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原本明眸利齒伶俐清爽的她,給病意和毒意耗得只剩下倦意和困意。

「你今天覺得好一些了嗎?」雲端恍惚間聽到有人問她。

「什麼?」雲端衰弱得似乎失去了聽覺。

「今天感覺怎麼樣?」一個滿身病氣,白衣如雪的公子已來到了她身邊,帶著滿滿的關懷和問候:「好些了嗎?」

「好一些了。」雲端照往常的話回答,即使那是一句違心的謊言。

「今天可有服藥?」白衣病公子拄著銀色的手杖,說上幾句話就喘得不行,好似他病得比雲端還嚴重。

雲端倦倦的點頭。

「那就好,我跟你把把脈,把手給我。」白衣病公子懨懨的道。

雲端依言把手伸了給他,稍頃,白衣病公子帶著責備輕聲道:「為什麼要說謊?為何要放棄治療?不吃藥怎麼會好呢?」

雲端看似賭氣的道:「左右我的病也好不了了,吃你開得那些勞什子葯又有什麼用?」

白衣病公子激動的道:「什麼話!世上還沒有我『守缺公子』溫辭(參見《無間道》卷第三章)解不開的毒、治不好的病。」

雲端鬱郁的笑說:「你別生氣,我知道你對毒力和藥物的精研天下無對,以後我乖乖服藥就是了。」

溫辭望著這個在病里尚且絕艷的羽衣少女,無奈的嘆了一口氣,拄著「雪杖」一邊踹息,一邊蹣跚地走遠。

「這個二盟主好奇怪……」雲端覺得陽光刺眼,一陣天旋地轉的昏眩。

在一失神間,她又不知不覺的睡了整整一天,醒來的時候她,還以為自己只是打了一個盹。

華燈初上。

唐水跑過來通知雲端:「大盟主召見。」

暮色四合,雲端已經虛弱得無法走路,她只能由花茶和唐水兩個女孩子攙扶著行走,走過假山、走過魚塘、走過拱門、走過迴廊,「正義山莊」平靜宜人的景緻里略帶幾分凄涼。

畢竟是「大風堂」出身的大小姐,雖然在沉痾中,雲端還是能依稀看出一路上是看似平靜無波,實則暗潮洶湧,在這美輪美奐、如詩勝畫的亭台樓閣表象之下,不但明崗暗哨、防衛森嚴,更是機關遍布,危機四伏。

花茶和唐水忽然止步。

她們已到了山莊深處一所幽暗的房門前,看兩個女孩子不敢入雷池一步的恭舉止神態,彷好似多走一步就會見血封喉、粉身碎骨。

——那個大盟主究竟有多可怕?

