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見彪形大漢一手按住自己的肩膀處,而肩膀處一條手臂沒有了,只剩下全身是血的人在那裡慘叫著。

那叫聲都越來越微弱,好像已經快要斷氣的樣子,看的人們馬上後退了數米遠,再看看站立在旁邊提著砍刀的孫宇,砍刀上鮮血緩慢的往下滑落,所有人看著這樣狠辣的孫宇,頓時汗毛倒豎。

「這傢伙看起來文質彬彬的,沒想到做起事來這麼果斷狠辣,一點沒有留手的意思,其實他們錯啦,孫宇已經手下留情了,要不然現在就不只是慘叫這麼簡單啦!

孫宇看著眾人的表現,心裡也是冷笑,「這樣的人果然就要用嘴狠辣的方式才有用,如果他剛才要是不夠狠,那麼現在可能還在大戰之中,而且他還要隨時注意薛珊瑚不被人傷到。

就是因為想到了這些,所以他下手才那麼狠辣,要的就是能夠震懾住這些人,讓他們不戰而退,現在初期的效果已經達成,就看他們會不會退走。

如果這些人還不識相,孫宇不介意殺人,這是他想到的不是辦法的辦法,孫宇眼光四射,他在找一個人,就是吳榮華。

他沒想到今天放過了這傢伙,才這麼點時間就找人來報復,如果不是自己的實力過硬的話今晚還真的有可能會栽在這裡,所以這樣的事情孫宇是不會再讓他生第二次。

而吳榮華已經被孫宇的強勢手段給震懾住了,他站在遠處,一臉震驚的看著彪形大漢一手按著鮮血淋漓的肩膀處,那慘叫的聲音猶如是催命符一樣敲打著他的靈魂,讓他感覺到原來死亡離自己是這麼的近。

當他看見孫宇的目光四處掃射,就知道一定是在找自己,於是馬上拔腿就跑,因為他很清楚這事情是因誰而起,如果現在不走,就來不及啦!

就在吳榮華剛剛動身的時候孫宇就看見啦!他看著還閉著眼睛的薛珊瑚,思想瞬間轉了千百次,「你們誰幫我把那傢伙抓過來,我就放誰離開。」孫宇一手指著吳榮華逃跑的方向道。

「如果他今晚離開了這裡,你們將會有很多人永遠的留在這裡,如果不想死就趕快動手。」孫宇見第一次說話的力度不夠,再次補充道。

可是他的話說完了,竟然沒有一個人動身,一個個都只是緩緩的後退著,根本沒有要去追吳榮華的意思。

孫宇見狀,臉上露出更加殘忍的笑容,只見他一手拉著薛珊瑚,不讓別人接近她,另一隻手舉起奪過來的砍刀飛快的朝眾人砍去,很快離他最近的幾個人就被砍倒在地,不知道是死是活。

