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反正這句話是坤說的,而且當時除了海王公會以外並沒有其他人能夠證明這件事情的真相。

至於王浪。

鳳兒可不會因為一個於鳳凰公會同等量的公會去承受攻略遺跡失敗后的後果。

「你什麼意思!」

王浪聽見之後立刻瞪着眼珠子,面目猙獰。

「閉嘴,我在問問題,再有人敢插嘴就別怪我不通人情!」

威猛長官怒喝一聲。

當即王浪便不再敢出聲,可滿眼怒火依舊死死盯着鳳兒。

「你確實?」

威猛長官問道。

「確定,我還沒有膽子大到敢欺騙神軍營,而且..我覺的神軍營會公平處置這件事情,當時出現BOSS,我能夠證明的確是有兩個人在最後關頭奪走了戰利品。」

「那為什麼當時你們沒有出手。」

「因為他害怕我們奪走他的勝果,所以不讓我們插手。」

「噢?」

威猛將軍再次將目光轉向王浪。

僅僅幾句話,鳳兒就將自己公會的鍋甩的一乾二淨,不經讓一旁的白公子渾身一顫。

「這個傢伙不能惹。」

白公子現在只有一個念頭,那就是立刻將這件事彙報給會長。

海王公會的這次行動失敗,那麼責罰的對象絕對不是只有王浪一個人,很有可能波及到整個公會。

很快,威猛長官帶着王浪離開了這個地方,至於去哪裏了,秦昊懶得去看,更懶得去琢磨。

找到一處安全的地方,激動的然後打開背包。

【冰封大劍(金色品質)】

【等級:20】

【物理攻擊:194-220】

【魔法攻擊:120-170】

【智力:200】

【效果:武器附着冰元素,每次攻擊可降低敵方目標移動速度。】

【介紹:傳聞中冰峰女王的寶庫中的其中一件武器,只是收藏品而已,沒有多珍貴。】

….

看完裝備的屬性面板,秦昊嘴角直抽搐。

這居然是一把物魔雙修的武器,這簡直是…賺大發了!

先不提攻擊屬性,光是攻擊附帶冰元素傷害,還能夠降低目標的移動速度,就對得起它著金色品質的頭銜。

「這要是賣出去,少說也得好幾萬金幣,不…甚至是十幾萬。」

秦昊整個人都在顫抖。

這可以說目前最極品的大劍,絕對稱的上神器!

唯一遺憾的是等級必須得20級才能夠穿的上,不過也快了,目前距離一萬人的要求已經快要達成。

再過不到一天,就能夠繼續提升等級,到達20級。

賣的話秦昊短時間是沒有這個規劃,這把大劍從某種程度來講,比源水之劍還要好上數倍。

當然。

大劍的重量比長劍要重上許多,會降低佩戴者的移動速度。

但是秦昊最不缺的就是移動速度,這方面完全可以忽略不計,沒有任何問題。

整理好背包之後,目前所需要做的就是去和古蘇他們匯合,雖然單獨行動會更加靈動一些。

可目前還不是時候。

藉助著【特製消失藥劑】最後的時間,趕到平原溶洞內。

一眼望去,人山人海的玩家在這裏爭奪著為數不多的鮫人妖,簡直跟菜市場一樣,還有很多地方發起衝突。

「你TM的搶老子的怪是吧,滾!」

「你TM的才是搶我怪,明明是我們先打的第一下。」

「放TM的屁,這裏有誰規定了誰摸第一下就歸誰嘛?」

「你TM的在說TM的信不信我TM弄死你!」

「來啊!」

「兄弟們上,弄死這個龜兒子。」

「…」

人多自然碰撞就多,一旦打起來,周圍的玩家還有不少坐在地上吃瓜看戲,熱鬧非凡。

秦昊藉助著小地圖順利找到古蘇他們,意外的是月神居然比他要先一步回來。

「小河兄弟,你總算回來了,收穫怎麼樣。」

古蘇等人看見秦昊,滿懷期待的問道。

「還行吧。」

秦昊笑着,然後從背包里拿出一件件散發着紫光的裝備,全部交給古蘇。

對於他而言這些裝備已經算是不值得一提的東西。

古蘇看見紫光的那一刻。

整個人都楞在了原地,少年騎士和光頭牧師更是難以置信的望着一地的紫光。

。 ,

第826章

糖葫蘆的竹籤子,他緊緊的拽著,不鬆手。

猛獸護食,人類也不例外,特別是小孩子。

替小傢伙,蓋上被子。

他才坐下來,好好的,把一下孩子的脈。

做到,心中有數。

隨後,看到房間的牆壁上,有醫學檢查袋子。

便拿過來,一一看了看。

主要,看一下孩子腦部的片子。

這一看,他暗自點頭,似乎懂了什麼。

當下,宋三喜取了銀針出來。

用最細小的毫針,九根,扎入鍾辰的小腹上,以及背後腰眼。

孩子,感覺不到疼的。

而且,活動,也不會受影響。

以九之數,聚氣,鎖氣。

因為鍾辰夜·尿·頻·多,這是後天之氣不足所致。

但,宋三喜這麼九針鎖氣,能讓他今天晚上,都不起夜。

能獲得一次,極好的深度睡眠。

隨後,宋三喜對於鍾辰的腦部下針,包括頸椎處。

他明白,孩子的大腦某些反射區,神經系統是受損異常的。

這導致了意識的障礙,還有行動的障礙,導致了腦半癱的病症出現。

這需要用銀針,不斷的刺激,產生生物修正電流。

對於這個病,他有信心的。

除了自閉之外,孩子這病,比林瓏的要輕鬆一些。

只不過,宋三喜在針灸的過程中,也發現了異常的情況。

在前腦產生意識的區域,他手裡的銀針,有種異常的電流場反應。

這,只有非常厲害的針灸大師,才能敏·感的捕捉到這樣的情形。

如果一般人,或者說像張小霜來。

她只會感覺到,是自己的針法不對,力量沒運用好。

而宋三喜,不同!

他,不斷的試探,感知。

眉頭,緊鎖了起來。

甚至,在這個過程中,鍾辰的小腦袋,在抖動。

四肢,也像輕微的抽搐一樣。

彷彿,小小的身子,像要躲避什麼。

嗓子里,似乎也在發聲,但發不出來。

眼裡,卻有淚珠的痕迹,漸漸滲出來。

睡夢中,一切,都展現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