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現在,她收到的是真金白銀,不怕東瀛人耍賴。

當然,前提是得贏,輸了,她不說傾家蕩產,元氣大傷那是肯定的。

「顧銘……」

蘇曼看著顧銘,祈求顧銘一定要給力,一定要贏,只要顧銘能贏,她什麼都願意。

至於那些重注押平山誠也贏的人,當然不是這樣,紛紛叫囂道:「殺了他!殺了他!!」

他們迫切想讓顧銘死,誰攔著不要顧銘死,他們就要跟誰急眼。

相對的,平山誠也要是沒有殺死顧銘,他們會把氣撒在東瀛人頭上。

如何,一會自有分曉,現在,重頭戲來了。

甲板上。

平山誠也活動了一下他健碩的身軀,一邊活動一邊說:「又讓你多活了半個小時,你應該感謝八岐大神,你今天不是毫無意義的死,死得還有一點價值。」

他口中的價值,是指顧銘臨死還替他們賺錢。

顧銘也是如此覺得的。

不過,他卻是沒說是哪路神仙保佑,而是告訴平山誠也,「你也算廢物利用吧!!」

侮辱!

前所未有的侮辱!!

生平第一次,他從別人口中得到廢物這樣的評價。

他已經忍了不了了。

出招。

全場沸騰。

至於原因,自然是平山誠也動手聲勢驚人,有千鈞之勢。

不負賭船上第一高手之名。

看到這一幕,不少參賭的東瀛人高~潮了過去,面紅耳赤,激動異常。

他們是梭哈,賭上了一切。

那些沒有梭哈的人,則是捶胸頓足,後悔異常,感慨還是膽子小,押得少,否則他們也要梭哈。 他們從聲勢判斷。

認定顧銘接不下平山誠也這一拳。

也有識貨之人,見平山誠也出手,便知道平山誠也實力不俗。

當然,具體如何需要交手才知道,才能判斷出平山誠也的勁道修為有多深。

但是,這並不妨礙他們做結論,他們得出來的結論是,今天顧銘想贏,非常艱難。

保鏢把他的判斷告訴卡捷琳娜。

卡捷琳娜沒有說話,湛藍色的眸子目不轉睛的看著顧銘。

她跟顧銘僅是昨晚才見過一面,但顧銘卻給她留下了極深的印象。

昨晚回去,她在網上不知道看了多少有關顧銘的報道。

越看,她越覺得這個男人不一樣,以前她從未見過這樣的男人,從未見過如此神奇的男人。

直覺告訴她,顧銘今天會給她驚喜,她期待著。

甲板上。

平山誠也全力出手。

明勁暗勁同時爆發,攜帶有毀滅一切的威勢。

沒有任何花招。

在絕對的實力面前,技巧顯得那麼蒼白無力,唯有旗鼓相當的時候,技巧才有用。

平山誠也覺得,他擁有絕對的實力,所以他很直接,直接一拳打向顧銘胸口。

他自信顧銘躲不了,因為他的速度很快,更堅信這一拳下去,可以打穿顧銘胸口,讓顧銘當場斃命。

「看到他的鐵拳,顧銘應該很絕望吧!!」

他覺得此時此刻,顧銘是絕望的。

然而,令他失望了,面對他的鐵拳,顧銘的臉色始終沒有變化。

「沒有反應過來?」

他覺得顧銘是被嚇傻了,所以才會如此這般。

可是,顧銘居然不自量力的出拳。

「我去,這也敢?」

他簡直難以相信,難以置信顧銘要跟他硬碰硬。

「不知死活!去死吧!!」

平山誠也爆喝一聲,鐵拳打在顧銘拳頭上。

砰!!

一聲悶響。

咔嚓!!

骨頭斷裂。

「好!!」

「幹得漂亮。」

「贏了。」

「**,這錢贏得輕鬆。」

一些觀眾自以為是的認為,被打爆拳頭的人是顧銘,迫不及待的發表他們贏的宣揚。

青木騰飛等人也是如此,彈冠相慶。

然而,就在這個時候,平山誠也的臉色劇變,好似承受了多大的痛苦一般。

他咬牙沒有讓自己發出聲音來,但顧銘巨大的力度,卻是讓他忍不住的往後退,一連退後十幾步,撞到船舷,這才穩住身體。

「這怎麼可能?」

驚呼聲響起,觀眾目瞪口呆的看著這一幕,不敢相信,素有賭場第一高手之稱的平山誠也,連顧銘一拳都接不下來。

這是坑他們?

