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依楠冷哼一聲,終於是看不下去走了出來:「程海,我和你打!」

說完,她那嬌小的身軀,瞬間湧出了渾厚的武者之力。

九品武師!

「古依楠竟然突破到九品武師了?這速度可真夠快的呀!」

顧銘有些意外。

半個月前,古依楠還只是五品武師,沒想到半個月後就是九品武師了,真是厲害。

這修鍊的速度,比坐火箭還要快。

這不是重點,重點是顧銘知道古依楠今年也才十五歲,十五歲的九品武師,這資質足夠逆天了。

對於古依楠,程海怎麼可能不認識,那可是古導師的女兒。

人家是有著深厚的背景的,院長更是她的親爺爺!

「古師妹,這事和你沒關係!」程海說道。

「怎麼沒關係,顧師弟是我的鄰居,我不幫忙,難不成指望這四個狗腿子白眼狼嗎?」

古依楠說完,不禁瞥了顧興言四人一眼。

程海看著古依楠,仔細思索片刻,輕聲說道:「今天,我給古師妹面子,放你一馬,你最好不要讓我碰見,否則打傷程濤的仇,我一定會在你身上討回來。」

「隨時恭候!」

顧銘抱拳說道。

接著,他就領著顧超和顧華二人離開,古依楠瞥了一眼,也跟了上去。

很快,顧銘就是回到了自己的住處。

「兩位堂哥,學院的武學樓,你們就不要去了,我直接傳你們幾門武學,接下來這段日子裡,你們的主要任務就是把它們練好了。」

顧銘對著二人說道。

「顧銘,我們顧家的武學,難不成比天武學院的還要好?」顧超詫異地問。

顧家的武學,都只是初級,雖然也有一兩本中級武學,但是和天武學院里的武學相比,根本不是一個檔次。

「不是,我教給你們的不是咱們顧家的武學。」

顧銘說著,手一抬,一道混沌之力所凝聚的小劍,在手尖冒了出來,隨即對著對著十多米外的院落牆壁刺了過去。

咻!

小劍破空而去,瞬間將厚實的石牆給洞穿。

「那把小劍,竟然將十多米外的石牆洞穿了?」

顧超和顧華二人,甚至是古依楠都震驚了。

「這便是我要交給你們的武學!」

顧銘看向二人,道:「至於你們能夠學會多少,那就要看你們的努力程度了。」

顧銘想要交給他們的並不是武者功法,而且是混沌功法。

「顧銘,這武學不是我們顧家的,你從哪得到的?」顧超再度問道。

顧銘笑道:「我歷練時,遇見過一個神秘強者,是他傳給我的。」

「神秘強者?」顧超驚訝地看著顧銘。

「不錯!」

顧銘點頭,隨即帶著他們走進房間,讓他們盤膝坐好,開始將混沌功法初期的內容告訴給了他們,並且幫助他們步入混沌初期一層。

至於他們以後能夠達到哪一步,那就要看他們自己的努力了。

原本顧銘準備傳授給他們修真功法,可是想到這個世界,到處都是混沌之氣時,改變了主意。

「師弟,你這是什麼武學,我怎麼感覺比我們天武學院的武學還要好?」

一旁觀摩的古依楠忽然說道。

這句話,直接打消了顧超和顧華二人心中的懷疑。

「武學還是得看人使用,必須找到適合他們的功法。」顧銘隨口說道。

但這的確是事實!