而孫宇沒有就此罷手,而是提著砍刀又沖了出去,他知道吳榮華離自己最遠,自己拉著薛珊瑚去追肯定來不及,所以他只能用更加狠辣的手段逼迫那些離的近的人去追。

眼看孫宇瘋似的提起砍刀隨便亂砍,也不管別人的死活,眾人這才真的怕了,不知道是誰喊了一句,「大家一起把那小子抓過來,不然我們都得完蛋。」

而隨著這一句話的響應,很多人都開始往吳榮華逃跑的方向追去,那樣子不知道是不是真的要去抓吳榮華。

而孫宇見到這樣的情況也沒有理會,他也沒有繼續隨便亂砍,而是拉著薛珊瑚快的接近吳榮華,而吳榮華剛剛開始跑,所以還沒有跑出眾人的包圍圈,於是很快就被攔了下來。

吳榮華見大家都開始攔截自己,心裡也是急了,而他本來就是一個高大個子,打架也是一個厲害的角色,只不過碰到了孫宇這個另類,但是對付這些普通人可是很管用。

吳榮華急切的想要跑路,所以出手毫不留情,這時候也不管什麼兄弟之情啦!跑路要緊。隨著他強勢出手,好幾個人很快就被他打倒在地。

然而在他強勢出手的同時,更多的人圍了上來,他這才是真正的心急,眼看馬上就要被團團圍住,吳榮華心慌的開始手忙腳亂起來,出手也沒有那麼利索。

更加讓他心慌的事情接著而來,就在他左衝右突的時候,孫宇拉著薛珊瑚來到他的面前,雖然孫宇這個時候看起來臉上沒有任何憤怒的表情,而且還相當的平靜。

但就是這平靜的臉皮下隱藏著怎樣的狠辣,吳榮華剛才可是見識過的!吳榮華在這樣的圈子裡混了不少的時間,一些基本的東西還是能看出。

像孫宇這樣剛才還那麼狠辣,現在突然變得出奇的平靜,在這平靜的地下一定是隱藏著更加狠辣的手段,而這樣才是更可怕。

孫宇來到吳榮華的面前,仔細打量著他,現這傢伙要是不誤入歧途的話,還真的會是一個不錯的苗子,只可惜他選錯了路,而選錯了就要付出錯誤的代價。「:

「你們來幾個人給我把他的手拉起來,我要讓他永遠記得今天,我要讓他知道不知好歹的下場究竟有多慘。」孫宇對著旁邊的人毫不客氣的分戶道。(未完待續。) ?「你們幾個給我把他的雙手拉起來,我要讓他永遠記得今天,讓他知道不識好歹的下場!」當孫宇面無表情的說出這話,其他人頓時感覺後背冷汗直冒。『天籟『.⒉

無論誰聽見這話也知道什麼意思,這是要直接剁掉雙手啊!雖然他們一直都是在欺負別人,但是也很少有這樣直接剁掉雙手的。

平時嚴重的情況就是把人打的在醫院躺很長時間罷了,然而孫宇也太狠了點,竟然直接讓人把雙手拉起來準備砍掉,這還是一個高中生嗎?現在的學生都這麼瘋狂,動不動就把人弄殘?

但是大家看孫宇的樣子可不想是在開玩笑,幾個人跑過去就把吳榮華的雙手拉開成一字型,然後看著孫宇,就看他到底是不是真的那麼狠。

對於一個曾經在死人堆里爬出來的人,他會不狠嗎?答案當然不是,就在眾人一臉緊張的眼神下,孫宇神秘也沒有說,直接舉起砍刀就準備砍了下去。

「不要砍掉我的雙手,你要什麼我都可以給你,求求你啦!」吳榮華這時候才感覺危險離自己是那麼的近,以前他都從來沒有見過這麼狠的學生,在他眼裡的學生應該是不敢這麼做的,所以在酒店的時候他沒有一點害怕。

那個時候孫宇也沒有過分的跟他計較,所以他也就認為孫宇也是那種人,可是當他再次找人來報復的時候才現孫宇竟然會這麼狠,看著孫宇的那股狠勁,他真的是怕啦!

