道小心翼翼掂量著手裡頭玉符。

好半響后,李元道深吸一口氣,腦海之中強大的神識力量催動起來,猶如水波一般緩緩滲透入這枚閃電符內。頓時他便感應到玉符內一股強烈的元力波動震蕩起來,隱隱間將要爆裂開來。

李元道知曉,這便是玉符內的神識戰技!此時這一縷神識戰技被一股特有的元力包裹著。被自己外來神識力量稍微一刺激,戰符內力量平衡瞬間被打破了。

當下他不敢絲毫怠慢,心念一動,瞬間將丹田深處悟道神魂給召喚出來。瞬間將戰符內那神識戰技包裹住了。 昏暗的山洞內,神識氣息瀰漫,李元道藉助悟道神魂力量,將閃電符內一團神識戰技包裹住。同時他強大的靈魂感知力蔓延開來,絲絲縷縷纏繞向了墨玉內那一團神識戰技。

嗤嗤!淡淡的元勁氣息瀰漫,此時李元道猶如老僧入定一般,一動不動。他精氣神盡數投放在了閃電符文上。

這次煉製符文不同以往,他並未動用爆陰玄雷,因為屬性上不對稱。閃電符,分屬於身法速度屬性的符文類別。本身並不具備什麼攻擊力。它唯一特殊功效便在於,能夠憑藉氣機鎖定住目標任務,然後通過戰符內特有的一股追蹤身法戰技,在一定範圍內能夠與被施術者建立起一種微妙關係。

就如同先前,李風對李元道施展閃電符一般,近距離內,直接死貼在了李元道身上,讓後者根本無法擺脫。

現在李元道便是從本質上入手,對整枚符文煉製手法進行逆推,還原。這等情況,在整個戰符體系當中,都是極其罕見的。而且成功率極其低!

而且符文品級越高,對於這種煉製手法推敲,難度係數都是成倍暴漲的。毫不客氣地說,現在就李元道研究的這枚閃電符。雖然僅僅是中階下品符篆,但它的煉製手法即便是一名高階戰符師親來,也很難成功。

不過唯獨李元道是一個例外,因為在他體內擁有著悟道神魂這類天地珍寶。在煉製戰符領域,他具備著得天獨厚的優勢。

嗡!半空中閃電符文輕顫,整塊墨玉上面一絲絲裂縫浮現,眼看著就將要爆裂開來了。這讓李元道臉色越發沉重起來。這類逆推戰符煉製手法,的確很難搞。若是攻擊性戰符,李元道倒是有些底氣。因為那是他最擅長的。

不過眼下這閃電符,對他來說算是一個不小的難度。

轟隆!最終在李元道靈魂感知力不斷湧入的情況下,裡面神識模擬出來的戰胚還是炸裂開來。好在李元道早有準備,一聲輕喝,形成一股無形元力隔膜,將這股戰符爆裂波動盡數阻擋下來。

「閃電戰符,速度意境。煉製這枚閃電符的關鍵之處,便是在於戰技的選取上。既然我無法摸索出這套戰技元勁,那不妨以別的身法戰技來試試。」望著碎裂一地的戰符碎片,李元道摸著下巴,沉思道。

現在他所掌控的身法戰技不多,唯獨一套雲遊步最擅長。不過雲遊步僅僅是一套下階戰技。級別上貌似太低了。用它來煉製閃電符的話,必然不會合適。

想到這李元道眉頭越皺越深了。這一刻一拍腦門,突然想起了一件非常關鍵的事情。

「身法,速度!該死我真是一個大笨蛋,居然將那事給忘記了。」李元道暗罵一聲。旋即意念一動,將儲玉空間敞開,在一大推寶貝,武丹,兵器內部,最終他挖出了一本古樸秘籍。

波瀾步!當初在武王墓地內,李元道便對這套身法戰技情有獨鍾,不過迫於三選一情況下,他無奈放棄了這套戰技,而選取了攻擊力強悍的魔龍掌。

隨後在與皇普雲策血拚中,他戰敗了對方,將對方身上寶貝搜颳了乾淨。當中很不巧,正好包括了這套戰技。隨後李家發生的一系列驚變讓李元道根本無法分神去修鍊這套戰技。因此一直被擱淺在了儲玉之中。

