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原本以為楚香君是軟柿子,結果人家比鐵都硬。

奔跑如風,普通人能辦到?

自己怎麼就瞎了眼,沒看出來她的武力值竟然如此之強,現在還將自己賣了個一乾二淨,成了人家的僕人。

憋屈,太憋屈了。 楚香君接收了梁山一年以來的所有記憶,這算是主僕契約的附贈福利,得到這些記憶,楚香君才發現,黑暗料理界比自己想象的更加難對付。

因為……它們根本就不是一個組織,而是一個種族,且這個種族簡直可以用魚龍混雜四個字來形容,雖然裡面的人看起來和正常的人沒什麼兩樣,但實際,他們都有屬於自己的本體。

像梁山這種,是屬於魔獸成精,因為他的修為實力不俗,而且開了靈智極高,殺的仙廚候選人不少,所以他在黑暗料理界中的地位不低,但卻也不是那種有說話權的,因為黑暗料理界實在是太過混亂,除了梁山這種魔獸,還有真正的人類,大多都是性格特別偏激的。

如果要用一個類似的種族來形容黑暗料理界,大概就是楚香君上一世見過的魔族了。

看來前路任重而道遠啊,不過現在有了梁山這個間諜,至少可以算做是有一些知己知彼了。

楚香君接收了梁山的記憶,順道接收了海港的地圖。

在馬路上如同一陣風一般,楚香君快速奔向海港初中部。

到了海港初中部門口的時候,只用了五分鐘而已。

靈魂契約成,主人可以支配和使用僕人的靈力,所以,楚香君不客氣的就從梁山身上挖走了百分之七十的靈力,可到底不是自己的,使用起來有些生澀,加上在現代社會,靈力消耗奇大,所以一路奔跑加吸收消化,楚香君真正接收到的只有百分之三十而已,但這也比楚香君修鍊了大半年強得多。

至少現在的自己,想使用火元素,方便多了。

楚香君伸出一根小指頭,上面一簇小火苗輕輕舞動。

嘴角勾起一抹若有似無的笑意,楚香君挎著從新打包好的食材,走進了海港初中部。

「這次的比賽我必須拿第一名。」楚瑩萱猶如高傲的孔雀,對著梁山命令道。

梁山面帶疑惑:「可你並不代表櫻蘭參加比賽。」所以,拿了第一名又怎樣?僅僅只是為了報復楚香君嗎?

上一次楚香君逃掉是因為運氣好,楚瑩萱為此生氣喬山覺得有些莫名其妙,不管怎麼說,楚香君可還是她同父異母的姐姐,確實沒必要趕盡殺絕。

楚瑩萱冷冷的盯著喬山,淡淡道:「只有我得了第一名,就能直接進入今年冬季A市的美食大賽。」絕口不提要得第一名只是為了膈應楚香君,提升自己優秀的公主人設。

A市的美食比賽從夏季推遲到秋季,然後是冬季,那是因為,這一次的比賽被推到了一個空前重要的高度,可惜,參賽名額早已確定,剩下的幾個進入條件非常苛刻,其中一個便是取得海港初中部美食比賽的冠軍。

「如果你想,我幫你。」喬山爽快的答應道,手不規矩的就樓上了楚瑩萱纖細的腰肢,楚瑩萱雖然嫌惡,卻並未躲開。

喬山將頭埋在楚瑩萱的長發中,呼吸著她發上的馨香,聲音慵懶道:「瑩萱,只要你喜歡,只要我有。」所以,你還是沒有看到我對你的一片真心嗎?

楚瑩萱沒有回答他,在楚瑩萱身後的喬山亦沒有發現,他說出這句話,楚瑩萱眼裡是多麼嫌棄鄙視的神情。 「楚香君,你居然舉報你的校友?你至我們櫻蘭的面子於何物?你你你……」電話那頭,李主任氣得說話都上氣不接下氣,聽口氣是恨不得將楚香君扒皮抽筋。

楚香君一挑眉,李主任的消息可真夠靈通的,不過:「李主任,沒有陶桃我能保證拿到第一名,但是有她,我可就保證不了了。」不怕神一樣的敵人,就怕豬一樣的隊友。

陶桃都直接挑釁自己了,不接招也太慫了!