房間很幽黯,模模糊糊的看不清裡面的擺設。

「進來吧。」房間里的人語氣很淡漠。

雲端走了進去,一個人。

房間沒有燈,但有微弱的光。

光是從房間外面的燈籠映進來的,所以淡弱得有點浮泛。

然而,就是這微微弱弱的光,就讓雲端看到了一個殘艷絕美的男子。

他三十許的年紀,他的眉宇略帶挹色,他的眼神看似深遠,但又流露出一種空洞的寂寞,他坐在椅上,安靜的像屋子裡的一件擺設。

雲端摸索著說:「為什麼不點燈?我很不喜歡故弄玄虛的人。」

那男子清冷的道:「他們說你想見我?」

雲端生氣的時候極美:「本來是的,現在你擺架子,裝神秘的,我不喜歡你,所以本姑娘又不想見了。」

那男子有點笑意了。

這微微的笑意,牽動了他那殘艷絕美的風姿,向雲端飛掠了過來:「你不但很美,也很有個性!」

女孩子大多喜歡溢美之詞的,無論那誇讚的話語有多露骨、有多低端。

雲端瞬間心情大好:「算你有眼光。」

「雲端姑娘,我是『正義聯盟』的大盟主唐雲。」那男子笑了,且笑道:「聽說『明器王』大賽上,你哭鼻子了?」

「沒有!」雲端不假思索的一口否定。

唐雲忽然側了一側首,問道:「你唇上的胭脂一定很好吃吧?」

雲端一怔:「好不好吃,與你唐大盟主何干?」

唐雲道:「我想嘗嘗。」話一說完,他就飛身而起,微潤的唇,迅疾而輕妙的沾一沾雲端的櫻口,然後已回到原來的座位上,全似沒有動過一般。

雲端知道,就算自己武功未失,也躲不去唐雲這來去如風,倏忽如神的蜻蜓點水。

只聽唐雲意猶未盡的咂咂嘴:「我喜歡你的胭脂味。」

雲端憤笑:「輕薄一個失去還手能力的女孩子,你這個大盟主還真賴皮的很。」

雲端轉身就要離開。

唐雲始終坐在那裡,他眼神空洞的道:「姑娘……你還會再來看我嗎?」

雲端回首,認真的想了想,笑了。

笑的嫣然。

日子一天一天在無聊的過去,魚缸里的魚兒,不知何時死了一條,剩下的一條也不如以前活躍,偶爾會遽冒上來吐一個泡,像冷宮裡失寵幽禁的嬪妃偷偷嘆了一息。

「正義山莊」遠比雲端想象中的大,也比預料中的安靜,這麼長時間以來,雲端從未見過傳說中的三位老莊主「武林三聖」智叟、仁翁、勇公,每次問起莊裡的人時,不是避而不答,就是忌諱莫深。

自從上次一會之後,雲端再也沒見到大盟主唐雲;倒是二盟主「守缺公子」溫辭每天早上都會拖著病體,來給雲端把脈看病;四盟主沉中俠常來問候她的病體,噓寒問暖,關懷備至;三盟主狄青龍偶爾也能來看看她,就像看他養活的金絲雀,然後不哼不哈的就負手走了;一直不見五盟主孟四海,事實上雲端心裡也不是很情願看到這個本門的長輩。

雲端的病情似乎在一天天好轉,她心情好的時候哼著「關東」小調,注目向遠處的假山魚塘。

然後,她就看到遠處假山後有一個人也在看她。

那是一個憂鬱得有些好看的跛足少年

雲端覺著他很眼熟,好半天,她才想起,那是在暗器大賽上曾經故意輸給自己的辰源。

辰源遠遠地看著她,他向她比劃著一些奇怪的手勢,他眼神里似乎吞吞吐吐著一些奇怪的訊息。

——他要告訴我什麼?

辰源怎麼會出現在這裡?

一個月前,安東野找上了辰源,設計了一整套計劃。

參與營救雲端計劃的還有兩個主角,「血河派」的姬北命和「鐵琵琶門」的班破曉。

「姬少俠、班兄,你們必須幫我們。」安東野這樣解釋:「如果我們『大風堂』的人出面,必定引起沉中俠那隻老狐狸的懷疑,那樣大小姐就危險了;只有你們這些與『大風堂』不相干的『外人』,我們才有救出大小姐的機會。」

「給我們一個幫你的理由。」姬北命和破曉同時看著安東野。

安東野冷靜的道:「你們幫的不是我,是雲端。」

夠了。

這個理由已經足夠!

姬北命咬牙擠出一個字:「幫!」

破曉跺跺腳:「媽蛋!誰讓小爺喜歡你家大小姐了,死就死了!」

一切按計劃進行——

時孟四海正在賽場做收尾工作,姬北命與班破曉集中了「血河派」和「鐵琵琶門」的人手,向孟四海猝然發起攻擊!

辰源按計劃搶先一步通知了孟四海,告知他將會有人對他不利;孟四海反而懷疑辰源,和他對打了起來。

然而姬北命與破曉毫不留情更十分及時的出現發動了攻擊,孟四海身邊的十七名高手,三死五傷,可見姬北命、破曉臨時組成的聯合狙殺小隊,攻勢有多麼的強悍。

孟四海狂怒反擊,以一敵二,重創姬北命,但身負重傷的姬北命仿似因流血而燒痛了鬥志,愈戰愈勇,破曉趁機打進孟四海體內一把「琵琶針」,孟四海最終在辰源的保護下慘敗退走。

辰源跟孟四海一起倉惶逃進「正義山莊」。

四盟主沉中俠並不信任辰源,然而,辰源畢竟是「青衣樓」的子弟,有三哥狄青龍的面子關著,加上五弟孟四海覺著自己欠了辰源人情而一力維護,沉中俠也只得答應將辰源收留在「正義山莊」;不過沉中俠對辰源甚具敵意,一直遣人暗中監視他的一舉一動。

