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要陸塵星的小說不出問題,火一把也是可以的,甚至從此走上小說大神的道路?

一切都源於那首歌,那個唱的人?

大致說了一下劇情,月檸繼續說道:「我就做那個逝去的妻子吧!夏子你當妻子的丈夫。」

「怎麼樣,有問題嗎?」

怎麼可能有問題?夏子表示求之不得呢!陸塵星也沒有反對的意見。

兩校聯合匯演,時間定在一個多月以後。

下午時分,夏子的老師來了,只是在看到人以後,月檸整個人都楞在了那裡。

那是一個很暖的男人,大概二十五六歲的樣子。

戴著半框眼睛,對幾人笑道:「呵呵,我和你們學校的人,已經確定好匯演的事項了。」

「如果沒有事情的話,我和夏子就先回去。」

就在他要走的時候,月檸忽然叫道:「等一下……」,夏子和那個老師回過頭,臉上都透露著疑惑。

「月檸你怎麼了啦?」

「這位同學……」老師也也是不解,月檸反應過來,訕笑道:「額,沒,沒有什麼的,你們回去的路上注意安全啊!」

「哈哈,謝謝。」

事後月檸問過那個老師的名字,叫做呂傾宇,本是一個毫不相關的人。

可是她想起了夏詩瑤,和她桌面上的那張照片。 突如其來的一場雨,濕潤了九月炙熱的天空。

猶記得夏詩瑤曾經說過,那張照片上的人,那個叫呂傾宇的是她的男票。

想想都覺得不可思議呢!月檸搖頭道:「我管那麼多幹嘛?人家夏詩瑤老師說過了,再有幾個月就結婚了。」

「也只能祝福他們啦!」

同樣月檸也有自己的苦惱,比如那封未知的信件,最近幾天收到的特別頻繁。

也曾試過蹲點守候,但只要她離開一會兒的時間,帶有新內容的信件,就如同幽靈一般如期而至。

伸手接住落下的雨水,月檸有些心塞道:「該不會,真的是班級里的人吧?」

「那群混蛋,到底想怎麼樣?」

「信不信弄死你們……」

原本都已經排除了他們,但是種種跡象表明,除了班級里的人,除了他們有作案動機,和作案的可能性。

還能有誰啊?所以一群人,還是覺得欺負她不夠嗎?

不允許,一個被欺負慣了的人翻身。

如果真是月檸猜測的那樣,那就太過於可怕了:「一整個班級的人啊!他們聯合起來,還很默契,大家都假裝若無其事的樣子。」

「除了班級里的人,還能有誰?」

但是信件中,處處透露著的絕望,又讓月檸遲疑了。

最新的一封信件中,內容所表達的,甚至有一絲訣別的味道。

信件內容如下:「你已經過的很好了,再給我一點點時間,我也將要逃脫地獄。」

「如果能見面的話。」

「……」

「我想笑著對你問候一句你好。」

被一個不知道的人,還是一個絕望的人,被人家惦記著月檸感覺很不舒服。

去往英語聽力電腦室的路上,她忽然想起來,自己好像忘記帶鞋套了,晦氣中往教室的方向擇了回去。

在一樓道口的地方,月檸碰到了夏詩瑤。

見她一副著急的樣子,月檸打招呼道:「哎,夏老師,你這是在幹什麼呢?」

「啊?我,我忘記帶雨傘了,現在想去綜合樓。」

「這樣啊?」想了一下綜合樓,和電腦室的距離並不遠,月檸笑道:「要不,老師您等我一會吧!我上去拿個鞋套,等會送您去綜合樓。」

「咦?真的可以嗎?」

「當然可以。」

「那就太謝謝你了,月檸同學……」

還是那個熟悉又溫柔的老師,月檸難得有好感的幾人之一,匆匆上樓拿了鞋套。

御用兵王 兩人撐著雨傘走進雨中,可以感受到,夏詩瑤瘦弱單薄的身體。

兩人閑聊了起來,月檸帶著玩笑的語氣說道:「唔,老師你猜測一下,我昨天見到了誰?」

「哎呀,我怎麼能猜到。」

「一個老師的摯愛,他昨天也來學校了,您難道不知道嗎?」

浴血承歡 「額……」夏詩瑤迷糊了,搖搖頭說道:「我是真的不知道,吶!老師最愛的,就是班級里的同學了。」

「不是啊!我是說呂傾宇。」

「傾宇?」

夏詩瑤愣了一下,隨後才像是想起了這個人一樣,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

同時臉上還帶著尷尬,支吾道:「是,是的呢!傾宇他昨天來學校了啊?」

「嗯,我是說,昨天老師太忙了。」

「忘記跟他打招呼了……」

越解釋越讓人感覺奇怪,她不是說再有幾個月,兩人就要結婚了嗎?