楚香君說的可是天大的實話,誰知道,電話那頭,李主任都被氣笑了。

「哈哈哈哈,楚香君,你好大的口氣,你知不知道你接下來的項目有團體賽,難道你真以為你實力無邊,能夠一個人做兩個人的活?還第一名,倒數第一名吧,我說楚香君,你讓我說你點什麼好呢,你這個名額可是當時姜老和校長親自開口的,你這麼做,對得起他們嗎……」

李主任開始叨叨叨,楚香君聽得實在是不耐煩。

「正數第一還是倒數第一,等比賽結束就知道了。」楚香君直接掛掉了電話。

跟李主任廢話,感覺會少活十幾年。

櫻蘭初中部,主任辦公室。

聽到電話裡面傳來的忙音,李主任呆愣了片刻。

等到反應過來后,李主任沖著早已被掛斷的電話破口大罵:「楚香君,你要是能得正數第一名,我頭砍下來給你當凳子坐。」聲音近乎咆哮。

學校此刻正在上課,校園一片寂靜。

李主任這氣吞山河一聲吼,在教學樓久久瀰漫。

因為李主任一直呼哧呼哧的生氣,所以站在門外準備彙報工作的兩個老師,偷偷摸摸的直接溜走了。

校園在李主任的咆哮后,又恢復了一片寂靜。

「喂?如果你也想訓斥我的話,我想我們沒必要在繼續通話了。」

楚香君十分無語,怎麼姜崖子也給自己打電話了。

大家就對自己這麼沒信心嗎?

「小楚啊,你這次真是衝動了。」姜崖子根本不知道楚香君舉報陶桃的事,說的完全是楚香君和夏侯欽一起端掉海港黑社會老窩的事啊。

作為長輩,姜崖子覺得自己一定要教育好小輩,不能這麼衝動,黑暗料理界可對仙廚候選人虎視眈眈呢,楚香君和夏侯欽這麼大手筆,就不怕人家盯上嘛。

誰知道……

「再見!」 寵妻成魔:夫人,輕點踹! 楚香君直接掛掉了電話。

姜崖子:「……」現在的年輕人,為什麼都這麼衝動?為什麼?

從出了比賽會場之後,手機就沒停過,楚香君都要瘋了。

剛掛斷電話吧,電話又響了!

「謝謝,我已經知道了,再見。」接通電話,楚香君先發制人,說完了麻溜的準備掛電話。

誰知道,楚香君剛說完,電話那頭竟然傳來了一陣驚奇。

「我們劇組到達海港的時間是保密的啊,你怎麼就提前知道了,導演通知你的?」

楚香君這才看了一眼來電,打電話過來的居然是楊碩。

「什麼事啊?」楚香君聲音慵懶,實在是累的。

楊碩告訴楚香君,之前她當武替的電影要上映啦,現在在宣傳期,今天晚上要在海港體育館舉行發布會,楊碩得知楚香君在海港,所以希望她也一起參加。

「可是我只是個替身啊?」 楚香君十分疑惑楊碩讓自己參加發布會的目的,楊碩的語氣卻是坦然,只說讓楚香君過去認識人,不用上台什麼的,末了,不等楚香君拒絕,直接提出派自己的司機過去酒店接她。

楚香君:「……」

楚香君已經十分無語,楊碩卻還在滔滔不絕。

「晚宴需要穿禮服出場,不過你放心,我已經讓我的造型師和司機一起過去啦,你什麼都不用準備,直接跟著人走就行了,怎麼樣,是不是超級貼心,十分周到呢?」

楚香君:「……」我能說不想去嗎。

晚上八點,楚香君煥然一新,一身粉色的小禮服,讓她整個人看起來清新脫俗又俏皮可愛。

小小的丸子頭,上面扎著水晶髮飾,在燈光下熠熠生輝。

精緻的小淡妝,將她的五官凸顯的愈加深邃。

造型師打扮好楚香君后,就被助理匆匆忙忙的叫走了,不過他走之前叮囑了楚香君讓她直接從後台的小門穿過走道直接去晚宴廳就可以了,楊碩給楚香君留了位置,而且楚香君胸口別著參加晚宴的黃色玫瑰,代表著入場資格。

