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見白展龍盯着他說道:“陸揚風,這裏是我聽雪閣的領域之力,和普通的領域不同,它將天地規則改變,超出了三千天道之外,任憑你再強,也休想在這片領域之內囂張。”

白展龍猙獰一笑,一副徹底吃定了陸揚風的模樣。

如果是其他強者在此,或許還真會着了白展龍的道,但陸揚風根本就沒有掌控盤古世界的規則力量,他依靠的不過是神境之力而已。

而現在他掌控了更強大的虛無之力和起源力量,這種規則的改變對他產生不了任何影響。

“手段不凡,但這依舊不是你壓制我的本錢,白千雪也依舊不可能做你們的口中之食。”

話音落下,陸揚風朝前一步踏了出去,伴隨着只聽一道支離破碎的聲音從四周傳來,白展龍引以爲傲的領域在所有人肉眼可見的目光中漸漸破碎,知道最後變成了無數碎片。

“怎麼……可能……”白展龍難以置信的看着這一幕,自己最強的依仗竟經不起陸揚風輕輕一腳,他究竟有着何等恐怖的實力?

陸揚風淡淡道:“這個世界遠遠超出你的想象,你所掌握的這點力量或許很強,但在有些人的眼中,依舊如同螞蟻。”

陸揚風並未誇大其實,身在盤古世界,所以無法知曉外面世界是何其廣袤。

就那些所謂的真神都足以輕鬆將盤古世界碾碎,更何況在真神之上還有強悍的至高神,而他們纔是整個虛無的主宰者。

如今的陸揚風對盤古世界的這些力量已經沒有了任何感覺,他更在乎的是虛無之樹,還有虛無之外究竟是什麼。

大手一揮,只見白展龍這些人忽然定格在了原地,然後他們的身體就如粉塵一般在空氣中漸漸消失,直到最後消失無蹤。

“解決了白展龍,剩下的這些人相信交給你也沒什麼問題了,我也給了小千雪一些保命的手段,所以……告辭了……”

“等一下……”

“怎麼了?”

準備離開的陸揚風扭頭,白龍飛說道:“我從一些途徑聽說寒冰王朝的古韻寒打算冰封整座王朝,她在方圓萬里之內佈置了無數大陣,而陣引據說就是……丁紫瑤!”

“哦?冰封寒冰王朝?爲何?”

“這個我也不太清楚,好像說什麼滅世劫難即將到來,從古寒開始就籌劃着這個計劃,古韻寒冰封了王朝可以在滅世之後的下一個紀元甦醒過來,這可能就是她的計劃。”

白龍飛了解的也不多,但即便如此,他也想把自己知道的一些事情提前告訴陸揚風。

“爲什麼是丁紫瑤?”陸揚風的眼中露出了一絲寒意。

“這我就不清楚了,反正說爲了實行古韻寒的計劃,她讓丁紫瑤修煉了無數仙法,這些武學仙法讓丁紫瑤性情大變,所以你就算見到她也要多加防備,我懷疑古韻寒很可能會安排丁紫瑤來對付你。”

“好,我知道了,謝謝你。”

傅少的億萬甜妻 陸揚風吸了口氣,然後轉身從他們身前消失無蹤。

看着陸揚風離開的地方,白龍飛終於是長舒了口氣,每個人都在謀算着自己或他人,而他被謀算了這麼久,如今終於算是揚眉吐氣了。

抱起白千雪,白龍飛留下了激動的淚水。

他此生最不願見到的就是白千雪受到傷害,如今自己這個唯一的女兒得以安全,還有陸揚風的庇護,他白龍飛就是死也瞑目了。

“也不知道陸哥哥會不會順利見到丁姐姐。”白千雪有些擔心的轉頭看向早已無人的天空。

“放心吧,陸師祖是最厲害的,你不用爲他擔心的。”白龍飛說道。

“嗯,我也相信他。”

此刻陸揚風已如電閃雷鳴,瞬息之間跨越萬里來到了寒冰城外的天空之上。 陸揚風環顧整個寒冰城,最後把目光停留在了古寒那座巨大的雕像跟前。

雖然只是一座雕像,但陸揚風還是感覺到了一股巨大的寒意從這雕像之中散發而出。

不僅僅只是溫度上的寒冷,還有一種來自靈魂的戰慄讓他感覺到了一種刺骨的冰冷,這座雕像就好像是活物一樣,那雙眼睛在一直盯着他看。

“死了都不老實,還真是有你的。”

雖說這座雕像透出了一股不凡的氣息,但陸揚風也僅僅只是瞥了一眼,古寒的道行雖然已經頗爲高深,但距離現在的陸揚風依舊如同雲泥之別,更何況古寒早就已經死了幾萬年,所以這雕像的氣息自然不可能對陸揚風產生絲毫影響。

