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葬天回頭看著莫前行淡淡的說道。

「就憑你的那塊令牌?可我要是投靠他們的話我是一定能進去的並不一定會進不去的。」

莫前行依舊堅定的說道,似乎對於的古葬天的觀點一點都不認同。

「那你會失去很多的,你保守的幽冥珠也一定保不住的,我的意見你還是好好的考慮一下吧!要知道我的一個身份是大唐的神武侯和駙馬!」

古葬天說完就頭也不回的走出了寨主府。

莫前行看著古葬天離去的身影,眼神之中的思索的神色更加的濃郁了,給心中原本的計慢慢的畫上了一個又一個叉號。

離開寨主府的古葬天緩慢的在月牙寨中的街道上行走著,看著這些淳樸的面孔,他們的生活是那麼的簡單,也是那麼的幸福。

古葬天看著這簡單的一切心中不有的回想道已經快要在自己的記憶深處消失的世界之中的一句話。

「這個世界上最普通的人是最幸福的,最強大的人是最痛苦的。」

「或許我就是那個自尋煩惱的人吧!一個自己從幸福向著痛苦緩慢的前行的人吧!」

古葬天自嘲的笑了笑,把一切的擔憂都扔到了腦後,緩慢的向著寨門的方向走了過去。

郭閑四人在莫前行手下的人的帶領下已經出現在了月牙寨的大門處了,他們看著緩慢的向著大門走過來的古葬天臉上都露出了笑容,尤其是慈雲直接向著古葬天跑了過來衝到了古葬天的懷中。

