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又是兩腳,如同兩道殘影,一閃而逝。

「啊啊……」

朱猶跟伍河兩人,發出殺豬般的慘叫,捂住肚子在地面翻滾,柳無邪沒有廢掉他們的丹田,卻留下一道細細的傷口,一輩子只能這樣了。

裂痕不修復,時間越久,境界越低,三年之後,可能會跌落真丹境。

章林像是傻了一樣,站在原地不知所措,進退兩難,手中兵器還舉在半空,不知道該如何是好。

「我剛才說的話,希望你們能記住,我出現的時候,別讓我看到你們,如若不然,我見你們一次,打你們一次,現在把院子給我收拾乾淨。」

柳無邪說完,直徑朝自己的屋子走去,不在理會他們三個。

震懾的目的已經達到了,沒有必要跟他們一般見識。

走進屋子,面積不大,只有二十多平左右,一張床,一個蒲團,一張桌子,四把椅子,簡陋至極。

年久失修,桌子已經搖搖欲墜,屋子裡面布滿一層厚厚的灰塵,應該很久沒有住人了。

拿出一張凈水符,丟到空中,化為漫天毛毛細雨,將整個屋子從裡到外洗滌了一遍。

整個屋子,變得一塵不染,柳無邪是來修鍊的,並非享受,屋子的擺設,簡陋也好,奢華也罷,並不重要。

眼前最重要努力突破境界,進入高級真丹境,才能在天寶宗活下來。

還未站穩腳跟,不僅得罪了雜役弟子,又莫名其妙跟林明旭還有公孫貞結下恩怨,雖然不懼,蚊子多了還是很煩人,耽誤修鍊時間。

院子外面,章林三人臉色陰沉的可怕。

多少年了,只有他們欺負別人,什麼時候輪到別人欺負他們,咽不下這口氣,眼眸深處,流露出濃濃的殺意。

「章師兄,這件事情我們就這麼算了嗎?」

朱猶咬牙切齒的說道,三人退到遠處,距離柳無邪的屋子,相隔甚遠,外面談論屋子裡面聽不到。

「算了?」章林幾乎是低吼出來:「我章林什麼時候吃過這樣的虧。」

臉色低沉,眼眸深處閃過一絲殘忍。

「章師兄可有什麼妙計!」

伍河壓低聲音,眼角餘光瞥了一眼柳無邪的屋子,同樣是恨意滔天。

「先把這裡收拾乾淨,我們去找趙師兄!」

章林說完,拿起笤帚,把院子清掃一遍,三人這才匆匆離開。

柳無邪站在窗戶邊上,外面的談話,雖然聽得不是很真切,從他們三人眼眸中散發出的殺意,能猜出一個大概,估計去搬救兵了。

在天寶宗呆了這麼多年,肯定認識幾個人,只要不來天罡境,柳無邪儼然不懼。

最好來得越多越好,因為他現在急缺中品靈石。

以後每突破一個境界,需要的資源越來越恐怖,太荒吞天訣每一次吞吐,單憑虛空中的靈氣,遠遠不夠。

沒有搭理他們,把箱子裡面的東西拿出來,換上天寶宗的外門弟子長袍。

靈石收進儲物袋,將熙劍送給他的一本武技,一本功法一併拿出。

熙劍送給他的功法叫青霞神功,倒是不錯,跟太荒吞天訣沒法相提並論,能拿出來送人,一般都是爛大街貨色。

武技是一門劍法,柳無邪修鍊的是刀法,改修劍法倒不是不可以,沒有必要走彎路,劍道也好,刀修也罷,目的都是殺人。

天寶宗自帶的功法幾乎每個外門弟子都修鍊過,第一任宗主創造的小無相功,只有達到核心弟子,才能修鍊大無相功。

小無相功最高境界,只能修鍊到天罡境巔峰。

太荒吞天訣精妙無比,功法的事情,暫且放下,沒打算改修。

拿起最後一本武技,又是一本劍法,遠不如熙劍送的那套,畢竟初到天寶宗,不可能給你太高級別的東西。

想要獲取更高級別的武技,想辦法賺取積分,通過積分兌換,就算是天階武技都有可能換到。

唯一有用處的只有靈石了。

把所有東西收起來,沉澱心神,運轉太荒吞天訣。

剛一運轉,周圍的靈氣,猶如洪水一般,瘋狂的湧向院落,導致柳無邪的上空,出現一層厚厚的靈雲。

如此奇妙的一幕,吸引很多人注意,誰有真么大的本事,吞噬如此恐怖的靈氣。

大家僅僅是好奇而已,這裡是外門弟子區域,誰會關注這個地方。

對於高等區域弟子,這裡是底層才能住的地方。

內門弟子更是不屑於跟外門弟子打招呼,這就是階梯式發展,層次非常的明顯。

天色漸暗,柳無邪睜開雙眼,一天的修鍊,境界精進不少。

「不錯,修鍊界的環境,遠要比大燕皇朝好很多倍,修鍊一日,頂世俗界一個月時間還不止。」

柳無邪暗暗說道,肚子有些餓。