來到寒冰王朝,他並未第一時間去找丁紫瑤,反而只在寒冰城外圍徘徊。

這自然是因爲他在進入這座城之前就已經察覺到了整個寒冰王朝異樣的氣息,方圓百里之內的空間就好似被改造成了一座封閉的空間,在這空間之內有着自己的規則和力量,這裏就像是一座小世界。

但這僅僅只是陸揚風的感覺,身在其中,他察覺不到其中的任何異常。

不過這纔是真正最異常的地方,因爲白龍飛的那些話,陸揚風來到這裏的時候就格外注意,如今看來,白龍飛或許並非是在誇大其詞。

古韻寒的確在預謀着一場不爲人知的陰謀,陸揚風想在見到她之前就將其弄清楚。

“陸師祖光臨寒舍,小妹不勝榮幸,咱不如進寒舍小酌一杯如何?”古韻寒的聲音傳來,陸揚風眉毛一掀,他雖未刻意隱藏自己的氣息,但一般的強者還真沒法發現他的行蹤,古韻寒能察覺到他來到了此地足以說明了此人的強大。

不過陸揚風依舊淡定如初,以他的實力,這個世界能威脅到他的已經不存在。

僅僅只是驚愕了一瞬,陸揚風便已朝前一步邁出,轉瞬間來到了巨大的殿堂之內,殿堂中央,古韻寒正負手而立靜靜的看着他。

“陸師祖,咱們上一次見面至今算起來大概也有三百多年了吧。”古韻寒的聲音和之前有所不同,清冷中多了一絲難以言喻的柔情。

陸揚風點了點頭道:“你的記性真不錯,記得當年你還只是個乳臭未乾的小孩子,想不到如今竟也成爲了掌控一方的巨擘。”

這番話倒也並非恭維古韻寒,當年的古韻寒的確還只是個十幾歲的小孩子。

那個時候執掌寒冰王朝的是他叔叔古戰,大概五十年前古戰身死,古韻寒這才接替了他的位置成爲寒冰王朝的掌舵人。

古韻寒的臉色難得的出現了一絲羞紅,陸揚風顯然是戳說中了她纔會有這種反應。

“咳咳,當年的事暫且不提,如今你來我寒冰王朝卻是所爲何事?”古韻寒的面色重新恢復了清冷。

“丁紫瑤,你不會不認識吧。”陸揚風直接開門見山,他覺得也沒必要和這個女人拐彎抹角的說話。

“丁紫瑤?倒是認識。”古韻寒說道。

“把她帶過來我看看。”陸揚風的眼神中出現了一抹寒意,壓抑的氣息瞬間充斥在了四周的空間之內。

古韻寒猶豫了一下,旋即道:“這……只怕不行,我徒兒她雖然已經出關,卻還需要一段時間的清修,所以……不能打擾到她。”

“是嗎,那如果我偏要打擾呢?”陸揚風的語氣出現了一抹森然,恐怖的氣息朝四周震盪而去,古韻寒的眼中出現了一絲凝重,但她的眼中卻依舊有着一抹堅定。

“陸師祖,我知道你很厲害,但我想你要見丁紫瑤也一定想要保護她的生命安全,所以我勸你萬萬不可衝動,不然我無法保證她現在的生命安危。”

古韻寒的話古井無波,其中卻也透着一股前所未有的自信。

她既然敢主動叫陸揚風進來,自然也是做好了完全的準備,現在只不過就是她所有準備中的第一環而已。

“你是在威脅我,對嗎?”陸揚風冷冷的看着她。

“威脅不敢,這個世界也根本沒人能威脅到陸師祖您,晚輩也只是想懇請您在此幫我寒冰王朝一個忙。”古韻寒說道。

“說。”

“紀元大劫即將到來,整個盤古世界只怕都將不復存在,我寒冰王朝想要在這大劫下尋找一線生機,陸師祖宅心仁厚,我想您不會不會答應。”

陸揚風沒有說話,他靜靜的看着古韻寒。

“想要抵擋這滅世之劫,普通手段根本行不懂,但如果陸師祖出手,我相信就一定可以擋住劫難來保我寒冰王朝。”

古韻寒死死的盯着陸揚風,此事關係到整個寒冰王朝的生死存亡,她不得不慎重待之。

“幫你,我能得到什麼好處?”陸揚風問道。

實際上他是故意這麼問的,他只是想從古韻寒口中聽出整件事情的大概線索。

“我可以確保丁紫瑤的絕對安全,不僅如此,我還可以告訴你兒子陸千的線索。”古韻寒的話讓陸揚風瞳孔猛然一縮。

自己一直想去仙界不就是爲了陸千嗎,古韻寒竟知道陸千的線索,這代表着她能去仙界,還是她有其他手段可以聯繫到仙界?

