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只見,官翰山掙扎着站了起來。他雙手凝聚着‘蒼穹’、‘瀚海’二色刀氣。此時,正一臉憤怒的盯着歌沐天。

方有藍搶前一步,道:“官堂主,我勸你不要輕舉妄動。你中毒已深,勉強運功只會讓毒性發作的更快。”

“官… …官某今日就算死也不會讓你們的陰謀得逞!”官翰山一字一句正色道。

火煞神快步上前,喝道:“官翰山,你已是強弩之末,就讓我來了結你!”

歌沐天忽的攔在火煞神身前,喝道:“煞神暫且退下,官翰山由我來應付。”

“着!”

二人說話間,官翰山已殺至眼前。

歌沐天閃身一避,冷冷道:“身中劇毒,還要呈兇?官翰山,我看你是老糊塗了。”

“就算今日便是我官翰山的死期,我也要你等陪葬!”官翰山喝道,反手一掌,直削歌沐天。

歌沐天身形一沉,已然輕鬆避開。

官翰山中毒已深,現下他所使出的每一招皆只有平日裏的三分功力。

四十招過後。

官翰山氣喘如牛,顯然已經後繼無力。

“官翰山,你的大限已至!”歌沐天喝道。左掌一翻,已緊緊掐着了官翰山的脖子。

他發力一提,赫然便將官翰山凌空提起。

官翰山仍想出招。怎奈‘鎖清秋’毒性發作。丹田之內一震激盪。一時間,半分內力也聚不起來。

“官翰山,我不會殺你。我要你身敗名裂!”歌沐天冷冷道。

只見,他右掌赫然聚起金色刀氣。猛然進招,掌鋒不偏不倚,正刺在官翰山丹田之上。

官翰山只覺丹田一震絞痛,內力迅速外泄,臉色鐵青。

歌沐天冷冷一笑,左掌一鬆,便將官翰山重重的摔在了地上。

官翰山掙扎着想要再爬起來。可渾身上下盡使不出一絲力氣。

“哈哈,官翰山。你的武功已盡數教我廢去。以後,你這堂堂的正道武林盟主便是廢人一個了!”歌沐天笑道。

反觀官翰山,臉色煞白,似是瞬間蒼老了十歲。原本悠然自若的神態早已蕩然無存。

一代強者,就此隕落… …

歌沐天出手狠辣,在場衆人無不心寒。 這一幕,被木天恆等人瞧見,如將他們瞬間從天堂拉地獄,打擊得體無完膚。

木天痕氣得頭髮都快冒煙了,一口老血差點就噴了出來。

眾神更是大驚,不知道木白剛才對火麒麟說了什麼,會把他嚇成這樣。

……

「萬年之後,本尊便會歸來,你靜候便是。」木白略微一揮手。

那火麒麟聞言,驚喜無比的一點頭,身體逐漸退化成天龍的變身形態,又漸漸變成了木奇瑞的樣子。

此時,他已經陷入重度昏迷,渾身看不見一絲完整皮肉,身子直朝地面墜落。

那些內族的人,都傻了眼,還沒從極度反差中回神過來,竟一時忘了去接住木奇瑞的身子。

……

很快,木白的神色就恢復了正常,剛才的事情什麼都記不起來,就像是做了一場奇怪的夢。

「你剛才幹了什麼?」木白大驚的問道。

幻夢微笑道:「沒什麼,總之這場比試你贏了。」

「贏了?」木白臉色一怔。

「那內族的人主動認輸了?怎麼可能?」

「他到底是什麼怪物,剛才明白可以擊敗外族的傢伙,為什麼要認輸呢?」

眾神一片嘩然,討論得甚是激烈。

木白微鬆口氣,身子輕飄飄地落在木蒼陽等人身前。

不敢相信,剛才要不是火麒麟主動認輸,自己現在就連骨灰都找不到了。

木蒼陽一臉震驚道:「你剛才對那內族的人說了什麼,他怎麼可能主動認輸?」

眾神一臉驚奇的盯著木白,很想知道答案。

木白微笑道:「這個不能告訴你們。」其實,是連自己都知道,只能如此敷衍。

寒煙和迪拉兩人從人群中衝出來,撲入木白懷裡,一陣啜泣,剛才著實為木白受驚不少。

木白安慰道:「我現在不是沒事了嗎,以我的實力,沒人能夠傷得了我的。」

……

良久之後,內族的人才回神過來。

一名青年沖入比武戰場中心的巨坑底下,頓將木奇瑞的身子從中抱了出來。

木天痕怒氣沖頂,但也只能等木奇瑞清醒過來才能弄明白他認輸的原因,一擺手道:「先送他回去療傷。」 (本週全面爆發!每日三更至少!敬請期待!希望讀者朋友們鮮花,票票,收藏給力!謝謝!)