可孫宇的動作只是略微停頓了一下,然後繼續砍了下去,「噗哧」砍刀的刀口非常鋒利,就好像切豆腐一般,沒有任何停頓的就把吳榮華的一隻手給砍了下來。

鮮血濺到了旁邊人的身上,可是他們卻還想沒有任何感覺,只是雙眼死死的盯著孫宇,他們沒想到吳榮華都開口求情了,孫宇竟然還是毫不猶豫的就砍了下去。

「啊!」吳榮華慘叫的聲音這時候剛好傳進眾人的耳朵,讓大家趕緊縮了縮雙手,生怕被砍掉的是自己的手。

雖然剛才彪形大漢的手也被砍掉了,但那是在戰鬥時被砍掉的,雖然也有所震撼,但是也沒有這下來的猛。

這次可是在對方毫無反抗的條件下直接砍掉對方的雙手,那得要多麼的心狠手辣才能辦到,至少以前肯定有做過這樣的事情,不然第一次不可能這麼隨意就能砍下去。

聯想到這種種的事情,他們都恨死吳榮華了,把他們拖下水,還不知道接下來孫宇會不會為難他們,現在他們都恨不得孫宇把他整的越慘越好,誰叫他把咱們拖下水。

吳榮華哪裡吃過這樣的虧,根本就受不了這樣的疼痛,「啊!」的一聲慘叫之後就暈了過去。

「真沒用,這樣就暈啦!我讓你暈!」孫宇不屑的說。並且還用砍刀的刀尖在吳榮華的傷口處颳了一下,吳榮華又被強力的疼痛感給驚醒來。

「啊!你個魔鬼,你不是人,你到底要怎麼樣?」吳榮華被疼痛驚醒后痛苦的大吼道。

「我想怎麼樣?這還得問你啊!你說我中午都放過你了,根本沒有把你怎麼樣,而你呢? 復仇嬌妻 你叫了這多人過來是想幹嘛?」

「如果不是我打架厲害點,下手夠狠的話,今晚我會變成什麼?恐怕現在我比你們現在還要慘吧!你還好意思問我想怎麼樣!」孫宇拿著滿是鮮血的砍刀指著吳榮華道。

「你叫人來的時候難道就沒有想過自己會被別人打嗎?看你今天那一臉鎮定的樣子,我還以為你是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沒想到這樣就開始求饒啦!」

「好吧!既然你開口求饒,那我就給你一個機會,給你一個換取另一隻手的機會,你覺得你的另一隻手值多少錢,你準備用什麼交換?」孫宇微笑著道。

然而現在他的笑容在別人眼裡都成為了恐怖的表情,因為他真的是一個狠角色。

「什麼值多少錢?我的手是無價的,你要錢我可以給你,可是懇求你不要砍掉我的另一隻手,不然我這輩子就完啦!」吳榮華見孫宇終於開始鬆口,於是看見了一絲希望。

「沒問題,只要你給錢,我馬上就放了你,就看你有沒有誠意啦!」孫宇道。

他現在立威的效果已經達到,其他人也不會亂來,所以他開始考慮怎麼賺一筆的事情。

「我這裡有兩萬多塊,全給你!希望你能放過我。」吳榮華弱弱的問道,其實他自己也知道這點錢肯定不夠,但是他也沒有辦法,身上就只有這麼多錢。

「兩萬多塊?你當我傻?你的手就值兩萬多?」孫宇連續幾個問可把吳榮華嚇倒啦!

「我身上真的就只有這麼多,你要我現在就弄錢的話我也不知道怎麼弄啊!求求你放過我這一次吧!」吳榮華身體顫抖的說,他真的很怕孫宇。

孫宇看了看四周的人員,讓其他人以為孫宇要對付他們啦!頓時又是一陣緊張。

不過他們想象中的事情沒有生,而是聽到了孫宇的話后這才鬆了一口氣。

「今天再這裡的人,你們給我記住啦!把你們身上所有的錢全部掏出來,那樣你們就可以走啦!」孫宇大聲道。

就在孫宇的話音剛落,許多這才感覺全身輕鬆多了,剛才一直緊繃的心情終於可以放開,錢反正沒有了繼續賺,但是這虧吃的也冤枉啦!

很快所有人都掏出口袋裡的錢放在了孫宇的面前,有的人還怕孫宇不相信,還把字的口袋直接翻出來,以證明自己真的沒有啦!

當所有人都掏錢完畢,孫宇這才看著地上猶如樹葉堆積般的鈔票,心裡早就樂開花啦!可是他表面還是一臉平靜。

重啟飛揚年代 「很好!看在你們這麼有誠意的份上,你們都可以走啦!但是我要警告各位一點,下次如果還有誰來報復我,我隨時歡迎,但是那個時候就不是錢能解決的事啦!能不能留下命就看自己的造化!」孫宇在眾人臨走前警告道。

