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log

可是誰能夠想象,就是池水中的那些錦鯉,就攔住了大家的去路?

那些士族眾人站在岸邊,臉色更加難看,此刻打量這座波瀾不興的小池,就看見池中密密麻麻的錦鯉遊了過來,放眼望過去這小池中如此巨大的錦鯉恐怕有數千條之多。

只要掉落其中,可以想象,只能落下一個瞬間被撕碎的命運。

他們眼望著遠方的那些煉丹房,煉器坊,眼中充滿了無奈和不甘,身入寶山空手歸,換做任何一個人都不會甘心。

長發女人以及黃老,五嶽散人還有另外幾名照神境強者,互相之間交換了一下眼神,隨後身上的真元閃爍,他們就憑空拔地而起。

這些錦鯉能夠憑藉自身的力量,從池水中躍起,但最高也有上百丈的高度。

而這些照神境強者,完全可以從玉石小道之上飛過去。

不過這些照神境強者也明白,即便他們能夠避開錦鯉的攻擊,但誰能保證仙府裡面沒有其他的機關呢?

但人活著,有時候只能冒著風險去拼!風險越大,回報也就越大!

若是這個時候後退,那前面所做的一切都前功盡棄,那些照神境強者想明白此節后,就朝著中間的那個涼亭飛過去。

照神境強者可以飛,但剩下的先天生靈就不行了,這些先天生靈們除了乾巴巴的瞪著眼睛呆在池邊,就沒有更好的辦法了,誰叫他們實力低人一等無法御空飛行?

站在岸邊的羅征,眉頭皺了好一會兒后,才慢慢的疏散開來。

這些錦鯉的數量固然很多,而且還長滿了獠牙,尺寸巨大,但再怎麼變它們依舊還是錦鯉。

如果方才那位照神境強者,依靠高速朝前方衝刺的話,未必會被那些錦鯉撲中!畢竟那些錦鯉也只是思維低下的畜生,它們不會像人類那樣懂得判斷一個提前量,只要保持極高的速度,應該是可以衝過去的。

當然,危險還是有的。

要說危險,天空中飛翔的那些照神境強者就沒有危險了嗎?

想到這裡,羅征決定試一試。

於是羅征站在玉石小道的起點,深深的呼了一口氣,隨後擺出了衝刺的架勢。

「這小子想幹什麼?他瘋了嗎?」

「他竟然想從玉石小道上過去,剛才王岱都沒能衝過去,王岱可是照神境!」

「哼,自己找死怨不得人,這傢伙死了才好,反正我們也不會讓他活著離開仙府。」

留在岸邊的那些先天生靈們議論紛紛,他們一方面幸災樂禍,恨不得羅征去填了錦鯉的肚子,另一方面又嫉妒羅征的勇氣,他們這些人中可沒有一個人敢像羅征這樣衝過去。

「呼!」

羅征深吸一口氣后,一腳蹬在了玉石小道上,在這一腳踩上去的瞬間,腦海中一百多枚龍鱗散發出碧綠色的光芒,一股恐怖的力量從他腦海里蔓延到全身。

這一腳的力量,頓時讓羅征如同一根在弓弦上緊繃的利箭,朝著前方飆射出去。

「啵,啵……嘩啦啦!」

在羅征衝出去的同時,玉石小道的兩邊不斷地發出魚兒躍出水面的聲音,一條條身形巨大的錦鯉,張開魚嘴露出利齒,朝著羅征撲過來。

「啪,啪,啪……」

但是無一例外,那些錦鯉都落在了羅征的身後,兀自在玉石小道上拍打著魚尾,連羅征的一絲衣袖都沒能碰到。

每當羅征的力量稍有衰減,他就立即調動龍鱗的力量,再次讓自己朝前方飛奔。

看到羅征這個速度,岸邊眾多先天生靈們一個個瞠目結舌……

其實有幾位先天後期的強者,速度未必就比現在的羅征弱,自問羅征現在能夠做到的,他們一樣也能夠做到,可是做到羅征這一步不僅需要實力,更需要的是勇氣!

在死神面前跳舞,他們敢嗎?

在玉石小道上的前半段,羅征通過的還算順利。

可是進行到後半段的時候,有些遠處的錦鯉發現了羅征,竟然提前跳到玉石小道上,攔住了羅征的去路。

「嘿嘿,看那小子如何處理!」

「我看他肯定過不去,多半會被吃掉!」

那些士族子弟們,此刻又幸災樂禍起來。

羅征狂奔之餘,如何注意不到前方的那些「障礙」?

在接近那些錦鯉的瞬間,羅征忽然高高的一躍而起。

那些錦鯉則一彈魚尾,竟然也從玉石小道上跳起來,朝著羅征一口咬過去。

「鳳翔晶石!」

在這關鍵時刻,羅征右臂中的鳳翔晶石的能量猛然逸散出來,在鳳翔晶石能量的作用下,羅征的身體頓時輕了十倍,速度也是提升了數倍。

在這一慢一快之下,羅征就擺脫了錦鯉的魚嘴,越過了這些障礙。

整個玉石小道的後半段,羅征也是步步驚心,不斷地在一條條錦鯉的嘴邊穿梭,但是最終還是有驚無險,安然無恙的衝到了涼亭之中。

已提前飛入涼亭中的那些照神境強者們,見到羅征竟然沖玉石小道上沖了過來,臉上露出詫異之色,其中那位黃老望向羅征的目光中,更是隱藏著層層殺意。

這面具小子真的就像是牛皮糖一樣,一旦沾上,根本甩都甩不掉!

