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參觀的人大部分是帝都裏有頭有臉的強者和靈藥師。”

似是看出了林隕的震撼,許蔓蔓解釋道:“他們都是來自各大頂尖勢力的人,此行觀賽就是爲了時刻關注自家靈藥師的比賽過程。畢竟,每一屆的煉天靈壇大賽都是爲了挑選出年輕一輩中最有天賦的靈藥師,整個帝都的焦點都會放在這裏。”

這跟盤龍會挑選武道天才其實是一個道理的。

“喲,我當是誰呢!原來是靈藥總盟有名的掃把星……”

林隕正欲開口,一個頗爲尖銳的聲音卻是驟然響了起來,他回頭一望,在自己的左後方處正有一名漂亮女子目光譏諷地看着許蔓蔓。

“王豔,你是想找茬兒嗎?”

許蔓蔓俏臉微沉。

“人家可不會像你這種粗人,喜歡動手動腳的。”

那名叫做“王豔”的漂亮女子嬌笑道:“我只是很好奇,靈藥總盟的長老們到底是怎麼想的,居然會派你這個剋死雙親的掃把星來參加煉天靈壇大賽。”

一聽到這話,許蔓蔓忽然沉默了。

只見她那對美眸中閃過了一抹痛苦之色,王豔這話顯然是戳到了她的痛處。

“跟你這種掃把星在一起參賽,回去後我可一定要找些辟邪的東西防身,免得被你克到。”

王豔看向許蔓蔓的眼中充滿了厭惡之色,見後者不說話,她更是變本加厲地用十分惡毒的語言去攻擊許蔓蔓。

她的聲音不小,立刻便是引起了周圍那些參賽者的注意力。

“原來是靈藥總盟的許蔓蔓,難怪王姑娘會這麼說她了……”

“許蔓蔓是誰?她在靈藥總盟很有名嗎?”

“何止是有名!她是帝都出了名的掃把星,她一生下來母親就因難產而死了,三歲的時候父親更是在突破瓶頸時走火入魔,七竅流血而亡。甚至就連養育她成長,教導她煉丹的那位靈藥總盟九長老都不知爲何在兩年前神祕失蹤了……”

“我的天!那還真是一個掃把星!”

不少人開始議論了起來,尤其是那些原本不知情的人在知情者的科普下,一個個看向許蔓蔓的眼神都是充滿了畏懼和厭惡。

更有甚者,居然有人主動向附近的考官提出要更換位置,理由是不想跟許蔓蔓這個掃把星靠得太近。

這種胡鬧般的理由,自然是被那一位考官給拒絕了。

面對如此之多的誹謗和中傷,許蔓蔓本就難看的臉色一下子變得蒼白無比,她緊緊地攥着雙拳,就連指甲深陷入肉的疼痛都感受不到了。

以她火爆的性子,此時竟是沒有做出半點激烈的反應,只是一直保持着沉默。因爲那些人說的全是事實,她根本就無話可說!

就連她自己都認爲自己就是一個掃把星!不,是天煞孤星!

否則爲什麼她從小到大,只要是對她好的人,都會莫名其妙地遭受到各種災禍呢?除了命運以外,根本就沒有其他的理由了。

“這位俊俏的公子,我勸你最好還是離許蔓蔓遠一點,否則會連累你的。”

看到長相清秀的林隕,那王豔假意勸說道。

她根本就不是擔心林隕,她只是想以此爲藉口繼續去打擊許蔓蔓。如果就連同爲靈藥總盟之人的林隕都不願接近許蔓蔓,那許蔓蔓一定會感到很絕望。

至於她爲什麼會如此厭惡許蔓蔓,甚至不止一次地去傷害後者,說白了就是因爲醜陋的嫉妒之心。

她嫉妒許蔓蔓在靈藥師上的驚人天賦,同樣也嫉妒許蔓蔓令人驚豔的美貌,更加嫉妒許蔓蔓能夠得到靈藥總盟的重視。

兩人明明是一起進入靈藥總盟的,結果許蔓蔓卻是得到九長老的器重,更有大量的資源去供她修煉,可她王豔卻是被徹底冷落了。

所以她纔會一氣之下地離開靈藥總盟,轉投了其他勢力。

在她看來,像許蔓蔓這種天煞孤星,是根本不配擁有這些東西的。

可她呢?

