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古風會心一笑,大叔人很好,很感動,輕聲道:「我知道了大叔。」

一行四人一直在趕路,老牛也彷彿不知道累一般,雖然速度不快,卻一直拉著眾人前行,沒有一點的不滿。

太陽漸漸遠去,在遠處的天空留下一片紅霞,黑夜即將來臨。

大叔朝老牛道:「老牛,找個地方休息吧,夜晚趕路,太危險了,你也需要休息。」

牟!

老牛一聲低沉的叫聲,然後拉著他們往旁邊的樹林而去。

古風驚訝道:「大叔,老牛聽得懂你說的話?」

大叔得意道:「那是,老牛在我很小的時候,就是我放養他,陪伴了我三十多難了,他了解我,我也了解他。」

古風咂舌,三十多年的老牛,的確通靈了吧!同時感嘆!世界之大無奇不有。

老牛拉著牛車,並沒有離開官道太遠,就停了下來。

大叔給他解開繩子,老牛就自己去吃草去了。

大叔朝古風和兩母女道:「你們在這裡休息,我去看看,能不能打到野味。」說完,進入牛車,背著弓箭就獨自進入森林了。

看著大叔走遠了,苗雲讓涵兒去老牛哪裡玩,自己走到古風身邊道:「你很眼熟,我好想見過你。今天早上出城的時候,有個少年殺到了穆王城,和你很像。」

古風笑了笑道:「這個問題很重要嗎?」

「問題不重要,我只擔心我的丈夫和女兒。」

「你認為我會傷害他們,我若是要傷害他們,需要這麼麻煩嗎?我累了,我只是想象普通人一樣,就像以前,有古老頭,還有我妹妹,吃的雖然不好,穿的也不好,而且我膽子也很小,可是那種感覺很奇妙,現在回不去了,妹妹不知去向,古老頭死了,紅顏知己也死了,就剩下我一個人,累,真的好累。」

「對不起。」

「為什麼道歉,你沒有錯,你也有自己的故事吧!如果你有需要我幫忙的,可以告訴我,就當是這一路同行的報酬吧!」 古風隨意的一句話,苗雲非常的感動,時隔七年沒有回家,這一次回家,自己已經是個普通人,丈夫、孩子都是普通人,家族真的能夠接納自己嗎?