直到此刻,李元道才猛然想起,現在這套雲瀾步的出現對於他來說,真是太及時了。手掌輕輕撫摸著這本古樸秘籍,李元道臉龐上笑容更加濃郁了。

波瀾步乃是速度型中階上品武技;修鍊成功之後速度可以提升數倍,而且在爆發的時候還能提高的更多。實力、越強大。施展出來的效果越驚人。

現在若以這套武技取代閃電符內那一套武技,絕對夠用了。

想到就做,當下李元道調整心態,整個人進入了一種物我兩忘的意境之中,悟道神魂再度被激發出來。李元道心頭默念雲瀾步修鍊口決,在他腦海之中悟道神魂頓時光芒大盛,一道道虛影顯現,按照口訣,自行施展雲瀾步。

模糊虛影閃爍,不斷飛掠,漸漸的速度越來越快,近乎化為了一道電光。在悟道神魂強悍的意境領悟下,僅僅半個時辰不到,李元道便把握住了這套武技的精髓。

呼呼!又大半個時辰過去了,李元道終於從悟道意境中清醒過來。這時候他又從包囊內取出一塊閃電符。按照先前流程步驟,再次推敲起來。

現在身法戰技已經選取好了。唯一欠缺的就是對閃電符煉製過程的整體把握!在這一點上,他還需要大量的實踐與摸索。

時間一點一滴的逝去,整整一晚上,李元道都在精心鑽研著閃電符煉製手法。這過程之中,他甚至不惜損耗了十塊閃電符。這也讓他一陣肉疼的。

一晚上的努力,雖然並沒有成功煉製出閃電符,但李元道也收穫頗大。在付出如此大代價后,最起碼他對於煉製閃電符已經有了很深的感觸。照著這樣的速度發展下去,要不了多久他便能夠成功煉製出這等速度意境符的戰符了。

咔擦!清晨,紅日初升,金色光芒搖曳,李元道伸了一個懶腰。簡單休整了一番后,他走出了山洞。煉製新意境戰符事情固然重要,但李元道心裡頭卻沒有忘記此行目標。

在這十萬荒山深處,還有一件神秘而強大的異寶等待著他去發掘……

唰!身影一躍,李元道施展出新領會出來的雲瀾步,整個人猶如一道狂風般,飛速在山脈間飛掠。

「果然不愧為中階上品戰技,這等身法速度,比之先前實在強上太多了。眼下憑藉我的肉體強度,在速度上,哪怕是一般武師五層境的高手,也未必追得上我了。」山林間,李元道高速飛馳,在這等高速奔襲下,短短半個時辰,他便已經跑出了上百里。

轟隆!而就在這時候,山脈盡頭,徒然泛起了一股強橫波動,讓李元道臉色驟變。

旋即下一刻,一股可怕的元力洶湧,以一種排山倒海之勢,席捲而來。目標就是李元道!

在這等強橫的元力衝擊之下,周圍數十米範圍內,所有樹木,岩石都被生生震裂。一時間整個山林間都飛沙走石,隆隆震動。

而在這股異常可怕的元力風暴之中,李元道模糊可以看見一道消瘦身影正緩緩踏步而來,氣息強悍。

這是……武師級高手!李元道瞳孔一陣收縮,這時候也沒有時間讓他猶豫了。可怕的元力攻擊驟然降臨,帶給了他一股強烈的壓迫感。

「轟隆!」漫天元力肆虐,鋪天蓋地,這等情況下李元道避無可避。在這千鈞一髮之際,他臉色沉重,一步踏前,龐大的元力猛然從李元道體內爆發,凝聚在了他手掌上。旋即猛然轟出。氣浪滔天,宛若真龍橫空。