剛才高興得高~潮的觀眾,此刻臉上再無高興之色,有的只有憤怒,無盡的憤怒。

「廢物!廢物!!」

罵聲四起。

一句話,剛才他們對平山誠也有多愛,此刻對平山誠也就有多恨。

恨就完事?

恨不能解決問題。

有人大聲咆哮道:「廢物,快給老子上,今天不殺了他,你TM給老子去死。」

不止一個人這樣喊。

他們急紅了眼。

青木騰飛同樣如此,雙拳緊握,吱吱作響,手臂上青筋暴怒。

這是他不能接受的事情。

一旦發生,他就完了,他將成為青木商社的罪人。

所以,他跟那些輸紅眼的賭徒沒有什麼兩樣,同樣咆哮著讓平山誠也快上,拚死也要先把顧銘給殺了。

莊家蘇曼笑了。

王隊長徹底服氣了。

卡捷琳娜的俏臉上,露出迷人的笑容。

神奇的男人,厲害的男人,渾身散發著迷人的氣息,她突然有種想戀愛的衝動。

至於衛宇和賈霏霏。

不重要,提一句,一個潑婦罵街,一個呆若木雞。

歸根結底一句話,顧銘一拳,眾生百態,左右著船上每一個人的情緒。

值得驕傲?

如果這樣就值得顧銘驕傲,那值得顧銘驕傲的事情就太多了。

他沒有驕傲,彷彿做了一件微不足道的小事情,平靜的把拳頭放下。

這份從容淡定,令人側目,令人佩服萬分。

不少人崇拜的看著顧銘,顧銘不在意,注視著前方的平山誠也

此時,平山誠也的右手已經被他廢掉,實力大不如剛才,更加不會是他的對手。

那麼,平山誠也會聽那些賭徒的話,繼續上嗎?

顧銘不清楚。

也沒趁勝追擊,只是看著平山誠也,等待平山誠也做出選擇。

萌寶甜妻,冰山總裁寵上天 無論哪種,他都能接受,甚至巴不得平山誠也聽急紅眼賭徒的話,主動上來找死。

當然,平山誠也不主動,他也會殺死平山誠也,這是死亡格鬥的規則所在,不死不休。

他擔心平山誠也跳海,那樣他沒法追。

為什麼不多說。

不能因小失大。

船舷旁,平山誠也背靠船舷喘氣,右手上的嚴重傷勢,給他的身體造成很大負擔。

鮮血不停的往下滴,僅幾秒,已經染紅了甲板。

見顧銘沒有趁勝追擊的意思,他撕碎衣服,簡單的進行包紮,才不管那些叫囂著讓他上,殺死顧銘的傻缺話。

「有能耐你上。」

這此刻他最想對那些人說的話。

至於他,講真的,有些不敢了。

顧銘的力氣,當真太大,大到他絕望。

擁有如此怪力的人,已經不是明勁、暗勁、化勁能夠匹敵的了。

他覺得,想要殺死顧銘,唯有宗師才能辦到。

他距離宗師還有很長一段距離,乃怕豁出性命,也是徒勞無功罷了。

說這些有用?

他在賭船上幹了數年,知道急紅眼賭徒的心理,知道這些人已經失去理智,只要有一絲希望,他們都會毫不猶豫抓住。

說白了,他們就是希望奇迹能夠上演,助他們翻盤,如果沒有奇迹,那他們就完了。

穿書之春風滿地 他們不想完。

所以此刻乃怕他落入下風,被顧銘廢掉一隻手,他們也要他上。

這還算好的。

他知道,只要他還有一口氣,這些人就不會放棄,一直要嚷嚷到他被顧銘活活打死為止,唯有如此,他們才會放棄。

然而,他已經放棄了,不想去干那毫無意義的事情。

他有了跳海走的打算。

不過,在此之前,還有一件事情他想搞清楚,否者這輩子他都無法接受,無法接受華國人的賭船上,突然冒出那麼多的高手。

高手不是大白菜。

作為暗勁巔峰武者,他有著自傲的資本,不是誰都可以欺負的存在。

很快,他把傷口包紮好。

然後,他看著顧銘,大膽猜測道:「昨晚,是你殺的多田秀真?」 他覺得顧銘就是那位他們一直想找的神秘高手。

能承認?

顧銘覺得,承認不是什麼大不了的事情。

今天他心情好,讓對方死個明白,所以他點頭承認道:「沒錯,多田秀真是我殺死的。」

很意外?

Leave a Comment