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凡的臉上有着掩飾不去的激動之色,感覺到體內那空前充沛的靈氣,他興奮不已,這次服用爆靈珠的成果,無疑是讓他非常滿意的,竟然一舉精進了三星,從靈者六星,直接跨入了靈者九星的境界。

他能感覺到,他比以前強大了太多,此時讓他跟靈師境界的靈脩者幹上一架他都無所畏懼,信心飽滿,就算不敵起碼也不會敗的很慘。當然,這是在不用魂焰的情況下,如果動用魂焰,古凡堅信,他已經到了一個非常恐怖的地步。

“呼—也不知道這次閉關過去了多久。他們怎麼樣了?先出去看看再說吧。”古凡吐出一口濁氣,起身下地,整理了一下身上褶皺的衣衫,向屋外走去。

愛在左情在右 烈陽懸空,溫風吹拂,古凡神清氣爽的伸了個懶腰,大步向古堅的住處走去,他最想知道的,就是古堅那傢伙有沒有能成功突破靈師境界。

一路上,古家大宅都很幽靜,對這些,古凡一點都不感覺意外,在這個緊要關頭誰還敢打馬虎眼那才真的是沒救了呢。

當古凡找到古堅時,這傢伙也處在日以夜繼的修煉當中,看到古堅那容光煥發的神情與意氣風發的姿態,古凡不用問,就知道這傢伙肯定是不負重望了,當然,從接下來的對話中,也毫無疑問的證實了古凡的猜測。心裏多少有些替他高興。

“一轉眼就過去兩個月了,呵呵,還真是快啊。”古凡感嘆了一聲,他剛纔從古堅的口中得知自己一閉關就是兩月。

“對了,古華、古新月還有貝貝他們怎麼樣了?”古凡忽然問道。

古堅嘆了一聲,搖搖頭,說道:“你那顆六成精純度的靈師珠被古華讓給新月服用了,新月到現在還在閉關當中,估計還沒能突破靈師境界吧,而古華,則是家族給了他一顆四成精純度靈師珠,半個月前出關,卻是衝關失敗了,家族又給了他一顆五成精純度的靈師珠,現在也還在閉關,希望他這次能成功吧。”

“嗯—以他們剛剛進入靈者九星沒多久的修爲,強行衝擊靈師境界確實有些困難,現在只能看他們的造化和運氣了。”

古凡默默的點點頭說道,這個消息在他看來並不稀奇,他們和古堅還是有差距的,古堅是靈者九星巔峯早已有了進入靈師的資格,服下靈師珠衝關成功也算是水到渠成,而古華和古新月卻是要差了不少。

“貝貝那小丫頭最近可也是憋足勁在修煉,上次我去看過她一次,但是爲了避免打擾她就沒找她,不過聽清風叔說,貝貝似乎也有很大的進步,一個多月的時間,從靈者三星跨入了靈者四星,想必在那爆靈珠的精純力消化完之前,應該能進階到五星的地步吧。”古堅接着說道。

“呵呵,這丫頭也沒讓人失望。”提到古貝貝,古凡的臉上不由的露出了笑容。古堅也笑了笑,又道:“清風叔叫我給你帶句話,他說謝謝你。”

“清風叔什麼時候變得這麼矯情了?都是一家人不說兩家話。”古凡擺了擺手道。

“對了,古凡,你現在是什麼境界了?我從你身上感覺到和以前有些不一樣了,似乎強大了不少啊,離靈師還有多遠?”古堅發自內心的笑了笑,看着古凡問道。

“呵呵,略有進步,離靈師,還有一步之遙!”古凡輕描淡寫的說道,古堅卻是又被驚了一下,兩個月的時間,靠着爆靈珠一舉進入了靈者九星?要知道他和古貝貝不一樣,古貝貝纔是靈者三星,進兩階算是合理,可他都是靈者六星了,卻一下子進階了三星?