ωwш●тт κan●C〇

歌沐天冷冷的站在衆人面前。

血,直從他的掌緣滑至掌鋒,滴落。

官翰山的血。

當今武林盟主的血。

可現下,當今武林盟主官翰山卻已成了一個廢人。

沒了這身絕世武功,他還算是武林盟主嗎?

衆人看着歌沐天便像看着一個自十八層地獄而來的惡鬼一般。

這時,方有藍很適時的站出來道:“各位放心。只要歸降本教,我教定不會怠慢。而且,我方某在此許諾,只要歸降本教者,這‘鎖清秋’的解藥在下自當雙手奉上。”

半晌。

一道清瘦的人影自人羣之中狼狽走來。

“我… …我願降。”那人道。

只見,此人生的面容消瘦,身形亦是骨瘦如柴。

他便是‘江湖第一樓’歸雁樓的樓主——楊顏浩。

歌沐天見狀,直笑道:“哈哈哈哈,楊樓主果然識時務。方老弟,賜藥。”

楊顏浩踉踉蹌蹌的走至方有藍身邊,方有藍立時上前相扶,道:“從今以後,楊樓主便是我蛇月神教的朋友。”

“給… …給我解藥吧。”楊顏浩道。

方有藍自懷中掏出一個白色陶瓷小瓶,取下紅色緞子團成的蓋子,倒出了一粒黑色的藥丸。

“楊樓主,請。”方有藍道。

楊顏浩立時像抓住一根救命稻草一般,搶過藥丸便一口服下。

待得調息了一會,楊顏浩的臉上漸漸有了血色。

“各位不用擔心,我歌沐天說話算話。只要歸降,便有解藥。”歌沐天喝道。

忽然,楊顏浩徒然一掌直劈頭蓋臉的向歌沐天打來。

楊顏浩既然是天下第一樓的樓主,功夫自是十分了得。一手‘易正八卦掌’練得如火純青。

歌沐天似是早已料到楊顏浩有此一招,也不發招抵擋,只是冷冷道:“楊樓主,你真的令我太失望了。”

只見,火煞神轉眼間竟已攔在了楊顏浩身前,直喝道:“詐降?該死!”

他掌中火勁翻滾而出,一雙肉掌赫然便已轉爲血紅色。

“着!”

火煞神大喝一聲,雙掌翻飛。頃刻間,便與楊顏浩對了五掌。

一拼之下,優劣立分。

楊顏浩節節敗退。

火煞神雖已佔了上風,卻也不趁勢而追。

楊顏浩踉蹌站定,喝道:“要我楊某歸降你等邪魔外道?簡直妄想!”

說罷,挺掌而上。

忽然,一道身影悄無聲息的已至楊顏浩身後。

當楊顏浩察覺的之時,忽覺背心一涼,一股**的感覺立時傳遍全身。直教他手腳皆不聽使喚,緩緩的倒了下去。

此時,方有藍正一臉陰沉的站在楊顏浩身後。

“楊樓主,我既然能夠救你,便也能夠殺你。”方有藍冷冷道。

楊顏浩一臉驚恐的看着方有藍,雙脣微微顫抖,可卻說不出話來。全身不自覺的抽搐起來,他只覺五內似是要炸開了一般。

忽然,楊顏浩的身體上直冒出陣陣青煙。只見,他的身體竟像三月的冰雪一般,竟慢慢融化開來。

不多時。

地上只留下了一襲衣衫。

楊顏浩的衣衫。

可他卻已化作了一攤血水。

就連骨頭也沒有剩下。

衆人見狀,無不心驚膽寒。

“看到了吧?若還有人膽敢詐降,這便是他的下場!”歌沐天指着地上的血水喝道。

半晌。

渤海派掌門攜着海沙幫幫主緩緩的從人羣之中走了出來。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