其實他也想狠狠的警告一次,要不然以後這些小麻煩肯定還有不少,雖然自己有那個自信可以解決,但是終歸是件麻煩事。

隨著孫宇開口放行,眾人跑的比兔子還快,生怕他再次反悔,到時候哭都沒地方哭去。

現場只剩下了四個人,孫宇和薛珊瑚,還有就是被他砍掉手臂的彪形大漢和吳榮華。

彪形大漢流血過多,明顯已經快要堅持不住了,吳榮華也是被疼痛弄的死去活來,只有孫宇二人沒事。

薛珊瑚早已睜開了雙眼,經過剛才的震撼,她也從緊張的情緒中退了出來,她這時候也是知道了孫宇的狠辣程度。

「沒想到他做起事來這麼果斷,還好,要不是他足夠果斷,我們二人現在說不定還不知道會怎麼樣呢?」

「估計他應該不會有事,但是我肯定沒有那麼幸運啦!畢竟他大戰田磊的事情我可是親眼看見的,他肯定不會被幾個小混混就傷到。」

「而他之所以這麼做完全是為了我的安全著想,這樣的男人竟然拒絕了我,我真的有那麼差嗎?碰上他也不知道是好是壞!不過目前來看是好的,以後的事情以後再說吧!」薛珊瑚心裡想道。

就在薛珊瑚沉思的時候,孫宇也是開口了!「你說你就兩萬多塊錢,難道你的一條手臂就值兩萬多塊錢?還是說你不想要你的另一隻手臂啦?」

「不是不是,我不是這個意思,我是說我身上只有這麼多錢,等我回去以後再給你行嗎?」吳榮華有點膽怯的問道。

其實他說這話一般人都不會信,回去以後不帶人來繼續找麻煩就算好啦!哪裡還會送錢,他這是說出連自己都不相信的話,他能自信的起來嗎?

可是孫宇接下來的話卻讓他大跌眼鏡,「好吧!我同意啦!」孫宇笑笑道。他並不怕吳榮華不給錢,他有這個自信。

「額…!還真的同意?」吳榮華心裡錯愕的想道。

「這樣吧!你那剩餘的錢我就不要了,但是你得幫我做件事,事成之後我不要剩餘的錢,怎麼樣?有沒有興趣做這筆交易?」孫宇繼續拋出讓他更加錯愕的話,讓他更加的心驚。

「這傢伙要我做的事情肯定不簡單,我到底要不要答應呢?」就在吳榮華犯困的時候,孫宇再次說道:「這件事說難也不難,說簡單也不簡單,就是想叫你動用關係把剛才那些人的嘴給封住,不要讓他們隨便亂說就行。」

這事真的是說難也難,但是說簡單也簡單,就看怎麼做,主要是孫宇沒時間去做,而且他就算剛才說了什麼,其他人也只是表面答應,背後肯定也會守不住自己的嘴。

然而叫吳榮華他們去做這樣的事情就不一樣啦,先他們剛剛出賣過吳榮華,心裡肯定覺得過意不去,只要他說的要求不是很過分,那些人應該不會拒絕。

「這件事情我應該可以做到!雖然他們剛才都出賣了我,但是正是這點可以讓他們不得不聽。」吳榮華自信的說。

「那就好,我們馬上就走了,你們自己打電話叫救護車來吧!還有那傢伙你也得照顧一下,不然他很快就撐不住啦!」孫宇見彪形大漢已經昏迷過去,對著吳榮華道。

「嗯,沒問題。」

孫宇來到彪形大漢的身邊,一股靈力進入他的體內給他穩定了傷勢,這才對著吳榮華微笑道:「我們走了,記得我們的約定哦!拜拜!」

看見孫宇那得意的樣子,吳榮華恨不得馬上就能有人把他給弄殘,可惜他不知道誰有那個本事,「看來要打聽一下這個傢伙的,看看有沒有什麼辦法能夠對付他!」 一不小心成了全能奶爸 吳榮華在孫宇走遠后心裡想。

