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又過了一會,兩隻貓還維持原狀。

又過了一會那隻神情萎靡的貓還是沒有露出痛苦的神色,慢慢地那精神又開始好了起來。

「咦,周太醫是不是這薺菜湯和香油不是至腹痛的原因?」南宮擎雙手環胸,居高臨下的望著那兩隻貓,有點明白的問道。

「回皇上,不錯,薺菜和香油混合了,雖然有至身體不適的毒素,但是卻不至於腹痛如絞,甚至昏迷過去。唯有薺菜湯加香油加鯽魚才能產生這麼嚴重的情況。」

周太醫隨後又拿出另外一個瓶子,從裡面倒出一顆黑溜溜的丸子,「這麼嬤嬤,請用溫水和這顆藥丸吞下去,這樣太後娘娘的痛楚就會減輕,臣再去開藥讓太後娘娘服用就會好了。」

周太醫把藥丸遞給了郭嬤嬤,郭嬤嬤接了過來不,立即有宮女捧了一碗溫水過來。

兩人一同把藥丸給太後娘娘服用。

那邊南宮擎得到周太醫的肯定后,讓周太醫下去煎藥了。

等周太醫下去之後,南宮擎背負雙手筆直如松的站在正屋之中,臉色冷冷的環視一周。

目光緩慢的從皇后程菱悅身上滑過,隨後落到林貴妃的身上。

抱著林貴妃的大宮女好像在勸說著什麼,林貴妃好像一聽了進去。

一會之後那迷濛的神情恢復清明。

她雙目含淚的低聲追問那名宮女,「我真的沒事了?真的已經審問好了?那兇手是哪一個?為什麼要這樣的對待我?」

「奴婢不知道,皇上正在查呢。」那宮女小小聲的說道。

林貴妃聞言又露出一副惶恐的模樣,好像害怕自己的說話聲驚擾了皇上南宮擎。

在南宮擎轉頭看向林貴妃的時候,他沒有想到什麼。

但是當他看到林貴妃非常適時的恢復清明時,不知怎麼的他心裡生出一副古怪的念頭,不過這念頭一觸即閃,快到讓他以為這不過是自己的眼花。

「母妃,母妃。」看到林貴妃清醒過來,大皇子非常歡喜的鬆開南宮擎的綉字,往林貴妃飛奔過去,撲進林貴妃的懷裡。

由始至終林貴妃和大皇子都沒有往太後娘娘方向看一眼。

雖然他們兩個剛剛一口一個太後娘娘。一口一個皇祖母,但是在這個時候不是更應該表示他們的關懷嗎?

這一幕別人不在意,但是南宮擎在意了,也看在眼裡,不知道怎麼的,他對於林貴妃升起了一股懷疑。

「好了,大家不要擔心,也不要不安,這次太後娘娘的中毒是意外,有關這次的比賽,第一名是熙貴儀,大家都散了吧。」南宮擎對著眾人揮了揮手,示意她們可以走了。

而他另外吩咐人安排轎子把太後娘娘送回去。

這一夜皇上皇后都留在太後娘娘的慈寧宮。

終於在半夜的時候,喝了兩次中藥的太後娘娘醒了。

她聽了南宮擎的稟報之後,向著跪在她床前的林貴妃伸出手來,「你也不是有意的,起來吧,地上涼。」

林貴妃也不知道哭了多長時間,那紅腫如核桃的眼睛讓太後娘娘心痛不已。

當太後娘娘看到南宮擎和皇後娘娘眼裡同樣的布著紅絲的時候,當即把他們打發走,「皇上你明天還要早朝,快去歇息吧。皇后你也是,明天還有事情要忙,快去歇息。哀家這裡還有郭嬤嬤她們侍候。」

隨後太後娘娘也把林貴妃打發離開。

南宮擎離開慈寧宮后,回到了養心殿,第一時間他就把龍一喚來,「龍一,想辦法查一下林貴妃,最好把她進宮前的事也好好調查,如果能找到她以前看什麼書籍最好。」

「是,屬下這就去辦。」龍一恭敬冷然的回答,隨後等了一下,看到南宮擎在沒有什麼吩咐之後,他才往陰暗處走去,轉眼間就消失字陰暗處。

南宮擎慢慢地踱到窗前,抬頭仰望天上彎彎的月牙。

他想到明明回到了慈寧宮,太後娘娘的情況已經穩定下來。

林貴妃為什麼還要默默的垂淚?

就在太後娘娘醒來前一刻她還在垂淚,明明他已經阻止了,也勸說了,還是不停下,直到雙眼紅腫如核桃,為的是什麼?