發布會正在舉行,楚香君在後場看了一會兒覺得十分無聊,於是便向著晚宴會場去了。

中途的時候,楚香君接到了夏侯欽的電話,評委的工作剛剛結束,現在他正在用餐等一下還要開會,楚香君不由得有些同情夏侯欽了。

夏侯欽問楚香君在幹嗎,楚香君只說已經回到酒店休息了,因為,楚香君不想讓夏侯欽吃醋,所以就對他隱瞞了行程,在楚香君看來,參加一個晚宴並不需要多少時間,可誰知道,就是這個晚宴,讓楚香君的心碎裂成渣。

「這位漂亮的小姐沒見過啊,是劇組的嗎?」

入場的時候,一位長得像耗子一樣的瘦小年輕人攔住了楚香君的去路。

他的長相十分普通,身著銀灰色的高級禮服,雖然很合身,可是看起來卻給人一種偷穿別人衣服的感覺。

楚香君的視線在他胸口的黃玫瑰上一掃而過,心知此人怕也是劇組的人,出於禮貌,楚香君點了點頭。

誰知道,那年輕人一見楚香君點頭了,頓時眼前一亮。

「你長得好漂亮啊,是演員嗎,我也是劇組的,怎麼以前沒有看到你啊,對了,忘記自我介紹了,我叫李峰。」

男子伸出手,作勢要和楚香君握手。

楚香君眉頭微微皺起,並沒有伸出手,只是疏離淡漠道:「楚香君。」

男子悻悻然的收回手,卻並沒有半點不好意思,而是湊近了搭訕,楚香君不著痕迹的和他拉開距離,誰知道他湊得更近。

「偷偷告訴你哦,我舅舅是這部劇的副導演,等會兒宴會我介紹你們認識啊,只要我說你是我的朋友,他一定會好好關照你的。」

李峰的手不規矩的就要往楚香君的肩膀上放,可是楚香君卻動作奇快的躲開了去。

李峰有點懵,楚香君卻是疏離一笑:「我想不用了,我以後不會在娛樂圈發展。」 「不想在娛樂圈發展?」

李峰覺得自己一定是幻聽了。

等到他反應過來,抬眼望去,楚香君早已走遠了。

望著楚香君漂亮的背影,李峰眼裡閃過一抹志在必得,嘴角微微揚起:「小姑娘很調皮啊,不想在娛樂圈發展卻跑來參加晚宴,口是心非噢。」

李峰於是向著楚香君離去的方向就又湊了過去。

楚香君只想著,自己態度都如此冷漠了,識相的人應該就知道躲得自己遠遠的,偏偏李峰跟沒情商似的,居然又粘了上來,說話的口氣依舊輕浮無比。

「你知道嗎,這部《影》本來是我舅舅當導演的,但是因為潛規則,所以我舅舅才成了副導演,不過他手裡又收了好幾個本子,特別好,正在物色新人呢。」

作為廚師,總是對食物比較感興趣,所以此刻的楚香君,正端著盤子,在食品區挑選著食物。

李峰呢,就跟蒼蠅一樣一直站在楚香君身後叨叨叨個不停。

「我舅舅下一部電影是玄幻的,講一個花仙愛上凡人的故事,我已經讀過劇本了,真的特別棒,也不知道誰會演花仙,那個角色真的,誰演誰紅啊。」

李峰覺得自己已經暗示得十分明顯了,可是楚香君卻半點反應也沒有,這讓李峰有些鬱悶。

套路不對啊!

難道自己碰到演藝界的清流了?

「對不起,借過。」楚香君夾好了滿滿兩大盤食物,就往用餐區去了,見李峰擋著路,於是開口說了句,身上的靈力卻是在沒有觸碰到李峰半點衣服的情況下就將他往旁邊輕輕推開了去。

李峰簡直獄卒!

這個楚香君,跟自己玩欲情故縱嗎?