就在孫宇剛剛離開這裡,救護車很快就弄來了,本來吳榮華正準備打電話叫救護車的,「看來是那些傢伙有人報警啦!真是狡猾!」吳榮華苦笑道。

話說孫宇拿著幾萬塊錢走出沒有多遠,就聽見有救護車的聲音傳來,心裡冷笑道:「果然跟我想的一樣,他們一走馬上就報警,不過有什麼用呢?」

「孫宇,其實你今天不用拉著我的,那兩個領頭人都認識我,他們不敢把我怎麼樣。」薛珊瑚在路上說道。

「我不管他們認不認識你,但是我有個習慣,不喜歡把事情押在別人的身上,要是我押錯了就後悔莫及啦!」孫宇的話讓薛珊瑚心裡泛起甜甜的美味,臉上也露出了微笑。

「好吧!剛才謝謝孫大俠救了小女子,小女子無以為報,只有…!」薛珊瑚調笑道。那笑容是那麼的迷人,讓本來就準備追求薛珊瑚的孫宇一陣恍惚。

孫宇雖然拒絕了薛珊瑚,但那是在不清楚她的體質的情況下,如果他要是早點知道薛珊瑚的體質,他絕對不會拒絕吧!

畢竟這個體質真的很難找,可遇而不可求啊!雖然在這地球上這種體質沒有多大的作用。

但是離開地球到了修鍊的世界,那個時候這個體質的作用就特備明顯啦!恐怕都會出現搶人的事情。

看著孫宇那迷醉的眼神,薛珊瑚終於感覺到了心裡的一絲暖意緩慢升起,這就猶如在喜歡的人面前被對方得到肯定的答覆一樣,不是猶如,本來就是。

孫宇眼神迷醉的看著薛珊瑚,一隻手慢慢接觸她的臉頰,臉上還有剛才被濺到的血跡沒有搽乾淨,孫宇就這樣慢慢的擦拭著薛珊瑚的臉頰。

而薛珊瑚也沒有躲避的意思,她本來就喜歡孫宇,現在孫宇自己用這樣的方式表達自己的愛意,她又怎麼會拒絕呢?

隨著孫宇的手指不斷在她臉上擦拭著,殘留在她臉上的血跡也是越來越少,而孫宇的動作也是越來越慢,就好像生怕擦完了沒有抵擋擦,必須得退回來一樣。

薛珊瑚臉上的血跡被擦乾淨了,但是他的臉上卻變的更加紅潤起來,因為他現孫宇的手還是沒有收回的意思,不知道她突然想到了什麼,一下子臉色就變的通紅起來。

孫宇也是被她那熱的臉頰給驚醒,這才不好意思的收回了自己的手,「不好意思,剛才失禮啦!希望你別介意!」

「不過你真的很漂亮」孫宇一臉認真的說。(未完待續。) ?「不過你真的很漂亮!」這是孫宇自內心的話,因為她確實是很漂亮,學校里雖然沒有直接公布說誰是第一校花,但其實大家心裡都默認了薛珊瑚就是第一校花。天籟『.⒉

當然這樣的事情不好找憑據,所以也就沒法公布,但有句話說的好,「群眾的眼睛是雪亮的。」薛珊瑚就會說被群眾認可的。

孫宇也不例外,他雖然是在修真界長大的,見過很多的美女,甚至有些女人在修鍊某些特殊功法之後會變得更加的美!但是他沒有親自去接觸過。

別看他以前是一個半仙,但是要說感情經歷,他可能還不如一個有經驗的高中生,這點是別人沒法教的,只有靠自己去體會。

「哼!這麼快就學會貧嘴啦!看來你以前也沒那麼乖吧!」薛珊瑚面色紅潤的笑道。

雖然知道自己美,但是當孫宇一臉認真的說出來,薛珊瑚還是忍不住,面色變的更加紅潤起來,趕緊用雙手蒙住,眼睛也不敢再跟孫宇對視。

生怕自己的窘態被孫宇給看見了,也許這就是喜歡一個人的真實表現吧!要知道以前那麼多人誅求她,她可都沒有露出過這樣的窘態。

「這也叫貧嘴嗎?我只是實話實說而已啊!」孫宇錯愕道,他實在是不明白,「自己明明是說的實話,可是她為什麼說自己是在貧嘴呢?」

「我說是貧嘴就是貧嘴,我說了算,呵呵!」薛珊瑚見孫宇一臉傻樣,於是高興的開始了女生的拿手活—不講道理。

「額…!好吧!你說了算,不跟你瞎扯啦!等你把那些東西準備好了來找我,我會幫你的,我們先回學校吧!馬上就要放學了,等下沒有飯吃啦!」孫宇見她不講理,於是直接岔開了話題。