誰都知道,每一個境界是越到後面越難精進的—這傢伙一如既往的變態—

“什麼時候能進入靈師境界?準備靠自己的實力還是用靈師珠衝關?”古堅問道。

“我傻啊?能用靈師珠爲什麼不用?”古凡笑着罵了一聲,頓了頓又道:“時間迫在眉睫了,就算用靈師珠砸,也要趕在盛靈會之前進入靈師境界,反正又不會影響什麼。要不然,到時候碰到慕昂然,下場一定很慘。”

“嗯—我也是這麼想的,你可以向幾位老爺子求助,關鍵時刻,他們還是會幫忙的,拿幾枚靈師珠給你這個潛力無窮的怪胎,他們肯定眉頭都不會皺一下。”古堅笑了笑說道。

“不必了,我自己想辦法吧,別忘了,我可是魂鍊師!走了,你繼續修煉吧,到時候可別丟臉了。”古凡擺了擺手,轉身離去。他和老爺子是有約定了,老爺子都說了不會給他任何金幣意外的幫助,他也不會去自討沒趣,更何況,他這點骨氣還是有的。

古堅看着古凡離去的背影,有些感慨的嘆了一聲,笑着搖頭喃喃道:“這傢伙—魂鍊師就是幸福又囂張啊。不過我也不錯,是他堂哥—”

離開古家大宅,古凡擡頭看了一眼天上的烈日,已經懸掛高空,有漸向西去的勢頭,這時已是下午了,古凡直接向熱鬧的街道走去,心裏默唸着:“即使再不想去找那娘們,可也得去找她,這事估計只有她能幫忙了,再說,佔了我那麼多便宜,我不去給她添點麻煩豈不是太便宜她了?” 來到萬盛拍賣行,這裏還是一片安靜,和熱鬧的街道上形成鮮明的反差,但這也不足以奇怪,畢竟,這裏只有晚上才舉行拍賣。

當古凡一走進那大氣如宮殿般的拍賣行,頓時就有一名中年女子出來迎接,古凡認識這女人,正是上次把自己帶去見雲煙雨的女人。

“我找你們大小姐。”古凡直言道。

“小姐現在不在拍賣行中—”中年女子有些爲難的說道。

“你傳消息給她吧,我就在這兒等着,就說今天晚上之前我必須見到她,否則後果自負。”古凡囂張跋扈的說道,心裏不待見雲煙雨,也連帶的對她的下人也沒什麼好臉色。

中年女子變了變臉色,但知道古凡身份的她也沒敢多說什麼,當下恭敬的應了一聲,道:“那古公子請到裏面稍作歇息,我這就派人通報大小姐。”

古凡點點頭,隨後在中年女子的安排下,一名美貌的少女爲其帶路,而中年女子卻沖沖離開了萬盛拍賣行,估計是去雲家通知雲煙雨去了。

幾個時辰的無聊等待,就在古凡快要發飆的時候,雲煙雨那曼妙的身影才姍姍來遲,還不待古凡抱怨,雲煙雨的臉上就露出了必殺技般的迷人笑容,說道:“呵呵,讓你久等了,家族內有些事,耽擱了。”

“狗屁,就你還能有什麼事?故意晾着我就直說,還不知道你那點鬼心思?”古凡可不會給她好臉色看,當即拆穿的說道。

雲煙雨也不解釋,笑容嬌媚的坐在古凡身旁的椅子上,動作優雅高貴,頓了頓,似乎從古凡身上發現了些什麼,臉上閃過一絲驚訝,道:“這纔不到三月的時間,你的修爲,似乎又有了不小的精進?看來我給你的爆靈珠對你幫助很大!”

