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原因無他,這座神廟的殺機重重,雖然羅征是用彼岸密匙開啟神廟大門,但它們心中依舊萬分戒備。

反倒是羅征沒有任何畏懼,根本沒有好好打量神廟內的情況,拉著鳳歌徑自一步踏入其中。

神廟內的大殿原本是一片黑暗,在羅征腳步踩在地面上的一瞬,大殿的頂部浮現出幾點金燦燦的光點,如同幾隻在空中飄飛的螢火蟲。

這些光點四處飄動之下,一道道燭光亮了起來,將大殿映照的萬分亮堂。

在大殿的四周,又豎立著一排雕像,數量竟有三四十座之多,這些雕像大部分都是人類模樣,少部分形狀怪異,很快,羅征的目光就鎖定在左進第六座雕像身上,瞳孔頓時一陣收縮。

那雕像人身蛇尾,正是女媧一族。

女媧一族與人族應有血親,在人族的神廟內找到女媧族的雕像倒不出奇。

可偏偏這座雕像與黎山上的女媧娘娘竟一模一樣!

就在羅征心中困惑時,看到女媧娘娘身側的一座雕像后,臉上的驚奇之色更是大變,那雕像三頭六臂,正是一尊蚩尤雕像。 雖說羅征只見過蚩尤本人一面,但蚩尤雕像可是見過許多次。

這座蚩尤的雕像與羅征以前見過的別無二致!

有女媧的雕像,有蚩尤的雕像,有沒有伏羲,東皇的?

他心中正有這個盤算時,鳳歌輕輕拽了拽羅征,雙目直勾勾的盯著其中一尊雕像,那座雕像半跪在原地,一柄長劍刺入地下,正是東皇本人的雕像……

「為什麼父皇的雕像會在這裡?」鳳歌輕聲問道。

羅征眯著眼睛掃視著這些雕像,按道理這些雕像內應該也包括烈山氏,帝鴻氏他們才對,可羅征不曾見過他們,不知他們是否位列其中。

「這裡的雕像,恐怕並非東皇本人,」羅征說道。

「不是父皇?」 總裁,放了我! 鳳歌眼中顯露出一絲困惑。

「對,」羅征點點頭。

從女媧肯贈與那枚六紋定血秘種來看,她並不知那枚種子中有這枚彼岸密匙,恐怕也不會知曉這座神廟的存在。

這座神廟屹立在這裡的歲月如此漫長,恐怕經歷了上千個混沌紀元……

無論是東皇,還是蚩尤,甚至女媧,伏羲,都不可能將自己的雕像豎在這座神廟內部。

「不是父皇,為什麼和父皇長的一模一樣,這不太可能吧?這座神廟到底是什麼地方……」鳳歌滿臉遲疑。

鳳歌不清楚這一輪混沌的起源,自然是想不明白的。

而羅征通過九五二七和青玉之靈,對彼岸以及混沌紀元已有了不少的了解,更通過女媧看到了人族的來歷。

這一輪混沌紀元內的人族,原本就不應該存在,而是彼岸人族偷偷種下的。

當女媧向自己展示時,羅征心中就有疑問。

為什麼女媧生而就是女媧?

伏羲生而就是伏羲?

那麼帝鴻氏軒轅黃帝,烈山氏神農,東皇,蚩尤這些,同樣也是生而為他們?

看到大殿內的這些雕像時,羅征心中的困惑瞬間明了。

無論是女媧,還是伏羲,恐怕在七十七號人類文明中時就已經存在,他們就是那個時代中的頂尖強者,在未能完成終焉時進入彼岸,成為彼岸人族。

在將人類的種子散播在新一輪混沌時,自然會優先散播自己的替身。

那些替身生而便遺傳了他們強大的血脈,於是女媧開創黎山,軒轅黃帝開創有熊氏,東皇太一憑一把劍籠絡天下族人,合為太一天宮!