很好,的確勾起了自己的興趣呢。

李峰在劇組,憑藉著自己舅舅的導演招牌,只除了那種一線大明星,其他二三線的,哪個見著自己不尊敬的喊一聲峰哥,偏偏楚香君卻不把自己放在眼裡,明明自己已經亮出了身份的。

兒子住我家隔壁 不過,對於楚香君這種玩欲擒故縱的小姑娘,李峰又不是沒見識過,這種情況呢,通常有兩個解決辦法。

第一,臉皮厚一些,只要突破了她的防線,就能夠手到擒來。至於第二嘛,就是不慣著她,讓她自亂陣腳,然後主動粘上來。

李峰通常走得是第二種路線,畢竟姑娘玩多了,李峰已經不願意慣著誰了,反正新人一撥接著一撥,又不缺誰不可。

所以,見著楚香君在用餐區用餐了,李峰也就沒有湊過去了,不過他望向楚香君的眼神卻是寫滿了鄙視。

「一面裝著清高說對娛樂圈沒有興趣,一面又暴露了自己的粗鄙,呵,真對不起這副好皮囊啊。」

來參加晚宴的人,那都是抱著認識人為首要目的,誰會將心思放在吃東西上面,雖然吃食很精緻,可是吃太多也會暴露這個人貪小便宜的性格特點,是會被人鄙視的。

李峰見著楚香君面前放的滿滿的兩大盤食物,眼中鄙視更甚。

村姑啊,都不知道收斂一下,估計兩輩子加起來都沒吃過這麼好吃的食物吧,這吃相真是不忍直視啊。 這還是第一次,食物很對楚香君的胃口。

不得不說,楊碩他們這個劇組挺有錢的。

楚香君吃著各種精緻的美食,腦海里已經飛快的將每一個菜所需要使用的調料和烹飪的過程過了一遍。

雖然很好吃,可是還是有些缺憾啊。

楚香君消滅完兩大盤子食物,然後端起冰鎮蘇打檸檬水喝了一口。

食材都很新鮮沒有問題,火候也用的恰到好處,調味料鹹淡適宜,用料可以說是很精確了,可遺憾的是,味道還是不對。

剛好我想嫁給你 「難道是烹飪的廚具問題么?」楚香君嘀咕一句,想了半天也沒想出來問題出在哪裡。

就在這時候,門被推開,一群又一群人湧入會場。

空蕩蕩的會場頓時變得熱鬧起來!

看來發布會已經結束了呢。

楚香君轉過頭,就看到一身白色西裝,染著銀色頭髮的楊碩走進門來。

今日的他,看起來簡直就是一枚小鮮肉,一顰一笑都勾人心魄。

他的周邊簇擁著許多人,其中以身著精緻晚禮服的姑娘居多。

妹子們淺笑顏兮,眼裡畫滿了愛心的望著楊碩,爭先恐後的在跟他說著什麼。

楊碩靜靜地聽著,偶爾展顏對她們溫柔一笑,宛如一位聖潔的王子。

「呵,我說怎麼對我冷冷淡淡,原來是想釣大魚啊。」李峰的視線一直落在楚香君身上,見她一瞬不瞬的盯著入場的楊碩,眼裡閃過一抹鄙視和不屑。

不過,李峰的眼神也快速的在入場之人臉上一一劃過。

今晚的美女著實不少,可是卻都是些庸脂俗粉,以李峰的眼力見,就知道這其中綠茶婊居多,都是很好哄上床的那種,雖然有些人打扮得特別清純,但李峰的火眼金睛也不是蓋的,從她們舉手投足和眼神就能辨別出來,基本都是故意裝出來的。

而楚香君嘛……李峰望著孤零零坐在那兒的楚香君,眼睛微微眯起。

愛在盡頭,盡頭再愛 雖然一個人坐在那兒,可是卻自成風景,她的容顏俏麗活潑,青春洋溢,渾身散發著造氣蓬勃的氣息,給人十分舒適的感覺。

李峰可以肯定,楚香君絕對是一股還未被污染的清流。

於是,李峰也不去看其他姑娘了,他的視線全神貫注的落在了楚香君的身上,欣賞著她舉手投足間的嬌俏美麗,以至於,他忽略了楊碩從入場之後就一直盯著楚香君,還衝她挑了挑眉,做了個鬼臉,那樣子,就好似男朋友在**自己的女朋友似的。

寒!!!

被楊碩電眼一電,楚香君只覺得全身一陣寒氣逼人,於是連忙收回視線。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