怎麼現在看著,像是吵架……不對,根本就是那種,許久不見的人啊!月檸告訴自己一定是自己的幻覺。

殊不知,夏詩瑤在說到呂傾宇的時候。

臉上的神色愈發溫柔了起來,直接打消了月檸最後一絲疑慮,她笑著說道:「傾宇他啊?可是很溫柔的一個人呢!」

「你知道嗎?我以前也跟你一樣的。」

「每天,每天的被欺負著……」

「就像在地獄里啊!最害怕的就是上學了,所以我一直跳級,跳級,只是為了逃離那些人。」

「直到遇見了傾宇學長。」

像是在回憶,夏詩瑤老師回憶起了,很多她和呂傾宇的事情。

大致上就是溫柔的學長,一直在照顧著她了,月檸甚至腦補出了,兩人日久生情再有幾個月就結婚的場面。

將夏詩瑤送到了教學樓處,看著時間也不多了。

月檸甚至來不及道別,趕緊匆忙離開,只要夏詩瑤老師的叫聲在回蕩。

「月檸,記住了,不要變回以前被欺負的樣子。」

「離開了地獄,就不要再回來了。」

「不要丟下我……」淅淅瀝瀝的雨聲更大了,掩蓋掉夏詩瑤的聲音。

猶如在地獄里,寄託精神的人啊!她撫慰著那個女孩子的傷口,就像是在慰藉自己一樣。

可是有一天女孩離開了,她去往了人間。

不再需要自己了,雖然女孩也不知道,她一直在舔著傷口尋求自我的安慰。

聽力教室里,月檸戴著耳機。

上面的英語老師在講課,她卻心不在焉的樣子:「不能再這樣下去了,鬼知道那個寫信的人,到底是什麼心態。」

「她想尋死,那也別來找我啊!不管了……」

「唔!還是管管吧!」

人大概就是這樣吧!關乎生命的問題,從來都是很嚴肅的一件事。

諸如群里毫不相關的人,忽然私信你,說他要去跳水了,多長時間以後沒回信息的話,請幫忙打他發的那個電話。

大多數情況下,比如月檸自己,她第一時間就打了。

雖然……比如你是個作者。

有被套路電話的可能性,然後刀片,打斷腿什麼的,但還是義無反顧的打了。(唔!群里的那誰,我不說你名字了,哼~)

既然躲不開,主要是抓不到寫信的那個人。

那月檸覺得還是管管吧!拿出信件稿紙,她思索了一會兒寫道:「我不知道你是誰,但說到地獄的話,以前的那個我已經死去了。」

去鼓浪嶼的路上 「聽說過人間的四月芳菲雨嗎?」

「唔! 腹黑雙胞胎:媽咪,抱! 可能會太遠了點,那就深秋的朦朧霧海,聽說很美的呢!」

「你出來,我們見一面。」

「或者……我在人間等著你?等你離開了地獄,來找我。」

多餘的月檸也不知道要怎麼去寫了,太激進和厭惡的話,她不敢也不能去寫。

一個想尋死的人!可別再刺激她了。

只能去安慰,如果只是惡作劇的話嗎,月檸不介意把惡作劇的人,搞的生不如死就是了。

而如果真的是一個絕望的人,那就救下來。

然後在她的屁股上,狠狠的揍一頓。

課堂上月檸走神了,然後又被英語老師點名,站在小黑板前默寫的十個單詞,竟然錯了四個。

英語老師已經在那裡,破口大罵道:「月檸你到底在幹什麼?母音和拼音都聽不清了嗎?」

「你的英語是體育老師教的嗎?」

「是不是連26個英文字母都記不全了?我還沒那麼早死系類。」

emmm,好像英語老師說的也沒問題,但月檸她還是有尊嚴的,我確實的英語渣,但你不能夠侮辱我。

不就是26個英文字母嗎?

我寫,我現在就寫給你看,ABCDEFG……XYZ,數了一下正好24個英文字母。

再次數了一遍,確實是24個。

她感受到了世界的惡意,一巴掌糊在了自己的臉上:「為什麼只有24個英文字母?ABCD……確實是二十四個啊!」

「我到底漏掉了哪幾個?」

「卧槽!我肯定是沒錯的,都是世界的錯。」

「啊……」

尖叫一聲,月檸擼起袖管子,一下子就擦掉了自己罪惡與愚蠢的證據,然後頭也不回的跑出教室了。

遠去的走道上,還回蕩著她不甘的聲音。

「我家英語老師就是死的早怎麼了?」

「我告訴你。」

「雖然你是我的英語老師,但是你不能夠,侮辱我的英語老師死了,下次肯定考個滿分給你看。」

人家月檸說的也沒錯嘛!

正在更年期的英語老師,愣是沒有反駁的理由。 在學校里熬到了放學,熬到下午的那種。

對於月檸的學習成績,特別是英語課上的表現,不屑的人有之,夾雜著可愛字眼的評論也有之。

但是她已經,陷入了深深的陰霾之中。

一直以來,她都忘記了一件事,拍著自己的腦袋說道:「雖然換了個身體,但學習這種事情,並不能因此改變。」

「該學渣的依舊學渣。」

「唯一的變化,就是我能夠學習的時間變多了。」

撐著透明的小傘,月檸避開了陸塵星等候的路口,現在最不想見到這種。

那啥來著?夢想與成績成正比的人了。

你抽煙喝酒打架沒問題,我們還是朋友,有什麼事情我幫你。

但是……如果你成績太好,對不起,我們不認識。

通過透明的雨傘,月檸長嘆道:「其實也還行吧!時間還有很多,除非我想沿著,另一個世界的軌跡,繼續只能上大專的結果。」

「那就好好學習。」

「至少也上個二本……」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