「這位東皇恐怕才是真正的東皇,而鳳歌你的父皇應該是他散播的替身,」羅征繼續解釋道,他很肯定自己的判斷。

「怎麼可能……」

就在鳳歌依舊困惑時,月火奴與無空之靈也徑自沖了進來。

「真不敢相信,這座神廟就這樣被打開了!」無空之靈中的人族女子打量著周圍,語氣中充滿了驚嘆。

「咚咚咚……」

十二號月火奴一步踏進來后,不由分說便直奔大殿的中央而去。

「以為自己的動作很快?」人族女人笑了,她凌空一揮之下,紅球之中的血液迅速凝固,以血液凝成一條鎖鏈朝著十二號席捲過去。

「轟!」

這條鎖鏈剛剛卷出一兩丈距離,十三號月火奴一腳踩在了鎖鏈上,這鎖鏈彷彿有靈智一般,順著十三號月火奴的身體迅速纏繞。

十三號月火奴臉上顯露出痛苦之色,但它擋下這條鎖鏈后,十二號已徑自沖向大殿的中央。

在大殿的中部有一座獨立的雕像,這座雕像與神廟外的那座雕像一模一樣,這座石雕一臉平靜的俯視著眼前的方形石台,石台之上則有一本蔚藍色的書簡靜悄悄的飄飛在上。

羅征與鳳歌進入這座神廟時,目光就被東皇,伏羲,女媧們的雕像給吸引了,倒是忽略了這本書簡的存在,而十二號這般氣勢洶洶的衝上來,目的正是為了這本書簡!

「哈哈哈……」

十二號發出一陣古怪的笑聲。

其實十二號並不能意識到這座神廟的價值,它只是元靈一族的奴隸。

不過元靈一族如此重視這座神廟,它若是將這些有價值的東西帶回去,自己的地位恐怕會大大提升!它很可能從十二號一躍成為一號!

就當月火奴朝著那書簡伸出手時,原本低頭閱讀的雕像忽然抬起了頭。

這雕像看了月火奴一眼,石頭雕琢的臉上竟浮現出困惑之色,「開啟神廟的,應該只能是人族才對,你為何能進入這裡?」

「關你屁事!」

十二號伸出的大手徑自朝雕像拍來,這一巴掌下去,區區一座石雕自然能拍得粉碎。

然而十二號卻沒有想明白,此人的雕像同樣也屹立在神廟之外。

如果他的雕像這麼容易破壞,以無空、元靈等族對他的厭惡,早已將其碎的連渣都不剩下,可直到如今神廟外的雕像依舊堅挺,不曾受到絲毫破壞!

十二號這一巴掌拍過去時,雕像的臉上竟浮現出一抹笑意,他忽然伸手,出指,凌空輕輕一點。

「啵!」

大殿內忽然傳出一道破裂的聲音。

十二號魁梧高大如山一般的身軀已完全僵硬,定格在了原地。

自十二號的右肩處,一枚靈核徑自滾落出來,而這枚靈核在滾落的途中便完全碎裂成了粉末。

「嘩……」

靈核已碎,代表月火奴徹底的消亡。

它的火焰之軀瞬間消散……

身上的盔甲更是零零碎碎散落一地。

「靈核,靈核碎了?」十三號月火奴那張火焰形成的臉不斷扭曲著,傳遞出驚恐的情緒。

月火奴是很難被殺死的!

尋常手段根本無法破壞靈核!

如十四號已經「死亡」兩次,但只要有星塵,它立即又能生龍活虎。

可那座雕像只是輕輕一指,就將靈核粉碎,將十二號擊殺了……

那座雕像擊殺了十二號后並未停手,又聽他喃喃複述了一句,「這裡不然有異族踏入……」

「咻」

「咻」

又是兩道無形的指芒貫穿而來。

十三號月火奴轉身想要逃走,但隨著指芒貫穿,它的身體劇震之下體內的靈核已粉碎,形成身體的幻金星火頓時熄滅了……

而另外一道無形指芒,則打入另外一個無空之靈內部。 無空之靈體表的紅球,也有著極強的防禦力。

可那一道指芒擁有極其恐怖的貫穿力,毫無懸念將其洞穿!

「噗!」

被動穿的紅球,彷彿一個破碎的水缸四散開來。

殷紅色的血水從紅球中流淌而出,而紅球內則漂浮著一具形狀奇怪的骨骼,顯然,這骨骼並非人類的形態。

「阿瞿!」

那人族女子看到自己的同伴被擊殺,也是滿臉驚容。

羅征倒是聽明白,這座神廟根本不允許非人類進入,那雕像出手的針對性很強,一開始就將十二號擊殺,然後是十三號,最後又是那隻無空之靈。

至於這人族女子恐怕真的與人族有淵源,嚴格來說她恐怕是貨真價值的女媧一族,所以那座雕像沒有對她動手。

豪門老公很不 即使如此,她也是呆在原地好一會兒不敢動彈。

就連羅征與鳳歌也被那幾道指芒震撼了,大廳中那應該是貨真價實的石雕而已,竟擁有如此之威?