“是我自己有天賦好不好?跟你有什麼關係?”古凡撇了撇嘴說道,旋即臉上露出一抹玩味的笑容,盯着雲煙雨那精緻無暇的臉蛋兒說道:“是不是看我修煉速度這麼快,你心裏在打鼓了?嘿嘿,彆着急,你很快就會等到被我收拾的那一天,上次你可是踹了我兩腳,打了我一掌,我都記着呢。”

“那你的意思是讓我趁你現在還沒超越我,狠狠的收拾你一頓?先賺個夠本?”雲煙雨挑了挑彎眉,斜眼看着古凡說道。

古凡頓時臉色一窘,閉口不語,這個女人可是真敢動手啊,好漢不吃眼前虧。

看到古凡不說話了,雲煙雨才滿意的笑了笑,道:“有事求我還敢這麼囂張,不給你點顏色看看還以爲我這個小女子好欺負了?說吧,這麼着急要見我是什麼事情?先說好,靈師珠沒有!”說完這句話,雲煙雨那彷彿會說話的美眸中閃過一絲促狹。

一句話差點沒把古凡噎着,他還沒開口呢,這女人就說沒有?感情她十有八九是猜到自己的來意了,故意又想趁機刁難自己吧?

“你別跟我來這套,沒有靈師珠,就沒有你的二級魔器,我這個人一向很公平。”古凡也早有對策的說道。

“那二級魔器似乎是你早就許給我的,那六顆靈珠我都給你了,你現在又想反悔?”雲煙雨的眼睛微微眯起,嘴角含着讓人汗毛豎起的笑容說道。

“那六顆靈珠是換二級風屬性魔核的,你想要魔核的話,我現在就可以給你。你想要我鍛造的二級魔器,就乖乖的拿三顆靈師珠來,否則免談。”

古凡無恥的說道,頓時讓雲煙雨有些氣急,但是又無從反駁,當即銀牙都快咬碎了,狠狠的瞪着古凡。可古凡全當沒看見一般,眼睛四處張望,心裏都笑開了花:“我還制不住你?”

“我有時候真懷疑,你到底是不是個男人?處處都不肯吃虧,想方設法的都要從我這兒扳回一局?有點風度就不行?”雲煙雨沒好氣的說道,竟有些嬌嗔的意味,那美不勝收表情,似乎要把冰塊都融化了一般,讓古凡心中都忍不住的一蕩。

可古凡哪裏會吃她這套?就這個心思玲瓏精明無比的女人,表情比翻書還快,明顯是裝出來的,一不小心又會着了她的道。古凡可不傻,笑吟吟的說道:“你要風度是吧,我有啊,你只要給我靈師珠,我馬上給你一千金幣,想買什麼衣服,爺都幫你掏腰包。”

“古凡,你有種!”果然如古凡所料,雲煙雨的表情變換之快讓人咋舌,剛纔還嬌嗔,眨眼間就猛的板了起來,咬牙切齒的擠出幾個字。

“我早就跟你說過,我有種,可你一直說我沒種。”古凡臉上笑容更甚,看着雲煙雨吃癟,他就開心,在心裏還加了一句,總有一天,我會讓你看看我是真的有種!

“靈師珠,我真沒有!”雲煙雨寒着臉蛋把頭瞥向一邊,說道。

“這我不管,有沒有那是你的事,反正我就是要。”

“古凡,你—無賴!”

“你愛怎麼說怎麼說,總之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我都要得到靈師珠,今天不可能空手而歸,否則,你想要那擁有金色斑紋的二級魔器?想知道那金色斑紋的用途?門都沒有!”古凡死豬不怕開水燙的說道。

“古凡,你給我記着。”雲煙雨冷着臉說了聲。

“記不住,我的記性一向不太好。”古凡撇撇嘴說道。

雲煙雨頓時又是一陣語塞,忍着不去搭理古凡,隨後,對着廳外冷冷說道:“來人。”一直在外恭候的中年女子躬身而進,雲煙雨接着道:“拍賣行中是否還有靈師珠?”

