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不過,姜慧姑和馬大丫,倒是對這個知之半解。

陳萱萱一開始的時候,還想著跟女方家通通氣,讓大兒媳和二兒媳都知道這些個流程的。然而,那個李嬤嬤就說了,不能這麼干。

因為男方把媳婦兒娶進門,就得給她們一個下馬威。

想到有些人在兒媳婦進門前,故意給她買小衣小鞋穿,陳萱萱當時立馬就懂了。

如今姜慧姑端著茶盤,一臉茫然的走進門,陳萱萱便對她道,「茶盤放在這桌上就行。你現在把其他人都叫進來吧。」

這堂屋共有八個座。

全都是顧言璋在桐鎮的當鋪里,買來的一些舊貨。

東西不怎麼講究。可比一般的農家人,有體面多了。

顧裕安和於氏進門后,他們倆坐在首位。

顧言璋和陳萱萱就坐在兩旁的次位。至於其他的孩子,這會兒都是站著的。

給長輩們敬茶后,長輩們還得拿出點東西表示表示。

陳萱萱就給了兩個兒媳婦,一個紅色的荷包。上面繡的是一朵荷花。裡面裝著的是一根紅色的繩子發圈。還有一個不到巴掌大小的迷你團扇,上面綉著一朵牡丹花。

這些東西全是她在窮嘿嘿app買的。由於都是義烏出品的小商品,它們的成本低廉。

……

姜慧姑把陳萱萱給的荷包拿到手后,心裡還是特別好奇的。

就在她摸著荷包發愣之際,一旁站著的那顧四柱,就急呼呼的跳了出來。

「大嫂二嫂,我們有沒有見面禮啊?」

姜慧姑聽到這話,抬頭看了在坐的那幾個長輩一眼。發現公公婆婆這時候在喝茶,而太公公太婆婆都一臉期待的看著她,她嘴巴張了張后,就從腰包里拿出了幾個銅板子。

給每人一個銅板子后,姜慧姑就不自覺的在心裡鬆了一口氣。

幸虧這段時間裡,爺爺給了她一點貼己錢。要不然,她這會兒就得丟人了。

姜慧姑倒是鬆了一口氣,一旁站著的馬大丫這個時候,心裡急的哭。

大嫂出身好,家裡是書香世家。能輕輕鬆鬆的拿出錢來。

而她呢?

命苦!