那石雕抬頭看了羅征,鳳歌與人族女子一眼,神色有些漠然的說道:「我以為來者會是三十九英傑的傳承者,沒想到不是其中任何一個。」

人族女子聽到「三十九英傑」目光微微一黯,鳳歌則是一臉茫然,而羅征的目光則是一閃。

他徑自數過那些雕像,正好便是完完整整三十九座雕像!

「前輩!」羅征朝雕像拱拱手道。

「不要叫我前輩,」雕像搖搖頭,「我不過是一尊生魂傀儡罷了,只能按照曾經主人的命令行事。」

這樣的傀儡只有前主人極少部分記憶,相對而言,連「九五二七」這樣的分魂地位都不如。

他一邊說一邊盯著那人族女子,同時說道:「就像我明知這是一位叛徒,我卻無法對她出手。」

人族女子原本十分緊張,她雖然出自於人族但早已反叛入無空一族,她自然畏懼自己會被雕像「清除」掉,聽到雕像這麼說,她頓時鬆了一口氣。

「人身蛇尾,算什麼人族!」鳳歌不服氣的說道。

在母世界內,黎山的女媧族的確不算人族,但她們與人族卻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繫,何況黎山內也有相當部分人類,包括人皇伏羲也在其中,所以大多數時候還是將其歸為人族勢力。

「女媧與人類同出一源,自然是算的,」雕像平靜的說道。

等雕像說完后,羅徵才繼續問道:「前輩所說的三十九英傑,便是眼前這三十九座雕像的主人?」

雕像點了點頭,「正是。」

「不知他們可否活在彼岸?」羅征又問道。

羅徵答應過無憂王,幫他尋覓彼岸人族。

理論上彼岸人族一定存在於彼岸之中,畢竟他們在現在這個混沌紀元中散播了人族的種子。

「當然還活著,」雕像頗為自信的看了那人族女子一眼,「你們無空一族已經尋覓了許久吧?可惜迄今都沒能尋獲?」

那人族女子緘默著。

自從自己加入無空一族后,她已選擇了一條完全不一定的道路。

無論是守序,仰或終焉,無空,都不存在對錯。

都是對內心堅守的嚮往追求罷了……

為此她終究站在了人族的對立面。

「可否告知我,他們現在何處?」羅征又問道。

這時人族女子倒是開口了,「當然在三十三重天內,此外哪有它們的立足之地?那些五行之靈又怎麼能讓人族好過?」

彼岸中最強大的文明是元靈一族,它們與人族,甚至於諸多文明都是站在對立面的,不過大多數文明藏入彼岸,攀上三十三重天後,要麼選擇忍讓,要麼選擇歸順。

「元靈文明固然強大,又怎能強到這等地步?高層天上可還有其他強大的文明,」羅征蹙眉說道。

即使元靈文明是彼岸內最強文明,可彼岸內存在的主宰級文明大大小小的數量恐怕有上千之多,就算一些文明消失了,一些文明如青玉文明那般藏匿起來,也不至於讓元靈文明獨佔彼岸。

按照青玉之靈給出的消息,十大文明個個都不凡。

人族女子臉上露出一絲笑意,似是譏諷羅征的無知,「你說的是許久許久以前了,數百個神紀元前的確如此,但現在能夠與其對抗者可是寥寥,我們無空一族便是其中一支,你倒是可以考慮加入我們。」

羅征一擊秒殺十四號月火奴,更讓人族女子產生了興趣。

「對抗者寥寥……」羅征的目光一凝。

「對,要麼被迫加入血色議會,要麼徹底在彼岸內消失,」人族女子點頭說道。

青玉文明藏匿在十三重天內的時間已不短,曾經彼岸上層的局勢,在幾百個神紀元內又發生了劇烈的變化,這與羅征了解到的自然有所不同。

如今的元靈一族,比羅征和青玉之靈想象的還要強大。

同理,無空一族的實力亦是今非昔比,成為少數能與元靈一族對抗的大族。

雕像滿臉漠然的聽著羅征與人族女子的對話,等人族女子說完后,他才說道:「我當然知道英傑們的下落,但你若想知道,待你們通過那裡后,我自會告知。」

雕像說完之後,朝著不遠處的地面凌空一指。

地面上浮現出一片星空一般的圖案,圖案內隱隱有空間波動,似乎是另外一個世界。

「這可是考驗?」羅征問道。

「是,」雕像露出一絲笑意,「開天神廟是人族傾盡舉族之力打造,背叛我族的人恐怕沒那麼容易通過考驗。」

迄今為止,羅征也不知人族將彼岸密匙藏匿在六紋定血秘種的目的是什麼,但他們應該自有打算。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