對於苗雲來說,丈夫和自己都可以不在乎,重要的是孩子。

苗雲感激道:「謝謝你,可能真的會找你幫忙。」

古風的實力,苗雲見識過,可以用恐怖來形容,如果有這樣的一個高手幫自己,回家族,就簡單多了。

古風依舊微笑道:「不用謝。」

夜徹底的來臨,月亮早早的爬起來,頂替了太陽的任務。

太陽和月亮,就是一個上白班,一個上晚班,白班的沒辦法偷懶,所以把大地照的明亮,晚班的就偷懶了,所以光芒才會如此暗淡。人生何嘗不是如此。

大叔打回來了野味,一隻山雞,手藝也很不錯,沒多久就弄出了香噴噴的烤雞,古風也一起吃,一起說,一起笑,感覺很自在,恨輕鬆。

古風覺得,以後自己老了,也可以這樣,帶著妻子孩子,養一個寵物,帶著一家人,浪跡天涯。

就這樣,古風和這一家三口在一起,吃了喝,喝了睡,有說有笑,一個星期過去,進入了廣袤的大草原。

穿過大草原,在經過一片山脈,就是地成。

老牛拉著馬車緩慢的前行。後面一支龐大的商隊,從另一條路快速的趕來。

這支商隊很龐大,拉車的是一級野獸、長毛馬。

商隊帶頭的人怒喝道:「滾開!」

老牛的速度,哪裡躲避的過來。

對方一道刀氣狠狠的斬像牛車,完全不顧牛車上的人的死活。

大叔見此一幕,咆哮道:「不要。」絕望了。

古風神色一變,臉上布了一層陰沉,隨手一揮,一道火光閃過,刀氣消失了,那人被火焰包裹,然繞了起來。

「啊!」他發出慘叫,在地上打滾,想要撲滅火焰,卻沒做到。

商隊停了,那個人也死了,老牛活了一把年紀了,居然一點不驚慌,停在原地吃著地上的青草。

「站住,殺了我們的人,還想走。」

大叔望著古風,吞咽口水的同時,非常的感激。

如果不是古風,他們一家三口已經完了。

古風站起身來,轉身看過去道:「剛剛是誰在說話,殺了他,這事就算了,如果我動手,你們都得死。」

懸愛疑情1,總裁深情不悔 一個星期的心境沉淪,古風的殺氣依舊未減,性格還是老樣子,壞人,就該死,改不了,古風也不打算改了,有實力、不替天行道,不多做好事,拿一身實力來做什麼?

那人被古風的話氣楞住了,好一會反應過來,朝身邊的人道:「聽到了嗎?他讓你們殺了我,不然你們都得死?」

嗖!

一柄飛刀從商隊中飛射過來。

噗!

飛刀從他脖子後面射穿了他的脖子,只有一丁點還留在脖子里。

「死了!商隊里真的有人殺了他。」

一個帶著面紗的姑娘飛了過來,落在馬車上,朝古風道:「我叫龍雪兒,可以和你們一起嗎?」

古風驚奇的看著她,攤了攤手道:「這不是我的車,我做不了主。」

姑娘看向趕車的大叔道:「大叔……。」

不等姑娘說完,大叔興奮道:「可以,可以。老牛體格可好了,拉得起我們,是不是老頭。」

隱藏學霸,奶甜奶甜 牟!

老牛低沉的叫了一聲,也不知道說的什麼。

一個一身豪華裝扮的青年飛了過來,望著姑娘到:「龍姑娘,這是怎麼了,商隊招待不周嗎?為什麼要換乘呢?」

青年有意無意的望了望古風,眼神警告古風,識趣一點。

古風微笑掛在臉上,不說話。

龍雪兒拒絕道:「不是你想象那樣的,我只是沒坐過牛車,想體驗一下。」

強大的理由,搞得青年竟是不知道如何反對。

古風朝龍雪兒豎起大拇指道:「我上車的時候,也是這樣的,感覺真的很不錯。」

龍雪兒興奮道:「是嗎?那我們一定會很開心的。」

龍雪兒和古風稱呼的我們,使得青年的臉色突然就黑了下來。

不過,為了在龍雪兒面前好好表現,他深吸一口氣,裝作溫和的朝古風道:「這位兄弟,牛車你也坐夠了,我還沒坐過呢?不如你去做豪華馬車,我們換換如何,我也想體驗一下牛車。」

說完,他朝身邊一個老頭道:「鬼叔,去和牛車師傅商量一下,把牛車買下來。」

鬼叔是一個一身灰衣籠罩,看不到面龐的傢伙,他飛向朱大叔,扔給朱大叔一張金幣卡,道:「拿著錢滾。」

朱大叔和老牛的感情,他怎麼可能為了錢,放棄老牛,他懼怕鬼叔,求助的看向古風。

古風朝龍雪兒道:「上車總是要給報酬的,這傢伙槍朱大叔的飯碗,搞得我們還怎麼乘車,你看……。」

龍雪兒眉頭一皺,朝鬼叔喝道:「給我滾。」

看不到鬼叔的臉色,不過他身軀一顫,顯得非常的氣憤。

鬼叔並沒有動,看向了青年。

青年望著不識抬舉的古風道:「敢留下你的大名。」

古風冷笑道:「想知道我名字,可以,叫一聲爺爺,爺爺就告訴你。」

青年氣急,朝鬼叔道:「抓住他。」

鬼叔就在旁邊,伸手抓向古風的脖子。

古風更快速度的一拳轟過去。

咔嚓!

啊!