只有修鍊到星河境,才能吞氣辟穀,吸取天地宇宙中的能量,補充身體。

他現在可以吞服辟穀丹,吞服下去,不會感到飢餓,就算幾個月不吃不喝也沒關係。

辟穀丹天寶宗每個月只發放兩枚,柳無邪的身體異於常人,消耗的能量太可怕了。

拿出一枚辟穀丹,一口吞服下去,飢餓感消失,心情也好了很多。

站在院子外面,施展一套拳法,拳風霍霍,渾身每一條筋脈都被打開。

身後的龍氣,早已跟身體融為一體,每一條真氣,蘊含神龍之力。

「重點培養弟子,每個月可以聆聽一次長老講道,一周能進入藏書閣一次,明天就先去藏書閣,順便熟悉一下天寶宗的地形。」

柳無邪收拳而立,回到屋子。

通過玉簡,基本了解天寶宗的整體情況,許多東西還需要他自己去摸索。

天寶宗主要有六峰,前面已經介紹,柳無邪現在是天坤峰弟子。

其次還有藏書閣,任務堂,武技閣,晉陞堂,刑堂等等。

這是幾個主要機構,例如任務堂下面還有器閣,丹閣,如有需要,可以憑靠積分,前往器閣煉器,前往丹閣煉丹。

也可以用積分直接兌換丹藥,非常的方便。

每個月初跟月中,會有任務發放,是每月最熱鬧的兩天。

宗門不養閑人,每個月必須要上繳十個積分,才能領到靈石。

下個月柳無邪想要繼續領到五百塊中品靈石,需要交納十個積分才可以。

除了這些堂口,還設立了講道堂,授業堂等等。

只要你有足夠的積分,可以請化嬰境長老替你講道,保證讓你茅塞大開。

比武堂,切磋堂,修道堂等輔助的地方,更是數不勝數,不僅有完善的修鍊室,還有各種快速提升武技的地方。

總結一點,一個大宗門,類似一個完整的世界。

想要在這裡生存下去,首先就要付出。

宗門提供你完善的服務,絕對不是養一群遊手好閒之輩。

背靠大樹好乘涼,有強大的宗門作為後盾,這些弟子出去,身份地位也不一樣,尤其是十大宗門弟子,哪個見到不是客客氣氣,畢恭畢敬。

總結一句話,各憑本事!

天色一亮,柳無邪踏出院子,道路有些陌生,天坤峰要比他想象的還要大。

這不是一座山峰,而是一座山脈,外門弟子多達十萬人,相互之間不認識很正常的事情。

問了好幾個弟子,終於打聽到藏書閣的位置。

知識,是最好的提升媒介。

來到天寶宗第一天,柳無邪並未著急修鍊,相反,他要努力補充知識。

真武大陸他太陌生了,僅僅從沐月影口中得知的那些太少。

巨大巍峨的殿宇,高達十層,藏書殿可不僅僅針對天坤峰,六座山峰的弟子,都會前來。

因為是早上,前來看書的弟子不計其數,高達五六千人,看來想要獲取知識不止柳無邪一個。

分為四個進出口,北面針對外門弟子,西面針對內門弟子,南面對應核心弟子,東面對應真傳弟子,主要是為了分流。

柳無邪順著人流,排了足足一個時辰,終於輪到自己。

入口處設立了關卡,不是人人都有資格進入此地觀摩,需要五個積分。

大門一側,擺放一尊巨大的石柱,上面雕刻無數精美的靈紋,進入的弟子,只要將令牌對準這枚柱子,抽出五個積分打入進去,就可以進入藏書閣了。

「請打入積分」

負責藏書閣的執事,瞄了一眼柳無邪,讓他將積分打入石柱。

每個人獲取的積分,都會記錄在宗門令牌之中,柳無邪的令牌,暫時一個積分也沒有。

他是重點培養弟子,可以每周免費進入藏書閣一次。

「我沒有積分!」

柳無邪摸了摸鼻子,一副無奈狀,正要說出他是重點培養弟子,卻被執事活生生的打斷了。

「沒有積分!」

聽到沒有積分,負責的執事蹭的一聲站起來,一臉不悅之色。 第一次見到大海的孩子,意外觸發籤到,得到了一個異象領域。

憑空讓藺九鳳的實力上漲了不少。

他很高興。

本身就有神之領域,現在添加了一個異象,疊加在一起,那威力簡直爆炸。

等到藺九鳳徹底把海上升明月了解通透,他就沿着海岸線,去往玉林公主鎮壓的地方。

玉林公主被鎮壓有一年了。

鎮壓她的地方一點都不難找,因為那澎湃的劍氣直衝雲霄,隔着很遠的距離就可以看到。

藺九鳳都不需要去問別人,他站在海邊,靈氣如潮水一樣,泛起了潮汐,在極遠處的天地間,有衝天的劍氣,出現在藺九鳳的感應里。

那就是玉林公主被鎮壓的地方。

沒有絲毫的掩飾。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