苦肉計?

不知怎麼的南宮擎的心裡生出這麼一個詞來。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最新章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全文閱讀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txt下載地址: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手機閱讀:為了方便下次閱讀,你可以點擊下方的”收藏”記錄本次(第140章苦肉計)閱讀記錄,下次打開書架即可看到!喜歡《嫡女重生:皇后很囂張》請向你的朋友(QQ、博客、微信等方式)推薦本書,謝謝您的支持!!()

手機站: 許半夏因為太過喜悅,也根本沒聽出來這霍先生的意圖。

「沒問題,這些都沒問題!」

「我會儘快辦好,給醫藥聯盟送過去的!」

許半夏高興地道。

霍先生頓時笑了:「很好。」

「許總,去了省城,你可以聯繫我。」

「我會幫你把事情辦好的!」

許半夏連連點頭:「多謝霍先生了。」

霍先生嘿嘿一笑:「哪裡,這都是我應該做的!」

「許總,去了省城,記得聯繫我啊!」

林漠輕聲道:「霍先生,先別急啊。」

「加入醫藥聯盟的事情,你還沒給我們說明白呢。」

「加入之後,我們要付出什麼嗎?」

霍先生皺眉:「你什麼意思?」

許半夏也扯了扯林漠的衣服,這話問的,太不禮貌了。

「我就是簡單問一下嘛!」

「霍先生,有什麼不方便說的嗎?」

林漠笑道。

霍先生沉聲道:「你是不是對我們醫藥聯盟有什麼疑問?」

「如果有疑問,你們可以選擇不加入醫藥聯盟,我們絕不反對!」

許半夏急了,好不容易加入的,怎麼能退出呢?

林漠卻很乾脆地道:「好,那我們不加入!」

「霍先生,不好意思,讓你們白跑一趟!」

霍先生懵了。

要知道,其他醫藥公司,聽聞能加入醫藥聯盟,都是高興至極。

他剛才那麼說話,是想嚇唬林漠的。

沒想到,林漠竟然真拒絕了。

這許氏葯業如果不加入醫藥聯盟,那他回去,也沒法交代啊!

許半夏一臉焦急:「林漠,你……你別亂說話……」

看到許半夏的樣子,霍先生頓時心裡有底氣了。

「你說不加入?」

「好,那我給你這個機會!」

「走,各位,咱們回去。」

「就說許氏葯業,看不上咱們醫藥聯盟,永遠不入我醫藥聯盟!」

言罷,霍先生作勢要走。

許半夏想去阻攔,卻被林漠一把拉住。

「不用管他們,相信我!」

林漠低聲說道。

許半夏詫異,但是,最終她還是沒再去追,她信任林漠。

霍先生一行人走到門口,發現沒人追出來,頓時慌了。

許氏葯業這次拿了三十個億的業務,醫藥聯盟就是想來分一杯羹。

如果這事辦砸了,他回去肯定沒法交代啊!

又走了一會兒,發現還沒人追出來,他們不得不折返回去。

一進門,霍先生便直接道:「算了,我不想跟年輕人一般見識。」

「許總,咱們做生意的,沒必要為一時衝動,而壞了大事。」

「機會我再給你們一次,你們現在把表格填了,也不用去省城,我幫你們把一切辦好,怎麼樣?」

許半夏終於有些警惕了。

這些人,好像很想他們加入醫藥聯盟,背後肯定有問題。

林漠道:「霍先生,我還是那句話。」

「加入廣省醫藥聯盟,我們得付出什麼?」

霍先生沉聲道:「加入廣省醫藥聯盟,你們可以獲得廣省醫藥行業的所有資源,甚至一些外省的醫藥資源!」

「廣省醫藥聯盟,能幫許氏葯業,做的更大更強。」

「大家抱團取暖,互通有無,什麼東西,都能聯合一起做,這是廣省所有醫藥企業的夢想!」

林漠輕笑:「霍先生,你沒聽懂我的話嗎?」

「我不是問我們能得到什麼,我是問,我們要付出什麼!」

霍先生急了:「你老問這個幹嘛,誰讓你們付出什麼了?」

林漠笑了:「是嗎?」

「霍先生的意思是,我們加入進去之後,什麼都不用付出?」

霍先生怒道:「那怎麼可能?」

「享受利益,就得付出一些。」

「你不付出,他們也不付出,都來索取,醫藥聯盟還怎麼繼續?」

林漠道:「所以,我想問的是,我們要付出什麼!」

霍先生氣急敗壞:「你……你到底什麼意思?」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