不等陸揚風說話,古韻寒接着道:“陸師祖千萬別想着用搜魂什麼的手段,我已將這一部分記憶封存了起來,強行搜索會徹底破壞它們,我相信您也一定不想看到這種結果吧。”

古韻寒的確是準備充分,連陸揚風都不得不佩服這個女人思維的縝密。

陸揚風深吸了口氣,“你要讓我做什麼?”

說實話,如果不是她後面那句話,陸揚風早就已經動手了。

古韻寒的眼中出現了一絲興奮,她期盼準備已久的事情終於迎來了希望,這些東西果然能讓陸揚風爲她所用。

“我族準備萬年的寒冰大陣將會冰封寒冰王朝,只是大陣缺少陣引,到時候我需要你做陣引來引導大陣的啓動。”

“你既要我來做陣引,那你控制丁紫瑤又想幹什麼?”陸揚風冷冷的問道。 如果古韻寒的真正目的是在他自己身上,那她控制丁紫瑤一百多年卻沒有任何行動,這豈不是詭異的很。

換做任何一個人,只怕都早已拿着丁紫瑤去雲山宗找陸揚風談判了。

古韻寒非但沒有,她反而是在等陸揚風來了這裏才說這件事,這豈非是一大怪事?

不過陸揚風依舊是不動聲色,他問道:“你怎麼知道紀元大劫即將到來,寒冰大陣又如何能抵禦住這等浩劫之力?”

實際上陸揚風很清楚古韻寒口中的紀元大劫是什麼。

無非就是真神乾、真神兌將要降臨盤古世界,屆時這個世界的力量根本阻擋不住兩大真神的力量。

只不過陸揚風早已和六道仙人制定了計劃,所以古韻寒口中的浩劫根本就不存在。

古韻寒說話絲毫不慌,她淡淡道,“早在十萬年前,我們寒冰老祖古寒就已預測到了這次即將到來的滅世之劫,我們寒冰王朝用十萬年的時間籌備,所以你根本不知道這一切對我們意味着什麼。”

“意味着你想用丁紫瑤來當陣引來啓動寒冰大陣?”

陸揚風的話讓古韻寒面色狂變,但那種變化也僅僅只是一瞬間,她很快又恢復了平靜。

“陸師祖說的話晚輩聽不太懂呢。”古韻寒的語氣忽然變得溫柔,溫柔的眼神中帶着一絲任何人都無法抗拒的魅惑。

這一刻的古韻寒好似變成了一個絕世美人,她的一言一行,她的一舉一動都有一種難以言喻魅力。

任何男人在這等魅力之下只怕都得拜倒她裙下。

但陸揚風卻是個例外,他的目光依舊堅若磐石,他的情緒依舊古井無波,他依舊在以一個毫不改變的目光看着古韻寒。

“丁紫瑤纔是真正的陣引,我說的對嗎?”

“陸師祖說笑了,那個女孩子天賦是不錯,但又有何資格做陣引呢,也只有陸師祖纔有資格啓動這座曠世大陣了。”

古韻寒朝陸揚風一步步走來,媚眼如絲的她帶着絕世的容顏侵襲着陸揚風的靈魂,只可惜她這一招的確是用錯了人。

在她邁出第三步的時候,陸揚風右手忽然朝前一抓,一股難以形容的恐怖力量讓古韻寒離開了地面。

不僅如此,四面八方更是傳來了億萬噸的恐怖壓力,古韻寒只覺自己的身體差點在這恐怖的壓力之下爆開。

“別挑戰我的耐心,先告訴我丁紫瑤在哪裏,然後再說說我兒陸千的事情,否則我讓滅世大劫現在就降臨到你寒冰王朝。”

此刻陸揚風動用的是虛無之力,那是足以將空間都腐蝕成虛無的恐怖力量。

古韻寒同樣也意識到了陸揚風身上蘊含的那種爆炸力量,可她還是沒有慌張,她反而在笑。

“陸師祖,你果然強到離譜,但這也正是我們寒冰王朝需要的!”

“你似乎感覺不到害怕!”

“當然,爲了讓寒冰王朝躲過這次滅世之劫,只好得犧牲陸師祖了。”

古韻寒的話音一落,陸揚風突覺四周天地瞬間變換,一股異樣的氣息從四面八方傳來,陸揚風突然感覺到了自己體內的力量竟在朝外緩緩流逝。

這一發現讓他感到了一絲駭然,以他的實力,即便是真神也難以做到這一單,古韻寒究竟在此地做了怎樣的手腳。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