“有的,小姐,還有兩顆天然靈師珠,但是—那都是別人寄存在這裏的—”中年女子恭敬道。

“我全要了,現在給我拿過來。”雲煙雨冷聲道,一股威嚴形於臉上。

“可是—小姐,這壞了規矩啊,那並不是我們的東西,而且靈師珠的主人要換取的東西我們這裏暫時也沒有—”中年女子有些爲難的說道。

“你聽不懂我的話?我說現在就去給我拿過來,有什麼事情等下我會自行解決。”雲煙雨脆喝一聲,中年女子頓時一慌,旋即不敢再說,連忙退了下去。

古凡較有興趣的看着這一幕,眼神在雲煙雨那寒霜般的臉上打量了幾下,似乎,這女人不像是裝的了,她也許是真的沒有靈師珠,這倒讓古凡有些不好意思了—

“看什麼看?這下滿意了?就兩顆靈師珠,你愛要不要,不要就拉倒。”雲煙雨瞪着古凡說道,那薄怒的莫樣兒別有一番風味,同樣的迷人。

“額—算了吧,我大人有大量,誰叫你是女人呢?我也只能委屈委屈自己了,兩顆就兩顆吧。”古凡嘆了一聲說道,雲煙雨氣得簡直恨不得衝上去咬他幾口,怎麼就被她碰到了一個這麼無恥的男人呢?

“古凡,你到時候若是不把二級金紋魔器送到我面前來,你就死定了。”雲煙雨狠狠說道,看起來她今天真的是氣得不行了,連以往那種淡然和僞裝的笑臉也消失。說罷,還若有若無的掃過古凡的褲襠之處,讓古凡背脊生涼,不由的顫了一顫—

“呵呵,你放心,我古凡最守信用,說過的話絕對是潑出去的水,一口吐沫都一口釘。”古凡打着哈哈,大言不慚的說道。

雲煙雨直接把他這句話忽略,俏臉再次撇向一邊,懶得去理他,臉色如霜,可那一雙星辰般的秋水眸子卻微微泛動着光芒,在想些什麼誰又能知道呢?

古凡也知趣的不再說話,心裏一片滿意,雖然沒有得到預期中的三顆靈師珠,可有兩顆也不錯啊,這可是白拿的—

沒過多久,中年女子的到來打破了這短暫的沉默,只見她手中多了一個精緻的盒子,盒子打開,裏面有兩個凹槽,凹槽裏個放着一顆靈珠,略微感應下,古凡確定,那正是靈師珠!

“哈哈,萬盛拍賣行辦事果然是有效率,那我就不客氣了。”古凡滿臉笑容的站起身,快速走到中年女子面前幾乎是搶一般的拿過盒子,隨後轉身對着面無表情的雲煙雨說道:“第一美女,既然事情辦完了,我就不多打擾了,最好別見了。”說完,一溜煙的快步走了出去。

“最好不見?你想的美。”看着消失了的古凡,雲煙雨上一刻還寒如霜的俏臉,頓時如冰雪融化般,綻放出絢麗的笑容,美得讓人窒息。

“小姐,你明明早就準備好了兩顆靈師珠,爲何—還要這樣做?”確定古凡徹底走遠後,中年女子輕聲問道。

“呵呵,只有很難得到的東西,他纔會記在心裏,難道我會讓他白拿我的靈師珠?這個情他不承都不行,有些東西,是心照不宣的。”雲煙雨眼中閃過睿智的光芒說道。如果這話被古凡聽見他一定會氣暈過去,這個女人演戲的功夫也太強悍了,或則說,太有智慧了。

“小姐想得周到。”中年女子恍然大悟的由衷讚了聲。

“其實有很多東西,都是我自己牽扯出來的,我並不是一定要去古家找他,還揍了他,雖然對他那金色斑紋很好奇,但也沒有好奇到想盡一切辦法也要知道的地步,我之所以扯出這麼多東西,就是想和他糾纏下去,只要我們之間還有糾葛,就不會離得太遠,否則,以這個傢伙的性格,恐怕早就對我進而遠之了。”