是以,辰源即使遠遠看見了千思萬想的雲端,也不敢堂而皇之上前示警。辰源知道,在他看不到的角落裡,不知有多少雙眼睛在盯著他,有一個差池露了形跡,大家所有的努力都會前功盡棄,付之東流。

辰源並不懼死,但他怕連累雲端。

他不惜千難萬險身入虎穴,就只為了雲端。

——只要能救出雲端,我化作灰飛煙滅也心甘情願,在所不惜。

可是我要怎樣才能讓她知道,她現在正被陰謀和危險包圍著? 終於見到她了!

辰源強忍著喜悅,他的心臟在大力撞擊著胸腔,他發出無聲的吶喊——

一日不見,如隔三秋。一個月未見,竟好似分開了整整一個千年。

辰源依靠紫貂向山莊外傳遞信息,姬北命、破曉和紫貂的主人楊弋捷,就匿伏在山莊的北牆外,隨時準備接應,營救雲端。

為了不泄露自己的目的,辰源並沒有讓雲端知道自己的身份,因為他知道,雲端身邊寸步不離的花茶和唐水,都是沉中俠的人。

雲端並不知曉自己的危險,也不知道有很多人正在為她涉險;她覺著山莊里的人都對她很好,尤其是沉中俠,呵護備至,關愛有加。

當雲端每次看到遠遠的辰源,在向自己遮遮掩掩、閃閃爍爍表達傳遞一些莫名奇妙的手勢和眼神時,她都會想:這個人好古怪,不會是混進「正義山莊」來搗亂的吧?下次遇見大盟主,要提醒他們多提放一下才是。

雲端心裡記住了這件事,並很快再見到了大盟主唐雲。

那次見面,讓雲端羞憤難當,終生難忘。

陽光自窗欞過濾下來,映得雲端容華似水的臉流動著一些光影,那眸子像黑山白水般分分明明的拗執和嗔喜、慵懶和倔強,緊撮的唇邊漾起兩朵甜甜的梨渦。

美女裸浴,香艷旖旎。

雲端一邊自憐自嘆,一邊在想:「如果再有男人闖進來,我一定殺了他!」

然後,就真的有男人闖了進來。

「正義山莊」一向防備森嚴,連只鳥兒都飛不進來,誰敢貿然闖入?

浴室外面還有花茶和唐水兩個女孩子給守著,房門卻突然無聲無息的震開,一個長發男子推著一張木輪椅,急沖沖闖了進來。

月前柴如歌帶來的羞辱還歷歷在目,這次惱羞成怒的雲端動了殺機。

自從有了上次的教訓,姑娘每次沐浴的時候,都會將兩件獨門暗器放在自己的臂展範圍之內。

在出手的剎那,雲端已看清楚來人,正是「正義聯盟」的大盟主,「抱殘公子」唐雲!

這霎瞬之間,雲端有些後悔她使出「神哭小斧」來。

唐雲似完全沒有看到飛斧,他隻眼睛空空茫茫的,看著雲端。

雲端又氣又憤,心想:「你倒是躲啊!這個時候還只顧著眼睛不老實!」

然而,唐雲卻似沒發現有暗器、甚至也似沒看見雲端的妙體玲瓏,他無神的眼睛空洞洞的似透過了雲端,看著雲端背後的那扇軒窗上,更似透過了窗著到了窗外很遙遠、很遙遠的遠方。

這危急瞬間,雲端忍不住大叫出聲:「還看?!快閃開——」

唐雲沒有閃開,他神情憂鬱而孤寂,他像釘子一般的坐在木輪椅上。

他伸出了兩根枯瘦若骨的手指,輕輕地一夾,夾住了飛斧,小斧頭頓時力道全無,就像夾住了一隻無頭的綠蠅。

唐雲目色茫然的在問:「雲端姑娘,你沒事吧?」

「我能有什麼事?你才有事!」雲端羞忿已極,怒道:「我還有『鬼泣小箭』,你再看我,我就射瞎你的招子!」

「看你?」唐雲一楞:「看你什麼?」

雲端簡直要氣瘋了!