擒龍手!關鍵時刻,李元道還是動用最強戰技。

隆隆!大地震動,元力轟鳴,李元道整隻臂膀都彷彿化為了一條龍影,吞吐日月,震裂四方。在這千分之一個剎那,狠狠轟擊向了正前方那股元力風暴。

兩股浩大的元力轟擊在一起,猶如隕石撞擊大地,可怕無邊,這片山林間元力暴亂,猶如數十座噴涌火山同時爆發,元勁所到之處,摧枯拉朽,毀滅一切。

低沉的轟鳴聲,回蕩在這片山脈間,隆隆震動。直到好半響后,這股驚世風暴才堪堪平息下去。

而在漫天的風暴氣浪之中,李元道身軀被震飛出來,連續撞到了幾顆大樹后,才看看止住了身形。此時在他嘴角上一縷縷血跡流淌,染紅了他胸前大片衣袍。

不過他渾然不覺,一雙眸子死死盯著不遠處風暴中心那道身影,一字一頓道:「武師六層境!閣下究竟是誰?」

「能夠正面擋下我一擊,果然有些本事。難怪能夠傷我麾下幾名屬下,不愧有天才之名。」漫天風暴之中,一道消瘦身影緩緩走出,身穿一件大袍,一頭黑髮隨風飄動,這人看上去不過二十來歲,甚至比李元道大不了幾歲。但就是眼前這名青年,差點將自己給重傷了。

看到這一幕李元道心頭一下子沉了下去。從對方身上他感受到了一股強烈的危險感。

「傷你幾名屬下?你也是卧龍學院之人?」李元道一愣,很快他便反應過來。眼前這位強得有些過分的傢伙,竟然會是卧龍學院的人。

李元道萬萬沒有想到,這卧龍學院的傢伙,這麼快就找上門了。而且剛一出現,便是這樣一位猛人。

「卧龍學院白河!小子你給我牢記這個名字,因為不久后,你便會被我親手斬殺。所謂的楓林城第一天才,在我眼中,簡直不堪一提。」白河雙手抱胸,一副傲氣凌人的姿態,渾然不將李元道放在眼中,強勢姿態,一覽無遺!

「好狂傲的口氣,你就這般有把握?」聽得這番話,李元道也是心頭也是一怒。儘管理智告訴他眼前這傢伙很可怕。但對方那股目空一切的傲氣,卻讓他很不爽。

自從李元道從傻子狀態蘇醒過來后,得到悟道神魂融體,修鍊速度一日千里,本體實力更是飆升。強如袁家袁戰,皇普家族皇普雲策等諸多年輕代高手,都一一被他戰敗。沉寂三年,落魄三年,李元道再次崛起,以最強勢的姿態,力壓諸多敵手,威名震動,響徹整個慶州府!

在外人眼中,他李元道就是不折不扣的天才人物!今日兩大天才人物初次碰撞,便擦出了最激烈的火花,一場慘烈大戰在所難免! 山脈深處,寒風呼嘯,李元道與白河兩人彼此對視,一股濃烈的肅殺之氣緩緩從二人之間蔓延開來。但這等詭異氣氛沒有持續多久。

轟隆!李元道率先出手了!他身影晃動,渾雄的元力徒然間爆發,一股猶如實質般的勁浪驟然擴散開來。同時下一刻,他身子驟然消失。宛若閃電般,驟然出手。

虎豹拳!空氣中嗚嗚作響,剎那間當李元道身影再次出現之際,他已經出現在了白河身後。剛猛霸道的拳勁轟鳴,透發出一股可怕的氣勢,向著後者頭顱狠狠砸去。

這一拳沒有任何花哨,純粹的肉身力量,在這等兇悍力量的壓迫之下,空氣中都爆發出了一連串爆音。

「中階下品武技,力量倒是不錯。可惜在我眼中,也不過是小孩子把戲。」感受著腦後那股凶獸般狠辣的拳勁,白河冷笑一聲,臉龐上並沒有一絲驚慌之色。這時候只見他屈指一彈,旋即便可以清晰看到一股無形的勁氣波動驟然爆掠而出。

勁波擴散之處,甚至可以清晰看到空氣中一道道漣漪擴散,被生生擠壓開來。最終轟隆一聲劇響,一道無形的空間波浪凝聚,帶著無比尖銳的聲響,猛然爆發,迎上了李元道那剛猛拳勁。