“我的容貌即便能顛倒衆生,似乎也不能把他迷惑。那樣的結果不是我想要的,對我、對雲家,對我的計劃,都沒有半點好處,只有和他糾纏下去,纔是能進能退的一步妙棋。”雲煙雨淡淡說道— 來的時候是烈日正盛,離開的時候卻是夜空沉沉,古凡走出萬盛拍賣行,仰頭看了看天空,今夜,出奇的黑暗,月兒被烏雲遮蓋,繁星稀少,街道上也比往常寂靜了一些,涼風習習,似乎頗有幾分月黑風高的意思。

古凡看着這幅景象,心裏沒來由的生出一股不安的情緒,不過很快,他便自嘲的搖了搖頭,在塔納城中,還有誰敢對他怎麼樣?隨後,古凡大步向街道走去。

也許是因爲時候已晚,那本來五彩繽紛的魔燈,此時都滅了不少,只有熙熙攘攘的幾顆還在亮着,街道上的人羣,也是偶能得見,整個塔納城,給人一種寂靜的感覺。

穿過了數條街道,當古凡又拐入一條街道時,忽的,他心中那股不安再次涌現出來,更加的清晰,望着前方漆黑的街道,沒有光亮,沒有人影,寂靜的有些可怕,這深不見底的街道,宛如通向黑暗的入口一般,有些滲人。

古凡佇立,眉頭狠狠皺了起來,警惕的四處打量了一下,靈魂感知力釋放而出,周圍百米的風吹草動,都在他的感知之下,可是,卻沒有發現任何古怪的地方。

定了定心神,古凡再次邁腿,大步向深處走去,也就他在走出百步有餘,徹底沒入這條寂靜街道時,徒然,一道強大的能量從他背後顯現,毫無徵兆的向他斬去。

古凡第一時間感覺到了危險的氣息來臨,本就警惕的他瞬間反應過來,頭也不回,身形快速的向右邊橫跨而去。

“轟!”在他的身後,剛纔所站之地,傳來一聲巨響,在這寂靜的夜晚顯得格外的清晰嘹亮,地面上出現了一道深深的裂痕。

“誰?裝神弄鬼,在塔納城中竟然敢對本少爺下手,不想活了?”古凡心中大駭,凝重的掃視着周圍,怒喝一聲,他從剛纔那試探性的一擊,就能猜出來人的強大,遠遠比他要強大,他的心,也緊緊提了起來。

“魂鍊師就是魂鍊師,反應就是比一般人要快了不少—”忽然一道極有磁性的嗓音從街道的盡頭傳來,旋即,一道挺拔修長的身形,緩緩而進,一身彷彿千遍一律的白色衣衫,面如玉冠,帶着淡淡的溫和笑容,來人是個很英俊的青年。

當古凡看清來人時,瞳孔猛然一縮,嘴角掛着幾分冷意,果然是他,在整個塔納城,敢對自己動手並且會動手的,也只有他了!

來人正是上次被古凡狠狠擺了一道的慕昂然,只是沒想到他不但沒死,而且還如此的生龍活虎,竟在這個關頭來夜襲古凡。

“古凡,要找你還真是難,我還以爲你準備在盛靈會之前就一直窩在古家不出來了呢,呵呵,好在,我們又見面了?上次你送給我的那份大禮可是讓我印象深刻啊,一直都想找你答謝一番,來而不往非禮也不是?”慕昂然笑容熠熠的說道,竟沒有一點劍拔弩張的勢態。

“呵呵,那點小事哪裏還敢勞煩慕大少掛念?更是紆尊降貴在此等候,這讓我多不好意思?你看今天夜色不早,乾脆我們就各回各家,有什麼事改天我們好好坐下來談談,爭鋒相對不如把酒言歡不是?”