她明明比許蔓蔓更加適合擁有這些東西!

“是嗎?”

林隕露出了一個笑容,配上他那俊秀的外表,看上去魅力十足。王豔美眸中閃過一抹異色,林隕雖然長得眼生,但能夠得到靈藥總盟的重視來參賽,定然也是一位青年才俊,值得交往。

如今林隕對她展露微笑,她更是有些心花怒放,還以爲林隕是被自己的美貌所吸引了。這讓她不禁在許蔓蔓面前示威地瞥了一眼,強烈的虛榮心瞬間得到滿足。

“是呀!許蔓蔓乃是出了名的天煞孤星,公子你不同,你有着大好前途,可千萬不要自誤了。”

王豔淺淺一笑,略帶羞怯地道。

她長得雖然不算是沉魚落雁閉月羞花,但至少也有上等的姿色,而且還是一流世家的大家閨秀,所以她在這京都裏追求她的青年才俊也是不少的。

她很自信,林隕一定是看上自己了!

許蔓蔓的臉色更加蒼白了。

“很可惜,比起她這種天煞孤星……”

令人吃驚的是,林隕臉上的笑容漸漸消失,話鋒一轉:“在下反倒是認爲像姑娘你這樣蛇蠍心腸的女子,更加值得厭憎。”

“你……”

許蔓蔓也是有些怔住了。

“你說什麼?”

王豔神色劇變,嬌喝道。

“難道我說的還不夠清楚嗎?”

林隕輕笑道:“這位王姑娘,你枉有一副不錯的皮囊,可這心腸卻是毒如蛇蠍,令人作嘔。若是有人不幸娶到你的話,那一定是他八輩子修來的血黴。”

“你敢這麼說我?”

王豔被氣得渾身顫抖,一根手指死死地指着林隕,那眼神就如同毒蛇一般:“你知道我是什麼人嗎?我乃是王家小姐,當今聖上的惠妃可是我的親姑姑!”

“那又如何?”

林隕淡淡道:“你是想用自己的家世去壓人嗎?還真是幼稚的反擊啊!不過正好,很適合你的作風,沒腦子的女人不都這樣嗎?只可惜,沒腦子就算了,這心地也是有如淤泥一樣地惡臭。我很好奇,像你這樣令人作嘔的人,是怎麼有臉繼續活在這個世上的呢?”

“如果我是姑娘你的話,恐怕早就尋一個沒人的地方偷偷自盡了。”

這一連串的嘴炮打下來,林隕幾乎是把所有人都給唬地一愣一愣的。

誰都想不到他這張嘴居然如此厲害。

再看那王豔,哪還有之前的囂張,一張抹滿脂粉的臉龐早已是氣成了豬肝色。在衆目睽睽之下,林隕如此出言羞辱她,簡直就是把她的臉皮狠狠地亂踩一通!

最氣人的是,她好像根本就說不過林隕!明明對方一個髒字都沒說,卻是將她罵得狗血淋頭!

看着氣得渾身發抖的王豔,許蔓蔓終於回過神來,她目光怔怔地看向林隕,那對美眸中原本閃爍的淚光居然不知何時消逝而去。

“他……爲什麼要幫我?”

許蔓蔓暗道。 “你究竟是什麼人?憑什麼敢在這裏大放厥詞?”

王豔眼神怨毒地盯着林隕。

“我叫林隕,只是一個普通的參賽者而已。”

林隕淡淡道:“如果你想找我麻煩的話,隨時歡迎。”

“林隕……”

聞言,王豔略微思慮一下,卻是發現在她的印象中帝都的豪門中根本沒有這個名字,她下意識地問道:“難道你是林閥的人?”