「好了!沒事了!怎麼想一個小孩子一樣。」

古葬天溺愛的撫摸著慈雲的頭髮,看著郭閑三人露出了一個淡淡的微笑。

「葬天哥哥!你沒事真是太好了,我們都還在擔心你呢!」

慈雲閃爍著皎潔的目光直接向著古葬天說道。

「恩!我知道!郭閑辛苦你了,要不是你攔著的話慈雲和炎煌已經沖了進來吧!」

古葬天向著郭閑帶著謝意說道。

「哼!明明是人家讓大家不進來的,葬天哥哥你都不誇獎我一下,就知道誇獎郭閑,哼!以後再也不理你了。」

慈雲說著直接把頭扭向了一邊。

「這次確實慈雲攔住了炎煌,要不是慈雲我是攔不住炎煌的。」

郭閑看著生氣的慈雲笑著向著古葬天說道。

「好了慈雲不要生氣了,哥哥錯了!今天晚上青鳥幣吃大餐行不行啊?」

古葬天笑著向著慈雲說道。

「不吃!要吃的話一定要葬天哥哥親自烤的烤肉,而且吃到我吃飽為止。」

慈雲突然轉頭向著古葬天說著,眼神之中閃爍著點點的晶瑩,只要古葬天敢說一個不字,那眼淚就會掉下來。

「好!我答應你!我們走吧!」

古葬天說著直接帶著眾人向著寨主府走了過去。

「侯爺我們剛才感受到了一股強大的氣息,那是什麼回事?」

郭閑走到古葬天的身邊悄悄的向著古葬天問道。

「那是莫寨主突破了,總之這一天之中經歷了好多事情,一時半會也說不清楚,不過現在我們可以安全的通過這月牙寨了。」

古葬天看著不遠處的月牙寨之中的人,低聲的向著郭閑說道。

「恩!我知道!」

郭閑說著就有再一次和古葬天拉開了距離。

很快古葬天五人就走到了寨主府的大門前,門房看著走過來的古葬天五人直接向著古葬天說道。

「少俠!寨主說了你來了之後直接到餐廳,他請你們吃飯。」

「好!前面帶路。」

古葬天說著就直接跟在了門房的身後。

餐廳之中莫前行一人對著整桌子的飯菜,雙目出神不知道在思考著什麼。

「寨主,少俠來了。」

「恩!你退下吧!」

「謝謝寨主的款待啊!不過寨主要在多加這樣的兩份飯菜了,我們這裡邊有人的飯量實在是太大了。」

古葬天看著滿桌子的飯菜不好意思的向著莫前行說道。

「好好!少俠這麼有什麼尷尬的,能吃是福嘛!」

莫前行說著就有吩咐人去準備飯菜了。

「真是打擾寨主了!」

古葬天再一次的向著莫前行說道。

「沒事!今天一定要少俠好好的喝一頓,以報答少俠的救命之恩啊!」

莫前行直接拿起一杯酒向著古葬天說道。

「湊巧而已,寨主言重了!」

古葬天五人連忙拿起酒杯向著莫前行示意道。

「好!我們現在吃飯,一些事情等吃完飯了再談。」

「好!」

古葬天應了一聲直接就在桌子上開吃了,說句實話古葬天已經一兩天沒有好好的吃飯了。

很快慈雲的吃飯方式讓莫前行感到無比的吃驚,他一直以為是炎煌能吃,沒有想到最能吃的是眼前這個弱小的少女。

「吃驚吧!我們第一次見到的時候,我們葉恆吃驚不過現在已經習慣了。」

古葬天看著吃驚的莫前行,笑著說道。

「沒想到!只是沒有想到。」

莫前行笑著說的哦啊,掩飾了自己的尷尬。

很快六人就吃完了飯,莫前行帶著五人來到了他的書房之中。

「少俠!」

莫前行看著古葬天身後的四人向著古葬天說道。

「沒事!他們都是我可以相信的人,你就說吧!」

古葬天看了一眼慈雲四人向著莫前行說道。

郭閑四人聽到古葬天的話,眼神之中都露出了一絲感動的神色。

「那我就直說了,我準備投靠你,但是你確定可以保護我們家這些人的安全嗎?」

莫前行直接向著古葬天說道。

慈雲四人聽到莫前行的話,眼神之中露出了吃驚的神色,眼前的這可是一個大帝級別的強者不是隨便就能見到的侯者之境的武道強者,而是一個在大路上都很少出手的武道強者。

「洛陽城之中最中心的住宅,我想可以保護你們家的這些人的安全吧!你的幽冥珠我也不會過問的,你就是你的,我不會要的。」

古葬天看著莫前行認真的說道。

「好!我放心了,不過我需要付出什麼?」

莫前行向著古葬天問道。 「你只要付出時間就行了,我希望你一直守護著駙馬府之中的一切,這個世界不太平了,我不希望在將來的動蕩之中我的家人收到一絲的傷害。」

古葬天看這窗外的天空淡淡的說道。

「是啊!天下變得不太平了,但是你能夠這麼肯定我可以保護你的家人?」

莫前行看著古葬天問道,在他看來全天下最安全的地方莫過於三大聖都了。如果那樣的地方如果顯現了動蕩的話,自己或許就像自己眼中的螻蟻一樣,在別人的眼中也是螻蟻。

「我的孩子們的安全是不用你擔心的,下有人照顧,但是我在洛陽城之中有一點產業希望你幫我照顧這些產業,當然你只是掛個名在裡面,一天只要過去一次就行了,當然你還將會負責保護我的兒子出行在不久的將來。」

古葬天看著洛陽城的地方,眼神之中充滿了無盡的期待和愛意。

「恩!如果就這些的話,我同意,我明天就帶著手下前往洛陽城,不過這裡該怎麼辦?如果我的存在的話這裡就會面臨官軍的絞殺的?」

莫前行看著自己一手建立的月牙寨,充滿擔憂的說道。

「他們在你到達洛陽城之中之後,自會有人安排的,你就放心吧!這是我的令牌只要有這個東西你就可以進洛陽城。」

古葬天說著直接向著莫前行再一次掏出了自己的令牌,遞給了莫前行。

「恩我知道!我這就去讓人收拾東西。」

莫前行說著就直接走出了書房。

「侯爺他值得信任嗎?」

郭閑看著莫前行離去的身影走到古葬天的身邊擔憂的問道。

「值得!我看到了他人性最真實的一面了,所以我相信自己的心,雖然我有時候不相信自己的眼睛,但是我卻相信我自己的心。」

古葬天依舊看著窗外對著郭閑淡淡的說道。

「恩!」

「對於那些內心城府很深的人來說眼睛是看不出來什麼的。古葬天你是一個合格的上位者,希望你不要讓我們罪人一族的天才智腦失望。」

罪無情看著古葬天冰冷的說道。

「謝謝誇獎,我們走吧!接下來的一段路程不會那麼的好走了,這次我們將面臨的不是那群士兵了,可能還要面對我的那些仇家,或許蠻族也會出現,還有潛藏在聖朝的我的仇家,還有幽冥教。」

古葬天說著直接從桌子上拿起酒壺緩慢的向著月壓寨外走了去。

四人相互看了看,無語的搖了搖頭也緩慢的跟上了古葬天的腳步。

月牙寨的門口,莫前行看著離開的五人,眼神之中露出了擔憂的神色。

「你在為他們擔心嗎?」

莫夫人不知什麼時候走到了莫前行的身後向著莫前行問道。

「是啊!能不擔心嗎?主公這一路上將要面對的危險的事情實在是太多了。」

莫前行擔憂的說道。

「我去保護他們?」

莫夫人向著莫前行說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