攤上的是那麼一戶人家。

早些年,吃沒吃的,穿沒穿的。家裡人恨不得她為兄弟打一輩子的長工。把她活生生的耽誤到二十多歲。 在親衛軍統領的帶領下,江山一行人轉移到了國王的私人住宅。

得知江山幾人安全脫險之後,國王還親自致電慰問。

「江先生,今天發生的事情,實在是抱歉。」

「你們就放心在這住下吧,我會不惜一切代價保證你們的安全的。」

國王鬆了一口氣。

江山沒事,那就是最好的結果。

「安全問題我並不在意。」

「我這個人,素來都是講原則的,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不饒人!」

「這些企圖加害我的人,他們要為此付出代價。」

江山冷冷的說道。

「明白了,我會全力配合江先生的!」

首發網址et

國王誠懇的說道。

事情是在他的地盤上發生的,他有責任,也有義務,幫助江山追查到底,對幕後黑手予以嚴懲。

此時已是深夜,經歷了一番搏殺之後,江山已經疲勞了。

掛斷電話之後,就先去睡覺去了。

龍文南幾人劫後餘生,越發贊同及時行樂這句話。

畢竟,他們今天差點就掛了。

雖然他們現在也算是有錢有地位了,但也保不齊,那天就倒下了。

為保護老闆而死,他們死而無憾,但他們更希望在死之前,能夠好好享受享受,如此,也算是沒在世上走一遭。

因此,他們並沒有急着休息,而是打電話給中間人,把資助的女學生都安排到了國王的私人住宅。

一夜溫柔鄉。

第二天一早。

江山醒來的第一件事,就是打電話詢問那些殺手的情況。

他很清楚的知道,這些殺手都只是被派來殺他的刀,而真正要殺他的,是隱藏於暗中的幕後黑手。

「我們連夜審訊,把能用上的刑罰都用上了,但都沒有得到什麼有用的信息。」

事關重大,被抓獲的殺手是由親衛軍的統領親自審訊的。

身為親衛軍的統領,那必然是有兩把刷子的,但可惜,饒是他親自出馬,也無法得到任何有價值的東西。

這些殺手來自於天南地北,且他們的上線,都是和他們單線聯繫的。

他們只是拿錢辦事,其他的一概不知。

並不是他們隱瞞,而是真不知道的那種,任憑你如何用刑,都毫無意義。

「唯一有點價值的信息是,他們上線給他們的傭金很高,且為他們提供了很多的便利,這意味着,幕後黑手,不僅有錢,而且很有權勢!」

親衛軍的統領說道。

但這話說了就跟沒說一樣,敢動江山的人,怎麼可能會是普通人。

「好吧,既然如此,也沒有再審訊的必要了。」

江山淡淡的說道。

「那這些人,是交給江先生處置,還是……」

親衛軍統領輕聲詢問道。

「你們處理吧,我可沒有折磨人的那種癖好。」

很多報復欲強的人,都會使用折磨手段,來解心頭恨。

江山也有報復欲,但他知道,這些殺手只是棋子,都不夠資格讓他解恨。

「好,我立刻將他們處決!」

說罷,只聽見電話那邊砰砰砰的開了幾槍,被刑訊逼供折磨得只剩下一口氣的殺手,全部斃命。

……

另一邊。

有了彼得羅夫安排的武裝力量加入之後,國王一方算是徹底的支棱起來了,一路勢如破竹。

以首府為中心,兵分多路推進。

那些個割據一方的武裝勢力,平時和國王的軍隊過過招還行,雙方打得有來有往,畢竟水平都差不太多,都是小打小鬧的那種水平。

但碰上真正的,從死人堆里爬出來的精銳,就跟幼兒園碰上了高中生一樣,完全被吊著打。

各種各樣的戰術穿插,打得他們頭皮發麻。

基本都是彼得羅夫安排的武裝力量深入敵腹,打爛敵方陣腳之後,國王的軍隊進行收尾。

這一招屢試不爽,一路所向披靡。

武裝勢力們自然是想頑強抵抗的,但奈何實力的差距太過巨大,堪稱是降維打擊,他們只能被動挨打。

面對這樣的捷報,國王都快高興壞了。

這些割據一方的武裝勢力,存在於國土之上,可不是一天兩天,而是整整盤踞了一二十年。

因為軍隊力量薄弱,不足以將他們剷除鎮壓,這些武裝勢力非但沒有收斂,反而是一年比一年得寸進尺,不斷的蠶食著國土。

別看在地圖上,國土是那麼大,但真正受國王控制的區域,大概也就百分之五十。

其餘的國土,包括很多的邊境城市,基本上都被武裝勢力控制。

這些武裝勢力之所以能不斷做大,蠶食國土,主要原因在於,他們在自己的控制範圍內,大面積種植大煙,提煉加工后,售賣到別國。

而眾所周知,大煙的利潤,那可是相當之高的。

同時,大煙的危害那也是相當大的。

稍微有點了解的人都知道,這大煙,素來都是吸販不分家的。

也就是說,他們不僅販賣,也吸,為了獲得更多的錢財,甚至還故意讓民眾染上大煙。

這讓很多本就貧困的民眾,生活變得更加雪上加霜。

家破人亡,賣兒賣女的,屢見不鮮。

每年都有很多,癮君子為了搞錢吸大煙,而導致的人間慘劇。

隨着癮君子人數的飆升,治安環境也跟着一路下滑,甚至一度引起了社會動蕩。

國王從登基那天起,就想大力整治,改變現狀了,但因為財政匱乏,只能作罷。

本以為局勢只會這樣繼續糟糕下去,但江先生的出現,讓他看到了機會。

「看來他說的沒錯,一個月之內,有望將一切都平定下來。」

這是彼得羅夫給國王的保證。

顯然,就快要成真了。

短短半個月不到,國王實際的控制範圍,就從國土面積的百分之五十,增加到了百分之八十五。

過半的武裝勢力,已經被相繼摧毀,只剩下一小撮還在負隅頑抗。

「等把政局平穩下來,就到我大展宏圖的時候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