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見那隻爲首的雌性精靈又飛到了貝利和馬雷古跟前:“不好意思,又來打擾兩位,剛纔你們確定是看到一羣地精向着那個方向跑去嗎?”

貝利和馬雷古都堅定的點了點頭。

爲首的雌性精靈感到十分困惑:“奇怪啦,以地精的速度應該跑不遠呀,怎麼沒看到他們,這羣狡猾的地精不知道躲到哪去了?”

發完了牢騷的雌性精靈率領着一衆精靈只好向着來時的路飛去。

又過了一會,貝利覺得可以了,便用自己的精神之力對異度空間裏的地精們傳音道:“史瑞克,你們可以出來了,精靈一族已經走了!”

從異度空間卻傳來了史瑞克懶洋洋的聲音:“狼大哥,我們地精一族經過商量,決定把這個異度空間作爲我們地精一族永久的領地!”

“什麼?”貝利驚呼道。“不行,我會用魔法把你們都轉移出來的!”

史瑞克卻一副悠閒自得的樣子:“你現在自認能把我們請出去嗎?那你試試看吧!”

貝利聽史瑞克這句話含有極大的挑釁成分,不由得十分憤怒,這個異度空間可是馬修爺爺臨死的時候傳給我的,怎麼可以許可別的人輕易踐踏。

貝利利用精神之力開始探索整個異度空間,他要看看地精們有什麼本事感對自己進行挑釁。 貝利用自己的精神之力探索着整個異度空間,發現竟然遍尋不到地精一族的身影,他不禁感到大爲疑惑,可是當他繼續釋放精神之力的時間,他看到了在異度空間的地面之上有着無數的小突起。

他仔細一看纔看出來,原來是一個又一個鬆軟的土包,其中有幾個土包還在不斷的上升,他用神識探索了過去,原來如此,地精們正在自己的空間之中挖洞。

這時貝利 突然想到馬修爺爺在臨死前把他的記憶之識封存於貝利和馬雷古的腦中,於是貝利用神識感知着自己腦中的記憶之識,獲取着關於地精的有關信息。

地精:矮小但卻十分狡猾的生物,他們的大腦特別發達,有着高深的智慧,挖洞和採礦那絕對是一流的好手,他們有着對發明創造近乎瘋狂地愛好,除了挖洞和採礦,剩下的時間他們都用在發明創造上。

他們的智慧需要一種叫做“火蝴蝶”的礦石來增長和維持,否則他們的智慧是會很快的退化的。

貝利又查看了關於“火蝴蝶”的記載:“火蝴蝶”礦石,相當稀有,只有精靈族擁有,精靈一族生下來是沒有翅膀的,他們的翅膀需要用“火蝴蝶”來催生,他們到了成年之後就會吐出厚厚的繭,他們作繭自縛之前,背上都要背一塊“火蝴蝶”,然後再作繭自縛。

在繭中的精靈將進入爲時一年的半休眠期,精靈在繭中會不斷用背部摩擦“火蝴蝶”以此來催生翅膀的形成。即使這樣仍然有很多的精靈沒能破繭而出,死在自己做的繭裏。

貝利看完這些存留在記憶之識裏的資料才恍然大悟,原來是這樣,地精和精靈同樣需要“火蝴蝶”礦石,所以才發生了剛纔那一幕。

貝利傳音給異度空間之中的地精們:“史瑞克,你們可以呆在裏面,但是你們想想,你們就永遠不出來了嗎?“火蝴蝶”你們也不需要了嗎?”

地精首領史瑞克一聽到“火蝴蝶”腦子立刻就大了,對呀,剛纔爲了躲避精靈族的追殺,一時匆忙就來到了這個異度空間進行躲避,但是百密一疏呀,竟然把“火蝴蝶”的事情給忘了。

地精首領史瑞克立刻說道:“狼大哥,你放心,我們絕對不會故意刁難你的,你對我們地精一族有救命之恩,我們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我觀察了這個異度空間,發現這個異度空間自創建以來還沒有被人使用過,我覺得這個異度空間還有很大的發展空間。

所以請你放心,有我們地精一族在這裏,肯定會把異度空間的功用完全發掘出來,但是作爲交換條件就是我們地精一族給你開發異度空間不能白乾吧!所以我們經過商議,決定用我們辛勤的勞動來換取“火蝴蝶”礦石,你看怎麼樣呢?”