「我這不叫瞎扯好不好!真是不解風情,」薛珊瑚也沒有想到孫宇對女生竟然如此的不了解。

「還有,你剛才說叫我把東西準備好了再來找你,你的意思是沒有準備好就不能找你嗎?」薛珊瑚抓到了一個空子,直接瞪眼問道。

其實她心裡在想「你越是如此,我越是要讓你明白,誰叫你開始讓我那麼傷心呢?哼」

「我有這麼說嗎?我好像不是那麼熟的吧!你聽錯了,」孫宇簡直無語了,他沒有辦法,突然急中生智,來個裝著不承認,心想「反正你又沒證據,也不能把握怎麼樣!呵呵!」想到這裡臉上還露出了淺淺的微笑。

「不會撒謊就別撒,你撒謊都寫在了臉上,讓別人怎麼相信你!」薛珊瑚沒好氣的說。

「我沒有撒謊啊!」孫宇沒有底氣的說道。

「好啦!跟你開玩笑的,不說了,先去吃飯吧!」薛珊瑚高興的拉住孫宇的手就往學校走去,走了幾步才現自己的手不知道什麼時候拉住了孫宇的手。

當她看見孫宇也沒有要掙脫的意思,於是繼續拉著孫宇一直走,直到來到了學校門口才放開。

孫宇似笑非笑的看了她一眼,弄的她又是一陣臉紅,嬌嗔道:「現在還不想讓那些人知道,等我修鍊有成,到時候就算公開我也沒意見。」

「公開什麼?我們好像還沒什麼吧!」孫宇笑著道。可是他那表情誰看都知道是什麼意思,又怎麼能瞞過冰雪聰明的薛珊瑚呢?

可是女生總是喜歡好聽的話,就算明知道說的是謊話,她也喜歡聽,就像現在孫宇說的話,雖然薛珊瑚知道孫宇的意思,但是心裡還是難免會有點不舒服。

「好吧!我們沒什麼!」薛珊瑚心裡有點失落的說道。

「好了,我開玩笑的啦! 重生六零幸福攻略 我也不想麻煩上身,雖然我不怕,但是終歸不喜歡這些都瑣事纏身,那樣會耽誤很多時間,修鍊起來也會慢很多。」孫宇也是知道,如果現在公開的話,肯定會有很多人來找麻煩,他是不怕,但是會耽誤自己修鍊的時間。

薛珊瑚聽了孫宇的話,心裡總算好受了點,聰明的她又怎麼會不明白呢!於是開心道:「我們一起去吃飯會不會有麻煩?」

薛珊瑚在說這話的時候就知道,如果被很多人看見,肯定會有人要找孫宇的麻煩,但是她還是決定尊重孫宇的意思,不想讓孫宇為難,畢竟她還不了解修鍊的一些基本常識。

如果因為自己給孫宇耽誤了修鍊,那她也會心裡過意不去的。這小娘子還真會替別人考慮。

「這個沒有關係的,一起吃個飯都會有人來找麻煩,那我會讓他們知道來,不知道怎麼回去。」孫宇一臉平靜的說。

得到孫宇肯定的回答,薛珊瑚心裡還是喜滋滋的,就跟吃了糖一樣甜。

兩人各自換了衣服,下課鈴剛響,他們兩個最先出現在了食堂,兩人也沒怎麼說話,孫宇是不知道說什麼!

本就不善言辭的孫宇只顧著吃飯,而薛珊瑚也出奇的沒有話說,其他吃飯的同學一臉詫異的看著二人,總覺得二人有什麼問題,但是又說不上來,也沒有什麼證據。

「我吃完了,你吃好了沒有?」孫宇吃飽了,放下手中筷子問道。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