羅征感受到黃老的殺意,聳聳肩膀笑道:「我的那頭真元化身的黑狼還在外面,想將那兩座巨人傀儡引進來還是很容易的!」

聽到羅征的話,長發女人喊了一聲:「黃老,算了。」

既然大家都來到了此處,還是不要節外生枝。

羅征在這巨大的涼亭中走了一圈,這才明白為何眾人都停了下來。

原來在這座涼亭之中,另有乾坤。

從外面看來,這涼亭看起來除了十分巨大,高達數千丈之外,和普通的涼亭也沒有什麼區別。

但是當羅征進入涼亭之後,才發現這涼亭另有乾坤。

當進入涼亭之後,涼亭的八個開口上就出現了一道粉紅色的結界,將所有的出口都籠罩起來。

眾人原本以為,只要進入涼亭就能夠通向自己心儀的寶庫,沒想到這涼亭卻是一個囚籠,將大家關在其中。

在涼亭的中央,有一座巨型八卦,在八卦的周圍分別寫著「乾」,「坤」,「巽」,「震」,「坎」,「離」,「艮」,「兌」八個字!

看到那八個字,羅征陡然之間想起了車道子《煉器宗法》夾層中書頁上記載的資料!

既然那書頁上記錄了玉龍谷,那麼那書頁上的八卦圖示,應該與眼前的這八卦有關聯。

在看看涼亭的周圍,零零散散分佈著不少一人多高的雕塑,那些雕塑原本應該是挪到這八卦之中的,可是此刻卻分佈在周圍,意圖很明顯,想要走出這個涼亭,必須破開涼亭中的八卦。

可是想要破解這八卦,何其艱難?

在那八卦上放置雕像,多一個不行,少一個也不行,眾人此刻也是猶豫起來……

萬一這放置的雕像錯誤,會不會帶來致命的威脅?

腹黑老公別吻我 但是眼前,眾人被那粉紅色結界所攔截,只能進,不能出,就連退路都沒有了,若是不破解這八卦,大家最終還是一個死字。

「怎麼辦?誰負責破解八卦?」長發女人說道。

黃老搖搖頭,「我不精通陣法,於此道一竅不通,我不行……」

其他人也是紛紛搖頭,七大士族之中也有一些精通陣法的大師,可是卻並不在此。

就在此刻,羅征忽然說道:「要不讓我來吧?」

黃老盯著羅征冷笑道:「你?你還是擔心你的小命吧!」

被他們拒絕,也是羅征意料之中的事情,他們自然不可能將命運交給一個帶著面具的無名之輩手上。

此刻大家的心情都十分沉重,這種艱難的抉擇對誰都是一個考驗。

沉默了好一會兒后,那位長發女人忽然說道:「那就讓我來吧,我曾經修習過陣法,雖然談不上大師,也算得上精通。」

長發女人說完,眾人並沒有接茬,雖然大家對長發女人也沒啥信心,但此刻也沒有更好的選擇。

見到大家並沒有出生反對,那長發女人伸手開始推演這八卦陣法,好一會兒后,她豁然抬頭,從她手中出現了一道真元,覆蓋在一座雕像之上,隨後之聽到她一聲嬌叱,那一道如同帽子一般的真元就包裹著那雕像慢慢的挪動。

===========================

最新最快最火最爽的連載完本小說,盡在書叢網(shucong.com)

=========================== 神音軍士氣高漲,戰意滔天,猶如一頭猛虎衝進毒門大軍之中,勢不可擋,頃刻之間,毒門軍隊便被殺得潰不成軍。

一時間,毒門,兵敗如山倒,無數將士倉皇而逃。

此刻,看著城下潰不成軍的毒門軍隊,城樓上的龍丹妮等人魔門將士,全都是興奮不已,感覺極為暢快。

昨夜,他們被毒門閃電襲擊,一直被追著打,此刻看到這樣的反殺場面,自然大快人心,許多情緒低落的魔門將士眼中也是迸發出了火熱的戰意,顯然蕭寒的及時支援,讓得魔門眾人士氣高漲!

打仗,軍隊的士氣極為重要,一支士氣高漲的軍隊,有時候爆發的戰鬥力相當可怕,以一當十,也並非不可能。

對此,蕭寒極為清楚,因為他對孫子兵法相當感興趣,孫子兵法,兵家聖典,傳承千年而不衰,裡面對於行軍用兵之道的記載,無論在哪一個時代都有非凡的借鑒意義。

一鼓作氣,再而衰,三而竭!