貝利心裏在想:這些狡猾的地精分明就是看上了自己異度空間這塊肥肉,咬住不放,所以就改了個好聽點的說法讓我答應他們,其實這麼一想,坐收漁翁之利的還是他們。

不過轉念一想,還有什麼更好的辦法嗎?他們躲在地洞裏我也拿他們沒有辦法,反正異度空間很大,閒着也是閒着,不如就讓給他們去打理,他們要是有什麼圖謀不軌的地方當然也別想得到“火蝴蝶”了。

貝利傳音給史瑞克:“史瑞克,好吧!我暫且相信你,空間就交由你開發,但是空間只能是越來越好,你別給我弄得一團糟!”

史瑞克爽快的答應了貝利的要求,畢竟自己處在被動地位。

誰想貝利的這個勉爲其難的決定給他以後的路帶來了很大的幫助,地精一族到最後成爲了貝利強大的後盾,這都是後話了,我們先說眼前。

貝利和史瑞克商議完,覺得還是先去地精一族那裏要一些“火蝴蝶”礦石,因爲他可不想空間中養一羣地精白癡。

於是貝利和馬雷古商量先去精靈一族走一趟,先把眼前的問題解決掉再說。

經過詢問史瑞克得得知了精靈一族之所在,便和馬雷古向着地精一族的領地走去。

他們走了不遠的一段路途,來到了一處山崖邊,站在山崖邊可以俯瞰整個迷蹤森林,巨大的森林即使站在崖頂還是一眼望不到邊,密密麻麻的樹木連成一片無邊無際樹的海洋。

聽史瑞克說精靈一族就住在崖底,貝利站在無比陡峭的山崖向下望去,即使冷靜如他也是不由得一陣膽寒,下面的崖底根本就看不到,越往下越是模糊一片,最下面一段山崖完全被白茫茫的霧氣所遮蔽,神祕的讓人能感覺到它的危險氣息。

馬雷古看貝利朝崖底望了一眼,自己也躍躍欲試,但是馬雷古只看了一眼,立刻被嚇得倒退了好幾步,趴在了地上:“我的媽呀,這麼深的懸崖我們怎麼下去呀!我看了一眼就暈的想吐了!”

貝利看了一眼馬雷古,之後無奈的搖了搖頭,看來尋找勇敢之心真的很有必要,一隻老虎的霸氣威嚴在馬雷古身上可一點也看不出來。

貝利安慰着馬雷古:“別急,總會有辦法的!”

貝利說完仔細的觀察起四周來,雄偉陡峭的山崖巍然屹立,山崖的後面是一個峭壁,峭壁上生長着一些樹藤,看那樹藤還不細呢,足有小樹一般粗,於是貝利眼前一亮,對!就用樹藤!

貝利和馬雷古來到那面峭壁面前,用爪子和牙齒撕扯着,最後兩個人一塊用力,終於把一條長長的樹藤扯斷。

他們找到一個巨大的石頭,感覺可以支撐自己二人的重量,於是就把樹藤綁在了巨石上,之後用牙齒扯動樹藤,以確認已經固定好樹藤。

然後馬雷古用牙齒咬着樹藤一點一點移向崖邊,貝利則咬着一段樹藤抵在巨石後面,憑藉巨石的力量一點一點鬆開樹藤,而另一邊的馬雷古則用牙齒咬着樹藤,四隻爪子也抓緊樹藤,一點一點向山崖底滑下。 貝利和馬雷古先後從樹藤上攀爬而下,崖底映入他們眼簾的是一個夢幻般的樹林,這個樹林的樹木都不是很高,卻有着斑斕的色彩,樹木上熒光點點,閃爍着夢幻般的色彩,彷彿置身仙境一般。

貝利和馬雷古沿着森林走下去,入眼的花花草草都是他們不曾見過的,不愧是精靈一族,他們和大自然密不可分,他們崇尚愛就是一切,愛是永恆的。由於他們有着相當長的生命,所以精靈一族總是在細細品味着人生,他們甚至願意花更多的時間觀看花開花落,傾聽小溪的聲音,和各種小動物玩耍。

他們來到一個結界面前,結界左右分別有兩個精靈衛兵守護,精靈衛兵看到一隻狼和一隻虎來到這,一名精靈衛兵立即上前阻止道:“你們是什麼人,竟敢擅闖精靈聖地!”