隔空指勁!見到這一幕李元道瞳孔一陣收縮,當他虎豹拳勁與那股空間波浪撞擊在一起之際,他便猛然感覺到一股極其兇悍的力量從他拳頭間傳遞過來。這股力量強度居然絲毫不弱於他的拳勁。

轟隆!在漫天的碎葉風浪之下李元道身軀再次被震飛了,強橫的反震力爆發,他們兩人都被生生逼迫了。

在連續的力量震蕩之下,李元道足足被震飛了數十步,才堪堪止住了身形,而後者僅僅只退了三步!一招比拼,強弱立見分曉!

「嘶,好犀利的指勁。若所料不差的話,方才這傢伙施展出來的戰技應該是中階上品級別。」感受著手掌間那一股酥麻,李元道臉龐越發凝重下來。眼前這傢伙的確有那種自傲的資本。

依照他現今綜合戰力來看,他自負有信心與武師五層境高手過招。但對上眼前白河,他心頭沒底了。

武師五層境與六層境之間,雖然僅僅只相差一層小境界。但對於眾多修士而言,這卻是一道分水嶺。這是從低階武師向高階武師轉變的一個最為關鍵的契機。一旦跨越了,不管是肉身,神識以及靈魂感知力都會成倍增長。現在李元道更是貼身體會到了武師六層境高手的可怕。

眼下境界上他處在絕對下風,唯一的優勢便在於肉身方面了。在融合了悟道神魂,武王之心,爆陰玄雷等諸多神寶之後,李元道體魄已經蛻變到了一種非常強橫狀態。唯有在這一方面,他才有與眼前白河叫板的底氣。

「也只能如此了。」心頭想法飛速略過,李元道心頭頓時有了計較。當下心念一動,御龍訣功法運轉,渾雄的元力涌動,猶如水波一般運轉開來。

轟隆!在一陣劇烈的煙塵風浪之中,李元道再次出手了。在他手臂之上,一道虛幻的龍爪凝聚,散發著無比凌厲的氣勢,轟殺而去。

「來得正好。今日我便讓你見識一下所謂的真正天才。」望著李元道手臂上那虛化的龍爪,白河眼眸微微一亮,旋即臉龐上冷笑更加濃郁。當下他腳掌重重往地面上一踏,頓時一股凌厲無匹的氣勢從他體內散發而出。

下一刻,他一聲冷喝,手掌微抓,一團青色的元力瞬間爆涌而出,直接凝聚成了一方青色大印,迎擊而上。在一道驚天般悶雷轟鳴聲之中,李元道那虛幻的龍爪被擋住了,旋即寸寸龜裂,在那方大印的壓迫之下,連他整個人都被籠罩在內。

強橫的風勁洶湧,猶如犀利的刀子一般切割而下,在這等壓迫下,李元道臉色也越發蒼白起來。竟然有些有些承受不住了。

此時在這等強烈壓迫下,他整個人身軀都在劇烈顫抖著,發出了炒豆子一般聲響。

」小子束手就擒吧,在我手中你根本沒有一絲逃離線會。」白河冷笑,一臉戲謔之色,大步踏前,在他元力灌輸下,半空中那方大印氣勢越發恐怖。緩緩壓蓋下來,眼看著即將要將李元道給鎮壓下來。

「那倒未必。」李元道冷哼,此時他雖然遭受到了強烈壓迫。但他眸子之間卻略過一抹精光。就在這時候,李元道右手掌上,黑色光芒一閃,旋即在他爆喝聲中,化作一道漆黑閃電,瞬殺而出。

嗚嗚嗚!尖銳的槍鳴聲震蕩,撕裂空氣,在這最為關鍵一刻,驟然襲殺而出。速度快到了極致!這是李元道蓄謀已久的一記反襲殺!僅僅剎那間,鋒銳的槍芒便穿透空間,出現在了白河心臟處,釋放出可怕的殺伐之氣。