看唐雲的神情,像什麼也沒著到;聽唐雲的口氣,眼前的她都不值他一看!

——一個像雲端那麼美麗已極的女子,更有一副美麗已極的玉體,可是唐雲竟然完全放不在眼裡,目中無人!

要知道,對一個美麗得一向男人見了大都愛慕不已的雲端來說,不意給男人撞見她的裸體固然羞憤,但更令她氣恨的是,那男人根本像是只看到屋子裡一件傢具那麼自然平常,無驚無喜。

是可忍,孰不可忍!

雲端終於發出了「鬼泣小箭」——

箭奪唐雲之目!

小小銀箭,一出手就似一場艷!

雲端箭一出手,就覺自己下手太狠辣了!

——他已經雙腿殘廢,行走不便,我要是在射瞎了他的眼睛,以後讓他怎麼生活?

但看唐雲的樣子,仍似沒看見雲端的赤裸的身體,仍似沒注意到有一枚銀色小箭要親吻他的眼睛,仍似神遊物外。

他鼻子嗅了嗅,臉上卻出現了一種微悟的神情。

雲端心軟地叫道:「快閃開!」

就在這時,「嗖」地一聲,唐雲袖底忽掠起一道寒光,本來射至的小箭,倏然激空而起,「噗」落向入雲端浴洗的木盆里。

寒光又倏地回到唐雲的袖子里,他側著耳,茫然的像在聽什麼似的,半晌才道:「原來姑娘在洗澡。」

然後他摸索著將小斧放回桌上,推動輪椅,轉向緩緩而去,一面說:「對不起,我不知道姑娘在洗澡,所以失禮。」

直至到了門外,他還苦澀的解釋:「你是看到的,我除了是雙腿殘廢之外,還是個雙目失明的瞎子。我是聽沉中俠說你遇到危險了,才急急趕了過來……」

一時之間,雲端怔住了……

在魚塘後面的樹影里,兩個人正在密語。

「老四,你這招果然靈驗,一試就試出來了唐瞎子的深淺。」是三盟主狄青龍的聲音。

「現在我們還需要唐雲這個名頭,我們暫時不要動他,退一萬不說,即使我們的計劃失敗了,我們上頭不還有他這個『替罪羊』頂著嘛!」另一個是四盟主沉中俠的語氣。

「雲老鬼尋女心切,已經到了地頭,把他交給我,老四你抓緊向雲端小妞兒逼婚,免得夜長夢多。」狄青龍興奮的道。

「好,我們分頭行事。」沉中俠陰沉的道:「我總感覺最近有不好的事情要發生,我們的計劃必須提前了!」

辰源似乎也感覺到了山莊內不同尋常的氣氛,他利用紫貂發出了最後一份訊息:明晚子時,庄北鼓樓。

信剛發出去,他一回頭,就看見了雲端。

雲端得意的笑:「哈哈!終於被本姑娘抓到了吧!你這個吃裡扒外的姦細,本姑娘早就看出你不對勁了!」

辰源強抑心神,低聲解釋道:「雲端姑娘,我是受安東野之託……」

忽聽檐外一個威嚴語音道:「呔!你受小人唆使來山莊卧底搗亂,還敢把安三爺牽扯進來?」

另一個不耐煩的聲音道:「休聽他胡扯!把他斃了!」

撲上來的兩個人,一個是沉中俠,一個是孟四海,氣勢逼人,氣魄壓人,氣場迫人。

辰源倉惶望向雲端。

雲端得意洋洋的仰著小腦袋洋洋得意的道:「是我通知沉大俠和十二叔來揭穿你真面目的。」

辰源心裡「咯噔」一聲,彷彿什麼東西碎裂了,他絕望的苦笑:「傻姑娘,我被你蠢哭了……」

雲端忽覺心頭一陣紊亂,她畢竟是一位冰雪聰明的女孩子,她似乎意識到自己做錯了什麼。

辰源想要解釋已來不及了,孟四海一欺近,他就立刻逃了出去。

孟四海剛想動手,辰源已至少以四十種暗器攻向他。

孟四海只有一霎的時間接下了所有的暗器,但這一剎那間辰源已如風般掠了出去。

他掠出去的時候經過雲端。

雲端明若秋水的眼正看著他,她手指一動,但卻沒有出手。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