貝利上前一步:“麻煩你通報一下你們的女王陛下,就說上次我們有過一面之緣,我們是特地來拜訪她的!”

兩個精靈衛兵走到一塊,其中一個把嘴湊到另一個的耳邊,小聲嘀咕着什麼,一會兒,那個出面阻攔的精靈衛兵說道:“好吧!你們先在這等一下,待我稟報女王陛下!”說完,他走向那個結界,用手指在結界上畫了一個奇怪的符文,然後身體消失在結界當中。

一會兒,那個精靈衛兵出來了,對着他們說:“你們可以跟我來了,女王陛下有請!”

於是貝利和馬雷古便跟隨精靈衛兵進去了結界當中。

他們進入結界,轉迅間就來到了另一個天地,這裏的樹木顯然比結界外面的樹木要粗壯高大許多,在每一顆樹的頂部都有一個橢圓形的小木屋,小木屋都用五顏六色的花藤纏繞,時不時能聞到淡雅的花香。

他們隨精靈衛兵來到正中的一顆大樹底下,只見這顆大樹顯然比之前經過的那些樹木還要大,樹頂的木屋也要大了兩倍左右,這個木屋顯得就金碧輝煌了許多,木屋用很多五彩閃爍的珍珠包裹,有一股優雅高貴的氣息。

那個精靈衛兵對着樹頂喊道:“女王陛下,他們已經帶到!”

一個優雅悅耳的女生想起:“恩,好吧!你可以下去了!”

那個精靈衛兵走後,精靈女王出現在樹屋門口,帶着一絲平和之氣望着樹下的貝利和馬雷古,然後輕移蓮步,緩緩扇動身後那對透明的翅膀,徐徐落下。

貝利和馬雷古癡癡地看着從天而降的精靈女王,猶如天女下凡一般,這次再次見到精靈女王又和上次不同,上次的精靈女王身着便裝,顯得優雅脫俗,而這一次精靈女王身着一件淡紫色的連衣裙,裙襬隨着微風徐徐飄動,襯托精靈女王那淡紫色的花環,雍容典雅當中又有一股雖然平和卻不容侵犯的**。

精靈女王永遠保持一份淡雅的笑容,散發着母性的光輝,貝利看着她,心中有一股暖暖的感覺,這感覺就像是躺在母親環抱中的孩子一樣。

珍瓏 “你們好,上次匆忙問路之下沒有多待停留,有失禮儀,你們不要見怪!”精靈女王竟然以一種平易近人的語氣跟他們交談着,這讓貝利又對她增加了幾分好感。(要是精靈女王知道她所追殺的地精們都躲在貝利的異度空間中,一定會氣得吐血)

“女王陛下嚴重了,我們也只是舉手之勞而已,其實我們來這裏是想詢問關於“火蝴蝶”礦石的事。”貝利說道。

精靈女王顯然有些驚訝:““火蝴蝶”,你們竟然知道“火蝴蝶”的存在?”

這時候貝利說道:“我們也是聽族裏的長老說的,也沒有見過這種礦石的樣子。”

“那你們詢問這種礦石是爲了什麼呢?”

“我們。。。。。。”就在貝利難以啓齒之際,只見一個精靈衛兵急急地跑了過來,單膝跪地對着精靈女王道:“女王陛下,不好了,黑暗精靈又一次偷襲生命之樹,我們的族人又是損失慘重!”

只見精靈女王一副憂愁之色道:“這可惡的黑暗精靈,接二連三的進行破壞,擾得我們終日不得安寧,爲此我們真是損失慘重,狼族和虎族的朋友你們先在這裏稍等片刻,我要去生命之樹那裏一趟!”

貝利看精靈女王愁容滿面,知道這所謂的黑暗精靈對他們來說應該是巨大的威脅,他不由得心想:如果我替精靈女王把黑暗精靈收拾掉的話,那得到火蝴蝶礦石應該就是輕而易舉的事。

想到這,貝利隨即應道:“女王陛下,精靈族有難,我們既然來到這來,就不能袖手旁觀,請讓我們盡一份微薄之力吧!”

