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雲庸現在使的是從武誓院長堂嘯雲那暫借來的殤芒劍。

這把劍本來是要沐府。

但比賽在即。

就由先用著。

殤芒劍和曙瓏的’北瑤光’同屬地階級別的武器。

對氣勁的附著和增輻十分明顯。

既使有了這般兵器。

在這兩人都有靈谷十二階。

納元的支撐之下。

一時半會也是分不出高下。

兩人見兵器相對無果。

不約而同開始使用靈谷戰技互攻對決勝負。

「碰、碰、碰「

戰技消耗的氣勁遠比武器上附加的多得多。

兩人武器上的氣勁也終於撐不起消耗同時褪去。

一劍一矛終於真正交接。

對撞之下。

曙瓏和古雲庸各自退後了兩步。

「曙瓏。

速速解決。

不要拖延「邊上的持弓少年曜瓏又再度發令。

「嘿嘿。

得令。

本來還打得有點過癮。

可惜。

還不夠看「

曙瓏突然眼神一變。

瞳孔微縮。

長矛一端’噌’的一下變長。

突地。

拉長為細細的長矛鏈。

那矛頭直接透體而入。

如此近的距離下使動武器爆發。

古雲庸措手不及。

的身體雖然急速左移。

沒擊中要害。

但依然被飛來的矛頭刺中左肩胛骨。

鮮血’噗嗤’。

井噴而出。

沾染滿大半個身體。

古雲庸痛不及言。

不甘示弱。

反手抓住對方的矛鏈。

直接再度一振殤芒劍。

劍體忽地產生一道極強的刺眼的白色光芒。

矛鏈被抓住。

加之兩人靠得極近。

只聽’啊’的一聲。

那使長矛的曙瓏也是被眼前亮光刺中。

睜不開眼的空當。

迅即又被長劍一劈一劃。

將對方劃了一個巨大的血口子。

等再次掙脫對方時。

使矛的傢伙也受了傷。之前的正文已經修改完畢,說改就改,絕不拖欠,小墨的人品值得信賴,請放心訂閱!

順便求一波收藏、打賞、月票、推薦票啥的。

再沒人支持真的就喝西北風了。

嚶嚶嚶!

………………

《神秘復甦之最強BOSS》無標題章節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第429章兩百勇士戰六千精兵

馮錫范指揮的這波強攻,不僅失敗了,還送出兩門火炮。

吳三桂非常氣惱,抓起茶杯摔成粉碎!

截至目前,火攻、箭攻、毒攻、石攻、炮攻的招術都已使用,效果甚微。

馮錫范和龍兒,有點束手無策。

吳三桂怒吼:「他奶奶滴熊!再派十架投石機!把林宇和陳近南砸為肉泥!」

劉玄初忙提醒:「王爺息怒!世子和小王爺,仍在大廳內……」

吳三桂沒好氣地說:「他倆變成了廢人,留着何用?」

劉玄初勸說:「畢竟是王爺的親生骨肉啊。」

吳三桂咬牙切齒地說:「本王絕不能心軟!否則,會被林宇和陳近南利用,拿應熊和應麒當作人質,威脅本王!」

龍兒說:「應該活捉林宇和建寧公主,以此要挾康熙。」

劉玄初嗤笑:「康熙的五十萬大軍,早已病倒一半,不足為懼!」

馮錫范忙說:「不可放鬆警惕!昨夜,兩名反賊易容假冒王爺和小王爺,衝出昆明城直奔西山,從他們的輕功來看,應該是林宇和楊逸塵!屬下認為,林宇已從江雨城那兒獲取了解藥,親自送往康熙的軍營!」

吳三桂問劉玄初:「軍師,你認為呢?」

劉玄初略微遲疑,繼而說:「馮大人的判斷不無道理,康熙的兵馬可能已得到了解藥……趁對方尚未恢復元氣,王爺立即下令進攻,不給對方喘息的機會!」

馮錫范說:「軍師所言極是,王爺切莫錯失滅敵的良機!」

吳三桂說:「林宇極其狡猾,他如果設下陷阱,引誘本王起兵攻擊朝廷的大軍,必然給康熙小兒抓住把柄,從而導致本王落入被動的局面。」

劉玄初捻著下巴的鬍鬚,點頭贊同。

狗頭軍師也沒主心骨,堪比牆頭草,順風左右搖擺。

馮錫范忙說:「康熙早已料到王爺即將起兵,才派遣五十萬大軍包圍昆明城,時至今日,王爺又何必顧慮?」

吳三桂的濃眉微皺:「情況未明,本王決不貿然進攻!」

馮錫范說:「請王爺果斷起兵,不可猶豫啊!」

吳三桂瞪圓眼睛:「本王貿然起兵,如果被困在西山,正中了林宇的奸計!而且,陳近南等人隨時會殺出王府,從後方偷襲本王!」

「這……」馮錫范不由地語塞。

吳三桂吩咐:「龍教主,你親自出城,去西山打探情況!」

龍兒得令,快步離開。

馮錫范的目光中,閃過幾分不悅之色。

顯然,他認為吳三桂太過謹慎……

一個時辰之後,龍兒從西山返回。

「稟王爺!康熙的軍營里,仍病情嚴重,被傳染的將士數量,達到了六成以上!」

吳三桂聽完,哈哈大笑,得意地說:「好!讓他們繼續發病,徹底失去戰鬥力。」

老傢伙不知,林宇昨夜冒充朝廷特派員黃三,下令讓康熙的五十萬大軍裝病,製造假象。

馮錫范趕緊催促:「既然康熙的五十萬大軍沒得到解藥,王爺可放心下令進攻。」

劉玄初忙說:「且慢!康熙大軍的病情仍在蔓延,王爺又何必浪費兵力?應先捉拿林宇和陳近南,再起兵不遲!」

吳三桂說:「沒錯!林宇、陳近南、獨臂神尼等人,是本王的心腹大患!」

馮錫范說:「他們被困王府中,難以逃出,王爺不必恐慌!」

吳三桂不爽地說:「林宇和陳近南等人殺出王府,肯定找你報仇,你不恐慌嗎?」

馮錫范被懟住,腦海中閃過林宇使出《降龍十八掌》的威猛身姿。

頃刻間,馮錫范的心頭髮顫,後背升起一股寒意……

吳三桂說:「馮錫范,龍兒,我給你倆一天的時間,務必拿下林宇和陳近南等人!」

「遵命!」馮錫范和龍兒抱拳聽令。

經過昨夜的廝殺,吳三桂產生憤怒、膽怯、猜疑、驚慌等情緒,完全影響了他的判斷力。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