「好凌厲的槍芒!」另一邊白河臉色微變,他萬萬沒有想到李元道居然還留有這一手,感受著心臟處那一縷縷犀利的風勁。當下毫不猶豫,手掌猛然探出,一把抓住了那黑魔槍。

鏗鏘!冷冽的槍鳴聲刺耳,回蕩在山脈之間。居然生生被白河以肉掌擋下來。這等場景無疑是震撼的。

「哼,很可惜。若是你境界在提升一兩個層次,或許還能夠傷到我。不過你再也沒有機會了!」白河獰笑,蒼白的臉龐上充滿了一股可怕的殺念。

「是么,那倒未必。」青玄大印下,李元道艱難抵抗。這時候他嘴角徒然泛起一抹詭異笑容。嘴中輕吐出了一個爆字!

不好!留意到李元道這一抹異樣神色,白河心頭暗道不妙,條件反射望向了手掌那桿黑魔槍。此時黑魔槍尖之上,徒然泛起了一絲絲紫芒。一股無比暴戾的玄雷氣息瞬間蔓延開來。

「轟隆!」在李元道一聲爆字之下,黑魔槍通體發光,熾烈的紫芒驟然擴散,旋即在一道無比巨大的轟鳴聲中,一股極其暴戾的風暴驟然席捲而出。

嗡嗡嗡!恐怖的氣浪浩蕩,猶如山洪一般衝擊而出,以李元道兩人為中心,輻射向四面八方。無數的古樹,山石在第一時間內都摧毀。

直到好半響之後,這股風暴才漸漸平息下來。在漫天煙塵之中,一道身影飛掠而起,手掌一招,將半空中那一桿黑魔槍召回。旋即猶如一道獵豹般,幾個起落,瞬間消失在了茫茫山脈叢林中……

「啊啊啊!可惡,李元道你這個雜碎!居然敢跟老子玩陰的。我絕對不會放過你的!」森林內到處一片破敗,漫天的煙塵呼嘯中,此時一道身影緩緩浮現,此人正是白河。

不過眼下的他,卻是很狼狽,渾身衣袍碎裂,披頭散髮。在他身上還沾染有不少血跡。在李元道一記玄雷爆下,強如武師六層境的白河,不慎之下,也被傷到了!

「嗖嗖嗖!」與此同時,森林另一處方向,幾道黑影飛掠而來,很快便來到了現場。

當他們看到一臉灰頭土臉的白河后,皆露出了不可思議之色:「白隊長,您居然受傷了!難道不成剛剛那一場驚天爆炸聲就是你與別人大戰時,爆發出來的?」

「哼,別廢話了。趕緊以傳訊靈符,召集人馬。對方圓百里內山脈實行封鎖。一定不能夠讓李元道那雜碎給跑掉了。」白河冷漠,一臉陰沉,濃烈的殺氣不斷從他身上瀰漫開來。讓人無比心悸。

此時後者心頭也是一陣窩火,以他這等實力,居然會被區區一個武士七層境的高手給傷了。並且更是讓後者從自己手中逃脫!這對於白河來說,絕對是一個不可洗刷的恥辱!

「李元道!我必將你碎屍萬段!」白河咬牙,一臉陰狠道。冰冷陰森的話語即便是巡邏隊其他幾名成員,也都感覺到一陣不寒而慄。

此時他們都低著頭,彼此對視一眼,從對方眼中,都看出了一抹深深震撼之色!那個李元道居然這般厲害,連白河親自出手,多無法攔下他么?

「隊長,那個李元道真的……真的這般厲害?」其中一名巡邏隊員猶豫了半響,才壯著膽,小聲問道。旋即剎那間,他便感覺到了一陣毛骨悚然。在白河那一對冰冷的眸子下,他整個人近乎崩潰。

「什麼厲害角色,不過是逃命功夫好一點罷了。哼,依照我估計,這傢伙現在不死也得半廢了。都給我行動起來!要是這一次還讓那雜碎逃了,我絕不會輕饒了你們。」白河一臉陰沉,沙啞道。旋即大手一揮,整個人率先行動,化為一道流光,消失在了山脈深處。

而另一邊,在茫茫山脈一處隱蔽叢林間,一道身影渾身是血,正在竭力奔逃。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