精靈女王聽到貝利這麼說,心想:等的就是你這句話,於是也就不再客氣:“那就有勞兩位朋友了,我先代表精靈族謝過二位了!”

“不必客氣!”於是一行人在精靈女王的帶領下,來到了生命之樹之所在,只見大批的精靈站在生命之樹前面,而對面站着一羣皮膚黑黑的精靈,想必就是黑暗精靈了。

精靈族左右兩邊站着數名弓箭手,他們都拉滿弓,蓄勢待發,而正中間站着精靈劍士,劍士後面站着魔法師。

黑暗精靈與精靈族的陣型基本一致,只不過他們中間站着的手持巨斧的野蠻戰士,雙方戰士一觸即發。

這時候精靈女王走到隊伍前面,對着黑暗精靈的女王發話:“黑吉娜,當初生命之神和愛神用自然之手和真愛之心創造了我們兩姐妹,就是讓我們以愛的名義令精靈一族龐大起來,可是你老是想着一己私慾,想要得到生命之樹的心臟,以達到你進化成天使的野心,你不能這樣,咱們姐妹要爲了全族的利益着想!”

“住嘴吧,瑪奇朵,你是在教訓我吧!你有什麼資格教訓我,爲什麼生命之神和愛神對你如此寵信,對我卻冷漠如冰,嚴苛謹行!”黑吉娜一副憤怒的表情。

“黑吉娜,不是生命之神和愛神寵信我,而是我爲了全體精靈族着想,率領着光明精靈不斷的壯大着,咱們姐妹的一言一行神明自然都看得見,我只是履行了我作爲精靈女王應盡的職責。而你沒有做到。”

“夠了,你只不過是在變相的炫耀你自己而已,黑暗精靈們,聽我的號令,給我上!”

瑪奇朵搖了搖頭,看來一場惡戰在所難免,罷了,她已經給過黑吉娜很多次改過的機會了。

瑪奇朵手一揮,精靈族衆們立刻向着黑暗精靈發動起全力的一擊! 光明精靈與黑暗精靈交戰在一塊,無邊的戰氣蔓延整個戰場,光明精靈個個奮勇殺敵,此刻每一個光明精靈都有着誓死保衛家園的決心。

黑暗精靈也不甘示弱,揮動着手中的武器負隅頑抗,個個面露猙獰之色。

黑吉娜一個縱躍,來到瑪奇朵面前,迅速從背後抽出一把雙手劍,兇狠的看着瑪奇朵,可見黑吉娜是專修劍術的,如果是一般人能夠拿起雙手劍都很困難,更不要說把雙手劍舞動的密不透風了。

然而黑吉娜卻做到了,雖然是柔弱的女性,但是她舞動雙手劍顯然遊刃有餘,而且招招是殺招,她完全被仇恨矇蔽了雙眼。

這邊瑪奇朵手拿一根魔法手杖,左右揮舞以抵擋黑吉娜猛烈的攻勢。防多攻少。

貝利和馬雷古更是異常興奮,因爲畢竟很久沒有打鬥了,他們都感到手癢難耐,他們兩個都是以速度著稱的,一狼一虎在戰場上奔跑着與黑暗精靈周旋着,並伺機而動,用他們那鋒利的爪子給予敵人致命的一擊。

在一狼一虎的強烈攻勢下,黑暗精靈顯得有些手忙腳亂,因爲在貝利和馬雷古鋒利的爪子和尖銳的牙齒面前,黑暗精靈顯得如此的笨拙。

黑暗精靈節節敗退,死傷慘重。

這邊黑吉娜和瑪奇朵纏鬥在一起,黑吉娜看到自己的族人紛紛倒下,心裏已經有些顫抖,可臉上卻是變得更加的兇橫異常。

“瑪奇朵,你好卑鄙,竟然請來一狼一虎助戰,我就是死也要拉着你!”黑吉娜憤恨的對着瑪奇朵說道。

瑪奇朵則完全用她那包容之心體會着一切,即使黑吉娜劍劍是殺招,她卻始終沒有恨過黑吉娜,因爲她深知,就是自己在生命之神與愛神面前表現的太過於優秀,所以才顯得黑吉娜過於平凡。

她十分後悔,如果當時自己表現的笨一點的話,也許現在她和黑吉娜還是好姐妹,光明與黑暗可以融洽的生活在一起。

可是願不由人,黑吉娜的私心太重,仇恨太重,思想變得偏激,導致直到現在黑吉娜的仇恨只能是越陷越深無法自拔。

瑪奇朵真誠的看着黑吉娜:“黑吉娜,結果已經很明顯了,你還要戰下去嗎?大局已定,你還是投降吧,我們還是好姐妹,我們可以一塊統治精靈族,不分彼此!”