就拿顧超和顧華兩人來講,他們具備修鍊混沌功法的條件,而古依楠卻不行。

所以顧銘才會安心的讓古依楠呆在這裡。

這段時間以來,顧銘再也沒有發現有人與顧超和顧華兩人一樣,或許這就是命運的安排吧。

想到這裡,顧銘不由的心中大罵,狗屁的命運安排,全是第一世搞的鬼。

既然顧超和顧華能夠修鍊混沌功法,那就讓他們修鍊,以後可以幫助自己。

「顧銘,你放心,我們一定勤學苦練,不會讓你失望的!」顧華鄭重說道。

接著,顧超二人快速離開,向著修鍊跑去。

「師弟,接下來你要去哪?」

古依楠好像感受到了什麼,急忙問道。

「我想離開天武學院,出去歷練一下。」顧銘說道。

現在,他的境界雖然到了混沌初期七層頂峰,可是想要突破的話,不僅僅是需要資源,還需要靠戰鬥來錘鍊。

「你剛出關就想去歷練,太拼了吧?」古依楠皺眉說道。

「想要成為強者,自然要多努力了。而且我只是去幾天,外門大賽馬上開始了,我還想奪下第一呢。」顧銘笑著說道。

「外門大賽,只有兩年以內的外門弟子才可以參加,以你的實力,拿到一個好名次並不難,可是你的條件不夠呀?」古依楠說道。

「我相信古導師會給我安排好的,放心吧,我會準時趕回來的。」

顧銘說完,便是直接離開了。 古依楠望著顧銘離去的背影,暗暗說道:「我也得努力了,若是被他比下去,我的面子往哪放?」

離開住處之後,顧銘朝著外門的任務堂走去。

在這裡,可以接到不少任務。

顧銘進入任務堂一看,發現都是一些擊殺妖獸、收集藥材的任務,不過,還是被顧銘找到了一些不同的任務。

「這條山脈共有三條路,天武學院佔了一條,隔壁是冰武學院,至於另外一條則是行人和商隊進入用的。如此一來,就有強盜山賊之類的團伙了。」

想到這,顧銘就是接取了一個任務,是清剿強盜窩的任務。

此外,他還另外接了一個任務,是要護送一支商隊,到冰武學院那要路去。

「剛好最後一個名額,運氣不錯!」

顧銘眼睛一亮。

之前已經有四個外門弟子接取了,加上顧銘,剛好五個。

名額一滿,那麼這支商隊就會上路。

顧銘馬上朝著指定的地方趕去,很快就離開了天武學院。

天武學院建立在這座山脈的南部,而冰武學院則是建立在東部,所以顧銘可以先將商隊護送到東部,然後再回來滅了那個強盜窩。

然而,在他前腳剛離開天武學院的時候。

「師弟,等等我。」

忽然一個熟悉的聲音在身後響起,顧銘轉身一看,發現是古依楠。

「師姐,你是來給我送行的嗎?」

顧銘好奇地問,隨即便看向古依楠的背後,竟然也背著一個包裹,顯然是要出門。

「送你個鬼呀,我和你一起去做學院任務。」古依楠小跑到顧銘旁邊說道。

「師姐你的任務是什麼?」顧銘再度問道。

「我沒接啊!」古依楠搖了搖頭。

「沒接……」

顧銘說著,頓時明白了。

「你可是我爹托我照顧的人,萬一外出歷練遇到危險怎麼辦,所以我是來保護你。」古依楠笑著說道。

「不好吧?如果我分你一半報酬,我又覺得虧……」顧銘皺眉。

卻不料,話音剛剛落下,他就被古依楠給錘了一下。

「混蛋,你不會是想要我倒貼積分吧?」

鎮雄 古依楠故作憤怒地說。

「怎麼會呢?既然師姐想跟著,那就跟著吧,這支商隊有師姐在,肯定不會出什麼問題。」顧銘急忙笑道。

這一口師姐一口師姐叫著,顧銘竟然發現自己竟然叫順口了。

沒辦法,那就這麼叫著吧,誰讓人家比自己早入學呢?

「那是當然!」

接著,兩人就是一同趕往商隊的會合點。

這一支商隊並不大,估計是某個家族的隊伍,在雇傭天武學院的弟子之前,已經是有幾個護衛了。

這幾人,境界都還行,達到了四品武師,其中一個更是五品武師。

「咦,怎麼來了兩個?」領隊有些詫異的問。

「我沒接任務,是我師弟接的,他已經是五品武師了,應該合格吧?」古依楠說道。

其實她不知道顧銘的實力,只是按照之前新生排位戰時,打敗她的境界來講的。

「五品武師,真是太好了!」領隊咧開嘴一笑。

「我是陪著他來的,你們可以把我直接忽略,不用給我報酬!」古依楠又補充了一句。

此話一出,領隊更加開心了。

另外一邊,已經抵達的那四個外門弟子見到古依楠后,皆是紛紛下馬,恭敬道:「見過古師姐!」

這下,領隊有些意外。

這四名弟子當中,還有一個是六品武師呢,連他都要喊少女師姐。

這幾萬金幣,花值了!

「姑娘,請你就和我夫人坐馬車吧。」領隊對著古依楠說道。

「哦?那就謝謝了!」

古依楠也不廢話,直接鑽進了馬車。

至於顧銘,則是挑了一匹馬騎上。

人都到齊了,商隊開始前進,速度倒也不慢,估計兩天就可以離開山脈了,因為他們走的是捷徑。

在捷徑上,一般山賊強盜會比較多,但這支商隊雇傭了五個天武學院的弟子,所以一般不會有山賊強盜來招惹。

兩日之後,商隊就是接近東部道路。

「停!」

領隊忽然大聲喊了一句。

「各位,前面就是冰武學院,如果不出狀況的話,我就在這給大家結算一下傭金。」

領隊說完,就是拿出了一張張的銀票。

五品武師,一個三萬金幣。

至於那六品武師的弟子,則是拿到了四萬。

兩天下來,古依楠一直都在馬車內,和那個領隊夫人閑聊著,但領隊的還是拿出了兩萬金幣送給了古依楠。

「多謝大叔了。」

古依楠微微一笑,這還是她第一次出來完成學院任務,心情自然很激動。

「各位,告辭!」

商隊離開了,留下了六匹馬。

「你們四個,要去哪?」

在商隊走後,古依楠就是問另外四人。

「古師姐,我們四人要去冰武學院一趟。」那個六品武師弟子說道。

「哦,那你們去吧!」古依楠道。

隨後,那四個弟子離開,只剩下顧銘和古依楠。

「你呢?」古依楠扭頭看向顧銘。

「師姐,你猜到了?」顧銘笑著問道。

「你一路上都在觀察地形,應該是去滅強盜窩吧?」古依楠似笑非笑地說。

「聰明,我接了猛虎寨的任務,寨主是八品武師。」顧銘回答。

「那就走吧,我不要報酬的。」古依楠說道。

隨即一怔,八品武師?

顧銘竟然敢去滅一個有著八品武師的強盜窩,他是不是瘋了。

不過好在有她跟著,這一點也就沒有什麼好擔心的了。

他會不會隱藏了實力呢?

一定是這樣!

古依楠識破並沒有說破。

「那就多謝師姐了!」

隨即,兩人原路返回。其實,在來的路上,顧銘就已經發現了那個強盜窩。

猛虎寨,就建立在冰武學院附近,騎馬的話大概只要半天時間。

山寨中一共有強盜一百五十人左右,所以這一次,顧銘是想利用戰鬥的方式,提升自己的等級。

沒準的話,可以直接突破到混沌初期八層呢。

半天之後。

顧銘二人就是抵達了猛虎寨附近,然後他們將馬拴好,隱藏起來,,徒步趕路。

「那裡有一個猛虎寨的暗哨,我去解決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