剛才蕭寒開戰前一番言辭,自然就是為了激勵士氣,現在看來,效果不錯。

看了眼下方被黃金神音軍殺得節節敗退的毒門大軍后,蕭寒滿意地點了點頭,隨即他身形一閃,朝著龍城城樓掠去,風聖緊隨其後。

「參見殿主!」見到蕭寒過來,龍丹妮等魔門之人當即恭敬行禮,剛才他們已經見識過蕭寒的恐怖了,眼前的這道青衫身影雖然年輕,但是在實力上足以碾壓他們。

「你是龍城城主?」蕭寒隨意擺了擺手,隨即目光看向這位身著黃金鎧甲的龍丹妮,問道。

「嗯,屬下龍丹妮!」龍丹妮說道,美眸在偷偷地打量著蕭寒。

蕭寒點了點頭,隨即說道:「龍城主,此刻,我軍士氣正盛,加之毒門援軍未到,我們是時候該反擊了!」

「一切全憑殿主調遣!」龍丹妮道。

「好,傳我令,龍城諸將,實力在斗皇以及其上者,全都出列!」蕭寒身體騰空而起,目光掃過下方,沉聲喝道,極具威嚴。

話音一落,一道道身影迅速掠出,很快便集結起來,黑壓壓的一片。

「諸將士,出戰,隨我一雪前恥!」

蕭寒沉喝一聲,隨即率先踏空而去,見到蕭寒身先士卒,龍城諸將眼中也全都是戰意涌動,之前,他們一直被追著打,如今,終於可以反擊了嗎?

「殺!」

霎時間,龍丹妮等人身體上爆發出可怕的氣息,騰空而起,緊跟著蕭寒。

而後,在蕭寒的帶領之下,龍城諸將也迅速殺入了下方的戰圈,神音軍見到蕭寒帶頭殺敵,同樣是興奮不已,戰意滔天。

一時間,殺聲震天,大戰,瞬間被推到高潮!

混亂戰場之上,蕭寒悠然漫步其中,他每走一步,一股無形的劍氣便會席捲而去,那劍氣,極為可怕,在天地中瘋狂激蕩交織。

因此,蕭寒一步落下,便有一排排毒門將士倒下,無論是斗皇,還是斗宗,一步落,便是死。

一步一殺人,千里不留行!

那種擊殺的方式,讓得毒門之人皆是感到膽寒,太詭異了。

此刻,看著那在沙場上漫步的青衫身影,別說是這些毒門之人,就是魔門之人也是感到不寒而慄,太強了!

在眾人眼中,那道身影,就如同一尊殺神!

見到起到了一定的震懾作用,蕭寒也是停了下來,隨即身體騰空,凌厲的目光掃視下方戰場,一道喝聲傳出:

「毒門之人,投降者,可以免死,不降者,殺無赦!」

蕭寒的喝聲用鬥氣包裹著,聲音猶如悶雷般在天際響徹,久久不散,整片浩瀚戰場都能清晰聽見。

聲音響起后,這一方浩瀚空間,頓時為之一靜。

戰鬥,也都停下了。

無數的毒門將士聽得這聲音,目光閃爍,再看著戰意滔天的神音軍,以及那如同殺神一般的蕭寒,毒門之人膽寒不已,面面相覷了片刻后,隨即數萬毒門大軍全都放下了手中武器,雙手舉起,選擇了投降。

敗局已定,他們沒有必要再為此喪命。

至此,龍城之戰,以毒門戰敗而告終。

接下來,蕭寒並沒有停歇,如今魔門兵鋒正盛,士氣如虹,自然應該繼續反擊。

既然昨夜毒門打他們個措手不及,那麼,今日便讓毒門也嘗嘗這個滋味!

「走,去將前面的幾座城池奪回,一雪前恥!」

蕭寒大手一揮,率先朝著前方的天際閃掠而去,魔門大軍緊隨其後,隨即匯聚成一股浩瀚的人潮,浩浩蕩蕩地向前方開赴而去!

一天之內,蕭寒率領大軍連續奪回五座城池,打了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不過,當奪回五座城池之後,蕭寒的神音軍便沒有再往前推進了,因為前方的一座名為風城的城池,乃是由一位半聖強者鎮守!

風城,有毒門半聖鎮守著,而且,蕭寒等人還吃了大虧,因為那位毒門半聖強者,很擅長用毒,攻城之時,很多將士都被毒死,極為可怕。

若論實力,蕭寒這邊的風聖,根本不懼那位毒門半聖,可是那位半聖的毒功則是讓得風聖極為頭疼,根本無法近其身。

因此,蕭寒等人止步於風城,神音軍也在風城之下駐紮了。

帥帳之中,眾人分席而坐,蕭寒坐在首位,面色有幾分凝重,風聖、龍丹妮等人皆靜坐一旁。

「報!」

這時,一名神音軍將士迅速走進了帥帳,面龐上有幾分急切之色,顯然出事了。

「啟稟蕭帥,出事了,風城之中突然有著詭異的紫色煙霧飄到軍中,很多將士都變得神志不清,軍中大亂!」那名將士急切說道。

Leave a Comment