黑吉娜也知道大局已定,但是她看到自己的族人損失慘重,憤怒的火焰將她燃燒殆盡,只見她手中雙手劍爆出一道劍芒,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刺向瑪奇朵,瑪奇朵想要躲閃可誰想她的身後有一個黑暗精靈手拿巨斧也向她劈來。

在雙面遇敵的情況下,瑪奇朵只好揮舞魔法手杖,魔法手杖閃耀出耀眼的光芒:“瞬間移動!”

瑪奇朵瞬間便從危險之下轉移。

黑吉娜無法收住攻勢,朝着那個手拿巨斧的黑暗精靈刺去,那個黑暗精靈見瑪奇朵突然消失,也是來不及收住攻勢,硬生生與黑吉娜來了個硬碰硬。

一陣刺耳的金屬交鳴之聲,黑暗精靈的巨斧在與黑吉娜的雙手劍相碰的那一刻,斷爲兩截,雙手劍直直刺進了黑暗精靈的身體裏。

黑吉娜的雙眼血紅,用一隻腳踩在黑暗精靈的身上拔出了雙手劍,黑吉娜看着染滿鮮血的雙手劍,更加的失去了理智,她瘋狂的吼道:“瑪奇朵,我要殺了你!”

說完她的身體爆發出一道黑芒,雙眼蒙上了一層黑氣,妖氣凜凜的環顧四周,尋找着瑪奇朵的身影。

她看到瑪奇朵,迅速的迎了上去,這時候貝利從黑吉娜的背後一爪爪在黑吉娜的後心,黑吉娜只顧着殺死瑪奇朵,根本沒有顧及到這背後的一擊,而貝利這一爪之力竟然令黑吉娜倒飛了出去,黑吉娜的身體斜斜的撞在一棵樹上,嘴角流出一抹鮮血。

貝利用精神之力發出一隻玄冰箭,想結束黑吉娜的生命,玄冰箭帶着一縷幽藍色的光芒飛速的向着黑吉娜射了過去。

這麼快的玄冰箭,她躲無可躲,必死無疑了,貝利心中想到,終於幫瑪奇朵女王消滅了黑暗精靈。

但是事事總是出乎人的意料之外,就在玄冰箭就要射中黑吉娜的時候,一個熟悉的身影竟然擋在了黑吉娜的面前,受傷倒地的黑吉娜半擡着身子,雙眼充滿了一絲震撼和一絲柔和的光線。

瑪奇朵竟然用自己的身體擋住了玄冰箭,玄冰箭深深地刺入了她的心臟,箭翎還露在外面,發出微弱的淡藍光芒。

貝利迅速跑了過去:“女王陛下,你這是何必呢!”貝利雙眼閃過一絲水潤之色。

瑪奇朵躺在地上,艱難的擡起頭:“我本來以爲我真的可以殺死黑吉娜,但是當那把箭迅速飛向毫無還手之力的黑吉娜面前時,我還是動容了,姐妹怎麼可以互相殘殺呢?我在一瞬間彷彿明白了一切,戰鬥是無休止的,難道非要至死方休嗎?”

黑吉娜心裏有一絲感動萌生,但是嘴上還是不饒人:“瑪奇朵,你以爲這樣我就會感謝你嗎?休想!”

貝利怒極反笑:“黑吉娜,你太過分了嗎?你知道嗎?瑪奇朵的時間不多了,當玄冰箭射中她的心臟,玄冰箭本身就會迅速凍結她的心臟,你擁有世界上最好的姐姐,難道你還不能醒悟嗎?”

黑吉娜身心一震,什麼?這麼說她是在冒死救我嗎?,黑吉娜看向瑪奇朵,看着瑪奇朵還是一臉坦然的看向她,瞬間,淚水便流了出來“瑪奇朵,你怎麼這麼傻!”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