古凡也笑着說道,不過裝腔作勢的道行他始終還是差了很遠,怎麼看都有點皮笑肉不笑的意思。在說話的同時,古凡的眼中一直閃爍着思索的光芒,似乎再想着脫身之計,他能感覺到,此時的他在慕昂然面前根本不是對手,硬拼的下場會很慘。

心裏不由的咒罵了幾聲:“這慕昂然怎麼也這麼記仇?像他這樣道貌岸然的人起碼應該大氣點不是嗎?再怎麼說也得表面上故作大方啊,現在他孃的竟然連夜阻偷襲的事情都幹出來了!不是有人說冤冤相報何時了?化干戈爲玉帛纔是王道。難道這個傢伙就沒聽過?”

“怎麼?古大少,你也會害怕?”慕昂然高高在上般的瞥視着古凡,戲謔道:“你認爲今晚你有全身而退的可能嗎。”

“靠!慕昂然,你這個無恥的傢伙,偷襲的事情都幹得出來,丟你們慕家的臉啊,我要是慕老爺子,我非抽死你不可。明明是小人一個還偏偏裝出一副正人君子的摸樣,看的就讓人噁心想吐。”

古凡知道今天無法躲過這一劫,頓時不再佯裝,跳腳怒罵出聲,旋即,不待慕昂然說話,古凡“唰”的一聲,轉身就向遠處跑去,三十六計,走爲上計,明知不敵還硬拼,那是傻子!

慕昂然不慌不忙,冷眼看着古凡即將消失在黑夜中的身影,嘴角勾起一抹戲弄而不屑的弧度,徒然,他動了,身上散發出一陣淡銀色的光華,把這黑夜都照亮了不少,緊接着,他腳步一跨,整個人的宛如一陣旋風一般向古凡掠去,那速度之快,幾乎化成了一道虛影。

這是身法類的靈技,並且是玄級初階的強悍靈技!

古凡速度本身就抵不過修爲高出他太多的慕昂然,此時慕昂然連靈技都用上了,古凡更是不堪,幾個呼吸之間就即將被追上。

就在兩人的距離相隔不到兩米的時候,徒然,古凡前奔身體猛的一頓,那般的突兀,緊接着,他反手嚮慕昂然的腦袋劈去,那柄藏在古樸指環中的長劍,憑空出現在手中。

一陣厲風吹起,黑夜都無法壓住那劍鋒的銳利,直指慕昂然的頭顱,事發突然,可慕昂然沒有絲毫慌張,臉上的笑容都未改變,身體偏移腦袋一歪,長劍帶着厲氣幾乎是擦着他的皮膚而過,卻沒有傷到他分毫。

古凡臉色一沉,手腕一轉,劍鋒橫擺,毫無停滯的嚮慕昂然的腰際斬去,同時,古凡身上爆耀出一片璀璨的金芒,在黑夜更加的耀眼,一朵白色的蓮臺瞬間浮現而出,蓮臺生有一瓣,羣星環繞,把蓮臺圍得滿滿當當,細細一算,足有九顆。

也就是在這一剎那,古凡身上的氣勢暴漲數倍不止。慕昂然的臉色也終於發生了輕微的變化,眼中閃過驚訝,古凡進步的速度,讓身爲塔納第一天才的他都感覺到了震撼,同時涌現的還有那巨大的威脅,來自古凡的威脅。

這個曾經根本無法被他瞧在眼裏的廢物,成長速度實在太過駭人,一年有餘的時間,他從廢材一躍成爲了靈者九星的靈脩者?無法讓人相信,可事實擺在眼前!

這一刻,慕昂然對古凡起了殺意,真正的殺意!看着那幾乎要斬到腰身的長劍,慕昂然伸出一手,手指委屈,對着那劍側,精準的一彈。

“鏘。”清脆刺耳的聲音響起,古凡長劍一顫,手臂都顛了一下,感覺到一股巨力襲來,頓時,他猛的在原地旋轉了一圈,卸去了那股力道,同時,長劍向着慕昂然的另一側斬去。

慕昂然眼神再閃,腳步快速一退,堪堪撤出了長劍的攻擊範圍,誰知,古凡膽大包天,竟然不依不饒的快速逼近,劍指慕昂然的胸口,直刺而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