“他是林隕!”

“原來是他……難怪有這個膽子!”

雖然王豔不知道林隕的名號,但不代表其他人不知道。雖然這裏的衆人都是靈藥師,但這並不影響他們知曉此次荒域開啓的事情。

尤其是公孫昊以一人之力鎮壓羣雄的消息,當日便是傳遍了整個帝都。

此時,所有人看向林隕的目光皆是充滿了驚懼之色,他們更是下意識地向旁邊偏了兩步。看得出來,他們並不想離林隕太近。

畢竟林隕可是得罪了諸方頂尖勢力的人,甚至還殺了南陽郡主的窮兇極惡之人。帝都的人都知道,威遠親王對自己唯一的女兒南陽郡主究竟有多麼寵愛,可想而知林隕的下場會是何等慘烈了。

在這種情況下,還敢接近林隕的人,簡直就是找死。

“他居然還敢來帝都參加比賽?還真是膽大包天!”

“敢殺南陽郡主的人,膽子能不大嗎?總之,我們離他遠一點,免得被他牽連到了!”

衆人議論紛紛。

在他們的眼裏,林隕就如同一個人見人怕的災星,根本就不敢靠近半分。也難怪他們會這麼想,畢竟如今的林隕根本就是一個仇恨集合體,帝都上下不知道有多少人想殺他。

如果這裏不是皇城,或者說沒有靈藥總盟的庇護,林隕在來到帝都的第一天恐怕就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初賽馬上開始,所有人保持肅靜。”

似乎是察覺到了林隕這片區域的嘈雜聲,附近的一名考官眉頭微皺,冷喝道:“你們以爲這裏是集市嗎?再敢擾亂大賽規則的人,立刻取消資格!”

此話一出,所有人都保持安靜了。

就連那王豔都是不敢再說半句話,她只是怨恨地看了一眼林隕和許蔓蔓二人,便是回到自己的位置上。雖然她不知道林隕到底是什麼人,但從周邊人對林隕那種畏如鬼神的態度,她也意識到林隕恐怕不是自己所能招惹的。

“你爲什麼要幫我說話?”

許蔓蔓湊了過來,低聲問道。

“可能是因爲我喜歡見義勇爲吧。”

林隕笑了笑。

雖然他和許蔓蔓的第一次見面很不愉快,但許蔓蔓後面不計前嫌教導他精神戰法的事情,他可是記在心裏的。他也看得出來,許蔓蔓並不是什麼壞心眼的女子。

可那王豔就不同了,從她開口的第一句開始就在不斷針對許蔓蔓,而且還拿後者的傷心事做文章。這等心思歹毒之人,許蔓蔓能忍,他可忍不了。

聞言,許蔓蔓沉默了一會,道:“你最好離我遠一點,跟我關係近的人都不會有什麼好下場的。王豔說的沒錯,我可能真是一個掃把星……”

“掃把星?”

林隕眉頭微皺,旋即笑道:“那豈不是正好?你剛纔也看到了,這些人不也把我當成災星來看,躲都來不及。如此說來,我們也算是同病相憐了?”

“你……”

許蔓蔓美眸中帶着複雜之色,一時間竟是不知道該說些什麼了。

從小到大,她都一直活在別人的誹謗和中傷,除了靈藥總盟的長老對她絲毫不忌諱以外,其他人都是將她當成掃把星一樣。

她從來都不敢想象,這世上除了那幾位長老,居然還會有人替她說話。

“我不知道你的過去是怎樣的,但你必須得知道,別人的看法對你來說其實並不重要。”

這時,林隕低聲道:“重要的是你對自己的看法,要活成什麼樣子,可是由你自己決定的。難道你甘心讓那些誹謗和中傷你的人看笑話嗎?”

許蔓蔓再度陷入了沉默。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