鬼叔抓向古風的那隻手臂,斷碎成了骨頭渣子。

神戰花都 鬼叔扶著廢了的右臂,趕緊離開了,他深深的體會到古風的強大,感到恐懼。

青年震驚的目瞪口呆,不敢相信的嘀咕道:「怎麼可能,鬼叔可是八級靈師。」

古風朝朱大叔道:「大叔,我們走吧!」

老牛好像也把古風當成自己人了,聽到古風說走,拉起牛車走了。

商隊上百人,目送著牛車離開,沒人敢阻止。

青年望著走遠的牛車,拳頭緊握,這個仇,他必須要報,還有龍雪兒,他發誓,一定要得到她,然後狠狠的家教她,讓她知道自己的厲害。

這時候,苗雲才讓朱涵從車裡出來。

朱涵抱著古風的手臂道:「叔叔,你好厲害,涵兒求你件事情好不好。」

古風摸著朱涵的腦袋道:「說吧!什麼事情。」

朱涵興奮道:「叔叔,你不拒絕就是答應了,我要你教我修鍊。」

「叮!朱涵祈求拜你為師,是否同意。」 古風有些驚訝!居然開啟了拜師系統。沒做過師傅,不知道做師傅是什麼感覺,所以,古風答應了。

「同意。」

「叮!你收朱涵為徒,獎勵等級加一,上品靈器、水柔劍一把(備註:水柔劍弟子專享。」

心裏面同意了,嘴上還沒說出來呢?

龍雪兒望著可愛的朱涵,頓時就喜歡上了,聽到朱涵要拜古風為師,撫摸著朱涵的臉龐道:「小妹妹,拜個大男人為師,多不好,不如拜姐姐為師吧!姐姐教你世界上最厲害的功法,好不好。」

朱涵望向古風。

古風好笑的望著龍雪兒。

龍雪兒頓時就不高興了,責怪道:「笑什麼笑,你一個大男人,怎麼教導人家小姑娘,哼!我告訴你,你不許收朱涵做弟子。」

朱涵不高興道:「姐姐,你不要怪罪叔叔了,是涵兒要拜叔叔做師傅的。」

「涵兒為什麼要拜那個壞蛋做師傅呢?」

「姐姐,叔叔不是壞蛋,叔叔很厲害的。」

「涵兒你這樣說,姐姐就不高興了,你的意思是姐姐不厲害嗎?」

「啊!沒有啊,只是涵兒沒看到姐姐打壞人嗎?」

「哼!姐姐打了壞人的啊,那個飛刀就是姐姐施展的,很厲害的。」

「飛刀??」

古風笑道:「人家一個小姑娘,哪裡看到你神龍不見尾的飛刀。要不當著她的面展示一下,說不定就拜你為師了。」

龍雪兒不高興的瞪一眼古風道:「哼!要你管。」

「好吧!涵兒,姐姐給你表演一下飛刀絕技,你一定會很喜歡的。」

「看好了。」

她說話的同時也在提醒古風,讓古風也看看,自己到底有多厲害。

三把迴旋飛刀出現在她手中,飛刀很薄,像是透明,很鋒利。

龍雪兒指著路旁一顆大碗粗細的樹木道:「看好了涵兒。」

隨即施展飛刀絕技,擔心朱涵看不清楚,故意放慢速度,飛刀化作三道銀光,射向樹木。

噗噗噗!

三聲輕響,飛刀穿透了樹木。因為太過鋒利,樹木並沒有瞬間倒地。

在朱涵疑惑的眼神中,咔嚓三聲,樹木才斷成三段倒地。

「哇!」

朱涵驚訝的目瞪口呆,隨即道:「姐姐,好厲害,涵兒要學。」

「哼!」

聞言,龍雪兒得意的朝著古風哼了一聲。

古風無語的笑了笑,心中很鬱悶的想著:「和自己計較什麼,我又沒得罪你。」

隨即龍雪兒朝朱涵道:「等等姐姐,姐姐去撿飛刀。」

朱涵疑惑道:「還要去撿飛刀?」

龍雪兒鬱悶道:「當然要去撿了,如果是上品以上的靈器飛刀就不用去撿了,可惜,靈器都那麼少,何況是上品靈器呢?」

「姐姐,那涵兒跟你學了飛刀,是不是也要去撿啊!」

「當然要去撿了,不撿,再多的飛刀都不夠用啊!」

朱涵頓時望向古風道:「叔叔,跟你學不用去撿飛刀吧!」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